【冬铁】我该怎样亲吻你(洛丽塔AU)

试着写写这个题材,一直觉得冬铁和这个很配呢

日常向

单视角一人称,这个看过洛丽塔的都知道吧……


一九四八年三月二十一日 巴塞罗那

战争结束快三年了。对于我来说,那仿佛是一场发生在昨夜的梦境,随着它的结束带来的则是一场持续的噩梦。所以当霍华德(在我们打仗时一直供应我们的军火商,了不起的有钱人)邀请我回国时,我一口答应,甚至没有费神去想那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事情就这么敲定,明天开始我会启程回美国,霍华德慷慨的邀请我暂住在他们家里。“新英格兰海岸边的别墅,周围很安静,你会喜欢的。”他这么对我说。

我不敢断言我是否会喜欢斯塔克家那一向华丽到眼花缭乱的装修风格,但这的确是我最近的去处。事实上我并不在意这个,因为战争结束之后就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再唤醒我的知觉。我认为这次迁居不过也就是从一个地方换到另一个地方,如此而已。

【但也许是因为战争时受伤的手臂时常疼痛难忍吗?为什么我会有一种这么强烈的宿命感?】

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无法改变。让我祈祷明天会是新的一天吧。



一九四八年四月十五日 新英格兰

我在尝试着尽量冷静地说说这件事。

虽然已经过去整整三个小时了,但我依旧说不出话。我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言语表达。

首先,我的战友和医师,都从未发现过我的这种可笑有强烈的欲望。我毁灭了所有蛛丝马迹,藏得干干净净。小姑娘们哪,我要正式向你们道歉。当我们在吧台边喝酒,你围着我谈笑不休的时候,我其实是在打量树下踢球的男孩。我的目光会长久的停留在他膝上的伤疤,他牛仔裤的背带和汗津津的发梢上。Bruder!我在军队的时候,这是个机密,但现在感谢上帝,战争结束了!我头一次如此的感激这件事。

安东尼,这是他的名字。很可爱不是吗?他的父母叫他托尼,TO-NY,两个音节也可以如此甜蜜。毫无疑问他是上帝派来的,因为只有上帝才会派来天使,一个最最合乎理想的男孩。不到一个小时,他就成了我的太阳。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有能够知道他湿润的眼睛和柔软的棕发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呢?我不禁回想起上午火车才进站的时候,那时我的心情是多么的沮丧。

霍华德,带着他的妻子玛丽亚正站在站台上等我。一个穿戴整齐,表情淡漠的男仆接过我的行李,我和他们一一拥抱,霍华德扯着袖子把我拽进车里。

“好好休息,尤其是你的那条胳膊。”霍华德说,“我们给你收拾了一间很好的房间,你保管会住的很舒服的。”

“我们有花园有泳池,还有露台,不过车库有点乱。”玛利亚说这话时神情略带责备,“托尼喜欢呆在那个地方。”

“附近是一个小镇,邻居们也都很好。”霍华德,说着驾驶车子拐了一个大弯,“你会喜欢的,啊!我们到了。”

斯塔克大宅的那种巴洛克建筑和南方早期建筑风格的混搭简直触目惊心。我站在白色大理石的台阶上,犹豫着是不是应该转身就跑,在亚特兰大或者什么别的地方躲上一会儿。在我看来,那里面绝对比欧洲还要令人窒息。

可就在这时,我身后响起玛利亚的声音:“托尼,你在干什么?那个东西可不能带进屋里!”

我回过头去。就在一刹那间,我看见他站在台阶下的一片阳光里,正抬起胳膊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光线透过他单薄的衬衣,向外翻起的领子轻柔的盖住锁骨。牛仔裤卷到了膝盖以上,手中抱着的发电机上垂下来的一根线正在他的小腿周围来回晃荡着。

他的眼睛像焦糖一样柔软而透明,玫红色的嘴唇因为吃惊而微微张开,一块油污印他那脆嫩的,给太阳晒成淡棕色的脸颊上方。

“嘿,呃,这是我的儿子托尼。”霍华德好像有些不好意思,“托尼,这位是我们的朋友巴基.巴恩斯,现在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

托尼眨了眨眼睛,抱着发电机跑上台阶,从我们的身边飞快的跑过去,冲进了房子。他的肩膀擦过我的手臂,那儿立刻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

“对不起,这孩子有时……有点古怪。”霍华德抱歉的解释,“希望他不会使你感到厌烦。”

“不,不会的。”我回答说,“他很可爱。”

很可爱。



一九四七年六月二十九日  斯塔克宅


我现在楼上,在他们给我安排的一个房间里,我的五感能够清晰的捕捉到托尼就在楼下离我不到十英尺的某个地方。我无法抑制住自己想要下楼去的愿望,我想要把箱子里哪些从欧洲带回来的纪念品通通送给他,想要听他说话,我想一直看着他的眼睛。

然而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楼下的用人正在搬桌椅,为晚上的舞会做准备。而我,大家眼中沉默寡言的、“身心受创”的士兵,必然会更喜欢一个人呆在阁楼上,满怀忧伤的擦拭勋章,这样的举动才合乎身份。

但是,好处在于,孤僻的巴恩斯会适时地向他的老友提出建议,让他搬到西厢房的一间更偏僻的房间去,以远离舞会的纷扰。而我的真正目的则只占据阁楼这个有利位置,好让我从容的、自由自在的欣赏我的小宝贝儿,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我这么全身心的热爱着托尼,可他好像丝毫不领情。托尼的态度比我一开始想像的还要恶劣。我想他并不是不欢迎外人的到来,但是因为我这个外人的存在,他的父亲就“不能陪他下棋”,而宁可“和巴恩斯叔叔聊天”。托尼自此便对我怀恨在心,用尽了一切十二岁的少年所能想到的方式来给我使绊子。

比如说今天早上,吃早餐时他一直恶狠狠地盯着我,我猜着他一定会实施报复。果不其然,当霍华德和玛丽亚起身时,他的一只小脚从桌子另一头伸过来,飞快地在我的脚背上踩了一下。老实说,那一下可真是令人心神荡漾。可惜我表面上不为所动,继续吃我的早饭,于是他便泄了气,把一大勺糖浆往我的咖啡里一倒就跑了。

这样的小打小闹还时有发生。他会把我的拖鞋拿走,把牙膏倒进马桶里,撕下水龙头上“冷”“热”两块橡皮膏,然后把它们掉过来。他在我的浴缸里头养金鱼,在我上楼时冷不防地抛下一堆杂志。还有一次,我们在楼梯里相遇时,他狠狠的撞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立刻痛呼了一声,因为那一下撞到了我受伤的手臂。

没想到托尼一下子停下来,“嘿,你没事吧?”他紧张的问我,目光显得很担忧。我才他还不知道我手臂受伤的这一回事。

“没事。”我说。我凝视着他的脸,疼痛倒一点也感觉不到。他的一只手轻轻地搭在我的手臂上,我很想握住那只紧绷的小手,告诉他我没事,但我只是看了他一会儿,然后默默地摇头。我还不想这个秘密被发现,现在不能。

今天晚饭之前,我看到托尼一个人站在二楼的更衣室里,正在试穿晚上舞会的服装。衬衫大概是浆过了的,遮住了他身体的大部分轮廓。下面是长长的衣摆,恰到好处的盖住大腿。脚上已经套好了那种贵族式的吊带长袜,一直套到膝盖下部。托尼面对着镜子穿上背带裤,双手伸到背后,却怎么也扣不好扣子。

我推开门走进去:“我来帮你。”

“我不需要别人帮——”他话还没说完,我便粗暴的握住他的肩膀,让他转身站好,将背带慢慢拉起来,扣住扣子。“好吧,好吧,”托尼说,一扭身脱离我的掌控:“好不容易摆脱了贾维斯,实在没想到还有个你。”

我的手掌上还残留着他身体的余温,我意识到我今晚将很难入睡。


一九四七年六月三十日  乡间小酒馆

谁有会想到昨晚托尼会主动跑来找我呢!

如我所见,昨晚的舞会的确热闹非凡。全镇的人都跑来参加了,就连镇长大人也叨陪末坐。总之,乐声是那样喧哗,一直吵闹到了后半夜,惊醒了独居的怪人巴恩斯。而就在这时,托尼拧开了房门。

他先是给冻的一哆嗦(勤俭节约的巴恩斯并没有生炉火),惊叫了一声,接着便用力甩开脚上那双笨重的靴子,像只灵敏的小猫一样窜到床上,钻进我那暖暖和和的被窝。

“冻死人了!”我听见他的抱怨。他继续窸窸窣窣地脱掉长袜、背带,小身子在被窝里拱来拱去。

等到他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我怯怯地伸出一只手想要搂住他。他蹭了蹭,仿佛认可这是个舒适的地方,于是便任凭我把他拥在怀里。“舞会怎么样?”我问他,留神自己的声音是否和平时听起来一样。

“无聊透顶。”托尼不屑地说。他翻了个身,双手枕在脑后,胳膊肘正好顶在我的胸前,“你选择不去是正确的。我几乎搭不上话。”

“我认为没人会过分在意这些。”我亲亲他的发顶,“你一直很受欢迎。”

“哼哼。”他不置可否。“嘿,你这儿有什么杂志看吗?我记得以前这里放着几本——就在这个抽屉底下——”他往我身上一趴,撑着我的胸口越过我,在柜子里翻找。我按住他的肩膀:“托尼,听我说——我知道你有点不太欢迎我,但是我很喜欢你。”我把他扳回来,“你说你在这里没有志趣相投的人,但也许我可以做你的朋友。”

“你?”托尼眨眨眼睛,“你老的可以做我的叔叔了。”

“我不老……我才三十岁。”我有点哭笑不得,“你还小的时候,我一直在外打仗,没有见上你一面。现在战争结束了,你想让我陪你多久就可以陪你多久。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一直呆在你的身边,托尼。”

托尼立刻回答,低头摆弄枕套上的流苏:“真的?”

“嗯。”我搂紧了他。

总得来说,昨晚还是相当甜蜜。托尼最后靠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我给了他一个晚安的吻,抚摸他的脊背让他更加舒服。

我承认我大概是着了魔,对一个小孩许下这样的诺言。可是他值得我这么做。从第一次见到他起我就清楚的知道,我和他注定不能再分开了。他就是我的希望之光,我的生命之火。

一九十七年七月四日  斯塔克宅

平淡无奇的一天。我一个人坐在庭院的长椅上看报,托尼和他的母亲出门去了。时间一下子变得无比漫长,我忘后一靠,想起早晨他执拗的抵抗他的母亲(‘我不要去,’他躲在我的身后,用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衣服,脸整个儿埋在上面。上帝!)

于是我躺在这儿,正如夏日骄阳照耀下的一切一样,adolori d'amoureuse langueur(受到爱情的影响而神思昏昏)。好不容易熬到下午,我的宝贝儿回来了,带来了这一天中唯一一个好消息。

他在晚饭后的乘凉时间里,紧挨着我坐下来,凉丝丝的小腿贴着我的腿:“妈妈说这周末带我去湖边游泳。你去吗?”他贴着我的耳朵嘶嘶的说,“——嗯?去吗?”

“去。”我温柔地回答,伸手揽住他的肩膀,“我当然去。”



【】

希望大家受得了我这个瞎吉八文艺的风格

后续?都是假的……我还不想进橘子……

评论(21)
热度(109)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