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冬铁】曾经的十二月

大概是个士兵×向导的AU

【】

他们终于设法进入了那所宅子。空旷的大厅显得阴森森的,所有的家具都蒙上了灰尘。领头人费了很大的劲才生起一堆火,“给,”一个冰凉的金属罐丢在他的手里,“喝点酒暖和暖和。”

巴恩斯没有动。“斯塔克呢?”

“刚刚一下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大概在参观这所宅子吧。”

“也真是奇怪,”另一个队员说,“荒郊野外的,到底是谁的宅子呢?”

“哎呀,害怕啦?”

“没有!就是想知道哪个有钱人会买这里的屋子啊!”

“问问斯塔克不就知道了,他可是我们这次任务的向导,这一带他最熟悉。”

领头的人摇了摇头:“斯塔克说他也不知道。”

“欸,那岂不是很诡异?说不定会有别人的灵魂在这里游荡哦……”

“……不要吓人!”

趁其他队员打闹成一团,巴恩斯站起身来。“你去哪儿?”领头的问。

“去找斯塔克。”巴恩斯头也不回的说。

斯塔克坐在二楼的一个空房间里,和平时嘻嘻哈哈的样子截然相反,此时的他看上去很严肃。

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来:“嘿。”

“让我看看你的伤。”巴恩斯说。

“噢,那个啊?”斯塔克扭头看了看肩膀,“没事,早就不疼了……哎!”

巴恩斯往他旁边一坐,不顾他的反对把袖子卷上去。冰凉的手指轻轻的滑过他温热的皮肤:“刚刚路过那个镇子,给你买了点药。”

“唔唔。”斯塔克没有抬头,“其他队员没事吗?”

“只有你挨了一下。”巴恩斯说,“都是因为你不听我的话呆在我旁边,非要去爬那个瞭望塔。”

“你应该感谢我,若他们把警报按响了我们谁也走不了。”

“所以这就是你的风格?我行我素连招呼也不打一声?”

斯塔克顿了一顿,在黑暗里望向他:“你生气了?”

“没有。”巴恩斯帮他把肩膀包扎好,“下次别这么做。好好休息,明天还有一场恶战。”

“嗯,”斯塔克说 ,“算准了他们的队伍会经过这里,我们可以提前埋伏好。这一段时间跑来跑去辛苦得很,只要明天一切顺利就可以了。”

他们在床上躺下来。床单一直被罩着,没有什么灰尘,软软的很舒服。斯塔克把脸贴在枕头上摩挲了一下,一股淡淡的,潮湿的味道沾上身来。

“所以这到底是谁的房子?”巴恩斯问。

“不知道。从我记事起它就一直空在这里。”

“你不是说你十岁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吗?”

“是啊,他们说是一场车祸导致我失忆。”斯塔克说着翻了个身,被子在他的身下沙沙作响:“信这些鬼话。”

“你知道,我有时也会突然失去记忆,”巴恩斯说,“医生也找不到原因。莫名其妙的忘记一些事情真的很痛苦,尤其是当你连你熟悉的人都记不起了的时候。”

他望着头顶的黑暗,轻声说:“那段时间,我会忘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就好像另一个人把你的身体夺走了那样。”

斯塔克沉默了一会儿,巴恩斯感觉他的身体突然靠过来:“哎,会不会有一天你把我也忘了?我要不要在你身上写个字什么的好让你记得我?万一多年以后我们再相见……”

巴恩斯笑了:“不会,”他揽住他,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我永远不会忘了你。”

“那很难说啊!毕竟你才认识我几个月,萍水相逢……”

“不会的。”

“为什么?”

“你的眼睛。有几个人会忘记这样一双眼睛?”

纵使周围一片黑暗,他也能感觉到斯塔克脸红了。“哎呀,没想到你会这么讲。”斯塔克咳了两声,“来,张嘴。”

柔软的手指按在他的嘴唇上,一颗糖被推进他的嘴里。“甜吧?”斯塔克笑眯眯的说,“刚刚在那个小镇上也给你买了点东西。”

糖在他的舌尖悄悄融化,甜蜜的感觉一步一步侵占了他的口腔:“我又不是小孩子。”

“当然。可是甜味能够使人感到快乐。”斯塔克振振有词,“明天还要打仗,今天晚上当然要把状态调整到最好啦。”

巴恩斯点点头:“斯塔克,你听过这样一首歌吗?”

“什么?”

“叫‘曾经的十二月’。”

斯塔克想了一会儿:“没有。”

想来也是,他是在俄罗斯听到有人唱过。“现在正好也是十二月。”他说。

“是啊,”斯塔克抬头看看窗外,“等我们打完这一仗,马上就要圣诞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想家,即使我一点也不记得它的模样。”

他缩回巴恩斯身边,两个人靠在一起:“唱给我听吧。”他说。

巴恩斯点点头 ,他的声音很轻:

dancing bears,

pantied wins,

things I almost remember,

and a song,someone sings,

once upon a december……

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斯塔克已经睡着了。巴恩斯在黑暗中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悄悄地俯下身去,吻住了他的嘴唇。他的舌尖还残留着糖果甜蜜的气息,辗转着传递到斯塔克的唇上。睡梦中的斯塔克舒服的嗯了一声,舒展开紧锁的眉头。

第二天。

“巴恩斯,左边!”

“砰!”

“解决了。”巴恩斯说,面无表情的收回枪。

“刚刚还真险,”领队走过来,摸摸那人的脖子,“还好我们提前有所准备,埋伏在了这里。说实话不得不感谢斯塔克,没有他来做向导,我们绝不会找到这么好的伏击点。”

斯塔克摆摆手,“过奖。”

“各位,任务完成,”领队拍拍手掌,“这一片区域都已经清理完毕。我们可以好好地过个圣诞了。”

队员们把那所宅子简单的打扫了一下,预备在那里头过圣诞。圆桌和椅子通通摆在大厅中央,银餐具擦干净了以后闪闪发光:“看来也没有荒废多久呢。”

“把镇上的人都邀请过来,”领队说,“既然是圣诞就要热热闹闹的。”

“把鬼魂们也请出来吗?”

“不要再说这个吓人的笑话啦!”

食物十分简单,然而大家依旧很开心:“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巴恩斯看着人们嘈杂地挤来挤去,无声的笑了笑,喝了一口酒。

“在雪里埋了那么久,一定很凉了吧,”斯塔克坐到他身边,“为什么不热一下再喝?”

巴恩斯笑着摇了摇头:“你怎么不去和他们玩?”

“他们在打桥牌好嘛,”斯塔克说,“我参与过一回,差点把你们领队的裤子都赢过来。现在他们说什么也不肯再邀请我。”

“往年的这个时候,你都在做些什么?”

“我?一个人看看雪景,喝喝酒,和姑娘跳个小舞。”

“我也是。”巴恩斯转头看他,“今年我们都只剩下最后一件事没有做了。”

“什么,跳舞?”斯塔克笑出了声,“我们吗?他们会笑死我们的。”

“不在这里,”巴恩斯拉起他的手,“咱们去隔壁吧。”

隔壁也是一个大厅,但要阴暗空旷得多,两边挂满了油画。“这才是舞会用的大厅,”斯塔克感叹,“这里以前一定很美。”

“所以,”巴恩斯把他带到大厅中间,俯下身来,“你愿意与我共舞吗?”

斯塔克抿着嘴,看了他一会儿。“我愿意。”他轻声说。

巴恩斯扶住他的腰,两人靠得很近,近到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等等,为什么我跳女步啊?”

“嘘,斯塔克,”巴恩斯说,“你跳的很好。”

“你也不赖。”

斯塔克靠在他的怀里,感觉自己有点飘飘然了。寒冷不再夺走他的注意力,身边的这个人紧紧的环抱着他,臂膀温暖有力,令他仿佛一瞬间回到了从前。

【dancing bears,painted wins…】

谁在唱歌?

【things I almost remember…】

忽然间周遭的一切都变了样。大厅不再破败,而是宾朋满座,金碧辉煌。银色的餐具闪闪发亮,杯盏的碰撞与笑声交织,就像回到了从前。

once upon a december,曾经的十二月。

他记忆中的从前。

他看到自己和巴恩斯穿着礼服,在众人的簇拥下翩翩起舞。耳边依旧回响着那个声音。

【someone hold me safe and warm,

    horses  prance through a silver storm,

    figers dancing gracefully ,

    across my memery——】

斯塔克猛地一震。

他看到在穿着华服人群里,有两个互相依偎着的身影正望着他。“爸爸……妈妈?”

【far away ,long ago,

    glowing dim as a ember

    things my heart,use to know,

    things its yearns to remember】

“爸爸!妈妈!”斯塔克挣开巴恩斯想要跑过去,却惊异于自己怎么也看不清他们的脸。他们朝他招着手,却离他越来越远。

【and a song ,somone sings…

    once upon a december………】

音乐声戛然而止。

华丽的装饰,人群,通通都不见了,一切瞬间又恢复原样。斯塔克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在挣扎,而巴恩斯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他。

“没事了,”巴恩斯抚摸着他的头发,“没事了。”

斯塔克转过身子:“对不起。”他刚刚的确有些失态。

“你没有听到那首歌吗?”

巴恩斯愣了一下:“什么歌?”

“就是你昨天晚上唱给我听的那首。”

“没有,”巴恩斯摇摇头,“你太累了,斯塔克。上楼去休息怎么样?我陪着你。”

斯塔克环顾了一下四周,低下头,“嗯。”

“走吧。”巴恩斯揽着他,让他先走出门去。接着他转过身来,看着墙上离他最近的一幅油画。

“我听到了。”他用不被任何人听到的声音低低的说,伸手抹去右下角刻着“斯塔克”字样的金属框上的灰尘。

【end】

这本来是个完完全全的小甜饼的相信我!

反正……也不算后黑什么的吧

给大家安利这首歌,也是迪士尼“不为人知的公主系列”《安娜斯塔莎》的主题曲。

以前从不知道迪士尼也有毛子国公主呢,尤其是战斗力这么强的这个,有点害怕……

——————

又及

在百度番这首歌词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个CP拿这首歌产过粮了。

有个CP

就是那个CP……

呜哇Σ(っ °Д °;)っ

哎其实也不奇怪吧,毕竟认真比较起来这首歌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冬哥,但是心里还是很隔应

不管怎么样准备了这么久的脑洞不能因为这个就流产了,嗯反正我就在这里说说×不然有点难受

我话是有点多吼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