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想要触碰你(心灵感应一发完)

简介:内战后托尼发现他只要触碰到盾牌就能读到史蒂夫的思想。HE放心。


这是突然出现在脑袋里的脑洞啊,我也说不清怎么想到的


1.

“先生,有一封联邦政府的信件……”

“星期五,好姑娘,把它先放在这里。”

“那下午的例行记者会呢?”

“推了。”

“先生……”

不管他们现在要什么,我需要休息,托尼想。他松开领带,随手把外套扔在沙发上,下楼来到他自己的工作间。总有一点时间是应该留给自己的。

他现在已经很累了。连续开了五个小时的会议,托尼感觉自己有些头昏脑胀,像是发烧一样。他取下墨镜,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脸上的淤青:“还有更坏的主意吗?”托尼自嘲地说,伸手去取毛巾,突如其来的一阵眩晕是他站立不稳,撞到旁边的架子上,东西呯呯嗙嗙地掉了一地。

“啊,该死。”托尼撑着身子站起来,把东西一一捡回架子上。他的动作忽然有些停滞,因为一块红白蓝的盾牌正安安稳稳地躺在他的面前。

什么时候拿到这里来的?

大概是笨笨随手丢过来的吧,托尼想。自从那天过后,他现在甚至都不愿意再看它一眼。不过这么大一块东西放在地上的确有些刺目,待会哈皮过来看到的话一定又会一阵大惊小怪。还是照原样放回架子上好了,托尼这么想着,弯下腰打算捡起盾牌。

正当他的手刚刚放在上面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现在是五点钟,时间还很早,可以去森林里走走。】

托尼差点吓得跳起来。如果他耳朵没出问题的话,那应该是史蒂夫.罗杰斯的声音。为什么他会听到他的声音?

星期五没有反应,这个声音应该只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托尼战战兢兢地松开手,声音消失了。当他再次把手放上去的时候,史蒂夫的声音又响起来:【接下来应该晨练半小时,虽然是雨季,但还是希望今天能够出太阳。】

也许这不是史蒂夫在说话,而是史蒂夫脑海中的想法。托尼这么想着,触电一样地缩回手。不行,不行,他不能窥探别人在想什么,尤其是在别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但为什么会是这样?

2.

“变化是在您从西伯利亚回来之后发生的。”星期五说。托尼带着手套,手指小心翼翼地划过金属表面,“您委托一个奇奇怪怪的联邦快递员带回了这块盾牌,当时它的参数有些异常的波动,属于无害范围。”

“斯特兰奇说这是心灵感应,信他的鬼话。”

“医生的话通常很有道理,先生。”

“那为什么史蒂夫感知不到我的思想?”

“当时的情况很特殊,先生。这块盾牌原本属于罗杰斯队长,斯特兰奇医生认为他在使用盾牌与你作战的时候,你们的情绪波动都很大,在最后盾牌与你的接触中互相传递,建立起了一种情感上的联系。现在只有你能触碰盾牌,而罗杰斯队长不能,所以他才没法知道你在想什么。”

“胡编乱造。我从来不相信这种事。什么情感联系?你以为我对那个混蛋还有丝毫的感情吗?”

“先生,可是他确确实实发生在你眼前。也许你可以试着去接受他。”

“算了吧,我不屑于去搞清楚他在想些什么。”托尼脱下手套,“笨笨,把它丢回架子上。”

“哐当。”

“……我说的丢回架子!不是垃圾桶!”

3.

“嗨小伙子小姑娘们!欢迎来到斯塔克大厦!”

“噢——”

“大家随意参观吧!桌子上准备了点心!”

“斯塔克先生,请问我可以摸摸你的盔甲吗?”

“当然啦,小甜心。”

“斯塔克先生可以给我你的签名嘛!”

“没问题。”

“表现的很不错啊。”星期五说。

托尼继续微笑,“和孩子们相处可比和那些政客们呆在一起轻松的多。”

“斯塔克先生,”一个脸上有雀斑的女孩跑过来,托尼怔了一下,因为她手里正拿着那块盾牌:“这是美国队长的吗?”

“嗯,”托尼慢慢地点点头,“是的,没错。”

“哇——”

“给我看看!”

孩子们一窝蜂的围上去。托尼喝了一口水,掩饰自己脸上的表情。

“给你,斯塔克先生。”大概是第一次见到他,女孩很紧张,“这个,还给你。”

盾牌被递到他眼前。

托尼本可以用‘不喜欢被人递东西’作为借口拒绝,但是他不愿意让女孩误以为他讨厌她。十几个孩子都看了过来,眼神闪亮亮。

托尼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把盾牌接过去。

出人意料的是,什么也没有发生。那个熟悉的声音没有在他的脑海里想起,史蒂夫大概睡着了。托尼如释重负,打算把盾放在桌子上。

【托尼。】

他的动作停下来。

【托尼。】史蒂夫又喊了一遍,【托尼。】

紧接着一大堆话涌到他的脑海里。托尼因为突如其来的信息洪流而趔趄了一下,无数片段闪过他的脑海,一瞬间尘封的记忆被再次唤醒。

【“弗瑞没跟我说他把你也叫来了。”“有很多事他都没跟你说。”

“等等,你不能一个人过去!”“怎么,你想阻止我吗?”

“你还好吧?”“嗯,我到家了。”

“有时候我真想一拳揍在你那完美的牙齿上。”

“这是一对,别拆了。”】

【——加油上啊队长托尼你不应该这样你怎么了斯塔克就像一个老家伙说的那样我们应该一起我知道我伤害了你托尼如果你需要我我会在你这里我会在你身边我会……】

【——啊,又做这种梦了。】

“斯塔克先生?”女孩问道,“斯塔克先生,你还好吗?”

“斯塔克先生你哭了吗?”

“没有,”托尼说着,露出一个笑容,“我很好,亲爱的。”

3.

“……”

“想做就做吧,先生,你已经在那儿盯着它看了三个小时了。”

“我没事,星期五。”托尼试探着,把手伸过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他害怕自己会听到那些天他对他说的话。

然而他总是会控制不住地伸手。手指一旦触到那冰冷的金属,史蒂夫的声音就会如约响起:【瓦坎达的早餐真是奇特。其实我很想念复仇者大厦的早点,但绝对不能和特查拉说。】

“说吧,”托尼叼着吐司,“他不会杀了你的。”

【刚刚不应该这么跟克林特说话。现在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我最近是不是太张狂了?感觉像是染上了斯塔克的习惯一样。】

“哼。”

【AC/DC,这是托尼最喜欢的。我不知道音乐也可以这么吵,但听久也挺棒。】

【Shoot to trill…shoot you,shoot you to thrill…】

“老冰棍你就不能学点儿好……这歌千万不要对着别人乱唱……”

【在非洲呆久了,竟然有点想纽约了呢。】

“你现在知道啦?”

【当初气托尼故意说他的大厦又大又丑,其实挺顺眼的。】

“噢。谢谢啊。”

【至今还记得托尼的表情,每一个表情都好有趣……】

【有点想念托尼。】

“……”托尼放下另一只手里的扳手。他在想他?真的吗?

这个老冰棍真的在想他。

托尼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才好,他抿了抿嘴,迟疑地把手放上去。

结果史蒂夫的下一句话就把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温暖气氛破坏殆尽。

【……其实托尼的屁股挺好看的。】

“……???”我槽他刚刚在想什么?!我刚刚自我感动的时候错过了什么?!!史蒂夫为什么惦记我的屁股?!

4.

整整一个月,就像是有了一个单向倾诉对象一样,托尼和史蒂夫始终保持着这种奇特的交流。史蒂夫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个样子,一切重新变得安定,甚至没有争吵。托尼渐渐地习惯上这种生活了。

【十五,十六,十七,……】

“……二十八,二十九 ,三十……”

【晨练下一步,跑圈。】

“好的。”

【今天计划跑五圈。】

“啊???”

【喝咖啡对身体不好。】

托尼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熬夜对身体也不好。】

托尼一脸不情愿地走进卧室。

“斯塔克先生最近变化很大啊。”人们窃窃私语。

“嗯,这是被人管和没人管的区别啊。”

“所以斯塔克先生有女友了?”

“不知道哎……”

托尼对这些流言蜚语没有什么别的反应。他每天照常开会,把罗斯将军和他的同僚们气得上窜下跳。然后做慈善,开派对,到全世界各地参加活动,但是每天晚上睡觉之前他都会摸摸那块盾牌,听一听史蒂夫想说的话,即使有时它们没有任何意义,但是他希望每天能够听到他的声音。

有时他在质疑自己为什么不主动联系他。史蒂夫给他的手机就在那儿,触手可及,可他却宁可倾听他的思想。他害怕自己打通了那个电话,对方使用那个冷冰冰,公式化的语调,那谴责的语气,让他胸口一阵发闷。他更喜欢那个会在心里说想他的史蒂夫,即使那意味着无法坦诚相对。

托尼躺到床上,盖上被子。他就这么睡着了,甚至忘记了把放在盾牌上的手挪开。

托尼以为自己在做梦,但其实是史蒂夫的思想不断的侵入他的脑海。

【托尼,我很后悔我当时的鲁莽,我没有跟你说清楚,甚至没有好好的谈一谈。我们共同经历得太多了,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

【我很抱歉,托尼,我真的很抱歉。我对你造成的伤害无法弥补,我知道。】

【但我希望再见你一次,这一次我们好好的坐下来谈一谈。天啊,要是你能知道我的想法就好了,你总是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想见你。我们不能分开。】

【我给你留了信和手机。你为什么不联系我呢?托尼?】

【哪怕就是悄悄的过来看你一眼,看你有没有熬夜,脸上的淤青消了没有。我想看看你好不好。】

【我无法在等下去了。我害怕我的期待会导致我越来越失望。我想要主动出击。】

……

【我来了,托尼。】





【end】

极其简单粗暴的一次摸鱼啊哈哈……

我发誓!下一次绝对写一个完完整整的小甜饼!真的!

其实这也不算刀对不对,你看这是个好结局啊(拖出去打一顿

评论(6)
热度(215)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