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铁】Broadway(百老汇演员梗一发完)


误入百老汇的天神×大亨托尼 故事设定是在1925年的美国

在更新的间隙里偷闲摸个鱼哈哈哈

1.

索尔还在为自己的冒失后悔。

当他决意孤身一人来到地球的时候,他起码也应该做好最基础的准备,比如说,熟悉一下纽约的地图什么的。

“这是那儿?”巨大的霓虹招牌让索尔感到微微眩晕,他依旧没有习惯这里的奇异景象。“不好意思,”他拦住一个人,学着用他们说话的方式问道:“请问这是那儿?”

那人看了一眼索尔身上的战袍,没有说话,摇了摇头走开。“嘿!”这时索尔身旁的门突然打开,一个男人拿着几张纸冲进来:“你是那个演员吗?后台在叫你!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索尔推进去,“什么?”索尔完全没搞清楚状况,他的面前突然有一堆人围上来:“你们想干什么?”

“都愣着干啥?快点!”那个男人大叫,“今晚要是搞砸了,你们都得掉饭碗!”

“等等,那个,先生……”索尔说,一边躲开往他脸上凑的粉扑:“这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了?发晕吗?”男人看看他,“最好不要,你可是今晚的主演。”

“什么主演?我不是……”

“再多拿点花露水过来!拉幕的人呢?拉幕的都过来!伴舞演员也过来!”

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挨挨挤挤的从索尔身边走过:“猜猜今晚谁会来?”

“我知道!是那个超级有钱的托尼.斯塔克!”一个姑娘尖叫着说。

“天哪他超棒!我想他现在就坐在包厢里。噢,真希望他能看到我!”

托尼.斯塔克?索尔迷迷糊糊地想,那是什么?

“快快快!”拉幕的人催促到,“该你上了!”

……什么?

索尔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他就被人推到台上。灯光强烈的打下来,索尔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台下人群喧哗,热闹至极,索尔恍惚之间抬起头,看到正前方“BROADWAY”几个大字。




2.

“那是谁?”包厢内的托尼突然出声。

“什么?”他身边的哈皮向下张望:“戏台上那个?不就是今晚的主演吗?”

“不,他不是。”托尼摇摇头,饶有兴味地看着台上索尔手足无措的模样。“陌生人。”他轻声说。

哈皮重新倒回椅子里,“这又有什么所谓,反正你从来不爱看戏。”他给自己倒了一点潘趣酒,“再说这个剧院本身也不够出色。要不是你肯来捧场,他们可能已经倒闭了。”

“嗯哼,”托尼说,“看来今晚的演出也不会太顺利。”

被一个贸然闯入的金发大个子给搞砸了,托尼心想。不过他从那儿得来的这身衣服?看上去也不完全像是古装。他倾身向前,破天荒的举起从来不用的观剧眼镜,好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一点。

金子一般闪耀的长发,完美比例身材,眼睛像海洋一样,是纯粹的蓝色。他就像神话里的人物,托尼微微一笑。今晚可不会再无聊了。

“等他演完后叫他来我的包厢。”他放下眼镜,懒懒的对侍者说。一旁的哈皮眼睛睁得滚圆,吃到一半的蛋糕愣愣地拿在手里。“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他惊讶地说。

“我累了,哈皮。”托尼摆弄着他的手杖,“那些投资商让我精疲力尽。我想要好好放松一下。”

“那也不一定是他吧?”哈皮说,“你看,他在台上连话都说不全。”

托尼的喉咙有些干涩,他抿了一口红酒:“我喜爱新的事物。”



3.

表演结束后的索尔一肚子火气。他完全篡改了剧本,但是导演并没有因此而破口大骂。其一是他的表演在后期收到了一致好评,人们为他鼓掌喝彩,鲜花纷纷地砸向舞台。其二,“托尼.斯塔克先生邀请您去他的包厢谈话。”

“我不要去。”索尔说,“事实上,我要走了。这简直就是一场闹剧。”

“再稍微等一会儿,先生。”导演说,“就一会儿。等他见过你,跟你谈话之后。这是我仅有的要求。”

要真是这样到也没什么。索尔不喜欢看别人为难,所以他决定还是上楼去见一下那个“托尼.斯塔克”。事实上他想走的时候完全可以一走了之,索尔心想。他完全可以随时退出这场闹剧。

他走到走廊里,有人替他打开包厢的门。里边光线很昏暗,索尔看到一个人影正站在他的面前。

“这是哪儿?”他问。

那人完全没有想到是他先开口:“这里?这里是百老汇。”他说,看见索尔迷惑的神情,“老天,你连百老汇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阿斯加德。”索尔说。

他清楚的听见那人背后的人发出了笑声:“托尼,算了吧。他要么是个傻子要么就是个骗子。”

“咱们先别急着下定论。”托尼说。索尔的眼睛适应了黑暗,他首先就看到托尼的眼睛,棕色就像蜜糖一样甜美,索尔想。他控制不住地被那双眼睛深深吸引。

“你叫什么名字?”托尼问他。

“索尔。”

“那好吧,索尔先生。”托尼转身走向酒桌,“你想喝点什么,红酒还是白兰地?”

索尔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托尼耸耸肩,兀自倒了一杯送到唇边。可是下一秒他的手就被另一只大手握住,索尔上前举起托尼手中的酒,送到自己嘴边一口饮尽,然后就着托尼的指腹擦去自己唇上的酒。

一旁的哈皮被吓了一跳,“请你立刻停止。”他说,“不可以对我们先生做出这么无礼的行为。”

“不不不,”托尼回过神,“没有关系,哈皮。”

索尔低头看着他故作镇定却微微泛红的脸 。这个人还挺可爱,他想。

“我喜欢百老汇。”索尔说。托尼笑了起来,“这个地方的确不错,但是不适合你,大个子。”

索尔依旧握着托尼的手。“那什么地方适合?”

“我的公馆。”

“哦,老天。”哈皮绝望的低声说。

“或者你觉得我太操之过急了,”托尼说,“或许你愿意跟我一起先吃夜宵,然后散步……唔……”

索尔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吻住他。他撬开他的唇,强势地挤进他的口腔。他一只手握着托尼的腰,另一只手扣住他的后脑勺,将他完完全全地圈在自己怀里。哈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避出去了,整个房间里只剩下索尔和托尼。

托尼完全倒在索尔怀里,索尔将他抱起来,让他躺在长沙发上,伸手去解他的西装,一边舔咬着他的锁骨。台下演出的另一幕已经开始,乐声喧嚣,掩盖了托尼的呻吟。

“啊……别在这,大个子。”托尼笑着推开他,把自己的衣衫整理好,“隔壁还有人,而且我可不想以这种形式上头条。”

他让他低下头,在他的耳边细语:“明天晚上到我的公馆里来。会有人给你地址。”





4.

这个约定从此以后便一直执行着。托尼不在夜不归宿了,恰恰相反,他每晚十点以后就会结束聚会,准时驱车回到自己家里。外界传说托尼有了一个情妇,当然也没人知道情妇到底是谁。“哎,”他们经常这样问哈皮,“托尼的情妇到底长什么样?”

“他没有情妇。”哈皮尽责地说,“那是他的……朋友。”

哄堂大笑。“你说是就是吧。到底怎么样?你一定见过。”

“金发碧眼,胸很大。”哈皮咽下了一句“还带把”,“不过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收收你们的好奇心。”

托尼有时会回来得早一点,有时会拖到十点钟。索尔通常会在暮色降临时进入他的公馆,从托尼的窗户外面可以望到百老汇的灯红酒绿。有时他等得快睡着了托尼才回来,洗完澡后蹑手蹑脚地打开卧室门,掀开被子钻进去,正好被索尔一把抱住,然后顺势压在身下。早晨两人盯着同样的乱发同时醒来,拖着布满吻痕的身体同时走进浴室,托尼会把佣人送过来的花瓣通通倒在索尔身上,两个人又会在充满香味的浴室里在缠绵一次。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六个星期,期间索尔不断的接到讯息叫他回去,但是每一次他都故意忽略了。中庭的生活比他想象的还要美好,不仅仅只是百老汇,索尔觉得他离不开托尼的眼睛,满是他的痕迹的身体,他湿润的睫毛和柔软的指尖。他觉得他离不开他。

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走了。

“托尼,”有一天晚上索尔说,“你想不想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

托尼翻过身面朝他:“如果你愿意告诉我。”

索尔指了指窗外的夜空。

托尼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你是我的天神,索尔,”他对他说,“但是这并不代表我真的相信这些。我是个科学家,你知道吗?”

索尔摇摇头,搂紧了他:“我们那里很美,非常美。”

“但是和百老汇截然不同。”

托尼枕着他的手臂,望着索尔认真的眼睛:“你告诉我的这些,”他说,“这些都是真的吗?”

索尔没有回答。他在托尼额头上亲了一下:“睡吧。晚安,托尼。”

“晚安。”

托尼睡着了。索尔看着他的脸,他想要记住这张脸上的每个细节。“我会想你的,托尼。”他说,近乎虔诚的吻在托尼的嘴唇上。

索尔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他就像是蒸发了一样,没有留下哪怕一丁点痕迹。大家对于他的记忆已经渐渐淡去,甚至连哈皮都快不记得他的样子了。托尼并没有寻找他很久,他隐约知道在这个星球上不会有他的足迹。百老汇很快就忘记了这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他毕竟只是一个过客,就同其他人一样。

但是托尼却一直忘不了他。他在他的记忆里始终那么鲜明,以至于在别人都以为索尔只是一个幻象,一个神话的时候,他始终相信着他的存在。百老汇的其他人都在拿这件事当做笑话:“还在想你的心上人吗?托尼?”

托尼端着酒杯陷在沙发里:“嗯?”

“你的金发爱人。”他们说,“拜托,剧院里有那么多好姑娘,挑一个难道不可以?好不容易今晚请你来看演出,你却看都不看一眼。”

“没兴趣。”

“听说今晚有一出新剧呢,”另一个人说,“他们新请了一位主演。”

“是吗?哪里人啊?”

“不知道,他说他来自阿斯加德。拜托,谁信啊。”

阿斯加德?

托尼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把一旁的人吓了一跳:“嘿,你在干嘛?演出已经开始了。”

幕布徐徐拉开,托尼看见一个金发的男人登上舞台,他向着托尼这边举起双臂,展开一个微笑,红披风在身后飘扬。

“嗨,托尼。”他用口型对他说。

托尼的眼睛有些湿润。他眨眨眼,放下观剧眼镜,对侍者说:“等一下请那位主演来包厢可以吗?托尼.斯塔克想要见他。”




【END】

一想到黄暴的事就想让锤铁来干,我真的有毛病哈哈哈哈哈

连续好几天没有看到锤铁tag更新……我的锤铁不可能这么冷!疯狂写文

结果写好这篇文一看……五条更新……

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自带FLAG














评论(6)
热度(118)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