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杜铁】托尼很可爱,钢铁侠很讨厌(身份梗一发完)

@污水冬,给你的身份梗~希望你喜欢~


1.

“你该走了。”

“怎么,今天这么急着赶人?”托尼身后的维克多笑了笑,“接下来还有约会吗?”

托尼看了一眼手表:“如果我说是会怎么样?快走吧。”

“啧。”维克多端着一杯红酒打量着他。托尼此刻正站在落地窗边,专心致志地眺望城市的夜景。“我喜欢你的睡衣。”宽袍大袖就像传统的宫廷服饰。

他走上前,手指拂过酒红色的丝绸,进而抓住一端,往下扯扯,那丝绸便从面前的人的肩膀上滑落下来。“你今天晚上有些不一样。”他吻着托尼的肩膀。

托尼脸红了,连忙推开他:“不和你计较,我今晚是真的有事。”

“噢,什么事?”

干嘛非要这么知根究底?“我要出去。”

维克多对他的托辞不置可否:“需要我派人去保护你吗?”

“不用了,钢铁侠会保护我。”托尼说着便走向浴室,任由睡衣落在地上:“他一直都是我的得力助手。”

维克多微微的有些不爽起来。“为什么会有人选择让自己的保镖不见天日呢?”他对着浴室大声说。

“我可没叫他一直住在里面,我又不是疯子。”托尼的声音朦朦胧胧地传过来,“作为一位复仇者,他自己要求要隐藏身份。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他根本就没有行使过他的职责。”每次他都能发现托尼身上的伤痕,淤青和血渍在他的眼里简直触目惊心。“我的意思是,你值得更好的。”

“他行使得很好,作为复仇者。”托尼擦干身子,从浴室里走出来,开始穿上衣服:“我走了,你离开的时候记得锁门,把房间钥匙放在前台。”

维克多依旧端着那杯酒,从背后欣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那么熟练的扣上腕表,对着镜子打好领带。“你明晚有时间吗?”

“怎么了?”托尼问。

“明晚在大使馆举行晚会。我希望你能来。”

“维克多,”托尼笑了,“我是一个商人。怎么能去你的大使馆参加晚宴呢?”

“我以私人的名义邀请你。”维克多说,凑过去吻他,“我喜欢你那套深蓝色的西装。明天记得穿。”

他看着托尼走出房间门。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轿车从酒店开出去,钢铁侠跟随在它的上方。维克多抿了一口红酒,“给我查一下钢铁侠的资料。”








2.

“啊!”金属狠狠地撞上木制集装箱,托尼在盔甲里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该死的。”

“看来你对干这种活还不是太顺手啊。”有人在他的身后说。

“维克……”托尼停了一下,立刻改口:“你想干嘛,毁灭?”

“嗯……看你被几个小喽啰痛扁?”维克多耸耸肩,“不知道斯塔克为什么会找你做保镖。”

“闭嘴。”托尼对着敌人的方向发射手炮,“你现在还有这个闲心?晚宴不是马上就要开始了吗?”

“晚宴只在我想要开始的时候才会开始。”维克多说,“你不去保护你的主人吗?”

“我的主人叫我来的。”这家伙打算一直站在这里看着?

“你为什么这么听斯塔克的话?”

“啥?”

“你给我的感觉是一个傲慢且不好相处的人。你为什么偏偏对斯塔克言听计从?”维克多冷冷地说,“单纯的雇佣关系恐怕无法束缚你吧,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在里面吗?”

“……”盔甲里的托尼没有说话。“这不管你的事,维克多。”更加冷酷的电子音传出来,钢铁侠抬手解决最后一个敌人,然后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夜空中。

剩下维克多一人站在黑暗的港口:“消息查到了?”

“是的,陛下。自从斯塔克被恐怖分子绑架的事件发生之后,钢铁侠开始成为他的贴身保镖。用于保障斯塔克的人身安全,以及供给复仇者联盟这样的特殊反应小组。斯塔克负责制造和完善钢铁侠装甲,除了斯塔克本人,目前还没人知道钢铁侠的确切身份。”

“是吗。”维克多面无表情,“我想我马上就要知道了。”




3.

拜托,拜托,一定要来得及。

托尼跌跌撞撞地冲进车库,一边从钢铁侠装甲里脱身一边发动汽车。“自动驾驶模式,目的地拉托维尼亚大使馆。”他说,拿起一旁早就准备好的西装钻进车里。

换衣服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上又多了几块淤青。下次应该把盔甲的抗震能力设计的更好一点,托尼想。他用车上不知道哪位女士留下来的粉底草草地将淤青遮盖住,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努力平复呼吸。

当他从车里出来的时候,他依旧是那个风流倜傥的斯塔克。托尼微笑着接受闪光灯的照射,心想明天这件事又该要上头条了。他不知道维克多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托尼。”维克多从楼梯上走下来迎接他,亲密地揽住他的肩膀,照相机立刻咔擦咔擦响成一片。“和拉特维尼亚的首脑关系不一般?”托尼低声说。“斯塔克工业的股份又该跌了。你大概是想弄得我倾家荡产。”

“我会摆平这件事的。相信我。”维克多搂着他走进去,“今天晚上你只需要好好放松。”

音乐的确不错,酒也很好。斯塔克放下杯子,看着远处应酬的维克多。交往了一整年,两个人的关系却始终若即若离。这倒也情有可原,毕竟两人的身份都不简单。维克多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托尼自己也是一样。尤其是有一点,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怎么样?”维克多向他走来,接过他手里的酒放在自己唇边抿了一口,“真是的,那些人讲起话来就是没得完。”

“说起来,你觉得怎么样?”

“宴会吗?”托尼说,“很好。谢谢你。”

“不,不止这个。”维克多说,他朝他靠近,蜻蜓点水一般吻在他的眼睛上,“你觉得我今天怎么样?”

托尼忍不住笑起来:“你今天非常帅气。”

“真的?”

“对,但是比不上我。”

“这话还是很斯塔克啊。”维克多把他抱起来,不顾屋子里众人的目光,抱着他走上楼梯,“去房间里等我?”

“呃,不要。”托尼用手勾住他,“你确定这些人不会到处乱说?”

“他们都会很守信用的。在给予了大量好处和少量威胁的情况下。”

托尼靠在楼梯的栏杆上同维克多接吻,两人身体轻轻相贴,维克多的手从他的腰部下滑:“托尼,托尼。”他叫着他的名字,嘴唇在他的颈项处摩擦着。

“嗯?”

维克多抬起头来笑看他一眼,“你想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你在想什么?”

“我……”

“陛下,紧急警报。一艘拉托维尼亚货船在墨西哥湾海域遭到堵截。”

两人的动作同时顿住。维克多放开他,“规模?”

“人数不是很多,但是装备精良。有可能是先锋科技或是九头蛇残余部队的士兵。”

“我这就过去。”维克多说,然后转过头来,叹了口气。“对不起。”

“没事,”托尼说,“那你先去忙吧。”

“我马上回来。好好享受晚宴,这是为你准备的。”

“嗯。”托尼微笑着看着他远去,背过身从西服口袋里拿出手机。“钢铁侠,墨西哥湾海域……”

“……有一艘货船遭到堵截。我知道。”托尼向外走去,装甲在窗边等着他,“我就过来。”





4.

“陛下,这些人和那天袭击港口的人是同一批。”

“你说的是钢铁侠对上的那些人?”维克多停在半空,“那未免也太弱了。”

“你是说他们还是说我?”远处传来一记音爆,钢铁侠
破空而来。

“都是。”维克多很冷漠。“这是我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当心点,这可不是你的领地,陛下。”钢铁侠讥笑着说,“并不是我想要帮你,这是复仇者的任务。”

“是斯塔克叫你过来的吗?”维克多问。

托尼愣了下:“嗯…… 是?”

维克多沉默了一会:“你负责甲板上的敌人。”

这场战斗比他们想象的要艰难多了。敌人简直源源不断,更要命的是这次他们切断了通讯,在茫茫的海面上只有他和维克多孤军奋战。事实证明维克多的实力比他所了解的还要强,但是所处的形式和位置都不对,他现在处处受到限制。

而他自己的情况就更不妙了。在围攻维克多失败后,敌人的进攻重点很快就转移到了甲板上。托尼渐渐有些招架不住,这时耳边有什么东西咔哒一响,然后就传来了爆炸声。

他感觉自己像是飞到了半空中,然后重重地砸在地板上。“系统下线。”机械声音无情地说。“拜托,不要啊。”托尼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你还好吗,钢铁侠?”听声音 像是维克多来到他的旁边。

“我没事。”

“你的声音好像怪怪的。盔甲系统下线了?”

“是的。”他支撑着站起来,一拳打飞身边的一个小兵。

“你在流血。”维克多说。身边的声音好像都停了下来,战斗像是结束了。“让我看看。”

“不要!”托尼说,意识到自己的音量过大,他深呼吸放松神经,“我没有受伤。我会自己去找斯塔克。”

“又是斯塔克?”维克多紧紧地抓住他的手,“你知道这种行为会给他带来什么麻烦吗?”

“说到麻烦,请他去大使馆参加宴会才是吧。”托尼想要挣开他的手,“我了解他的想法——”

“你不过就是个自以为是的人。托尼遭受了很多——”

“——是吗?那你就更不应该——”

他们只顾着吵架,谁也没有听到身边又咔哒一声轻响。

“快趴下!”等维克多意识到的时候一切都晚了,两人被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一直推到天上,维克多的装甲失去了推进力。托尼看着往下坠的维克多,咬咬牙,打开自己盔甲的紧急装置:“去接住他。”

盔甲成功地接住了维克多,而托尼则狠狠地被砸进海里。漆黑的海水瞬间把他包裹起来,托尼只觉得浑身冰凉,他想喊却喊不出声音,身体控制不住地往下沉。

紧接着一只手握住他的手,把他从水里拉起来。

“咳,咳 ,”托尼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我下次可再也不管你的破事了。”

维克多望着他的脸:“你?你也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你是钢铁侠。”

“不然呢?你以为谁老是在你旁边打转,替你解决那些棘手的麻烦?”托尼说,“我要是真的有一个这么贴心的保镖就好了。所以说凡事还得靠自己……你贴过来干什么……唔……维克多……”

维克多把湿淋淋的托尼拽到自己身上,捧住他的脸吻下去:“谢谢你,托尼。”

“你会帮我掩盖身份的对吧?少量威胁和大量好处怎么样?”

“可以考虑。但是今晚,”维克多的眼神意味深长,“今晚你可要为你的行为好好负责。”

【end】

评论(7)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