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史先生要结婚了(抢亲一发完)

简介:深居瓦坎达的罗先生听闻史先生与海小姐的婚讯震惊之下过来抢亲的故事

@洛洛恋桃 太太点的抢亲梗,么么~不知道这样写你喜不喜欢哈哈哈哈哈哈


1.

瓦坎达是一个独特的国家。史蒂夫清早起来,呼吸间清新的空气充满鼻腔,就像处在深山老林之中。在这里他的生活习惯很规律,甚至比在纽约还要规律得多。史蒂夫狠狠地呼吸一大口,把胸腔间的浊气都清理出去,顺便清理一下头脑。他习惯性地在晨练之后洗一个冷水澡,坐在床边吃他们送来的早餐。期间克林特进来打扰了他几次,谈论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他们谁也不说多话,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平衡,生活就像在疗养院一样平和。

唯一不同的是史蒂夫开始留起了胡子。大家都看在眼里,但是谁也没有开口发问,还是不问为好。明明环境那么令人愉悦,但是史蒂夫看起来还是憔悴了一些。他尽力想让自己精神起来,但也许是任务太重的缘故,他的气色还远远没有呆在纽约那个人声嘈杂的热闹城市来得清爽。

不只是他,大家都很累,史蒂夫想。谁都没有从那件事情中真正恢复过来。他看了看手机。他把手伸向手机,半路却硬生生地转个方向,随手拧开了无线电。

“今日新闻:斯塔克工业集团前总裁托尼.斯塔克先生……”

托尼.斯塔克先生。果然又是他,史蒂夫想。

他应该也憔悴多了,说不定一直很不好受。

“……托尼.斯塔克先生近日突然宣布婚讯……”

——啥?!

史蒂夫愣在原地,无线电里还说了什么他再也没有听见了。婚讯?婚讯!他要结婚了?

他居然要结婚了!

史蒂夫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成天闷在瓦坎达,蓄着满脸胡子兀自神伤,他居然宣布要结婚?!

……和谁?







2.

帮人收拾烂摊子托尼不是第一回做了,但是这个仙宫烂摊子是真的不好收拾。

海拉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如果主宰死亡的女神对你说要么死要么和我结婚,是你会怎么选呢?托尼相信她就算是炸了头都不会看上自己,但是对着那浓黑的眼妆他是真的不好拒绝。

这家伙不是好惹的。索尔现在还没有消息,多半栽在她手里。托尼知道她现在又有新的目标了,“我的王座上还缺少一颗耀眼的宝石。”她阴阴地说,目的不言而喻。

想要幻视的宝石就必须先控制托尼,而在人间她不敢妄用她的法则,人间的法则一样可以达到目的。

“黑色主题的婚礼,”她对他说,“把香橙换成彼岸花,这样很美。”

托尼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我需要所有人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所有人。”海拉轻声说,挥挥手把托尼的装甲锁起来,“包括你在瓦坎达的朋友。”

“咳咳,”托尼咳了一声,“那不可能。”

“为什么?”

“他们现在和我关系不好。请纽约时报的朋友怎么样?”

海拉思考了一会儿。她这次来凡间本意是不愿闹出太大的动静 ,而瓦坎达显然不容许人乱闯。罢了,凡间的事她也不想多管,只要宝石就足够了。

“好吧。”她傲慢的回答,“把你自己准备好,明天我们就开始婚礼。”

这女人到底什么毛病?托尼想。他现在唯一知道的是幻视还很安全,而他必须在婚礼之前阻止她。托尼装出一副完全被她控制了的样子,点头说好。

第二天的婚礼在斯塔克大厦内举行。尽管消息宣布很仓促,但是依旧还是有很多人赶来。托尼望着大厦下拥挤的人群,又一次感到自己责任重大。

这些人完全不知道危险已经笼罩了他们,所以他只能尽力不要让场面失控。

从来没有谁的婚礼布置得像鬼堡一样阴森恐怖的,但是这位斯塔克先生常年特立独行惯了,于是大家也不以为意。他们看着新娘子站在礼坛一侧,漆黑的长发就像瀑布一样披下来,脸上挂着高贵的微笑,朝托尼伸出一只苍白的、骨节分明的手。

结婚进行曲适时的奏响。托尼把戒指拿出来,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之下托起她的手,正准备把戒指套在她的手上——

砰!

一个身影破门而入,留下一地的玻璃碎片。在礼堂昏暗的光线下,他向他们快步走来 ,所有人都呆住了。

史蒂夫一言不发地走到托尼面前,众目睽睽之下他做了一个令众人惊讶的举动——从托尼手里一把抢过戒指,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

一片寂静。有些女士忍不住抽泣起来。

海拉看看他,又看看托尼,再看看窗外里三层外三层的各路英雄们,一言不发地消失了。

“……”托尼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史蒂夫哑着嗓子问。

“这个戒指其实是个陷阱……”

咔哒一声,史蒂夫的手被锁住,紧接着整个人都被困起来。

“别拍了,”猎鹰一把抢过纽约时报记者的相机:“真丢人。”







3.

“大老远的跑来,结果还不是被我抓住,”托尼叹了口气,解开史蒂夫身上的枷锁,“你这是图什么呢?罗斯将军刚刚打电话过来,我花了好久的精力才把他搪塞掉。……你留胡子了,”他淡淡的说,停顿了一下,“为什么?”

史蒂夫坐在他的床边:“海拉?你认真的?”

“我不需要你来告诉我该怎么做。”托尼冷冷地说,“我需要她,她身上可能会有关于索尔的信息。”

他解开领带,深呼吸了一下,“你那房间没有打扫,今晚你就先睡这里吧。”

“托尼……”史蒂夫犹豫了一下。“这是你的房间。”

“怎么,觉得隔应?勉强自己一下吧。”托尼说,“我要去和那些家伙谈话,收拾这个烂摊子,今晚不会回来。”

“对不起。”

托尼走出房间,头也不回:“你到早该说这句话了。”

他说是说不回来,可是史蒂夫凌晨起床,发现托尼正合衣趴在桌子上,他应该是刚刚结束了一场冗长的会议,看上去疲倦至极。

史蒂夫轻轻地走过来。他不想吵醒他,于是也就学着他的样子趴在桌子上。时隔这么久,他终于又好好的看了一次托尼。之前的猜测没有错,他真的憔悴多了,瘦下去一大圈,眼睛上还有隐隐约约的淤青的痕迹。史蒂夫趴在那里把他们的过往都回忆了一遍,他希望能再在托尼的脸上看到笑容。

“对不起。”他用口型说,然后重复了一遍,“对不起,托尼。”

睡梦中的托尼没有回应,史蒂夫前倾吻在他的额头上,“我爱你,托尼。”






4.

“振金?你在逗我?”

“只需要一点点,特查拉。”

“你当我振金多好玩啊,从你自己的盾上面抠去。”

“它不在我这。”

“你要振金做什么?”

“……一个特殊的用途。”

托尼正在指挥众人打扫礼堂。“把这些都清出去,这妹子简直是个人才,特兰西法尼亚都没这么恐怖。”他说,“也不知道她要宝石干什么。”

“可能是和索尔有关?”

“不,也许她只想装饰在自己的宝座上。”

“……”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噢。”托尼一回头,史蒂夫向他走来,“托尼。”

“有何贵干?”托尼懒洋洋地说。

“你能不能帮我去看看?”史蒂夫歉疚地微笑着,那笑容谁都无法拒绝,“我的制服某些功能好像有些损坏。”他的制服是托尼设计的。虽然现在换了一套颜色暗沉的战衣,但是那套衣服他还一直保留着。

“我又不是你的保姆,能让你安然无恙地在这儿已经很好了。”托尼说,但还是向门外走去,“在哪里?”

“我的房间。”史蒂夫说,等他消失在走廊里后他迅速关上门,“好了,各位,”他的表情很严肃,“动手吧。”

傍晚托尼从外面回来:“所以我说罗斯将军这人很不好糊弄……”他推开休息室的门,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圣诞节来了?这么快?”

房间基本保持了海拉的装饰,但是审美完全不同:黑色的帷幕被刷成了显眼的海蓝色,红色金色的缎带从四面八方垂挂下来。史蒂夫站在桌子后面,穿着浅蓝色的衬衣,显得有点紧张。

克林特识时务地退出去,在托尼反应过来之前关上大门,锁死,让托尼无路可退。

“托尼,”史蒂夫向他走过来,一只手垂在身子一侧稍稍握拳,另一只手里握着一个小盒子。

托尼明白他要干什么了:“你不是吧……现在?”

“呃?”史蒂夫没有料到他的这个反应。

“且先不说别的,但是这个装饰……”托尼环顾四周,“我还以为你打算退休开夜店。”

“……”

“大费周章啊,”托尼说,“让我猜猜,你口袋里肯定还有写好的求婚词吧?”

“……”史蒂夫没想到托尼会把气氛破坏的这么彻底,弄得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看着托尼,托尼把手插在口袋里,脸上是满不在乎的神气,但是他的嘴唇却微微颤抖着。

史蒂夫笑了。

“更不用提这件老土的衬衣……”托尼话还没说完,史蒂夫快步走上前,一把搂住他的腰吻上他。

“喂……唔……”托尼挣扎着,眼泪忍不住掉下来。

他们相拥着,良久才结束这个吻。托尼发现史蒂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戒指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这该不会又是个陷阱吧?”他笑着说。

史蒂夫温柔地把他的眼泪吻掉:“嗯,是的。”

“所以你一辈子也别想出来了。”





【END】

赶稿再辛苦也不能阻止我摸鱼的步伐

明天把无料放出来


评论(27)
热度(271)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