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贱x荷兰虫】论见家长的正确方式(蜘蛛三兄弟梗,一发完)

如题

我又滚过来产粮了,小荷兰是天使系列(*'▽'*)♪

写得难吃也不要骂我(*'▽'*)♪ @一个Dovee

“嗨,韦德!”男孩三步两步跳下台阶,背着书包向他冲过来,“你又来接我了?”

“嗯,是啊。”韦德压了压帽子,身旁走过的学生们朝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我来送你回家。”

男孩有些不好意思,“你不用那么麻烦的。”

“没关系啊,我喜欢,”韦德一只手不着痕迹的搂着他,“宝贝一个人上下学吗?这么可爱万一有人把你掳走了怎么办?”

“那里会有人敢这么做啊。”会被揍个半死吧。

“认真的哦,比如说我现在就想把你掳走。”韦德侧过头来望着他的眼睛,带着笑意说,“我可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男孩立刻红了脸:“别这么说!”就算他成了他的男朋友,依旧不改本性,处处喜欢挑逗他,“你才不是坏蛋呢。……其实,我正打算带你去见见我的哥哥们。”他低声说。

“啥?!”韦德怎么也没想到他这么轻描淡写的给了他了一个重磅消息:“认真的?这么快吗……我的意思是……我很乐意……不不不不我还没有准备好……”

“没有什么好准备的呀,”男孩说,“哥哥们人都很好的。他们听说我交了一个男朋友,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一见。真的只是单纯的见面而已。”

“宝宝,”韦德犹豫了一下,“你的哥哥们……不会恰巧和你有一样的能力吧?”

男孩很高兴:“对啊!你怎么知道!”

完了。

男孩没有看到他变了脸色,依旧兀自高兴地说,“大哥二哥都很厉害呢!我刚刚获得能力的时候,他们每天都帮我练习。大哥可以徒手拦住一辆火车!二哥可以吊起一座桥!你说厉不厉害?”

“厉,厉害。”韦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感觉到了此行的艰巨。“听我说,宝宝,我觉得现在见他们未免也太操之过急了……”

男孩愣了愣,低下头:“噢。……所以你觉得太过了对不对……我就知道,是我太……”

“没没没有!完全没有!”韦德慌了,“我很喜欢你这个提议啊,真的!”拜托,如果这个时候他叫他去见的是两个普通人他会开心到上天的好不好!“真的非常感谢你认可我,宝宝,”他稍微弯腰捧住男孩婴儿肥的脸,温柔的说,“我一定会去的。”

男孩抬起眼睛看了看他,“嗯……那这周末?”

“好。”韦德忍痛说。

——————

“大哥,二哥!”男孩嘭的一声推开门,“看!这是韦德!”

韦德理了理身上的粉红色衬衫,一副好市民的模样。他看着两个身影从里间走出来,年长些的显得温文尔雅,看了韦德一眼,首先发问:“所以您是威尔逊先生?彼得的男朋友?”

“是。”韦德紧张的说。大哥温和地笑笑,“抱歉家里还有些乱,先随便坐坐吧。”

二哥在一旁低头看手机,此刻抬起头来盯了韦德一眼,那眼神让韦德背后有些发毛。“坐啊。”他简短地说。

韦德在沙发的边缘上坐下来。男孩做到他身边,挨着他的身子悄悄问:“怎么样?我说过他们很不错吧。”

“……是啊。”韦德说着,看了两位哥哥一眼,发现他们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和男孩,“嗯,宝宝,”他说,“这里是不是有些冷?”仿佛他们靠得越近,他周围的温度就要下降几分。

“你在说什么胡话,这是五月啊。”男孩笑着说。大哥和二哥对视一眼,“彼得,”大哥说,“你去看看今天的报纸到了没有好不好?”

“唔,报纸?”男孩站起身,“我们还定了报纸?”

“对,应该就放在院子前面的草坪上,你好好找一找。”

“……”男孩犹豫了一下,“好吧。”

他起身出去了。在门关上的一刹那,大哥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我们家当然没有报纸,”他冷漠的说,同二哥一起紧紧地盯着沙发上的一脸无辜韦德:“你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了吧。”

“啊,当然。”二哥放下手机,卷起袖子,两人将韦德团团围住,“早就想这么做了。”

“早……什么?”当韦德察觉到不对劲时已经晚了,他惊恐地退到沙发上面,大哥站在他面前,一副黑社会老大的风范。“动手。”他面无表情地说,用一团蛛丝封住韦德的嘴。

“啊呜呜呜呜呜!!!”

“快快快,丢出去!”

“就丢垃圾桶里,快点,彼得要回来了!”

“草坪上没有报纸哎大哥……”男孩推开门,“大哥?你站在窗户口干什么?”

“啊啊,回来啦,”大哥若无其事地回头,“没有就算了吧,我们先吃饭。”

“好……咦?韦德呢?”

二哥咳了两声,“他突然有急事,先走了。”

……有事?

————————

显然不是两位容易讨好的大家长,好不容易回到公寓冲掉一身垃圾的韦德想。

要想得到他们的认可,就必须先要对他们表明他的真心。首先,要让他们意识到他不是个坏人,其次,要让他们知道他是真的很喜欢彼得。要做到这两点可不容易,韦德觉得他需要一个更加周全的计划才行。

“送花怎么样?”黄鼠狼对他说。

“想不到你骨子里还是个浪漫的人啊,”韦德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这种老套的方式……”

“这叫经典啊,经典!有人会说鳄鱼皮鞋老套么?”黄鼠狼若有所思,“这倒提醒我了,你需要更好的装束。”

“啥?”

“你需要穿一身足够获得他们信任的衣服,就算稍微令人作呕也没关系。”黄鼠狼说,“对了!要不就穿你的制服吧!这就叫做毫无保留的赤诚!而且万一他们要打你你还可以稍微招架一下,红衣服的话也比较好洗,所以流血也没什么关系。这么说来简直太合适了!”

“合适你个头。”

“你在这里坐了一个下午了吧,怎么不喝酒?”黄鼠狼问,“怎么,突然关心起你的身体来了?人到中年?”

“……放屁,我永远在青春期。”韦德起身,“我不能喝酒,一会儿要去接他,他就快放学了。”

“干的还真是保姆的活啊。”黄鼠狼感动地说。

次日韦德天还没亮就起来,取出昨天晚上洗好的制服,仔细的熨整齐,用柠檬耐心地把血腥味擦干净。他定了一大束花,驱车来到男孩家门口,远远的就看见大哥在那儿给草坪浇水。

“早上好。”韦德清了清嗓子,对着大哥礼貌地说。

大哥微笑着回头看他一眼,手中的水管转了一个方向,水柱猛地喷了韦德一身。

……韦德拖着湿淋淋的身子懊丧的走开,转到另一边的墙下面靠着。这时他头顶一扇窗户突然打开了。“韦德?”熟悉的声音惊讶地问。

“……宝宝?”韦德抬起头,男孩就在他头顶上方,探出头来看他:“你怎么在这里?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噢,这个,”韦德看了一眼手里湿漉漉的花,“这个是……”

“送给我的?”

“什么?”韦德反应过来,“嗯,本来是……”不过现在它已经被淋得不成样子了。

“谢谢,”男孩笑了,“不过花不是这么浇的啊,韦德。而且一般浇花的人是不会把自己也浇得浑身湿透的。”

“……嗯。第一次浇花。”

男孩把脸凑到湿透的花瓣上,“不过我还是很喜欢。”他轻声说。

韦德看呆了。“如果你喜欢那以后天天送你。”他说,“宝宝,现在你可以低一下头吗?”

“嗯,怎么了?”男孩不明所以的俯身。韦德掀起面罩,凑过去轻轻地吻在男孩的唇上。

“……什么啊。”男孩脸红了,但是很开心,“这么老派的浪漫。”

韦德笑了笑:“就像罗密欧一样啊。”

男孩慢慢地凑近他,两人欲再次亲吻,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咳嗽。韦德回过头,二哥正一脸阴沉地看着他。

“二哥!”男孩高兴地招手,“你也起的这么早?你看韦德送我的花!”

“很好。”二哥勉强笑了一下,“早餐已经好了,赶快去吃吧。韦德威尔逊?你跟我过来。”

当晚韦德被吊在金门大桥上吊了整整一夜。

——————————————

“尊敬的大哥二哥,”韦德在信中写到,“在吹了一晚上冷风之后,我依旧很坚定我的想法,我爱彼得。虽然他只是一个小男孩,但是他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英雄了。他影响了很多人,这其中也包括我。我很喜欢他,我觉得我们身上的某些特质是互补的。再说,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

“怎么样?他写了什么?”男孩问,“你们可以邀请他来吃晚饭吗?”

两位哥哥放下信,对视一眼。大哥最后叹了口气:“那好吧。”

韦德总算是被正式地邀请过来了。这顿晚餐绝对谈不上轻松,但总体来说还是令人愉快。两位哥哥一直不放心地问长问短:“你们认识多久了?”

“快一年了。”韦德温柔地看了男孩一眼,“我在德国的时候见过他一次,但是他可能没有发现我。”

“我那时忙着打架呢,”男孩挠挠头,“后来到纽约又遇见了啊,那个时候我还是穿得那件自制战衣……好窘,还在你面前摔了个跟头。那是我还不太熟练,你知道的,这些事。”

“可是我觉得很可爱啊。”韦德望着他。

男孩耳朵微微发红,但是很愉快。他凑过来在韦德脸上亲了一口:“谢谢你。”

卡啦一声,大哥掰断了叉子。

“……大哥?还好吗?”

“没事。”大哥说,“彼得啊,”

“哎。”

“你开心就好。”

“哎?”男孩很疑惑,“我很开心啊。”

“嗯。”大哥说着,又盯了韦德一眼,二哥低头给韦德发了条信息:“我们同意了。但是要是你伤了他不管哪里,那你的余生就一直吊在金门桥上吧。”

韦德讪笑着关了手机。“大哥二哥是不是很好?”男孩凑过来说,“我本来以为他们会对你使点绊子啊,挑挑刺啊什么的。”

“结果他们这么温柔开明体谅,还真是少见呢。”

【end】

评论(19)
热度(242)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