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加州旅馆(旅伴AU,一发完)

甜饼,旅行者盾和旅行者铁,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一路互相包容,暗生情愫,逐渐纠缠的故事。

上次听到这首歌,还是年初在社里集会的时候。不过短短半年一切都变得那么快,社里的朋友都渐渐散了,有点伤感。

但是跟文一点关系也没有哈哈哈哈哈(被打)


事情的起因是史蒂夫发现了一家老旧的唱片店。

他叫托尼把车停在路边,下车走进去,几分钟后托尼看着他抱着一大叠唱片走出来:“为我们的旅行增加一点趣味。”他说,一边钻进车子。

托尼淡淡地把太阳镜推下来:“这个时候你就不关心预算了。”

“为了一点音乐,这个钱花的很值得。”史蒂夫说,打量了一下托尼身上昂贵的套装:“而且,我们看上去也不像缺少预算的样子。”

他把一张唱片塞进播放器,“我喜欢这首新歌,他叫什么名字?”

“忧郁河上的桥。”托尼说,“顺便一提,这他妈是上个世纪的曲子。”

他们和着缓缓流动的旋律驶过密歇根州的黄金湖岸。这一天的气候很温和,远处睡熊沙丘上游人星星点点。托尼打开车窗,空气飘进来,音乐飘出去,他感觉很舒服,侧头看着副驾驶的史蒂夫。他金色的头发在早晨太阳下闪着浅浅的光,完全已经陶醉在了音乐中,眼睛里满是笑意。

有这么一个旅伴是真的很奇怪,托尼想。

他是三个月前和他认识的,那是两人都准备穿过西部高原去西海岸,于是他便邀他同行。

在托尼眼里,史蒂夫金发碧眼,身材好得足以令最刻板的女孩都意乱情迷。关键是他还是一副乖乖的样子,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旅伴。

这一路上的风景,史蒂夫的兴趣显然比他要大的多。托尼和他一比,越发觉得自己有些老于世故。

“看,托尼,五指湖!”

“哦,看见了。”

“看!哇……南北战争遗址!”

“不要用这么兴奋的口气说这种话。”

“看,新泽西!!”

“……认真的?”

一路上托尼感觉自己像带着一个大孩子。史蒂夫对一切都感到那么好奇,他怀疑他从来没有出过远门。

“这么说也不对,”史蒂夫纠正他,“我当年可是走过了大半个美国。不过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好久以前?你才二十多岁吧?”托尼带笑看了他一眼,“好久以前是什么时候?”

他马上不言语了,转身伏在车窗上看风景,接下来的一路不管托尼怎么套话,都是顾左右而言他。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星期三的凌晨三点。”

“好听。”史蒂夫下了结论,一边把按钮转到最大。银色的小轿车就这么一路带着音乐在灰黄的大道上奔驰,直到黄昏时才停下来歇一会儿。托尼很喜欢大旅馆,史蒂夫宁可住汽车旅店。他们住定之后史蒂夫会拉着托尼上小餐馆,在那儿解决他们的晚饭。

“你知道我其实是个富翁吧?”托尼说,“你知道穿着正装来这里有多显眼吗?”

“重点不是在这里,托尼,是在于情调。”史蒂夫说 ,“要想体验最真实的生活的话,住在高塔华屋里可不行。”

托尼叹了口气,目光在菜单上犹豫不决地挑了好久。史蒂夫咬着涂奶油的华夫饼干,这本来是早上供应的食品。这是典型的旅馆附带的小饭店:酒吧和餐厅结合在一起,吧台前竖起一堆栏杆假装是界限。史蒂夫吃罢饭,把杯子里的红茶一饮而尽,转身走向吧台:“来跳舞?”

托尼抬起头来勉强看了看吧台前摇摇晃晃的人群:“这也叫跳舞?”

“来吧,”史蒂夫今晚兴致很好,“来嘛。”

托尼还待推辞,他把他一把从座位上拽起来,拉着他走到吧台前。“换一首歌。”他俯身对着招待耳语了两句。

几分钟后,《昼夜摇滚》的旋律在大厅里响起来。

“我猜你又找到你的新欢了?”托尼说。

史蒂夫点点头,“摇滚乐是世界上最好的发明。”

托尼半闭着眼睛,由他带着他跳舞。“你知道,它们发展到现在已经完全不同了……改天给你听一首。”

他完全放松了下来,音乐的节奏是绝对自由的,他可以想怎么跳就怎么跳,反正有史蒂夫在旁边护着他。他们一起跳了一首又一首,直到放完普莱斯利的唱片。“感觉就像去了一趟九十年代。”托尼喘着气说,史蒂夫开心的笑着,双手搂住他。

他们摸索着上楼。灯光昏黄,楼梯两边墙纸剥落,门上还钉着铜牌。一切都像是过去的样子,然而里面是新式床,还有无线电视。他们都有些累了,脱了外套便双双倒在床上,史蒂夫伸出一只手来关灯,一瞬间他紧贴着托尼的背,在这充满诱惑香气的夜晚这是件从各种意义来说上都不单纯的举动。然而托尼没有动作,像是睡着了,直到史蒂夫躺回床上之后他才突然欺身上来,被窝掩盖了温暖的气息,托尼低下头,睫毛抚到他的嘴唇上。

第二天两人照常上路,只是路上的风景好像有些不同了,车内的气氛也发生了变化。史蒂夫打开播放器放甲壳虫乐队的音乐,他们快速驶过明尼阿波利斯,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当车停靠在芝加哥郊区的收费站的时候,托尼吻了他。

“我希望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托尼说,“我还没有和年轻男孩恋爱的经验。”

史蒂夫没有回话,只是用手兜住他的腰亲吻他,强迫他把头靠在皮质的座椅上,低头去咬他的耳朵。“我也没有过。”他说。

“你已经尝试过了蓝调,爵士,摇滚,不妨再尝试尝试我。”

“啊,”托尼用手遮住眼睛,让史蒂夫扯开自己的领带。“也许我只是旅途寂寞。”

他们漫步在芝加哥城区,托尼在美术馆前面发现了一只小猫,躲在纸盒里瑟瑟发抖。他把它抱出来:“也许你愿意和我们一起上路吧。”他说。

“没主人,可怜的小家伙。”史蒂夫走过来。小猫喵喵叫着,伸出爪子去抓他手里的唱片:“看来很有音乐天赋嘛。”

于是正式多了一个成员。“他可以吃巧克力吗?”托尼问。

“不行,那边的袋子里有我给它买的猫粮饼干。”这次换史蒂夫在开车。

托尼在袋子里找到了饼干,小猫吮吸着他的手指。“还没断奶吗?”托尼笑道,把饼干掰碎了小口喂给他。

他们俄克拉荷马的部落小径向前行使,一路上继续换了不少曲子。

《海边的卡夫卡》,驶过圣胡安高架;《寂静清晨》驶过寂静中的纪念碑谷;《摇晃,吵闹,摆动
》带着他们一路冲过内达华山脉东部,在狂野的西部鬼镇和奇异的蓝色沙漠之中久久不散。西北部太平洋沿岸离他们越来越近了,史蒂夫的唱片还剩下最后一张。

“加州旅馆?”托尼说,“啊,这曲子。”

他是第一次说这个话。史蒂夫只是笑笑,把它塞进去,让音乐能够继续流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们在拖延时间。车速放慢了,两人潜意识里都希望这次的旅程没有终点。夕阳洒进车内,小猫趴在后座上睡得很熟,轻轻地打着呼噜。

“你知道,我曾经也很喜欢这首歌。”托尼一边开着车一边不经意的说,“我很少喜欢老东西,这是一个例外。”

“那个时候我还和你一样大,也正是二十几岁的时候。我不肯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个地方,你进去了就再也无法出来。”

他突然笑了笑,“真巧,这次旅行的目的地就是加州。我们应该去找一找有没有这个旅馆。”

“然后呆在里面永远不出来。”史蒂夫说。

托尼抿嘴一笑,没有说话。车子开到第二夜,在卡森城郊区停下来,这是他们旅行的终点。“好了,从这条小路就可以进入加州。”托尼说,“前面有个地方你可以打车。我继续顺着这条路去旧金山。”

史蒂夫收拾好行李,托尼最后看了他一眼:“谢谢你的音乐。”他说。

“这些唱片留给你。”史蒂夫说,他固执地想让他以后也能想起他。

小猫爬到前面来,喵喵叫着抓史蒂夫的衣服:“它很想跟着你。”托尼说,习惯性的把墨镜往上面推推,“带它走吧。”

史蒂夫提着行李抱着猫,站在路边:“谢谢你,托尼。”

“再见。”托尼说,一踩油门。史蒂夫,小路都渐渐地从他身边远去了,但是音乐一直放着。他越是不去管它,就越无法忽略。

几天之后他在旅馆里小憩,听到楼下有熟悉的说话声音。

侍者在敲门:“有人找您,斯塔克先生。”

他站起来打开窗户,男孩站在旅馆楼下,怀里抱着一只小猫,仰起脸来对他一笑。

托尼知道,这个男孩绝对是故意的。旅伴,唱片,小猫,所有的一切,都吸引着他往下坠落。 《加州旅馆》的旋律在他耳边一次又一次放着,完不了。

他想他可以离开,但是他绝对逃不了。

就像那所旅馆里的人一样,甘愿一辈子困在里面。


【END】

还是很怀念大家啊QAQ不过若说我在任期里还做过什么很好的事,那就是向全社安利了盾铁hhhhhh

评论(14)
热度(121)
  1. 柒幺伍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
    真棒啊。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