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伪装已婚有这么难吗?(一发完)

装着装着就假戏真做咯~双特工设定,为了执行任务不得不装作一对夫夫哈哈哈哈哈


拉斯维加斯。

一辆车缓缓停在酒店门口,司机下车拉开车门,两位男士从车里踏出来,周围的所有人同时吸了一口气。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身上养眼的装束,同样养眼的面孔,而是因为其中一位,正紧紧地挽着另一位的胳膊。

“罗杰斯斯塔克先生,我们在这里订了房间。”个子比较高,一头金发的男人对迎上来的经理说。

另一位男士微笑着点了点头。他棕色头发,西服完美合身,开口时声音柔缓,但明显比高个男人活泼得多:“今晚这儿人不少啊。”

“维加斯嘛。”

在经理的引导下,两位罗杰斯斯塔克先生慢慢地登上酒店的楼梯,进入贵宾专用通道:“希望两位先生能在这里读过一个愉快的周末。”经理站在门口说,“有什么时可以随时叫我。”

“噢,我们会的。”棕发的先生说,看着行李夫退出去,最后关上房门。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后,棕发男人脸色一变:“罗杰斯斯塔克?史蒂夫,为什么是‘罗杰斯斯塔克’?”

“因为你猜拳输了,记得吗?”史蒂夫漫不经心地浏览着墙上的油画:“弗里说过,这个任务我们不能失败。”

“派我们两个来,这个开头可真是成功。”托尼嘲笑到,“你知道一对男性伴侣在这儿有多起眼吗?”

“别急嘛,你刚刚表现得很好。”史蒂夫说,“目前为止,我们的伪装还很完美。”

“这是我们的任务目标,西崔克男爵。”托尼打开行李袋,“今晚他会出现在赌场,我们得到那儿去钓他。”

史蒂夫点点头:“娜塔莎刚刚告诉了我他预订的席位,我们这次的目标是要拿到他口袋里那只金表,里面藏着他们最近一次计划的原件。”

“你先过去。”托尼说,“至于我嘛,我还有另一些准备要做。”

又来了。史蒂夫咬牙切齿:“托尼,你就不能有哪一次好好按计划行事?”

“这是我的风格。”托尼耸耸肩,“你先走,我一会儿就来。听说他很喜欢赌博,你先陪他玩两把。”

“可是我不会!”

“没事啊,输的反正是公账上的钱。”托尼笑了笑。

史蒂夫只好独自一个人走下去。他的话没有说错,他们两个的确已经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当史蒂夫走下台阶时人们窃窃私语,可能是在猜测他们的身份也有可能是在猜测为什么托尼没有跟他一起下来。

托尼是机构里最优秀的特工之一,但是他通常都是单独行动。这次和史蒂夫假扮成伴侣,其实两人都不太愿意,而且其中的原因不可深究。

史蒂夫走下了楼,看到西崔克男爵正站在桌子旁边,“嗨,”他装作不经意地问,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介意我借个火吗?突然想抽烟。”

西崔克男爵看了他一眼,史蒂夫觉得他的单片眼镜都在闪着寒光:“请坐。”他慢条斯理的说。

史蒂夫在桌子另一头坐下,立刻有人送上火:“噢,你们在玩这个。”

“来一把吗?”烟雾缭绕,史蒂夫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勉强赢了两局,接下来便输的很惨。虽然赌局胜负并不重要,但是史蒂夫还是希望他能够为组织省一点钱。所以托尼为什么还不来?!

“原来你在这儿啊,甜心。”懒懒的声音自他背后响起,史蒂夫回过头,看到托尼向他们走来:“我找了你好久呢。”

他换了身衣服,相比起西服来说未免也太不庄重了。丝绸衬衫的领口敞开,光滑的脖颈上带着一只小小的蝴蝶领结。

“你们在玩什么?居然不叫上我。”他笑着说,极其自然地靠在史蒂夫身上。“失礼了,我叫托尼,这位是史蒂夫,他是我的丈夫。”

西崔克男爵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做个手势:“请开始吧。”

“嘘,这次让我来。”托尼顺势坐到史蒂夫腿上,用手勾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说。“你连骰子都不会丢。”

史蒂夫打量了一下他的装束,“某人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他稍微一低头就能看到他的锁骨,托尼身上的气息幽幽地钻进他的鼻子,他的大腿压在他的大腿上,身子靠在他胸前,手利落地抬起落下,偶尔回头对他莞尔一笑,简直勾魂摄魄。

托尼顺利地一连赢了十场,直到西崔克男爵的脸色都不好起来。“可以了,托尼。”史蒂夫不着痕迹地捅捅他,“,再这样下去会引起他怀疑的。”

“听着,我负责吸引他的注意力,你负责拿那块表,好吗?”托尼说。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嗯……这是托尼计划的一部分。”他吻了一下史蒂夫的脸颊,提高声音:“亲爱的,再帮我拿一点酒来行吗?西崔克男爵,这把我们玩大点吧。”他把面前的筹码全部推过去:“来吗?”

西崔克男爵果然被吸引了全部注意。当史蒂夫回到托尼身边时,他的手腕上多了一块金表。

托尼把椅子一推,站起身来:“我想我们就玩到这儿了,男爵。今晚我们很愉快,再见。”

西崔克男爵叫住他:“可是你还没有收回你的筹码。”

“这个嘛,”托尼挽着史蒂夫的手回头笑了笑:“我无所谓。倒是你,男爵,你可能得重新审视一下你的筹码了。”

“你不应该对他说最后一句话。”他们上楼回到房间,史蒂夫开始收拾衣服:“他会怀疑的。”

托尼打了个哈欠,倒在沙发椅上:“让他去吧,不然这个任务一点挑战也没有。”

“所以你还巴望着任务失败吗?”

“喔,我可没说这话。”托尼把手枕在脑袋下面,“放松点,史蒂夫。我们做得不错!老实说这身打扮可花了不少心血,也牺牲了不少个人形象。”

“又没人叫你这么穿。”

“你今天怎么了?讲话带刺?”托尼跳下来走到史蒂夫面前,“一个好丈夫不应该表现得这么僵硬,你知道吗?”

“我现在不陪你演戏,托尼。”史蒂夫皱着眉头说,“我们只是假装是对方的伴侣而已。”

“那就更不应该如此不自在啊。”托尼把手一摊,“除非你在害怕。”

“我害怕什么?”

托尼的眸子盯着他:“你在害怕假戏真做。”

“……”史蒂夫啪地一声合上箱子:“能不能不要提那个晚上?那是个错误。”

“噢……所以和我上床是个错误?”

“托尼我不是这个意思……”史蒂夫的太阳穴隐隐发痛。

他们的确不是有意的,那该死的酒精作用,第二天早上史蒂夫醒来的时候发现托尼和他赤身躺在一起,两人身上都有非常不对劲的痕迹。

他们选择了向其他人隐瞒这件事,就当做没有发生过,直到弗里给他们这个任务。

“好吧,但你得承认,那个晚上是很不错。”托尼走向浴室,伸了个懒腰:“做完这一趟我得休个长假,你也找机会给自己休息休息,好好先生。”

托尼走进浴室,刚脱掉衣服,史蒂夫便闯进来。“哇!你怎么又……唔!”

“别说话。”史蒂夫说,“西崔克的人进来了,他们发现了不对劲。”

“那我们怎么办,逃走?”

史蒂夫凝重的点点头。

托尼捂住自己:“你绝对是故意的,我连衣服都脱了。”

史蒂夫四处看了看,用力推开浴室的窗户:“走这里。”他脱下外套裹住托尼:“抱着我。”

他说完这句话然后就抱着托尼从一百层的高楼上一跃而下。

“这也太丢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晚风灌得托尼的身子凉飕飕的,他努力地往史蒂夫的怀里挤:“你绝对是故意在报复我!就因为我在赌场那里调笑了你!就因为我和你上了床!你绝对是蓄意报复!!!”

史蒂夫在他耳边轻笑:“对,我是故意的。你敢说你那些动作不是故意的吗?”

怀里的人不说话了。

他们借着安全绳索成功着陆,史蒂夫抱着托尼跑进车里,发动油门。西崔克的保镖们渐渐地被甩在后头。

“哈哈哈!想不到吧!”托尼拍着皮椅大笑。

“坐下来,你的衣服要被吹跑了。”史蒂夫说,托尼坐下来,突然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把他的头掰过来和他接吻。“喂!我要看路!唔……托尼……”

“谁叫你报复我。”托尼喘着气说。史蒂夫恼怒地把车停到路边,从驾驶坐上翻过身来把人压在身下,嘴唇碾上托尼的唇:“你就是不能消停。”

【END】

纯属搞笑的彩蛋一:

“喂!不许动!把金表交出来不然我们就……啊,没事,没事了,你们继续……不打扰你们……”




彩蛋二:

“你是弗里局长吗?”

“哎。”

酒店经理挥舞着一张长长的账单:“他们没付房费。”



评论 ( 16 )
热度 ( 34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