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斯塔克先生和他的学徒(养成一发完)

简介:富商捡了个小瘦猴回家养,养着养着突然发现变壮了,然后被吃干抹净的故事

算是雾都孤儿AU吧😁

十一月的清早,雾还没有散,依旧灰蒙蒙地笼罩着一切。托尼因为昨夜睡得很好,所以一大早就起来了,正倚着旅馆窗户的栏杆眺望街景。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眼下伦敦冷得要命,几乎没有人愿意出门。托尼一边喝着贾维斯送来的咖啡,一边摊开账本,打算把昨天的账务再好好清算一遍。

然而这条街就像和他对着干似的,托尼刚一坐下,外面就突然传来一阵喧闹。他有些不耐烦地打算起身关了窗,但在最后一刻又改变了主意,反倒把窗帘一下子全部拉开。

“臭小子!”为首的人踢了史蒂夫一脚,“瘦的跟得痨病的小狗一样,你这个臭小子!拿出点力气,没打算叫你吃白饭!”

史蒂夫摇晃了一下,然后倒在了地上。

“这小杂种打算叫你赔光你的钱,”另一个人靠着骡子在抽烟斗,此刻嘲笑道:“你打那儿弄来这么个小杂种的?”

“他们说只收我五先令,这小子就归我了。”那个人抽了抽鼻子,又踢了史蒂夫一脚。“信了他们的邪!连头骡子都拉不动!”

“趁早弄掉算了。”另一个人说,“他要真死在你手上,待会儿警局的人一查问倒还麻烦。”

史蒂夫躺在地上没有动,像是没了知觉。“非得给他两下才解气!”为首的人说,作势又要打下去。

“住手!”他们的上首传来一声断喝。那几个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就连趴在石板上奄奄一息的史蒂夫也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看。

托尼站在旅馆的窗前。“你们在干什么?”他问。

为首的人一下子毕恭毕敬起来。“这小子做不好他分内该做的事,先生。我们是在教训了。”

“我倒是没看出来,”托尼讽刺地说,“别打了,把他给我。”

“这可不行先生,买这小子花了我五个先令呢。”

“给你五镑,把这个小子送上来,然后走。”

史蒂夫被人半拖半架着上了楼。托尼这回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眼。长得还不错,皮肤也还白净,金发在灰尘和泥土的掩盖之下依旧闪闪发光。“给他洗个澡。”托尼说,“然后让他喝一杯葡萄酒和一杯牛奶,在这儿准备张床给他。”

第二天史蒂夫被唤醒穿上衣服,托尼在另一间房间里等他。

“谢谢你,先生。”史蒂夫说,“我无法报答你的恩情。”

托尼看着史蒂夫。他穿着他给他制的新衣,即使是最合身的剪裁套在他身上也空空荡荡的。“你太瘦了。”托尼说,搭在他的肩膀上,“你这样出去肯定做不成活。你愿意读书吗?”

“嗯?”

“我叫托尼斯塔克,是个商人。”托尼伸出手,“你的名字?”

“史蒂夫。史蒂夫罗杰斯。”

“很好,史蒂夫。这样,我因为一笔货物生意来到伦敦,打算在这里住一阵子。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正好缺一个学徒。”

史蒂夫抬起头,简直有点不敢置信,仿佛托尼在说梦话。

“当然我是没有薪水给你的,学徒嘛。你和我住在一起,我供你上学,其余时间你和我一起学做生意,怎么样?”

史蒂夫有点手足无措:“你对我太好了,先生。”他低声说。

“你有成为绅士的潜质。”托尼棕色的大眼睛望着他,“我希望这个努力不要白费,不是吗?”

史蒂夫没有说话。

“还是你不愿意,嗯?”

“愿意。”史蒂夫终于开口说。托尼笑了,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拥抱。

从此史蒂夫一直记住了那个拥抱的感觉。他和托尼,还有管家贾维斯不久以后就搬进了伦敦郊区的一所宅子,他被送进了私人学校。托尼的生意做得很好,天天忙来忙去,然而他每天晚上都会到史蒂夫房间里来问候他一声,看看他过得如何。“开不开心呢?”他每天都问史蒂夫。

史蒂夫枕在鹅毛枕上,转过头来面对托尼,“谢谢。”他说,“我非常开心。”

史蒂夫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脸上的气色终于开始变好了,甚至连身体也渐渐结实起来。他虽然没有做生意的天赋,但是对于绘画却有异常娴熟的掌握能力。“这小子说不定是个天才。”他的老师对托尼说,“你应该把他送到专门的学校。不过那可是一大笔钱。”

身为一个商人,托尼一向在钱财问题上很注意,史蒂夫是知道的。可是晚饭之后托尼把史蒂夫叫到他房间里,“过来,史蒂夫。”托尼说,“到炉火边来。”

史蒂夫坐在托尼旁边 。“你愿不愿意去专门学校呢?”托尼问他。

“可是这要花很多钱。”

“只要你愿意,这不是问题。”托尼说,“我知道你很享受画画,史蒂夫。既然你不爱经商,你总也要学会一门立身的技术。是想一下,要是有一天你能去给女王画画呢?那可是连我也沾光的事……”

史蒂夫鼓起勇气,把手搭在托尼手上。

“可是……”他轻轻地说,“那太远了。”

托尼愣了愣。“我知道。在北部,是太远了。”

“我要是过去的话,就有三年见不到你,不是吗?”

“哪有的话!”托尼马上反驳他,“我愿意去见你,我要去的。不过几天的时间……梦想比这些都要重要得多,史蒂夫。”他勉强牵起一个微笑,“说起来,你也在这儿呆了好多年了,我简直不能想象没有遇见你时的样子……不过不要在意我,我会很好的。”

史蒂夫没有反驳他的话。这天夜里他待托尼睡熟之后,推开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去。托尼的脸在月光下显得很温暖,只是眼角眉梢依旧含有秋意。史蒂夫在床边悄悄俯下身,吻在他的嘴唇上——不会有人发现的,即使发现了又怎样。

他们即将要分别了。

对于托尼来说,三年的时间也可以很漫长。他每天依旧忙内忙外,但总有些魂不守舍。“你觉得把他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合适吗?”他总是对他朋友说,“毕竟他那么瘦小,那么虚弱。”

“啊,你完全不用担心。”朋友继续看报纸,“听我在那边的远房亲戚说,史蒂夫现在可壮实了呢。”

“你就别安慰了。”

“真的,他现在窜得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高,身材就算是大卫看到了也会羡慕得不得了。”

“真是胡说八道。”托尼显然不相信。在他的记忆中他一直是一副苍白瘦弱的样子,他的小史蒂夫真的变化那么大?

直到有一天他上街去办事,那时三年已经过完,约莫史蒂夫也应该从学校回来了,可是却迟迟没有他到达伦敦的消息。托尼心烦意乱,直到出门时还想着这件事,连伞都忘了带。办完事出门时下起了大雨,他也只好自认倒霉,这个天气他连马车都拦不到一辆。正在他犹豫着过马路时,一辆车子突然驶来,两边溅起一大片污水,眼看着就要浇托尼一身。“糟糕!”

就在这时有一个人及时拖住了他,托尼几乎是被强势地拽过来。他的鼻子撞到了那个人的胸前:“噢,谢谢,先生……”他抬起头来,伞下那张脸分明是他熟悉的,却又不熟悉了。“史蒂夫?”

他第一次知道他的朋友真的没有撒谎。

史蒂夫看上去比以前宽了两倍,套在西装里的身材笔挺,散发出一股不可抵挡的成熟强大的魅力。托尼呆呆地看着他,一时间几乎丧失了语言功能:“你……你……”

“是我。”史蒂夫说,“怎么会一个人跑出来,这么大的雨?”他把伞往这边移了移,“幸亏我即使赶到。行李已经送回去了,我们回家吧。”

“史蒂夫,”他们回到家,史蒂夫帮托尼把湿透的斗篷脱下来,“你完全是个绅士了。”托尼说。

贾维斯把茶端下楼来,就像从前一样,他们靠着炉火聊天。史蒂夫的话还是不太多,他一直注视着托尼,把目光简直比炉火还要炽热。托尼终于被烤的受不了了,稍微直起身:“也许是时候给你介绍进社交圈子里了,我们可以办一个小型的舞会……”

“先生……”

“叫我托尼吧,你已经可以用这种身份和我说话了,史蒂夫。我们是平等的。”

“我知道我变了很多。”史蒂夫顿了顿,“我做出了改变。你知道我是为谁吗,先生?”

他试探着凑近他,炉火的阴影里他看着他的眼睛:“……托尼?”

这距离实在太过暧昧,托尼的脸立刻红起来。他慌慌张张地站起身,连茶都没喝完,“我先走了。”他说。

第二天在宅子里开的小型沙龙聚会,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上流人物。其实自从史蒂夫回到伦敦后,风闻此事的先生太太们便纷纷带着自家千金登门拜访,目的不言而喻。这次的聚会闹到十点左右,晚餐,聊天,弹琴,差不多就是这些,简直是无聊至极的活动。小姐们有意无意地围着史蒂夫团团打转,看那架势简直就是想用裙踞把他给闷死。托尼因为满心不得意,也没有想着去解救他,自顾自地靠着炉边喝酒,眼睛望着窗外发呆。

史蒂夫终于忍不住了,他分开人群向他走来。托尼皱了皱眉,待要说两句“多跟她们交流一下”之类的话,没想到史蒂夫倒先声夺人,一把搂住他的腰,使他失去平衡跌倒在他怀里:“斯塔克先生喝醉了,我先送他上楼。”他彬彬有礼地说。

托尼自诩经验丰富,但真心没有料到他这一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只好任由他把他扶上楼梯:“你在搞什么鬼,史蒂夫?”他有些气愤,“看来你不止学会了画画,别的小聪明也学了不少啊。”

“你先别急着挖苦我。”史蒂夫说,“你在搞什么鬼?我一回来就开这种聚会,你是想要我趁早娶妻好离开你另寻住处吗?”

“什么?”托尼愣住了,史蒂夫把他直逼到那天鹅绒帷幕深处去,“我想你,托尼。”他嘶哑着嗓子说,“没有停顿过哪怕一刻。”

“史蒂夫,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知道。”史蒂夫凑近他,“你给了我关怀,照顾,温暖的房子和受教育的机会,但我是个贪心的人,我总是希冀着从你这儿攫取更多。”

“史蒂夫……”

史蒂夫不给他辩驳的机会,把他压在他自己与帷幕之间,狠狠地吻下去。楼下依然在奏音乐,但那声音此刻在托尼耳朵里听来却仿佛远在天边。史蒂夫的唇给他的触感是那么真实,令人迷倦。

“我爱你,托尼。”史蒂夫贴着他的唇说,“而我指的是情爱。”

他再次吻住他,知道他的唇和身体都变得软绵绵的,不再反抗。

夜色已经很深了,然而雾却顽固不散。这仿佛从远古就绵延起的雾气笼罩了整座城市,掩盖了暗夜里的所有不为人知的秘密。托尼的手勾住史蒂夫的脖子,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一样拥抱他,两人心里都清楚,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已经彻底发生了改变。

【END】

打算出一个系列的复古盾铁,这次的故事背景是设定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下一次准备放在美国的爵士时代……在哪里盾铁会以什么形式相遇呢……(还没想好

评论 ( 30 )
热度 ( 30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