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放纵的时代和我和你(一发完)

“来啊~快活啊~”
小甜饼,关于有钱人的爱情故事(*'▽'*)♪

背景设定在美国的爵士时代(*'▽'*)♪

谁知道这两片城区之间居然隔了片这么宽的湖呢!一眼望去无垠无际,宽广得就像海峡。史蒂夫站在湖的一头,微微偏过头去避开刺鼻的烟斗味,只管望着阳光下纹丝不动的、平静的湖水。

他刚刚回国,对一切都还感到新鲜。战时他被困在南美不见天日的热带丛林,足足困了三个月。军队里以他战功最显赫,得到了许多奖赏,衣锦荣归。

可惜史蒂夫发现一切已经变了样,人们也是。“再也找不到比这片地盘更合适的了。”他的朋友说,“可以像市中心一样热闹,也可以像乡村一样宁静,都随您的便。宅子本身也很好,配得上像你这样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史蒂夫对他的话没有反应,依旧站着不动。“湖的那边,”他问他,“是什么?”

“噢,那边有一座宅子。安东尼.斯塔克先生的宅子。”

“斯塔克?”

“他是霍华德.斯塔克的儿子。他在战前一直在欧洲读书,所以您没见过他。斯塔克先生现在照管他父亲的企业,就跟老头子一样聪明。……是的,没错,”朋友看懂了史蒂夫眼神的含义,“也就跟老斯塔克年轻时一样,有点……放纵。”

“我知道了。”史蒂夫说。

“我知道您是一个很规矩的人,不过,啊,没有关系。隔着这么大一片湖,他不会吵着您的。”

……

当天晚上史蒂夫就被吵醒了。

那简直是足以撼动一座城市的音量。史蒂夫发誓南美丛林要比这安静得多,起码他能睡个好觉。

他起身,披上晨衣,准备走出门外探一探究竟。刚踏下台阶两步,一辆载满了鲜花与香槟的汽车就在他面前急驰而过,红男绿女的笑声洒满一路。“太不像话了,是吧。”有人说,“你肯定是这么想的。”

“谁?”

一个女人走到她面前。她的头发是金色的,箍着一条网纱发带,上面的钻石莹莹闪烁。“我要去参加斯塔克先生的宴会。”她说,“跟我一起吗?”

“可以,等我先叫来我的警察朋友。”史蒂夫冷冷地说。

“警察可管不住这些,就像他们管不住酒一样。”女人说,“我叫娜塔莎。”

“史蒂夫罗杰斯,你好。”

“史蒂夫?”娜塔莎挑眉,“你回来了?托尼会很喜欢这个消息的。”

她不等他发问,转身便走了。

史蒂夫一夜没睡,看着天边传来的灯光和欢笑,焰火腾空把黑夜照得像白昼。然而第二天托尼.斯塔克便敲响了他家的门。

“我要报警了。”史蒂夫一开口就是这句话。

“唉唉,”托尼一只脚抵在门口,不让他把门关上。“娜塔莎跟我说了这件事。传奇人物史蒂夫罗杰斯!不是吗?”他一边说着,朝他莞尔一笑,“爸爸以前经常提起你。”

他既然已经搬出了他家老子,史蒂夫自然不好对人家再摆冷脸。于是托尼被请进来坐下,仆人过来给他倒茶。

托尼端起茶杯,环顾四周: “你知道,这座宅子以前可是要豪华得多呢。”

“我不喜欢那些装饰。”花里胡俏的。

“可惜啊,明明住在城堡里却过着修道院一般的生活。”托尼优雅地俯下身,拿起今天的报纸,“考虑什么时候到我家逛逛?”

“谢谢。有时间再说吧。”

“像是想要迫不及待地避开我,是吧?”托尼意味深长地说。

他站起身来,走到史蒂夫面前。史蒂夫不由自主地开始紧张,就像大战之前,浓雾中望着敌方的军队。托尼身上的气息很快就调动了他沉寂已久的感官,那些自从战争结束之后就再也没有反应的神经突然开始心奋,令史蒂夫感到恐慌。

然而托尼什么也没有做,只是走到史蒂夫面前,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笔,插在他的衣襟上。“这是你的通行证。”他用迷人的嗓音说,“我的宴会永远欢迎你。”

……

娜塔莎走在他前面,今天她的礼服是一件深红长裙,额前像蒙古妇女一样带着奇异珠宝络成的配饰。“我不知道你们竟然开始流行这些,”史蒂夫说,“不然我也包个花斑头巾再过来。”

“我不知道你这么喜欢讽刺,史蒂夫。”娜塔莎推开门,“来吧,走这边,小心别被闪花了眼。”

她的这句话不是讽刺,而是忠告。史蒂夫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奢华的布置,地板就像流动的金子。托尼站在泳池一头,越过人群用目光微微向他示意。“他的意思是他现在走不开。”娜塔莎说,“你好好玩吧。台球,歌舞表演,香槟和小食,随你便。”

“夺门而逃可以吗?”

“那不行。”

史蒂夫觉得他可能是今晚唯一一个没有喝醉的人。天亮的时候他躺在书房的沙发上睡着了,那是唯一无人光顾之地。醒来的时候他身上盖了一床毯子,托尼站在他旁边的窗户前,他大概一夜未眠,眼睛底下微微泛青,脸色很苍白。

“醒来了?”他把外套递给史蒂夫,“去游湖吧。”

“什么?”史蒂夫以为自己还没睡醒。

“他们都已经走了,现在湖上很安静。”托尼说,转头吩咐贾维斯备船。“你会和我一起的,是吧?”

湖上的确很安静。史蒂夫放下桨,坐到托尼旁边:“谢谢你送我那只笔,”他说,“但那本来不是给我的吧。”

“为什么这么说?”

史蒂夫转头望着一方湖水:“那上面刻着‘你是我最信仰的人’。”

托尼沉默了一会儿。“没错,那不是给你的。”他赌气似地说,“还给我。”

史蒂夫没有动,托尼作势要去拿,向他倾身过来。

史蒂夫一把搂住他:“当心掉到水里去,你太累了。”

托尼转头看了他一眼,史蒂夫发现他的眼神有些不同寻常的意味。那种兴奋又紧张的感觉又来了,托尼此刻躺在他的怀里,他们靠得很近,简直是太近了。四周的景物也都静悄悄的,没有别人。

他们意识到他们可以无所顾忌地干任何事。

但是他们没有。聪明过头了,反而失去绝佳机会。托尼立马摆正了姿势,又换上了他平时玩世不恭的那副表情。史蒂夫不知道该怎么办,之后咳了两声,又拿起桨。上岸的时候,两人心里都有些后悔。

娜塔莎作为他们的邻居,自动充当起了联络人。三个人走得很近,地方的小报上开始风起云涌,谣传托尼和史蒂夫为了美人针锋相对,甚至到了要决斗的地步,描写可谓是相当地血腥。事实上,史蒂夫和托尼平静地坐在阳台上,喝喝茶,偶尔对视一眼又立刻挪开目光,拿着报纸一笑而过。他们依旧没有实质性的动作,直到娜塔莎终于有一天开始不耐烦起来。

“你,”她居高临下地对托尼说,“拿上外套,我们进城。”

“……啊?”

一开始他以为娜塔莎只是要买什么东西,可是当她梳妆完毕,穿着闪金洒地的落肩长袍出来的时候,托尼心里咯噔一声。

“我们去舞场。”娜塔莎一边扣手套一边说,表情平静。

她直接把他带到了市中心的地下舞场。那是全市最混乱的地方,当他们一齐出场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来嘛,放松一下。”娜塔莎一脚踢开身边的一个醉汉,“跳个舞吧。我跟你说过,这个地方就连最不食烟火的传教士都会破戒。”

托尼惊恐地缩在一边。娜塔莎自顾自地走开了,把他一个人留在汹涌的人潮里。许多女人合合笑着向他走过来,引诱似的摇着玻璃酒杯。男人则要粗鲁得多,他们逼着他灌酒,一直把他逼到吧台那里。

“行行好,先生们,行行好。”就在托尼走投无路时,一只手把人群分开,“把他留给我。”史蒂夫说。

托尼松了口气,攀着他的肩膀才勉强站稳:“你怎么在这里?”

“娜塔莎给我传了个口讯,说你正在被人围攻。”史蒂夫笑了笑,“所以我就赶来了。”

“这话倒是不假。”托尼拍拍身上的西装。

“你说你是个花花公子……”史蒂夫看着他,“可是你连这种场面都控制不了。托尼,”

“……哎?”

史蒂夫的眼神在灯光下显得很温柔:“别装了,托尼。”他说,“你根本就没有他们说的那么荒唐。”

“我……”

四周一片喧嚣,好像是乐队登台了,人们都在大喊大叫。史蒂夫把他拦在吧台与自己之间,不让人群挤倒他们:“我知道这不是一个表白心迹的好地方……”

“没错这不是!”一个醉鬼高声喊。

托尼忍不住笑了,“你现在不想叫警察了吗?”

“我又能怎么样呢,”史蒂夫说,“这是这个时代。我现在只想看着你。”

托尼的脸比舞台上的光束还要红。

醉鬼们高声呼喊:“亲他一口!快亲他一口!”

“等等这不是斯塔克和罗杰斯吗?”

“我以为他们不共戴天呢。报纸上不是说他们为了女人正在准备决斗?”

“哇你看!他们居然接吻了!”

“……怎么回事?!”

“我今晚可能真的喝多了……”

这件事引起的风波持续了一阵,但最终还是过去了。当湖面回复了平静 ,小报记者不再骚扰他们的时候,托尼和史蒂夫正式住在了一起——宴会的次数因此明显减少了,人们对此事怨声载道。

还有一件,原来托尼的宅子被娜塔莎买下,从此晚会转移了阵地,主要是用来给这位叱咤风云的姑娘招驸马,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夹在战争与饥寒的痛苦之间,那曾经是美国最好的时代。这股奢靡的浪潮席卷整个城市,紧接而来的便是崩塌,毁灭和繁华的破败。但是住在湖边的人们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这一切,他们只是这一片黄金堆砌起来的梦想中最平凡的人,并且仅仅只是如此。

以上便是故事的全部。


【END】

最近好像太文艺了……
还是回归轻松向吧😄















评论(12)
热度(112)
  1. Bessetk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