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离婚都是假的,秀恩爱才是真的

复婚梗一发完,小甜饼(●✿∀✿●)
异人客串



1.

神盾母舰自它出世的那天起就已经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危机情况,但是从来没有那一次,能够像这一次一样剑拔弩张。

史蒂夫和托尼分别站在甲板两头,其余的成员们站在他们两侧,一脸尴尬。“我觉得他们会用‘嘿’来做开场白。”克林特小声说,“现在的情况可不太好。你觉得这次我们能全身而退吗?”

“不知道。”娜塔莎摇摇头,“记得上次他们见面的时候,好像拆了一个飞机场。”

“是两个。”局长补充,“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迟早会轮到我的母舰遭殃的。——拜托!五年了!整整五年!这两个人还放不下?!”

“就连我都怀疑他们离婚只是为了追求刺激。”斯科特说:“我的意思是,五年哎!”

他的声音大了点儿,托尼和史蒂夫的眼神同时看过来。斯科特立刻捂住嘴,藏到娜塔莎身后。

“有什么问题吗?”史蒂夫问。

“有,就想问问你们这出DRAMA会演到什么时候。”罗曼诺夫冷冷地说。

史蒂夫收回视线:“我今天不是来谈这件事的,这个问题早就已经解决了。”

“真的?”

“我们的分手很和平。对吧,史蒂夫?我们甚至把复联大厦的顶部完好无损地保留了下来。”

“不需要你把当时的情境回忆一次,斯塔克。我今天是打算过来告诉你们……”

“等等,什么叫做再回忆一次?”托尼笑着打断他,“你觉得这种东西还会保存在我天才大脑里吗?它们太占地方了,还有你也一样。”

“我没空跟你玩文字游戏——”

“啊哦,开始了。”克林特耸耸肩,“我想我们还是先撤吧。”

“你觉得我还记得这些破事?哇你未免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克林特!”托尼叫住正准备偷偷离开的克林特,“告诉他我是怎么处理戒指的。你当时在场。”

“噢,上帝。”克林特朝天翻了个白眼,回身站定,像背书一样一板一眼地说:“你把戒指送给笨笨做固定器,然后索尔回来的时候交给他让他扔在苏尔特尔的火堆里了。”

站在一旁的天神傻了眼:“……干嘛扯上我?”

“托尼你不要这么孩子气,你们为这件事吵了多久了? 连彼得都已经找到了女朋友,虽然也有可能是男朋友……”

“干嘛扯上我??!”男孩的声音远远地从母舰另一端传来。

史蒂夫叹了口气:“你知道吗?算了,托尼,我不想再和你吵。我只想昨晚手头的事情然后走,这下总该没有问题了吧?”

托尼交叉双臂:“你不用问我意见。”他说,“我们早就已经结束了这种关……小心!”

几乎是在同时,史蒂夫身后传来爆炸声。托尼向他扑过去,他们被爆炸的气浪包裹,惊慌中史蒂夫紧紧地抓住托尼的手,与他一起掉下了神盾母舰。

“托尼!!!”

这是托尼昏迷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2.

“喂,”一把冷水泼在他脸上,史蒂夫睁开眼睛。“通讯器坏了,”托尼说。“我正打算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找路呢。”

“这是哪?”史蒂夫撑起身子,他发现自己的制服被刮坏了,身上添了几道伤痕。托尼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不知道。”他说,“这地方很陌生,而且我也没有带我的盔甲。”

“不,也许并不陌生。”史蒂夫说,他扒开树丛,远处的城市出现在他们眼前:“这里是阿提兰。”

“酷,我们有熟人了。”托尼说,和他一起朝城市走去。

“你的观察能力有所下降啊,斯塔克。”

“我才没有。”

“欢迎来到阿提兰,”美杜莎说,“欢迎,我的朋友们。斯塔克先生和他的伴侣。”

“事实上,”托尼尴尬地咳了两声:“感谢您的好意,但我们已经不是,呃,伴侣。我和他五年前解除了婚姻关系。”

“原来是这样,原谅我的无礼。”美杜莎优雅的说,“这里的消息通常很闭塞。”

她转过身领着他们向宫殿走去,一边低声对黑蝠王耳语:“你知道,我还是会给他们安排同一间房的。来参加庆典的人太多了,房间有限。要是他们反对,我就说我们的习俗不承认离婚好了。”

黑蝠王点点头。于是史蒂夫和托尼便被塞到一间客房里,房间倒是够大,可是床又只有一只。两人都不愿意玩那种矫情的“你睡床我睡地板”“哦不你睡床我睡地板”之类的对白,所以史蒂夫只好对着火炉坐在沙发上,托尼则坐在床边修补损坏的通讯器。两人谁也不看谁,谁也没有说话。

“先生们,你们的衣服。”水晶站在门口说,“你们来参加我们明天的庆典吗?”

“噢?什么庆典?”托尼大感兴趣地问。

“结婚仪式。”

“……”

“明天还会有烟花噢,”水晶把衣服放在床头:“随时欢迎你们来给新人们送上祝福。”

“……”

“我们不一定要去的,对吧。”史蒂夫脱掉制服,拿起一件纯白的袍子换上。

“随便你。”托尼的袍子太大了,肩膀两侧的衣服老是往下溜。“啧。”他不耐烦偏过头,想把层层叠叠的衣服整理好,但总是以失败告终。

史蒂夫看不下去:“我来帮你。”他走过来帮托尼整理好衣服,就像以前托尼开会时他帮他打领带一样。虽然中间已经隔了五年的时光,但是史蒂夫的动作依旧很熟练,就像已经这么做过上千次一样。

“等等,这是什么?”史蒂夫的手滑过托尼的胸口,发现有一点小小的银色在那里闪光。“什么都不是……”托尼想要拉紧衣服,但是史蒂夫的动作比他更快,把那个东西拿了出来:“戒指?”

正在他的指甲闪耀的正是托尼的结婚戒指。它被用一条细细的链条串着,吊在托尼胸口。“你不是说你把戒指丢进了苏尔特尔说火堆吗?”

“……”托尼抿紧嘴巴:“这和你给我的不是同一只。”

“它的款式和我给你的一模一样。”

“那只是凑巧。”

“这里面还刻着史蒂夫和托尼,一辈子。”

“你……”托尼的眼圈突然红了,把戒指从他的手里抢过来:“你什么时候改行鉴定珠宝了?”

“托尼,”史蒂夫按住他的肩:“这些年你一直把我的戒指戴在胸口?”

“呃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毕竟戒指在手上不容易泡到妞……”

“托尼,这很重要。”

“这有什么重要的?”托尼甩开他的手,“你不是说过嘛,早就是过去了很久的事情了。”他走向床,“晚安。”

史蒂夫跟着他走到床边:“不,托尼,我是认真的。我一直以为你已经放下了这件事,你已经不再爱我了。”

“好吧,那我其实根本没有怎么样?”托尼猛地回过头:“我就是像一个高中小女生一样,什么东西都要留在身边做个纪念。明明是已经不可能的事情……像个傻子一样喜欢痴心妄想喜欢保留最后的希望我就是个DRAMA QUEEN我承认我就是摆脱不了你!你他妈就像个魔咒!这下你满意了吧!”

史蒂夫愣在原地。托尼抬起眼睛撇了他一眼,非常不屑地一笑:“反正你的戒指肯定也早就扔了。”

“托尼……”史蒂夫看着他的眼睛,慢慢解下手套:“好吧,其实我更过分,”他把手伸到托尼面前,钻戒在无名指上闪耀着光芒:“我自始自终都没有把它摘下来。”


3.

“这个结婚典礼还是挺盛大的。”克林特一手遮在额头上说。

“没有以前史蒂夫和托尼那个盛大。”

“是啊,说到这个……我们是来这里找他们的吧?要不要过去问问?”克林特说,和娜塔莎一起挤过去:“嘿,你们看见托尼和史蒂夫了吗?就是两个恨不得把对方生吞活剥的家伙?……不不不,陛下不劳您开尊口……”

“他们在楼上。”美杜莎说,“我邀请了他们参加这个庆典,他们会来的。看,他们就在那儿。”

克林特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托尼和史蒂夫站在人群的正中央。他们好像刚刚结束一场双人舞,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很像以前在希尔顿酒店舞会厅的那次。”史蒂夫递给托尼一杯温水,“那天晚上你的脚都被我踩肿了,记得吗?”

“是啊,这么多年你倒是一直没进步。”

“谢谢夸奖。”

“不好意思,”克林特戴上眼镜:“我记性没有问题的话,他们好像离婚了是不是?啊!托尼的脖子上有吻痕……真希望我有的时候没有那么好的视力。”

“你们是不是只给他们安排了一间房?”娜塔莎问道,异人们默默点头。“难怪。走吧克林特,问题已经解决了。”

“啊他们现在又在接吻……”

“克林特!”

“我突然之间又希望他们还是继续保持以前的状态了。”回去的车上克林特哼哼唧唧,“二十年前看他们像对冤家,十五年前看他们腻腻歪歪,五年前看他们反目成仇……现在又开始腻腻歪歪……”

“趁早习惯了吧,这一次可能就会腻歪一辈子了。”娜塔莎握着方向盘说。


【end】

异人族的电视剧啊……算是彻底扑街不起了……

本来抱有那么大的希望的……看到美杜莎的头发之后一切幻灭



评论 ( 22 )
热度 ( 37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