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杜铁】国王与小军师(一发完)

一时冲动,觉得杜姆国君非常之帅就写了╰(*´︶`*)╯


1.

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王国,维克多.冯.杜姆是那里的统治者。世外谣传这个君主异常残暴,民不聊生,在那丛生的山毛榉林尽头,掩藏着他的古堡……

“所以,这就是你们听到的版本?”杜姆头痛的看着眼前的人。他叫托尼.斯塔克自称是个工程师,考察时误打误撞来到了他的城堡。维克多的王国与世隔绝,他对托尼所描述的一切都很感兴趣。

“呃,是啊。”托尼收起书,暗自庆幸没有把另一个更加可怕的版本告诉他。

他本以为维克多会是一个脸色黑沉,高大魁梧的形象,一言不合就把他就地处决的那种。托尼实在想不到坐在他面前的维克多是一身绿色长袍,彬彬有礼地递过茶杯,神态很优雅甚至带着几分英俊。他甚至在托尼没有开口之前就收留了他,让他洗澡换上一身干净衣服,陪他一起喝茶。这一切都和外面所描述的残暴君主形象根本挨不上。

“你说你是个工程师。这么说你会摆弄机械咯?”

“是的。”提起他的老本行,托尼声音里都带了几分骄傲。

维克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放下茶杯:“你一定累了。这样吧,今晚你就先住在这里,我叫人帮你安排客房。”他起身,一只手搭在托尼肩上,跟他一起出房间:“别太拘束,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

“谢谢,你真是太好了。”托尼有些感动,全然不知道维克多在打什么算盘。

第二天他一起床,发现事情变了样。床头放着纸笔,还有一张契约。

维克多依旧和昨天一样笑眯眯的,只是手中多了算盘:“一身丝绸刺绣衣服加一杯上好清茶加四个甜甜圈加宫中最豪华客房一晚的房费加祖传的枕巾……哎呀,恰好只要你给我造一身盔甲就可以了呢。”

“………………”

托尼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被卖了。

2.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次的事情真是个教训。托尼一边在工作棚里画图纸一边愤愤地想,要是在他的故乡这样的账单他付一百个都没问题,可是托尼身上有有钱人的通病:出门不爱带钱。他就这么被维克多扣在这儿,当然待遇也很好——但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

他真的小瞧了维克多!传说里的描述一点也不过分!就是一只老狐狸!而且他居然还被老狐狸的笑容给欺骗了,什么时候这么失策过?

正在心里默默的咒骂着,老狐狸气定神闲地走进来:“累了吗?你工作了一个上午了。”

托尼朝天翻了个白眼,假借慰问名义来监督工作,谁不会啊。

反正他是不会理他的。

“上好的鲜蓝莓你要不要?”

…………算了还是理他一下吧。

维克多一点也不摆君主的架子,跟他一起坐在木桌上:“我以前也研究过,”他的手慢慢地拂过纸业,“但是当了国君之后就渐渐没有时间了。”

“那为什么有会想到让我来做这个?”

维克多的眼神沉了沉:“敌人来犯。”

“所以你打算让你的士兵们穿上这个盔甲。”

“不,那样的话来不及。”维克多说,“我来穿。”

亲自上阵?托尼咬着蓝莓陷入沉思。他还真的和一般的君主不一样,他注意到他来看他的时候没有带随从。

“我不习惯身后跟着小尾巴。”维克多自若地说,“再说,我不希望有人来打扰我们。”

他向他倾下身去。托尼没有料到他突然来这一套,吓得一动不敢动,知道维克多的气息拂过他的嘴,耳边想起他的笑声:“怎么?以为我要亲你?”

托尼反应过来,气得满脸通红:“你这个混蛋,尽喜欢开人玩笑!”他不管他的身份,咒骂道。

维克多毫不在乎地笑了笑,拍拍手从桌子上跳下来:“明天见,我亲爱的小军师。”

……小军师?

3.

事实证明,有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君王是有多么可怕。

托尼站在大厅中央,穿着全套礼服——他不费心去想它的价格了,反正他的债又得高一笔——维克多庄重地穿着长袍,头戴王冠,这副装束使托尼第一次意识到他统治着这个国家,在这里他的地位至高无上。

等近侍读完了他的诏书,身边的一位官员示意托尼开口感谢。

“呃……”托尼犹豫了一会儿,“谢谢你,维克多。”

“是‘杜姆陛下’。”

维克多挥挥手接受了托尼的感谢,等到回房间后他在托尼耳边低声说:“还是叫维克多吧,杜姆陛下难听死了。”

托尼正式升职成为军师。与此同时边界战事吃紧,他不得不加快制造的进度。维克多依旧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整天逛逛花园,喝喝茶,跑到托尼棚子里捣乱。

“你都不用管理政事的吗?”托尼拧着螺丝,很烦躁,原因之一就是维克多的
手老在他的腰部周围晃来晃去。

“那是什么?”

“…………”

“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啊。我是把所有事都处理完了才来见你的。”他一脸无忧无虑的样子,托尼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装出来的。维克多这人深不可测,就算军队打到了城堡附近,他估计也会一样平静,继续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今晚有宴会,你去吗?”

居然还有心思开宴会?托尼有点搞不懂他的想法:“谢谢,我就算了。”

“啊……”

“我要尽快完成盔甲。”你不急我还急呢。

“噢。那好吧。”维克多看上去有点失落,但是也没有进一步要求他。

托尼一直忙到日暮,简单地吃了点晚饭又一直工作直到深夜。时不时有欢笑声和音乐声从城堡传来,但是托尼不为所动。说起来他也是一个喜欢宴会的人,但是此时此刻它对他毫无吸引力。

他知道维克多还未婚,而这样的宴会上照例会有许多佳丽,她们会绕着维克多打转转。这样的热闹自己就不要去凑了,托尼把扳手往旁边一掷,让维克多好好玩吧。

4.

“托尼,过来。”

托尼打起帘子,房间里灯光昏暗,连大穿衣镜里的景象也显得很混浊。

“帮我脱掉衣服。”

托尼瞅了一眼旁边的侍女:“放着现成的,我手上有金子不是?”

维克多语调懒懒的,看上去有点醉了:“就你话多。”他自己走到镜子前,宴会的礼服很繁复,脱了半天反而把他自己严严实实地裹在里面动弹不得。

托尼又一次深深地觉得照顾君主就像是在照顾小孩。他走过去把他从那堆衣服里拯救出来,一颗一颗地解开那些精致的扣子,知道他身体的轮廓渐渐暴露在他眼前,空气仿佛也炽热起来。

两位侍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避出去了,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他和维克多。托尼脸有些红,他今天明明没有喝酒。“怎么不动了?”维克多问他。“算了,还是我来吧。”

他的身材很好,好到托尼开始口吃:“我……你……你赶快休息。明天你还有许多事务要处理。”

“我会学着暂时不去管他。”维克多的声音柔和,却进一步向他逼近:“这里是不是有点热,托尼?”

有点?他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维克多终于贴近了他,两人的身体几乎不留缝隙。他把手放在托尼脖子上,手指有意无意地挑逗着托尼的耳垂。

不行——托尼意识到此时的处境实在太糟糕,若是换成一个柔弱无骨的女人这样挑逗他,他不会想那么多——但这是杜姆!就连勾引他的时候都显得那么自若,带着君王的气势。托尼预感今晚他要是着了他的道,他绝对不会是上头那一个,……很有可能是揉着屁股醒来的那一个。

他想到这里,尴尬地清清嗓子,推开维克多:“突然想起那副盔甲还有要改进的地方……”

就连他的手碰到他裸露的皮肤,都能带起一阵电流。托尼咬咬牙,坚决地推开他,反身朝门口奔去。

5.

他在工作棚里度过了一个辗转反侧的不眠之夜。只要他一闭上眼睛,维克多的形象就会浮现在眼前,见了鬼了!托尼心里直痒痒,为刚才自己的行为有点后悔。就算维克多不是一国之君,他也是个难得的性感的对象,可是他实在不想揉着屁股爬起来。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托尼直到天明方才睡去。然后他被一阵嘈杂声惊醒了,外面似乎有人在吵闹。总管大臣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有一小队杀手闯进来了,他们挟持了陛下!”

托尼第一反应是城堡这安全设施怎么装的,第二反应是卧槽维克多。他四下里看了看,发现了角落里的盔甲。

一把剑搁在维克多喉咙前,他笑了笑:“离我远点,这件衣服沾不得泥。说真的,我昨天才找人新制的呢。”

军队在周围窥伺,但是谁也不敢妄动。一片寂静中,机械的声音突然想起来,山毛榉林中站起了一个钢铁巨人:“把维克多放开!”托尼很有气势地说。

维克多很感动,顾不得抵在喉咙的剑又紧了紧。托尼的身影一闪,穿着钢铁战衣却异常灵活,几乎让人忘记了他其实不会战斗。紧接着,没人看得清发生了什么,杀手们应声倒下。

“哇,看来发射系统很好用啊。”托尼拨开叶子走到维克多面前。

维克多点点头,藏起手里的毒针。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托尼,把头盔脱下来。”

等到托尼把头盔脱下来后,他亲吻了他。

“现在不躲我了?”维克多笑着说。

托尼咬牙切齿:“因为你把盔甲锁住了。”

“你做的很棒,想再升职吗?”

“什么职位?有什么要求吗?”

“嗯,不算苛刻,和我结婚就行了。”

这个老狐狸。托尼被他气笑了,险些不再去纠结自己屁股的问题。他知道到明天早上他有会后悔的,但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落入他的圈套了。

【END】

摸一摸鱼🐠,给自己换换心情,
写的时候脑海里一直浮现的是少年卡索的脸……

评论 ( 6 )
热度 ( 2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