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铁】如何讨好你的饭票(甜甜的日常一发完)


是关于在大厦住下的冬冬为了吃上更多李子(不是
努力想赢得房东的心的故事。





巴恩斯一脸为难地看着地上的碎片,他记得这是斯塔克最喜欢的一只马克杯。在大厦住下已经三个月了,他依旧活得像个障碍人士。

“早上好,老兄。”偏偏这天斯塔克难得早起,打着哈欠走进厨房找咖啡。他上身穿着黑色的背心,眼睛似乎还半倦半醒地微闭着。

巴恩斯不着痕迹地把杯子碎片踢进料理台下面,“早。”

“这儿的住得还习惯吗?”斯塔克一边接咖啡一边抬眼看他,“我是说,这种老年疗养院与乡村硬汉俱乐部互相交替的感觉还是接受得了吧?”

巴恩斯点点头,“到也没有什么不好接受的。”

“那就好,不要想家,大男孩。反正这里离你家也不远——索尔!昨天晚上怎么不见你?客厅里那一加仑花生酱去哪了?”又有人进来,斯塔克放下杯子迎上去,他们之间传来阵阵谈笑。“你昨天那件外套还是不错,那儿买的,盖僕?当我没说。”

“娜塔莎今天试了新色号啊!看上去不错。”

“嘿那一堆薄饼是留着晚上开派对的!……算了你已经吃完了……”

剩下巴恩斯一人独自站在料理台后面,看着斯塔克谈笑风生。他和他的独处时间结束了,所以说集体生活就是有这么个不便之处。

斯塔克当然对他很好,巴恩斯想。他低头喝了一口刚煮好的咖啡,根本没顾得上烫嘴。

他希望斯塔克能对他更好一点。怎么办呢?

“这个是给你的,斯塔克先生。”彼得挤进厨房,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有些腼腆,“你叫我买的零食,昨天出了新口味,多给你带了一份。”

“谢谢,彼得!”斯塔克接过袋子,朝着男孩一笑,“不急着上学吗,该迟到了。”

“来总是来得及的。”彼得说。

“让哈皮开车送你去吧。”斯塔克说。

……他从来没有坐过斯塔克的车!巴恩斯愤愤的喝着咖啡。还是彼得聪明,他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彼得知道怎样抓住斯塔克的喜好,为什么他不可以?

计划悄悄定下之后,事情就变得容易多了。

“你不可以吃这个了,托尼。”

“你管我!”托尼气呼呼地朝着他的背影挥挥拳头,“老顽固。”

你看,这就是机会。

巴恩斯悄悄掩进厨房,那包甜甜圈不知道已经被放到哪里去了。他查看了一下垃圾桶,没有,不由得松了口气。应该在厨房,等着明天早上解禁之后留给大家享用。

借着昏暗的灯光,他悄悄地把冰箱门拉开一道缝,那袋蓝莓果酱甜甜圈果然放在里面。

“您在干嘛,巴恩斯中校?”

巴恩斯吓了一跳,回头看见罗迪正一脸疑惑地站在门口。“打劫明天份的李子?”罗迪说。

明天还有李子?

“呃,我只是……”

“没关系,我又不是这里的主人。”罗迪自以为了解他地摆摆手,“您随意,反正吃完了托尼会再买。”

看着他消失在厨房门口,巴恩斯重新打开冰箱,拿出那袋甜甜圈,顺手还抓了两个李子。

任务成之后他沿着走廊返回,尽量不引人注目地一路走到工作间,斯塔克正低头在里面捣鼓。

巴恩斯敲了敲玻璃:“托尼!”

斯塔克抬头看他一眼,打开门让他进来,“这么晚了你还来这里干什么?”他放下扳手疑惑的问。

“给你。”巴恩斯把那袋甜甜圈递给他。

斯塔克的表情先是惊讶,而后微微笑了起来。“给我的?”他轻声说,“谢谢你。”

“嗯,”巴恩斯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工作累了吧,吃点夜宵补充一下体力。”

“一起吃。”甜甜圈失而复得,斯塔克一时高兴,竟然愿意慷慨分享。

“没事,”巴恩斯把李子掏出来,“我也有。”

路过的班纳博士疑惑的竖起耳朵,不敢相信自己听见工作室里面居然传来说话声,夹杂着咔擦咔擦的声音。

“李子味道怎么样?”

“很甜。”今年份的好李子。“要不要咬一口?”

斯塔克眼了他一眼,俯身凑过去,咬住他手里的李子。长长的睫毛在末端弯曲,眼睛里带点水汽,巴恩斯看得清清楚楚。

斯塔克咽下李子,舔了舔唇:“的确很甜。”

“……”巴恩斯猛地起身,“困吗?要不要我再给你煮一杯咖啡?”

甜甜圈和咖啡?哇。

斯塔克一瞬间有一种苦行僧开戒的感觉。他看着巴恩斯忙碌的背影,他的手臂显然还有些不灵巧,差点打翻了糖罐。“我来帮你。”他说,走到他身后,把滤纸放进咖啡机里。

身后的人突然靠近,巴恩斯一瞬间就被他身上的气息包围了,僵在那儿不敢动。托尼身上有一股机油和初春花蕾的味道,和浓郁的咖啡味混合在一起,让他一瞬间不知身处何处。“好啦,”斯塔克盖上盖子。巴恩斯搭讪着退后一步,那股味道渐渐从鼻尖消失不见,让他没来由的有些失落。

“不急着去睡觉么?肯陪我喝咖啡。”斯塔克说。

巴恩斯摇摇头,“偶尔熬夜一回也不错。”

斯塔克笑了,“小心不要觉得无聊。”

“不会的,只要你陪我说话。”

他们捧着咖啡聊天,关于纽约的现代景观,斯塔克一一的告诉他。“威廉斯堡那一带已经被嬉皮士占领了,”他说,“要回去的话得把头发遮起来,不然会被他们当成同类的。相信我,索尔就经历过一次。”

“所以他剪了头发?”

“……那倒不是这个原因……”

头发,这倒提醒他了。巴恩斯猛然发觉自己身上穿着的棕色针织衫,他真的很久没有修饰过自己了。想要得到斯塔克的青睐,这个方面一定得下功夫。

他们仿佛控制不住似的谈下去,足足谈了一夜。天亮的时候班纳博士推门进来,发现斯塔克的脸枕在巴恩斯胸前,两个人横七竖八地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

得到提示的巴恩斯立刻展开了下一步行动。他翻阅着从克林特那儿借来的商品目录,查阅了一些资料,选了几样最适合自己的衣服。对着镜子打扮时他又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以前,那时他也是这样,喜欢穿着最新的时装去勾 搭女孩。可是斯塔克不同,完全不同,在这件事上他始终采取谨慎的态度。

有个可以随时咨询的全能管家也很不错。“还有什么问题吗,星期五?”

管家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巴恩斯听到了她前所未有的尖叫:“梳梳你的头发!!”

“……”巴恩斯端详这镜子里自己的一头乱发,他倒是想,可是手臂活动不便。

正苦恼时,斯塔克推门进来,看到他后不由得吹了声口哨,“这么打扮是要去哪儿呀,小帅哥?”

“谢谢。”

“看上去手足无措啊,约会?”斯塔克围着他看了一圈,“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巴恩斯本想说“我没事。”可话一出口却变成了,“当然。你愿意帮我梳一下头发吗?”

“没问题。”斯塔克拿起梳子,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膝盖弯一点。”

巴恩斯配合地降低高度。他能感觉到斯塔克的梳子轻柔地划过他的发间,打结的地方他会停下来,用手仔细地解开,理好。从镜子里他可以看到斯塔克全神贯注,很耐心地帮他打理头发,知道它们重新变得光滑柔顺。“好了。”他说,后退几部端详着。

“谢谢你。”巴恩斯转过头来望着他。房间拉着窗帘,灯光很暗,托尼的脸好像红红的。“多大事。”他耸耸肩,放下梳子走了。

“嘿。”晚上巴恩斯睡得迷迷糊糊,被斯塔克一巴掌拍醒,“起来一下,我有东西给你。”

“托尼,我裸 睡。”

“那又有什么关系,”斯塔克坐到他床上,就着月光他看见他手里拿着一个东西,“快起来。”

巴恩斯只好推开被子坐起来。斯塔克拿出一个东西套在他的手臂上,“固定器,”他解释到,“软体材料,减震。手臂使用还不是很灵活吧?带几天这个就会好了。”

“怎么……”

“研究了几个晚上,刚刚做出来,有点兴奋。”斯塔克的眼睛闪亮亮,“怎么样?”

巴恩斯试着动了动手臂,“很好。谢谢你,托尼。”

“没事,”托尼说,“对你好一点是应该的嘛。”

巴恩斯转头看他,四目相对,这次斯塔克是真的脸红了,他看得清清楚楚。“谢谢你。”他说,抓住他放在被子上的手,凑过去吻在他的唇上。

轻轻软软的,巴恩斯想,比今年最甜的李子还要甜。

他终于放开他,托尼摸摸嘴,“我以为半夜叫醒你你会很生气呢。”他红着脸说。

“啊,我是很生气。”事实证明固定器很好用,巴恩斯手臂一用力,斯塔克就被他拽过来,“所以,为了安慰我,”他压住他,嘴唇一颗一颗地解开他的衬衫扣子,“我想要,你……”

“给我买一年份的李子。”

“啥?”面色绯红,已经做好准备的斯塔克听到这句话后愣住了。巴恩斯好心情地笑出声来:
“逗你的。”

“一点也不可爱了。”忍受各种巴恩斯各种动手动脚的斯塔克无奈的说。

【END】

重归轻松向好开心,复联日常我还能写一百年(/ω\)

最近老是拉灯很过分是吧我知道←_←你们要相信我是在积蓄力量,用来开以后的车wwwww



评论
热度(8)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