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金毛心理师(甜,一发完)

队三后铁罐PTSD复发,史蒂夫悄悄溜回来照顾他的故事,毕竟揉金毛真的非常治愈啊

@一个Dovee 的点梗,dove简直就是我的灵感之源,每次点的梗都超级有趣~


托尼感觉自己又重新堕入了黑暗,他的耳边嗡嗡直响,是警报在尖叫。但不久之后就连这种声音也消失了,氧气开始不充足,他的胃部鼓胀起来 翻浆倒海一般难受。

他想喊,但是喊不出声音。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离那艘飞船越来越近,接着是无声的爆炸,火光冲进他的眼睛,周围依旧静的没有一丝声音,但是他在下落,在下落……地狱张开血盆大口向他冲过来……

“托尼!”

他惊醒了,像窒息的人一样喘个不停,浑身冷汗。等到眼前说黑雾渐渐消失之后,他又回到了他熟悉的房间,一个声音一直在不停地喊他:“托尼!”

“闭嘴,史蒂夫 。”托尼大吼一声,但是他的声音没有什么威慑力,因为他此时依旧很虚弱。“我说过你不能进我的房间。”

“你在尖叫。”史蒂夫说,托尼讨厌他脸上的这副表情。弄得好像他有多关心他——好像这一切都不是他造成的一样。

史蒂夫几个月前就这么把他丢在了冰天雪地里,害的他被迫经历了一遍过去的梦魔。当他辞掉第三个理疗师后,他倒又偷偷摸摸地回来了,像野人顶着一脸大胡子,一声不吭,主动接管了所有照顾托尼的日常事务。可是托尼不想理他。

“我去给你泡杯牛奶。”史蒂夫说。但是托尼恶狠狠地推开他,自己下床走到厨房里。“有多远滚多远。”他说。

史蒂夫的脾气出乎意料地好,他知道托尼还没有缓和过来。“这一次他的PTSD发作得好像格外厉害些,”早些时候哈皮对他讲,“好好看着他。”

托尼往手心里倒了三颗药,正准备往下吞的时候被史蒂夫握住了:“你今天已经用过药了。”

“不要管我!”托尼暴躁地挣扎着,奈何史蒂夫力气大的很,依旧纹丝不动。“我明天有发布会!你希望我以这副样子到场?”

“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再这样。”史蒂夫皱着眉头说,把托尼拉过来,拍掉他手上的药:“求你了,托尼,有什么事和我讲讲吧。”

“和你讲?不要开玩笑。”托尼挑起眉,转过头去看着史蒂夫湛蓝色的眼睛:“我和你没有什么话好说。”他傲慢地回复,径直走出门去,顺手摔了一只杯子。

史蒂夫把杯子碎片捡拾起来,又把药藏到托尼够不着的地方,这才走出厨房。托尼背对着他躺在床上,正在努力尝试入睡。

史蒂夫走到他身边。托尼看上去很累了,不想多管他。他只好帮他理理枕头和被子,让他睡得舒服点,自己坐回沙发里,直到拂晓时分。

新闻发布会主要是为了说明斯塔克工业近期的慈善计划。照例董事会成员发言过后,托尼要登台做一个简短的讲话。

“外界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哈皮说,“幸好他们不知道。托尼的病情被这么一搅只会更严重。”他看看旁边的托尼,压低声音:“现在这个时期对他来说很困难,那些记者们恐怕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为什么他也跟过来了?!”托尼提高声音,看着史蒂夫:“他又不是我的员工。”

“我在想,既然你不需要理疗师的话,有史蒂夫陪着你可能会更好些。”哈皮说。

“啊,很棒,实在是太贴心了。”托尼转过身,“是是是,我一看到他就会联想起许多美好的事情,比方说协议啊,飞机场啊,西伯利亚啊……”

“抱歉。”哈皮小声对史蒂夫说。

“没关系。”史蒂夫说,“这是我欠他的。”

托尼走上台,底下的记者们握紧了手中的录音笔,几百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他。那种溺水一般的感觉又来了。不要慌张,托尼,你能搞定。

他用尽量清楚的声音结束了发言。照理来说这就是该退场的时候了,但是记者们依旧不依不饶。

“斯塔克先生,请您解释一下最近联盟成员的变动……”

一上来就是这个问题。会场的冷气是不是开得太低了?他浑身冷得像冰一样。

“请问协议的实施是否附和法律要求和规定……”

“各位,斯塔克先生今天不回答任何问题,请注意……”哈皮试图控制场面,但很快就失败了,记者们纷纷涌上主席台,灯光闪成一片。

托尼微笑着,双手紧紧扒住演讲台,因为他感到自己快要站不住了。他想说点什么,但是大脑一片晕眩。

别靠那么近可不可以……给我留一点空间……快要缺氧了……请……

一只手搂住他,接着一件大衣覆在他的身上,立刻把他与其他人隔开。温热的触感和力道让托尼恢复了意识,史蒂夫把他护在怀里,脸上的表情很阴沉,令记者们望而却步。

哈皮趁机迎上去:“大厅里有给各位准备好的点心,请走这边。”

托尼被史蒂夫裹在怀里,两人跌跌撞撞地从后台撤下来。他在震惊之余甚至忘了推开史蒂夫。“你……”托尼说,用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声音:“你还在通缉名单上啊!刚刚罗斯也在场,不怕被他抓回去吗?”

“我相信你会把我保释出狱的。”史蒂夫说,声音低沉,“托尼,你感觉还好吗?你的身体好冷。”

简直糟透了。托尼摇摇头,史蒂夫身上温暖的气息让他暂时放松下来,他跌进他的怀里,后者则将他用力搂住,仿佛这样就能使他重新暖和起来一样。

“把明天的会议取消了吧,就说我去不了。随便什么理由都可以。”托尼挂了电话,从浴室里出来。史蒂夫站在他的床旁边帮他理好被子:“喝牛奶吗?”他问。

托尼本想说不要,但是他看到史蒂夫脸上的表情以后还是改口了:“好吧。”

史蒂夫看上去很高兴,他跑到厨房里,不一会儿就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这样有助于睡眠。”他说。托尼皱了皱眉头,捏着鼻子把它灌下去,然后重新刷了一遍牙,躺倒床上。

“晚安。”史蒂夫说,帮他拧灭了床头灯。“等等,”托尼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扯住史蒂夫的袖子:“过来。”

他往旁边挪了挪,掀开被子:“陪我一起睡吧。”

史蒂夫愣住了,直到托尼开始觉得自己在自作多情:“不愿意就算了。”他咕哝着,刚收回手,一个温暖的身体强势地挤进他的被窝,两人的距离立刻只剩下一点点。

“老天,你真占地方。”

“对不起。”

托尼翻了个身,正对着史蒂夫。他试探着把手放在他的脸上,感到手心里有点扎:“才几个月不见,你怎么就这么毛茸茸了?”他说。史蒂夫笑了笑,伸手抱住他,揉了揉他脑后软软的头发:“喜欢吗?”

“那倒谈不上……”托尼摩挲着他的脸颊,触感一如既往地令人安心。“你为什么会想到回来陪我?”

“我知道如果我不在,你绝对会糟蹋自己的。”史蒂夫说,“你看,我又对了一次。”

托尼垂下眼睛,他把半边脸埋进枕头里:“我老是做噩梦……那些以前的事,我见过的,经历过的,我总是走不出来。有的时候为了避免这个,我宁可不睡觉。”

史蒂夫在被子底下找到他的手,把它包在自己手心里:“你今晚不会做噩梦的,托尼。如果你愿意,我就一直陪着你。”

“我会踢被子,我睡觉还喜欢踹人。”

“没事,我喜欢帮你理被子。”

“……”托尼没有理他,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穿来了他的呼吸声。史蒂夫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口,托尼的手不自觉的搂住他的脖子,他亲亲他的眼睛:“晚安,托尼。”

托尼的病情真的在开始好转。在史蒂夫的监督下他慢慢结束了药物治疗,公司里又能看见他快步走过的身影,他的好口才也回来了,开会的时候能把罗斯气个半死。“很高兴我不再做那个噩梦。”他对哈皮说,“虽然罗杰斯队长在这件事情上的确发挥了一定作用,但是基于从前的考虑,还是不能原谅他。”

“那要怎样才能原谅他?”哈皮问。他那个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这句话带来的危害。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给托尼送干洗的西服,在他的房门外听到了如下对话:

“托尼……托尼,不行!”

“怎么了?天天睡我的床一点反应也没有吗?你又不是抱抱熊只要每天抱一抱就可以了!”

“可是托尼你可能还没有做好准备……”

“放屁!我早就做好准备了!谁叫你这个混蛋长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还有腹肌——你就是在存心诱惑我!”

“我没有……托尼别摸,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的。”

“真的吗?”史蒂夫的声音一下子充满兴奋。

“……嗯。 ”

几秒钟之后托尼的声音变了个调:“啊,把你那个收回去!史蒂夫我……欸欸不要弄那里……嗯……”

“嘘,托尼,这样舒服吗?”

“……史蒂夫我后悔了……”

“晚了。”

哈皮觉得自己算是个很有涵养的人,于是他只是愤怒地把西服摔在地上然后夺门而出,假装没听见身后的低吼和喘息。

【END】

老是把哈皮拉出来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他……可怜的哈皮哥哥,史总的豪车你随便玩(……

评论(10)
热度(214)
  1. Gideon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
  2. 快银小天使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