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叉】牡丹花下(失忆冬x叉,ABO,少儿不宜)12

战争时期失忆的士兵冬误打误撞来到敌方大本营并被叉叔误打误撞包养了的故事

目录:戳这里

牡丹花下支线,时间是史蒂夫逃到斯塔克庄园这件事发生一年前

第一次写冬叉,有哪里不好吃不要见怪_(:з」∠)_

一年前。

朗姆洛顶着风雪走回去,推开小屋的院门。他感到很疲倦,在为男爵守夜之后,知道自己继续睡上一个好觉。一想到靠近男爵城堡旁他的小木屋里那张温暖的床,朗姆洛就不由得感到一阵舒适,迫不及待地想要赶快躺到上面。

屋子里很黑,但是他没有点灯。由于在外头吹了许久的冷风,他的身体都冻僵了,对什么都不是很敏感,也自然没有察觉到屋子里好像多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味。

他摸黑甩掉鞋子,脱下制服外套和背心,把长袜从腿上拽下去。当浑身只剩一件衬衫的时候,朗姆洛惬意地叹了口气,往那张大床上一躺。

一秒钟之后,小屋里传来一声大叫。

“卧槽!”当朗姆洛发觉自己躺在一个男人身上的时候,一切都晚了。他想伸手去拿床头的枪,可是那个人的动作比他快得多,他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一只大掌捏住,整个人立刻被翻了个身,紧紧地控制在床上。

“我操你——”

“闭嘴。”有人在他耳边急切又快速地说,热气喷得朗姆洛的耳垂痒痒的。他的鼻尖微微一嗅,闻道了一股血腥味,混杂着强烈的信息素的味道。

一个受伤的ALPHA。

“你是谁?”朗姆洛压低声音带着怒气问道。

那人怔了怔,“不知道。”

“你逗我呢?!”朗姆洛又一次想要扑腾起来,可是他被那人死死地压制着,根本动弹不得。

“我叫,”那人又犹豫了一会儿,“我叫巴恩斯。”

“巴恩斯?你是附近村子里的吗?”

“也许是吧。”

“你他妈——”朗姆洛临时改口,“老天,你不会就是下边村里那个傻子吧。”

“我不是。”巴恩斯恼怒地说,“我只是……不记得了。”

“不记得什么?……你放开我!”

床咯吱一声响,巴恩斯乖乖的放开了他。朗姆洛躺着愣了一会儿神,他没有想到巴恩斯那么听话。

“对不起。”巴恩斯抱歉地说,“可是你吓到我了。”

“是你吓到我了好吧!这他娘的是我的家!”朗姆洛坐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枪握在手里,把气喘匀,点上油灯。

接着昏黄的光线他看清楚了面前的男人。巴恩斯身材高大,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衬衣,过长的头发披到脸上,一副浪人模样。

“你不记得什么?”

“我记得我醒来的时候,躺在一片雪地里,身上只有一件衬衣和一条裤子。”巴恩斯诚实地说,“然后我就往前走,想找个御寒的地方,就到这里了。”

“那你为什么叫我闭嘴?”

“你养了狗。刚进屋的时候他抓了我一下。”

朗姆洛下意识地看了看墙角打呼噜的大狗:“那当然,它是看门的。有点老了……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他盘起腿坐在床上,手指气势汹汹地戳着巴恩斯的胸口:“你知不知道别人的住宅不可以随便乱闯的!?也不可以随随便便躺在我床上!你没洗澡!”

“你也没有。”巴恩斯指出。

“我说了这不是重点!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你真的不记得了?”

巴恩斯摇摇头。朗姆洛一手抓着枪,仍旧满脸怀疑地看着他。

“你知道,这件事不大寻常。”半晌,朗姆洛慢慢地说,“我可能得和男爵报备一下。”

“男爵?”

“你不知道海因里希.泽莫男爵?”朗姆洛感到很奇怪,“你不是本地人?”

巴恩斯努力回忆了一下:“有印象。他是不是个德国人?”

“对了。”朗姆洛满意的说。“方圆百里的人都听说过泽莫男爵的名字。我在他的手下做事。”他指指手枪上的饰章:“我是他的保镖。当然啦,现在他不怎么需要我,他在这里安全得很……我充其量也只给他守守门。”

“噢,”巴恩斯恍然大悟,“所以你是个门卫。”

“不是,你闭嘴!我的工作重要的多!”朗姆洛气急败坏,“我现在不跟你费口舌。起来,把衣服整理好,我们去见男爵。”

他们艰难地穿过风雪淹没的场地,走向男爵的庄园。天色微明,泽莫男爵这会儿刚刚起床,正在花园里修剪枝叶。见朗姆洛领着一个穿得像叫花子一样的男人走进来,他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头。

朗姆洛简单地报告了事情的经过。泽莫听完优雅的一笑:“他身上有什么可以证明身份的没有?”

“什么也没有找到,先生。”朗姆洛说,“他就这么凭空出现在这里,请问该怎样处置他?”

“噢。”泽莫说。巴恩斯看得出来他已经对此事失去了兴趣。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泽莫有点眼熟,仿佛曾经在某个地方见过他,而且……他留下的好像不是什么很好的印象。

“随便你怎样,朗姆洛。”泽莫背过身去继续修剪枝叶:“这种事情自己决定就可以了。下次不要再用这种小事打搅我,去吧。”

“好的,先生。”朗姆洛低声说,带着巴恩斯大步走开了。等离开了泽莫的庄园,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巴恩斯,眼里有一股盘算的神气。

“你一定是从山顶那个村庄来的,那儿的人我们不熟。”

巴恩斯不置可否。他觉得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眼前的景物好像一下子分裂成了很多个。

“我……”他慢慢地开口说,还没说完就倒下了。

————————————————————

当巴恩斯再次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泡在一桶热水里。朗姆洛拿着酒瓶,坐在一旁瞅着他。

“哼,你终于醒了。”看到巴恩斯睁开眼睛,朗姆洛不屑地说,“体能这么差,你真是个ALPHA么?”

“…………”巴恩斯不想和他提自己在雪地里走了两天两夜的这件事情 ,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朗姆洛的小房子。

“既然男爵没什么问题,我就可以把你从危险分子里移除了。”朗姆洛喝了一口酒:“在你能记起一些事情来之前,你就和我住在一起。”

“噢。”

“我很少这么好心的。”

“噢……谢谢。”

朗姆洛似乎满意了,起身从柜子里拿出药箱:“站起来,你身上有很多小伤口,我给你包扎一下。”

当巴恩斯从水桶里站起来的时候,朗姆洛盯着他的下腹处,轻轻地吹了声口哨。

“好家伙。”他说,随即把巴恩斯拉过来,给他包扎。

巴恩斯痛得呲牙咧嘴,因为朗姆洛的手法极其粗暴,他差点以为他要借机谋杀他。“你们这里……嘶……没有军医吗?”

“为什么要有军医?这里又不是军队。”朗姆洛抬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泽莫男爵有专门的家庭医生,我们一般患了病就去村子里看。”

巴恩斯痛得只能点头(朗姆洛把绷带从伤口处毫无章法地绕过来,狠狠打了个结),他依稀记起自己以前待的地方也没有军医,带来了不少麻烦。也不知道现在有了没有。

“好了。”

“谢谢,”巴恩斯大感欣慰,“你叫什么名字?”

“你就叫我朗姆洛吧,别急着建立感情。”朗姆洛冷冷地说。

“怎么拼?”

巴恩斯朝他摊开一只手,朗姆洛犹豫了一会儿,在男人有些粗糙的手心里拼下了自己的名字。

指尖划过手心的肌肤感觉有些奇怪,巴恩斯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灯光下的男人。

他盯着他的时间太长了,朗姆洛都不自在起来。“呃,”他别过脸去,“你先把裤子穿上。”

“我的衣服呢?”

“扔了,那上面绝对有虱子。”朗姆洛丢给他一套衣裤,“先穿着我的。”

他的衣服套在巴恩斯身上感觉有点小,但是巴恩斯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还是显得精神多了。朗姆洛的衣服干净利落,不知怎的,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非常好闻。

他忍不住偏过头去,仔细地嗅了一下肩膀上朗姆洛的味道。接下来就要和这个男人一起住了吗?

倒也不怎么讨厌。巴恩斯想着,不以察觉地笑了。

“喂,快过来!”朗姆洛在喊他:“别傻站着,我留你是要你帮忙干活的!过来把床单换了!地方小,今晚我们先一起睡,别踢被子别翻身,听见没有?!”

“听见了。”巴恩斯笑着说,穿过灯光向他走去。













评论(9)
热度(100)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