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牡丹花下(上尉x小军医,abo,少儿不宜)17

又满粉了很开心,这次是千粉,谢谢大家的支持😳今晚双更好了,一会儿还有一更~周末开抽奖点梗感谢小天使们

目录:戳这里




铁链落下的声音让托尼抬起头来。他刚刚脸朝下被丢进一件黑暗的监室,水泥地潮乎乎地,墙壁上沾着一大块黑色的污渍。

狱警关好铁门,背对着他站着。托尼拍拍身子站起来,打量着狭小的监牢。他的大脑对于刚才的事件还没反应过来,现在依旧痴痛没有感觉。

当史蒂夫进来的一刹那,他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朝他露出微笑,却在下一秒看到了他身后全副武装的士兵。仅仅几秒之内他就被拷住,史蒂夫俯视着他,脸上毫无表情,和他手上的手铐一样冰冷。

之后的事情托尼快没有记忆了。他头疼欲裂,背靠在粘腻的墙壁上,刚刚从发情期恢复的身体禁不起这么大的折腾,监牢里空气混浊,让他更觉呼吸困难。

通敌叛国……

想起父亲写给自己信上的那些话,托尼用手扶住滚烫的额头,有些反常地大笑起来。

蠢货,一群蠢货,国家的大业迟早要败在他们手里。南方!多么骄傲,自大,多么满不在乎,他的士兵在流血,她则坐在王座上,依旧尽力维持着体面。

他笑得浑身颤抖,再也站不住,朝下慢慢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托尼昏昏沉沉地睡了很久,期间被冻醒了一次,抬头看着水珠从屋角不断滴下,自己的衬衫湿了一大片。

他觉得有点好笑,同时也觉得悲哀。48个小时前,他还跟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站在一起,史蒂夫说他是他们的一员,坚持让他接受这份荣誉。24小时前,他还在和他缠绵,在他耳边说“我爱你”,他则在认真考虑着他们的关系……

世事无常,托尼想,眼角有点刺痛。

他顺着墙根勉强坐起来,双手抱住膝盖。他的头很痛,脸上像火烧一样,可是身体冰冷。又这么迷迷糊糊坐了一会儿,他听见链条响动的声音,有人走下来。

“我来探望安东尼.斯塔克。”史蒂夫的声音在地牢里回响:“上尉。”

那个狱警点点头,走开了。史蒂夫站在牢房前,与托尼隔着一道铁门。

“你看上去不太好。”他说。

托尼没有挪动,也没有理睬他。

史蒂夫拿出一个包裹:“我给你带了衣服,这里很冷。”

托尼没有接,他就把包裹放在了地上。“托尼,”他开口说,声音低沉,“我只有五分钟的时间,你一定要听我说话。我在——”

“你相信我吗?”托尼突兀地问道。

“什么?”

“你相信我吗?”托尼的头从手臂里抬起来,在黑暗中直视着史蒂夫的眼睛。

“我相信你。”史蒂夫根本没有犹豫。

“骗人。”托尼笑了:“我知道你发现了很多疑点。你本可以亲自定我的罪的,很早之前就可以,不是吗?在我去军队之前?你叫我不要留在军队里,那时候其实你可以直接定我的罪的,可是你没有,你甚至还完成了最终标记,给我的感觉好像缓刑似的——”

“托尼!”史蒂夫不得不张口打断他,“你不要乱说话,这样只会带来更多的麻烦。你是无辜的,这一点我们都很清楚。”

“那又怎么样?”托尼轻声说:“在这里又有什么区别?”

他的眼睛里闪着微光。这次轮到史蒂夫沉默了。

托尼走上前来,抚摸了一下史蒂夫身上的制服:“真可惜,我只穿了一次。”

“一切都结束了,史蒂夫。一切都结束了,我们的关系也应该了结了。”托尼疲倦地说,“再这样下去,只会带来更多麻烦。也许你是对的,但这个地方,这个时间,从根本上一切都混乱了。我们应该结束……我们应该结束,忘掉对方。”

史蒂夫没有答话,他望着托尼的眼睛,良久才慢慢地说:“你不可能忘掉我,托尼。”

他没说“我不可能忘掉你”,但是托尼知道他的意思。

“也许吧,但那也无所谓。”托尼说,把手从他身上收回去,重新走到墙边坐下:“再见了。”

他坐在那里,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很感人啊,是吧?”狱警冷冷地说,一边检查琐是否完整。“告诉你吧,就因为你的事,上尉被取消了表彰,军队给他记了个处分。本来应该降级的,可是罗斯将军……怎么说呢,很仁慈……”

“等等,你叫,鲍勃,对吧?”托尼抬起头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鲍勃很惊奇。

“你在战场上中枪了,我是那个救你的军医。”托尼说。

“噢,是的,我好像记得我们是有个医生……这么说你就是在那个时候钓到上尉的是吗?”鲍勃饶有兴趣地笑了:“很有手段嘛。”

托尼有点不敢置信他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描述了这件事,重点还完全不对。他冒死救他,他起码也应该表示应有的感谢。可是鲍勃就站在那儿,看着他,好像在看什么待宰的猎物。托尼看着自己曾经护卫过的伤兵,心里一阵发冷。

“你的……枪伤在左腿,是吧?”他慢慢地说,“大出血,我还记得……应该没有愈合好……”

鲍勃一愣:“没错,有时太潮了还很痛……怎么了?”

“对不起。”托尼低声说。他铺上前去,攥住鲍勃的手臂狠狠地压在铁栏杆上。鲍勃惨叫一声,可是托尼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他竟然挣脱不开。

“你应该说谢谢,托尼。”托尼伸手勾住鲍勃腰上的钥匙,一脚把他踢开,打开门:“放心,你死不了。”他轻蔑地说:“但是估计会痛一辈子。”

他沿着石阶跑上去,罗斯将军到底还是小看了他,以为一个病中的OMEGA不需要多少监视。他一口气跑到马房,毫不犹豫地解下罗斯将军最好的一匹马,(那匹马已经认识他了,此刻欢快地鸣叫一声),接着便顺着小路逃去。

响动已经惊醒了城市。托尼看到有人从窗户边上伸出头来看他,身后传来喊叫:“站住!不然我开枪了!”

砰砰几声,全打在他四周的雪地里。罗斯将军的马实在太快,手枪的射程根本没这么远。

“韦德!韦德!威尔逊,快点追上他!”他听见背后有人说。

接着有人以很快的速度逼近,韦德.威尔逊伏在马背上,几乎与他并驾齐驱:“我忘了史蒂夫说过你是个好战士。”托尼说:“你可以杀了我,但你别想阻止我。”

“喔喔喔,我可没这意思!”韦德笑着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嗯,和我一样的叛国份子?”

“很有可能,但是哥比你会伪装。”韦德在制服口袋里翻找了一会儿,“给,上尉让我转交给你。”

他丢给他一件东西,是那把有着史蒂夫名字的手枪。

“他……什么意思?”

“上尉希望你有个防身武器。”韦德说,“这里离斯塔克庄园好远呢,是吧?路边坏人很多,而且你也不能总把别人的手按在栏杆上威胁他。”

托尼握住枪。韦德笑了笑,放慢速度:“那么我的使命完成了,祝你旅途顺利!”

他渐渐落到了托尼后头,直到小路上只有他一人在狂奔,托尼才终于相信他自由了。

此后两天托尼白天休息,夜间赶路。罗斯将军的良马苦不堪言,然而他的状况比它更糟糕。托尼的身体无数次被汗水浸透,又被冷风吹干。他本来就在发烧,现在几乎每跑一步都有倒下的危险。第四天的晚上,他终于来到了斯塔克庄园。

一年以前他和史蒂夫从这里出来,那时他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少爷,穿着毛皮斗篷,兴奋地坐在史蒂夫身边,想着去外面冒险,去寻找父亲只是一种不得不完成的使命。可是当现在托尼望着斯塔克庄园的时候,他猛然发现当初的那个自己已经消失了,早在一年以前,就像蜕壳一样,露出了全身的无奈和苦痛。

“我到底还是回家啦。”他悄声对自己说,拴好马,往大门口走去。庄园已经大变了模样:以前虽说没落,但终究还维持着气派,可是现在花园里光秃秃的,树叶无人修剪,雕像和石栏有好大一部分已经坍塌了,被雨淋得不像样子。大门口他母亲从波斯带来的手编地毯已经破旧不堪,被烧穿了一个大洞,和整栋宅子一样,散发着灰蒙蒙的气息。若不是仆人房间里亮着微弱的小灯,托尼几乎以为这是个荒宅。

他疲惫地走上前,敲了敲门。屋内有了意思响动,一个熟悉的声音问道:“谁?”

“贾维斯,”托尼沙哑地开口,但是发现自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空气中突然传来一丝牡丹花的香气,他的神经猛地一阵,眩晕从脚底袭来,托尼无声地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提前预告:下章回忆杀,豆芽盾出没,分级NC-17(这辆幼儿园车敢不敢坐……23333)

评论 ( 18 )
热度 ( 16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