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叉】牡丹花下(士兵x保镖,ABO,少儿不宜)20

恭喜狗血失忆组再添新丁~
说实话,罗斯很讨厌,但是论反派的职业素养,他和泽莫差距还是很大的2333

目录:戳这里


三年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等巴恩斯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他已经离不开这个地方了。

他习惯这间林子里的小屋,习惯了门前那条毛发长长的大狗,习惯了每次步行去镇上买东西时人们对他的友善的招呼声……他不知道自己的从前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费神去想。在这个村庄里,一切都太平静,太美好了,以至于他一呆就是三年,他无法离开这个地方,更重要的是,他不想离开——

砰。

“又发呆。”朗姆洛推开门走进屋子,不满地看着他:“天气已经转凉了,你记得生火没有?”

他把手里的纸袋放在桌子上,打了个寒战:“这屋子里冷得就像地窖。”

巴恩斯赶紧起身去生火。朗姆洛脱下他的斗篷,把它和自己的枪一起放到床边:“今晚我要去守夜,后半夜才会回来。你先睡,不要等我了。”

“好。”巴恩斯点点头。朗姆洛替这里的一位庄园主海因里希.泽莫做事,泽莫是个很有钱的人,据说还是什么男爵。他从德国来,在这里建了一座城堡,但是没人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没人知道他的底细。朗姆洛是他的保镖,但是一年到头也很难真正见到他几次,泽莫大部分时候似乎只呆在他的书房里,闭门不出。

“我们这个月的税交了没有?”巴恩斯问。

“还没。”朗姆洛叹了口气:“那边又提高了税价,据说是战争消耗……我在村子里听人说,他们对南方邦联进行的一些作战都遭到了失败,对方似乎有一个很厉害的将领,叫史蒂夫.罗杰斯还是什么的。”

“是吗?”巴恩斯想了想,觉得这个名字莫名耳熟,但他也没有去深究。因为朗姆洛此刻正从纸袋里拿出他们的晚饭,巴恩斯看到他买了他最爱吃的李子酱,立刻就欣喜地把史蒂夫.罗杰斯忘在脑后了。

“你觉得泽莫男爵支持那一边?”他一边吃饭一边问朗姆洛。

“不清楚。”朗姆洛说着喝了一大口酒:“我想他谁也不支持,他是德国人不是吗?”

“对,可是他住在北佬占领的区域,还交着北佬的税。”

“那说明不了什么,那真的说明不了什么。”朗姆洛摇摇头:“有时候我在想,你到底是北佬,还是你是从南方来的。”

巴恩斯的勺子悬停在半空。

“那很重要吗?”他轻声问。

朗姆洛的目光越过酒瓶对上他的目光,巴恩斯看到他的脸有一瞬间微微发红:“不,这不重要。”

气氛有一瞬间有点窘,巴恩斯低下头,继续吃李子。朗姆洛有的时候挺可爱的,他认真地想。尽管他大部分时候故意要表现得很强势,似乎是想证明他,作为一个BETA,有着丝毫不输给巴恩斯这个ALPHA的气场。但是一到了床上,任凭他再如何嘴硬,也只能被迫接受巴恩斯的主导。

没错,他们上 床了,很早以前就上过床。事后有一两天两人都很尴尬,并以当时的意乱情迷为耻,然而耻辱感却没有起到任何阻止他们进一步发生关系的作用,反而使他们的性 爱更加神秘刺激。巴恩斯想着多少个夜里,屋外风雪交加,他们的小屋却异常温暖,朗姆洛躺在他身下颤抖着辗转呻 吟着,面色绯红,想要抗拒却更想进一步地享受……可惜他今晚要值班。

巴恩斯的兴致顿时消失,闷闷地吃完一餐饭。吃完饭朗姆洛看了看挂钟,就说自己要走了:“穿过风雪走到城堡还要好一会儿呢。”

“早点回来。”巴恩斯说,“我明天一早就去林场,那里的负责人已经跟我谈好了价钱,我们可以拿那比钱交税。”

“好吧。”朗姆洛说,看上去仍有些忧愁。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换好衣服走了。

朗姆洛一个人顶着风雪在泽莫的城堡前面站岗,他抬起头,看到头顶泽莫的书房亮着灯,一个人影在床边走来走去。男爵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睡?朗姆洛正在纳闷,头顶上一扇窗户突然打开:“你是朗姆洛,是吧?”泽莫问道:“你上来,我有事情跟你谈。”

朗姆洛更加疑惑了。男爵平时根本不会注意到他,仿佛当他只是门口一个不起眼的装饰品。这个时候突然邀请他离开寒冷的岗位,到楼上燃着火炉的书房里去,朗姆洛感到一阵不适应。

“你……我记得你有一个朋友,你以前带他来见过我,是不是?”

“是,先生。”

“我记得你当时说他失忆了。”

“没错,先生。事实上他现在也记不起来从前的事。”

“唔。”泽莫背着双手,在房间里来回踏步,朗姆洛恭敬地站在门口。

“他叫巴恩斯,是吧。”泽莫突然说。

朗姆洛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搞得惊慌失措,连撒谎也来不及。泽莫很擅长套话的技巧:“是,是的,先生。”他想了想,斗胆问了一句:“您知道他是谁,先生?”

泽莫没说话,隔着桌子向他丢过来一个东西。朗姆洛接住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那银制的闪闪的牌子上端端正正地刻着“詹姆斯.B.巴恩斯,邦联军队,中士”一行小字。

“他是……南方邦联的士兵?”

“看来是的。”泽莫说:“园丁在林子里发现了这个,他不识字,于是就交给我了。幸亏是这样。”他看着朗姆洛惊慌的表情说:“若是落在北方人的手里,你们就完了。”

“对不起,先生。”朗姆洛说。

“现在说这个也没用。”泽莫一挥手:“我最不想惹麻烦,也不愿意与北佬的那帮政府官员闲缠。当务之急是把他送回去,趁他想起一切之前。我认识一个朋友,封锁线可以由他帮我们打点,我们明天就出发,把巴恩斯中士送回南方去。你没意见吧?”

“……”朗姆洛沉默了一会儿:“谢谢你,先生。你真是太好了。”

他顶着风雪走回去,巴恩斯已经睡下。朗姆洛脱掉衣服钻进床里,立刻就被搂住:“怎么今天这么久?”巴恩斯睡意朦胧地说,热气弄得他的耳朵痒痒的。

朗姆洛心里五味杂陈。把巴恩斯送回去是必须的,无论他愿不愿意,但是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朗姆洛觉得自己很蠢,没有想过他们的感情终有一天是要终结的,就算泽莫没有发现,等到他自己恢复了记忆,结果还是一样,可能更糟糕。

“你怎么了?”巴恩斯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朗姆洛说,翻了个身。

明天起来再告诉他吧。

第二天他说的时候,巴恩斯的反应很平静,好像早就料到会是这样:“我就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地来到这里的。”他说。他的反应让朗姆洛更加难受了,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默默地帮他收拾行李。

马车驶过来,泽莫坐在车里。巴恩斯和朗姆洛最后看了一眼他们共同生活过的小屋,接着便登上了马车,那条大狗跟在后面一路汪汪叫着。

马车几乎没有停顿地在路上行驶了一个星期,在泽莫的注视下,两人甚至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安静话别的机会。到了旅程的第八天,他们终于来到了亚特兰大。入眼是一片繁华热闹的气氛,朗姆洛看到巴恩斯向窗外感兴趣地张望。他很快就要记起这一切了,朗姆洛有些窒息地想,再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彻底忘了他。

车停了,泽莫见朗姆洛想下车,伸出一只手来轻轻按住他:“别动。”他平静地说:“让他享受一会儿与战友重逢的喜悦吧。”

巴恩斯打开车门下车,朗姆洛则和泽莫一起躲在车里。他听见外头不一会儿就传来一阵激动的叫声。

“天哪!是巴恩斯!”

“巴恩斯中士!你没有死!上帝!”

“巴恩斯!!我的天呐,我简直不敢相信你还好好地……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你怎么过来的!”

朗姆洛透过帘子往外望去,看见巴恩斯被喜悦的人群团团围住,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的待遇的他腼腆地微笑着。

“上尉!你绝对想不到,巴恩斯中士回来了!!”

坐在朗姆洛旁边的泽莫不易察觉地动了一下。

朗姆洛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地骑着马走过来。村庄居民口中传奇般的史蒂夫.罗杰斯此刻看上去显得很疲惫,十分阴沉,一副经受过重大打击的样子。

他走近他们,刚想开口说话,脸色却突然一变:“车里还有人。”

“没错。”坐在朗姆洛身边的泽莫突然朗声说,拔出一把枪,打开车门。人群发出一阵惊恐的低语和尖叫,如潮水般纷纷退开:“多亏了你的部下和我的门卫倾情相助,我才得以再次见到你,上尉。”

他在朗姆洛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冷冷地微笑:“这次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ノ=Д=)ノ┻━┻(ノ=Д=)ノ┻━┻(ノ=Д=)ノ┻━┻

这个时间线,史蒂夫已经受到贾维斯的口信了

哎呀,不禁有点心疼

你们明天想不想看悲伤的丧夫盾(刚刚说的心疼呢

评论(26)
热度(90)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