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牡丹花下(上尉x军火商,ABO,少儿不宜)27

快接近尾声啦~不出意外大家国庆放假期间就能看到结局~

目录:http://1435849489.lofter.com/post/1d9d1661_1120c9fc

泽莫的过去才是一切悲喜的源头

论FLAG的疯狂输出

念了这么久的刮胡子,终于给刮了,开不开心www





“你觉得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亲爱的罗曼诺夫小姐?”泽莫走到地牢前,娜塔莎站在铁栅栏后面瞪视着他。

“大仇得报之前总要好好准备一番。”

“没错,娜塔莎。”泽莫深吸一口气,对着镜子看了看:“前两次都怨我太匆忙,错信了一些不该信的人,汉默……他是个傻瓜,我居然没有发现这显而易见的一点。罗斯将军巴恩斯中士是不错的棋子,我疏忽了对身边人的防备。这一次,我决定自己来,娜塔莎。”

他的眼睛闪着吓人的光:“在一个人最幸福的时候摧毁他,你说这个时机是多么地完美,嗯?伴侣,儿子,自由,他以为他已经拥有了一切……真是太好了……”

“泽莫,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娜塔莎低声说:“事情完全可以不必这样。”

“你什么时候这么心软了?这一切都是注定的,早在多少年前就已经注定了,你难道不知道?”泽莫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这句话,好像他要把它给嚼碎似的:“我没有反悔的余地,我从来没有过!”






————————————————————————

城北。

“哎呀!”索尔一弯腰,一块泥巴立刻就砸到他脸上,克林特哈哈大笑。

“真慢!彼得,我们来……嗷!”

小彼得咯咯笑着抓起一把泥,全部糊在克林特脸上:“胡子爷爷!”

“小兔崽子!”克林特说,闪身躲过索尔的反击:“放弃吧,你打不到我的!”

“彼得可以!”索尔得意洋洋,但他的脸上马上挨了一记:“啊!”

“两个胡子爷爷!”彼得笑得更加开心了。

“小兔崽子!韦德,你倒是帮帮我的忙呀!”

“你们俩小心点。”韦德一本正经地说,彼得的手擦干净:“跟小孩子竞争,丢不丢人。”

“……”

他们四个在花园里玩得开心,寇森和罗根不参加,在一旁抱着双臂看着。霍华德坐在门廊里,和他们一起看克林特和索尔被小彼得追着打,身上的衬衫已经被糟蹋得惨不忍睹,不由得哈哈大笑。

“你们今天起来得早。”

罗根一回头,看见史蒂夫穿着晨衣,开门出来。

“托尼呢?”

“他还没醒呢。”史蒂夫说,“他最近很喜欢睡懒觉,大概是好不容易放了假可以轻松一会儿吧。”

彼得捏着一团泥巴,兴冲冲地跑过来:“爸爸!爸……?”

“爸爸刮了胡子是长这样的。”史蒂夫和蔼地解释。

“你爸爸刮了胡子是不是帅多了呀?”寇森立马补上一句,可是彼得没有听见,依旧愣愣地看着史蒂夫:“爸爸胡子没了!爸爸!胡子掉了!!”

他努力地想要把泥巴往史蒂夫脸上抹:“彼得给爸爸做胡子!”

“怎么会突然想到把它刮掉呢?”克林特问。

“因为,”史蒂夫躲闪着彼得的魔爪,含糊不清地回答:“托尼老是抱怨胡子把他扎痛了,再说,我也觉得刮掉胡子显得年轻些,也很好配西装。”

“西装?”

“对啊,”史蒂夫抱起彼得向屋内走去:“我要结婚了嘛。”

“结婚?”

“对啊,举行婚礼,我和托尼昨晚讨论好的。”史蒂夫漫不经心地说:“来彼得,把手洗干净,我们上去找爸爸。”

他消失在门内,留下其他人愣愣地呆在台阶上。

“快,叫爸爸起床。”史蒂夫把彼得放在床上,托尼正头朝下趴在一堆枕头里睡着。

彼得凑近他的耳朵:“爸爸起床!!!”

“啊!……彼得,你怎么上来了? ”托尼被吓了一跳,马上坐起来,史蒂夫笑眯眯地看着他。

“你说我们的婚礼,彼得当花童怎么样?”

“随便你。”托尼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过来彼得,到爸爸这边。”

他把彼得抱过来,史蒂夫也跟着坐到床上,给了自己的爱人一个热乎乎的吻,又亲了彼得一下。

“你真的在认真考虑这个嘛?我昨晚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不,我觉得这很必要。”史蒂夫认真地说,“我希望有一个婚礼,最好大家都能来参加。”

“史蒂夫,现实点吧。”托尼叹了口气,“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现在还在战争时期,我们俩很快就要回战场去了,我想多陪陪彼得。”他挠了挠彼得的耳朵,彼得没有参与大人的谈话,他坐在床边,正拽住小猫的尾巴把它拉到自己怀里抚摸,小猫不停地挣扎。

“可是我想,”史蒂夫说,“我知道这很仓促,可是我的确想。我想你可不可以在婚礼上穿白西装,我见你穿过一次,很久以前斯塔克庄园舞会的时候。”

“噢,对,”托尼说,眼睛里闪动着一点回忆:“那天晚上你第一次鼓起勇气请我跳舞,记得吗?”

“当然,我记得你那个时候不喜欢和别的男孩子跳舞,只和娜塔莎跳,可是娜塔莎老是踩你的脚。”史蒂夫温柔地看着他:“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紧张。”

“天哪,你那个时候还跟我差不多高呢……”

“你穿白色的西装真的很好看,托尼。”史蒂夫轻声说。

托尼抬起头,发现他专注地看着自己。他的脸红了:“好吧。”他说,让史蒂夫凑过来吻他。

他们轻轻地接吻,墙角的彼得装模作样地捂着脸,还拉着小猫的爪子把它的脸盖上。

“喂!史蒂夫!!斯塔克!!”

“啊,该死。”史蒂夫放开他,两人抬头向窗外看去:“怎么了,韦德?”

“娜塔莎——娜塔莎小姐刚刚又寄来一封信。”韦德气喘吁吁地说,朝他们挥舞着一个信封。

“佐治亚州南部一条小路未被封锁,可通过此路绕过亚特兰大,向那什维尔等地驻扎的军队运送军火货物,距消息来源称他们已极度缺乏弹药。”

“看来你又有事要忙了。”

“是啊,”托尼看了看信,“这么远的地方,真奇怪。”

“我们最好动作快点,从这里赶过去还要好久呢。”史蒂夫若有所思,“这的确只是个时间问题,托尼。南方军队的抵抗已经进入尾声了,战争随时都有可能结束。”

“搞不好这可能是最后一票。”寇森说。

“也是一笔很大的生意。”韦德点点头,“怎么样?跑一趟吧,这样彼得的奶粉钱可就不用愁了。”

“出于人道主义我也应该去。”托尼下定决心,“那么多士兵等着呢。事情会很快解决的,我估计一周就能搞定。”

“等等,你打算自己去?”史蒂夫皱着眉头:“不行,绝对不行。我陪你一起。”

“别傻了,史蒂夫,你还要带兵。”

“他们对付几个残余的南方军队,完全不是问题。主要是你,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带着一大堆爆炸物穿过封锁线。”

“嗯,人多效率更高。”韦德同意:“我也要去!”

“还有我和克林特,”寇森耸耸肩:“别介意,就当我们凑个热闹。”

“我我我我我!”索尔大声说:“民兵团正好放假!”

罗根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那……好吧。”托尼叹口气:“只是出个差而已……搞得好像大家要一起去度假一样……爸,你就别想了。”

“我没想。”霍华德恼怒地说:“我和彼得在家里等你们,彼得说他要一个小鼓,记得给他买。”

“那我现在就去给马喂粮草,我们明天就可以出发。”索尔说,走出厨房,“等到回来的时候,大部分地方的战争大概也就结束了。”

其他人伸着懒腰,陆续走出去,都说自己为了明天的长途旅行,得好好睡一觉,补充体力。厨房里只留下了史蒂夫和托尼。

“等战争结束之后,我们还是搬回斯塔克庄园吧。”托尼对史蒂夫说,“我还是吃不惯新奥尔良的菜。”

“我正好也这么想。”史蒂夫点点头,“那么大的花园,彼得可以随便玩耍,他还可以有很多伙伴。不过还有一件事……”

“嗯?”

“所以我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你还真是放不下这件事啊。”托尼笑了:“一从那什维尔回来我们就结婚,我保证。”

“在斯塔克庄园的牡丹花丛里举行典礼,然后你穿着白西装?”

“嗯,而且我们还要邀请所有人,开三天三夜的舞会,提供最上等的香槟,还要请新奥尔良的乐队。”

“克林特和寇森可以做我们的伴郎。”

“我们晚上可以在花园里放焰火……”

他们悄声细语着,讨论着触手可及的未来,新奥尔良的下午暖洋洋的,街道上没有人,一片安静。距这里几千公里外的战争,似乎马上就要结束了,所有人都懒洋洋地,让太阳照射在他们身上,预备着迎接美好的永久的幸福到来。




————————————————————————




“他们出发了,就在刚刚。”泽莫走进来,“他们真的很信任你,娜塔莎。一切都进行得如此顺利,我真的很惊讶。”

娜塔莎没有说话。泽莫轻声说:“你应该知道,此时此刻我复仇的愿望是有多么强烈。”

“别这样。”娜塔莎说:“他,还有托尼……霍华德……彼得还这么小……”

“你这么一说,我的感觉越发好了。”

“别这样……你为什么一定要把他杀死?”

“噢,你的意思是你想听故事吗,娜塔莎?”

泽莫笑了:“我可以慢慢讲给你听,伟大的史蒂夫.罗杰斯上尉所做的一切……”



话说回来,本来是想写彼得和他们打雪仗的。。。然后想起。。。

日噢新奥尔良下雪嘛!北半球低纬吧!

然后就变成了大型的我在新奥尔良玩泥巴







评论(29)
热度(130)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