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盾铁】请和我跳支舞(间谍AU,一发完)

间谍铁要去接近杜姆获取情报,队长眼睁睁地看着却不能阻止闷闷吃醋啊哈哈哈哈哈

我可能有毒 @哎呦我去 希望你不嫌弃QAQ

注:部分乌托邦设定,参考大事件M氏家族



“你今晚想怎么过?”

“我想回家。谢谢你开车送我,陛下。”

黑暗中杜姆轻轻地笑了:“我告诉过你很多次,叫我维克多。”

他抽出自己西服外套里的手帕,递给托尼。托尼接过去,擦了擦还在往下淌的鼻血。

“谢谢。”

“本周的晚会你会去吗?”维克多问他。

托尼迟疑了一下:“我还没有接到邀请。”

“你可以和我说,我会邀请你的。”

“不,谢谢。”

维克多假装没有听见他的话:“我希望到了那一天,你能穿那套深色的西装。”维克多微微一笑,“我很喜欢那套衣服。”

托尼扭过头去,不理会他的别有深意。环城大道静悄悄地,宵禁时间已经开始了。可是杜姆拥有外交豁免权,因而可以自由地开车出行,那些飞在空中的机器人警察也没来拦他。

“你确定不再去和我喝一杯吗?”他把车停在托尼的大厦前,目光锐利地盯着他:“你看上去像是很需要喝一杯的样子。”

“不,我戒酒了。”托尼回绝说,维克多看着他的眼光里带着担忧。

“斯塔克,过来。”

他的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出其不意地环着他的腰。一瞬间托尼从头到脚都绷紧了,他感到维克多的手贴着他的背部下滑,窄小的空间一下子变得很闷热。他想逃开,但是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这样。托尼咬住嘴唇闭上眼睛,维克多的手此刻挪到了膝盖,他并紧双腿。

“好了。”他听见他笑着说,维克多的手放开他:“我是在找你身上藏没藏窃听器,亲爱的。”

这个结果并不能使他好受多少,但是维克的语调很轻松,显然刚刚的搜身什么也没有发现。托尼松了口气。

他下了车,以尽量轻松的步子往里走,不让身后的维克多和机器人们有所察觉。屋里也是不安全的,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好一些。

他走到自己的床边,装作很疲惫地播放音乐,顺手拉好窗帘,这样在外面飞行的机器人警察就不会发现他要做什么。他打开床头一个小小的抽屉,在本该是锁孔的地方轻轻按了一下。

一整面墙立刻打开了,音乐声盖住了里面传出的声音,没有引起巡逻机器人的察觉。托尼走进去,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中间有一张大桌子,此刻大家都围坐在上面等他过来,而史蒂夫.罗杰斯坐在上首,托尼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接着落在他手指攥着的手帕上,微微皱了皱眉头。

“今晚有什么收获吗?”他还没有走进,卡罗尔就急切的问。

“只偷出来了一点资料。”托尼把硬盘递过去,“还被机器人警察发现了,好不容易才脱出身。”

“你鼻子还好吧?”克林特笑嘻嘻地说。

“让你失望了,并没有被打伤。”托尼板着脸说,拿手帕使劲按了按,让鼻血不要淌下来。“说真的,我们应该行动。现在的形势一天比一天更加危险,我很难争取他们的信任,不敢保证这个庇护所还能维持多久。”

“我知道。”卡罗尔说,大家都点点头:“我们在等你拿到周六晚会的邀请,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行动。”

“你会拿到那个邀请的吧,斯塔克?这可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托尼看着一屋子人期待的神色,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会的。”他努力想使这句话听起来真实一点。“我有点累,先上床睡了。”

他走上楼梯,出乎意料的是史蒂夫也立即跟上来。

“你有什么事?”

“这是杜姆的手帕。”史蒂夫的声音很沙哑,“这上面有姓名缩写,和拉特维尼亚的国徽。”

“那又怎样?”

“他送你回来的,是吗?”

“是的,不然我只能跳上一个空中警察的背,叫他带我回来。”托尼不耐烦地说,可是史蒂夫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把一个危险分子带到基地附近,我不知道你居然如此欠考虑,托尼。”史蒂夫一口气往下说,可是不看他的眼睛:“报纸上都说你和杜姆最近走得非常近,渐渐开始怀疑你了,有许多不好的言论。你是一个公众人物,托尼,你应该注意一点。”

“我不需要你来告诉我这些。”托尼生硬地回答。他的鼻血又淌出来了,那机器人警察的一拳打得可真够呛。他想走进房间,可是史蒂夫挡住了门。

“你什么毛病?!”一晚上的怒火,还有随之而来的心头的巨大压力,托尼爆发了:“我跟谁出去,和谁一起,这跟你没关系!不要假惺惺地用什么‘这会影响我们的计划’来吓唬我,天晓得你从来就只关心你的计划,你的大业,伟大的美国队长的又一宏伟目标。我也有私人生活!你这样和那些监视别人的机器人警察有什么区别?为什么我不能和维克多——唔——”

他的话没有说完,被史蒂夫用吻封在了嘴里。他吻的力道相当之大,托尼不由得一个趔趄,往后退了几步,史蒂夫把他拉回来,几乎是凶狠地把他按在他的怀里,嘴唇在他的唇上辗转碾磨,托尼抓着他身上的衬衫,几乎透不过气来。

良久以后史蒂夫终于放开了他。托尼靠在他的胸口,努力从这个差点憋死自己的吻中回过神来。史蒂夫拽过他手里的手帕丢掉,用自己的袖子擦干净托尼脸上的血迹。

“去睡觉。”他简短的说,接着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托尼一晚上没有睡好。他的嘴唇发烫,软乎乎地一碰就疼,要不是因为这个,托尼还以为昨晚那个吻可能是个梦。他到现在还没有猜透史蒂夫的意思,到底是生气还是别的什么,但是这个吻暂时转移了他的注意力,驱赶心头的压迫感。

他起床简单的洗漱,走进大厅,发现气氛很奇怪。所有人都看着他,仿佛在看什么新奇的事务。史蒂夫低着头,没人看得见他此刻脸上的表情。

托尼不安地走近桌子,之间那上面是一封漂亮的请柬,用龙飞凤舞的字体写着。

托尼:今晚和我一起,我想请你跳舞。维克多。

背后盖着拉特维尼亚的徽章。

托尼看了看请柬,有些不自然地清清嗓子:“所以……”

“我们应该开始准备了。”卡罗尔算是善解人意地立刻接话。

“既然有了可以混入晚会的请柬,我们的行动就顺利的多。”克林特说,“谢谢你,托尼。”

“我去准备工具。”

“嗯,我也去检查一下通讯设备。”

他们接二连三地离开,直到大厅里只剩下托尼和史蒂夫。托尼看着史蒂夫攥紧的拳头,心里突然一阵难受。

“我必须请你知道。”他对史蒂夫说,“我是不会背叛你们的。如果有必要的话,杜姆会被除掉。”

“但是最好不要这样。”沉默了很久以后,史蒂夫说。

“对。”托尼松了口气,很高兴地看到他们意见一致,顾全大局,“不管怎样,今晚一定要取得胜利。”他说,忽然打了个寒战,想起自己昨晚下车之前,维克多看他的眼神。

——————————————————————

“原来你在这里。”

托尼回过头,维克多向他走来 ,手里端着一杯酒:“你是不是故意在躲我?我找了你很久。”

“我没有。”托尼勉强笑笑,接过酒杯假装抿了抿。他不敢喝任何外头的饮料,这是间谍工作长期养成的习惯。

“你今天穿了深色的西装。”维克多喝着香槟,用赞赏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他一眼。

托尼被他的眼睛一看,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像他能够一眼看穿他的一切。

“来吧,来跳舞。”

维克多牵起他的手,缓步带他进入舞池。灯影摇曳,纵使托尼此刻神经绷得再紧,也不由得放松起来。他被维克多搂着维克多,几乎是遵循着本能在跳舞。古典、含蓄的交际舞带来的轻微身体相贴,在此刻的气氛下愈演愈烈。

“托尼。”维克多低声喊他。

“嗯?”

他抬起头,维克多看他的眼神是如此温柔,他差一点就陷进去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就这么和你一直跳下去。”

是啊,我也想。 维克多是唯一能理解他的人,他们有着相同的志向。托尼觉得自己好像收到了古惑。他呆在维克多的怀里,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时间,空间,仿佛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他想永远呆在这一刻,直到——

“砰!”

爆炸声从花园的位置传来,会场立刻一片混乱。大批武装的机器人警察冲进来,枪口对着人群。托尼知道他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做决定。

“停火!”他叫道,解下领带夹,里面是他精心设计的小型手枪,他把他抵在维克多的额头前。

“停下!不然我就开枪了!”

武装警察立刻站住不动,好像在害怕托尼真的敢开枪,将本国内政冲突升级为外交事件。托尼没有看维克多脸上的表情,强压下心里翻涌的反应,冷漠地面对众人。

又一声爆炸,卡罗尔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托尼必须保证他们安全撤离。他说出了这个要求,维克多没有反抗也没有赞同,只是叹了口气。

“托尼!你没事吧!”卡罗尔冲进来,史蒂夫紧随其后,他的目光和维克多的目光短暂相遇,空气里像是发生了一场小型核爆。

“我没事,”托尼急促地说,“你们快上昆式机,我一会儿就来。”

“我留在这里。”史蒂夫说,依然紧盯着维克多。

“别傻了,计划不是这样。快走。”

他们一个个撤离了。托尼拽着维克多往阳台走,从那里可以轻易逃脱。

“对不起。”他低声对维克多说,没有希望他会原谅他。

他的手被握住,袖珍枪指偏了方向, 一瞬间托尼以为他要死了。

可是下一秒维克多抱着他,在警察开枪之前跳下阳台。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混蛋。”他在他耳边低低地说,托尼能够感觉到风刮着他的脸,接着维克多把他丢到了昆式机上。

卡罗尔等人想要围上来,可是维克多不让他们靠近:“在等一会儿,我还想和他告个别。”

“下一次还有这样的行动,你大可以直接和我说。”维克多穿着盔甲,站在昆式机门口:“我会以个人的名义帮你。今天你可给我惹来了不少麻烦,你知道外交辞令,简直就是个地狱。”

托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为什么要……”

“这个问题很显而易见。”维克多笑了笑,“再见了,托尼。”

他故意在史蒂夫的注视下靠近他,吻了吻他的额头:“我相信你会需要我的,不管哪一方面。”

“我觉得你有了个新敌人。”卡罗尔用胳膊肘捅捅史蒂夫,后者纹丝不动,只是看着维克多远去的方向,眼里闪动着怒火,以及好斗的神色。

【END】















评论(36)
热度(324)
  1. 理查茶理查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