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盾铁】保持距离(虫单箭头铁/铁单箭头盾设定)04

*托尼→史蒂夫,小虫→托尼设定
*会有修罗场,会有车,无3P,雷者慎入
*盾是大学教授+退役士兵,铁是总裁,患有心理疾病,虫是盾的学生,铁的实习生,如此这般的三角故事,雷者慎入

本章盾铁回忆杀,起初不经意的你
目录:戳这里



04.

入眼是满天的黄沙,沙粒间蒸腾起的热气将他淹没。沙子是软的,和他的脚比起来却坚硬无比,他每走一部都觉得自己像是立马就要跪倒下去。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荒无人烟的沙漠呢?

托尼决定到靠近公路的地方试试运气,前提是这里有公路的话。他最好在太阳落山以前,或者是头脑彻底失去理智之前得到帮助,不然好不容易逃出来,免不了还是葬身在这片无毛之地。

又一阵风吹过来,兜了他一脸黄沙。托尼闭着眼睛,听觉却忽然变得异常灵敏。他听见不远处传来了熟悉的机器轰鸣声。

求生的本能激发出了身体的内在潜力,托尼艰难地抬起脸,朝着那个方向大声喊:“喂——有人吗——”

“有人吗——救救我——”

“有人吗——”

他不得不停下来用力咳嗽,嗓子好像在发烫,浑身的力气已经耗尽,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要绝望了。

但就在这时候,那声音又突然出现,而且越来越近,托尼听出这是小型越野摩托的轰鸣声 。他倒在地上睁开眼睛,看见前方一个模糊的人影,在漫天的黄沙中,就像是破空而来。

“谢谢。”他喃喃地说。

男人在他身边停下:“你是谁?”

他穿着巡逻队的制服,带着防风眼睛,没带头盔,金色的头发几乎要和金色的沙漠融为一体,可是他的眼睛却像最蓝的天空。在沙漠里孤独跋涉了那么久,突然有这么一个男人从天而降,实在是一件再奇妙不过的事。在托尼眼中,那时的史蒂夫.罗杰斯就好像一位上天派下来的神袛。

“你是谁?”他又问了一遍。这一带非法武装很多,每个人都必须保持相当的戒心。

“我……”托尼想说话,可是他的喉咙里好像进去了沙粒,一开口就呛得咳嗽起来。

史蒂夫挪开防风眼镜,向他走来。托尼感觉一只有力的手握住了他的肩膀,接着有人抬起他的头,清凉的液体流入喉咙,缓解了火辣辣的感觉。

“等等……我认识你。”史蒂夫盯着他的脸,慢慢地说:“你就是一个月前失踪的那个商人托尼.斯塔克,对不对?我以前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你。”

“噢?这下你可见着真人了。”托尼擦擦嘴,“我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差不多有一天,上帝保佑。我希望你能帮帮我,大兵,送我到随便哪个营地就好。”

“电视上说你是个爱国主义者,”史蒂夫伸手拉他起来。

“爱国主义者永远受到欢迎。”

托尼骑摩托车的后座,依旧觉得自己在做梦。史蒂夫见他半天没有动,带笑看了他一眼。

“你得搂住我的腰,斯塔克。”

托尼伸手,环抱住面前男人的腰。他的背部很宽阔,肌肉的线条在制服下凸起,浑身充满了一种性感优雅的力量,与周遭的环境莫名调和。

“你要带我去哪里?”

“你信得过我吗?”史蒂夫反问,一边发动车子:“那就把脸埋在我身上,放心就好了。”

摩托车的速度很快,托尼的耳朵被刮得生疼,他庆幸自己听从了史蒂夫的安排,这个男人身上有一种天生的令人安心的气质,托尼靠着他温暖的后背,迷迷糊糊地想。

夜晚很快就来临了。史蒂夫在公路旁边停下车子。

“我们不能继续赶路,摩托车的车灯在这样的夜里根本没有用。这里有个临时小棚,现先在这儿休息一晚。”他解释说。

沙漠里的夜晚冷得简直无法忍受。托尼背靠着小屋的一角,因为冷气的侵入而浑身发抖。他尽量不出任何声音,在史蒂夫面前他已经够狼狈了,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过来,斯塔克。”

但是他忽略了史蒂夫军人般敏锐的听觉。

“你都冷得发抖了。”他平静地说,没有任何嘲笑他的意思。等到托尼走近,他让他坐在自己怀里,展开外套裹住他:“来吧,这样会让你好受点。”

“你胸口的伤是怎么回事?”

“这个,”托尼低头看了一眼:“炸弹碎片留下来的。基地里有医生帮我治疗了一下,我趁着好一点就逃出来了。”

“就这么简单?”史蒂夫明亮锐利的蓝眼睛盯着他。

托尼忽然浑身一抖,打了一个寒噤。之前一个月发生的事情,他到死也不想再经历第二遍,只有一个念头徘徊在他的脑海里。

“我不会再制造武器了。”

“什么?”

“我不会再制造武器了。”托尼疲倦地说。

史蒂夫很久没有说话,托尼感到有一双温暖的手覆在他的眼睛上,接着是他在他耳边低语:“睡吧,我守着。”

托尼把脸往那个怀抱里再靠了靠,在历尽了所有磨难之后他第一次真正地陷入睡眠,在一个陌生的怀抱里。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史蒂夫低下头看看他,他发现他的眼里有些血丝,显然一晚没有睡。心脏的部位有些痛,但是托尼觉得那和弹片没有关系。

史蒂夫摸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烧。昨晚你一直在说梦话,有一段时间我摸不到你的脉搏,但是你现在看上去一切都好。”他笑了笑,托尼有一瞬间目眩:“一个顽强的斯塔克。”

他没有食言,把他载到附近的营地,人们立刻大呼小叫地围上来。在一片喧嚣中,托尼又一次捕捉到摩托发动的声音,史蒂夫打算退场了。

“大兵!”

“叫我史蒂夫就好。”史蒂夫停下摩托。

托尼望着他,甚至护士推来了担架车他也没有理会:“我以后还可以再见到你吗?”

“如果你想,你可以的。斯塔克。”史蒂夫说,然后他跨上摩托,对他最后行了个注目礼,就消失在了风沙和尘土之中。

托尼再一次见到他,是九年以后。

他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史蒂夫在今年退役,于是打算来机场接机。当然有这个想法的不止他一个,人人都想亲眼看看这个招兵海报上如同阿波罗一样俊美的美国军人。

但是托尼只是想看看他,向他表达那天自己没来得及说出口的感谢。他觉得这些年,一直像是有一根线连在他和史蒂夫之间,让他老是忘不掉他。

也许一份庄重的感谢可以了结这一切,从此以后他们便互不相欠。这么一想,托尼轻松起来。

那天托尼穿着帽衫,架着墨镜,没有带司机,非常不斯塔克地来到机场,正好看见史蒂夫和一群军人正从出口走出来。人群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鲜花四处飞舞。

托尼微笑着,站得远远地。九年了,他不指望史蒂夫还能认出他,甚至不指望史蒂夫还能记得他。但是史蒂夫的目光往他这个方向扫了一眼,便撇下行李和众人向他走来。

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他意料,甚至让一向波澜不惊的他开始慌乱。托尼下意识地望了望两边,可是史蒂夫已经走到了他跟前:“还记得我吗?”

“怎么可能不记得。”托尼说,“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史蒂夫笑了笑:“你能来真是太惊喜了,斯塔克。”

“叫我托尼就好。”

托尼鼓足勇气,准备向他表示感谢:“史蒂夫……”

“不,先听我说,托尼。”

史蒂夫低头望着他。“那天晚上你对我说:‘我不想再造武器了’。我当时以为你只是在开玩笑,或者是一时吓呆了说出的话。我那时还没有真正理解你,可是我现在理解你了。”

“我们上一次相遇的时间太少,来不及互相交流。和你交流必定是很愉快的,托尼。你想我之所想,就如同我们一体。好在,”美国大兵仰起脸,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以后我们有很多时间。”

“你愿意做我的挚友吗?托尼?”

托尼呆呆地望着他,他忽然使劲咽下涌到唇边的感谢,上前一步握住史蒂夫的手:“我很愿意。”

那就不要了结这一切了。让他一直亏欠好了。

——————————————————————————

“这就是所有的故事?”

“这就是所有的故事。”

“很好。”心理医生朝他笑笑,“这样就好多了,托尼。我明天再来。你好好休息。”

她起身走出治疗室,在门外遇见等着的司机哈皮。

“霍根先生,我有话跟你说。借一步说话,不要让斯塔克先生听见。”

“关于托尼的?说吧。”

心理医生面对着哈皮,缓缓地开口:“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托尼的心病源自他在阿富汗恐怖组织手里遭遇的惨痛经历。但是从目前看来,着一切好像没有这么简单。”

“我不懂您的意思。”

“斯塔克先生和罗杰斯先生走得很近是吗?”

“是的。”

“除了罗杰斯先生,在斯塔克先生身边,有什么能够安抚他的人吗?”

“貌似……有一个。”哈皮有些踌躇不安地回答:“但是他太年轻了,太年轻,用我的话来说是不靠谱。托尼需要什么?”

心理医生看了看房间内闭目养神的托尼,再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记录。

“他需要一剂良药。”

————————————————————————————

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

写文的时候一直在听这首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导致本章可以说是很下吉八文艺,十分对不起😷

评论(33)
热度(161)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