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盾铁】保持距离(虫单箭头铁/铁单箭头盾,修罗场)07

*虫暗恋铁铁暗恋盾盾深爱着祖国(误)
*会有修罗场,会有车,无3P,雷者慎入
*盾是大学教授+退役士兵,铁是总裁,患有心理疾病,虫是盾的学生,铁的实习生,如此这般的三角故事,雷者慎入

大盾与小虫的第一次正面交锋,比暗恋对象当你是个小孩子更可怕的是情敌也当你是个小孩子

目录:戳这里

07.

“彼得,过来一下。”

彼得推开椅子,慢吞吞地走到托尼的办公桌前。

“有什么是吗,斯塔克先生?”

“这一份文件里有一些小错误,大概是你在写的时候疏忽了,”托尼给他看屏幕,“真奇怪,你以前从来不犯这种错误的……”

“我这就拿回去改,马上还给你,斯塔克先生。”

“不不不,这没关系,我顺手帮你订正一下就完了。”托尼摇摇头靠在椅背上,“我不是想找你说这个。彼得,你最近感觉还好吗?”

“怎么了?”

“我感觉你这几天有点失魂落魄的。”托尼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地方?”

彼得抿了抿嘴:“不,斯塔克先生,我很好。”

托尼看了看他。

“我感觉你在生我的气。”

“我没有,斯塔克先生。”彼得低着头说,不想让托尼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托尼沉默了一会儿,收回目光:“那好吧。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不要闷在心里。”

“好的。”

彼得回到自己位置上。托尼的直觉没有错,他这几天一直在有意无意地避着他。可惜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什么。

托尼有喜欢的人。

托尼有喜欢的人。

他怎么这么蠢,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他以为他只是表面上的风流,喜欢对女人甜言蜜语,他以为只是这样。但是他没有想到托尼真正地有喜欢的人。

要是情况乐观的话,也许他还可以努力一下。但是托尼到目前为止都只当他是个小孩子,他的恼怒和不满,在他眼里看来也可能只是小孩子的小吵小闹而已。

“斯塔克先生。”他突然开口:“我可不可以我问你一个问题?”

“嗯?”托尼抬起头,“问吧。”

“斯塔克先生有没有喜欢的人?”

托尼愣了愣:“这个嘛……怎么突然这么问,这么八卦?”

彼得走到他身边:“就只是好奇一下。看到斯塔克先生直到现在还没有结婚。”

他手撑在办公桌上,遮住托尼的屏幕,抬起眼睛望着他:“告诉我吧。”

“……啊,真是招架不住你。”托尼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他的脸上出现一种很温柔的表情。

“有。”

彼得心里一阵刺痛。

“那个人一定非常优秀吧?”

“当然,很优秀,非常优秀。”托尼说,“太优秀了,所以我一直没有说出口过。”

“为什么?”

“我和那个人现在是朋友,”托尼垂下眼睛,“我非常珍惜这一段关系。彼得,你可能不能理解,你还太年轻,不知道爱一个人不一定要说出来。”

“我怕万一说出来了以后,就再也做不成朋友了。”

彼得看着他。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托尼。

“这可不是我认识的斯塔克先生。”

“哈哈,当然,我让你失望了。”托尼笑了笑:“不过呢,我最近也确实在考虑这件事情。毕竟我们都已经过了年轻气盛的时期,是完全可以接受这样的事情。再说,现在还不成家,貌似也太不像话了。”

“所以,斯塔克先生打算告白吗?”

“也许。”

彼得放在桌子下面的那只手默默攥紧:“那真是……太好了。”

“是啊,听起来很不错,是不是?”

彼得回到自己的位置,疲倦地把头靠在桌面上。

真是一团糟。

他再也不想上史蒂夫.罗杰斯的课了,他甚至不愿意往美术学院的方向走,不愿意迎面撞见他。

内德对此感到很奇怪。

“为什么?罗杰斯教授的课讲得很好。”

“我不需要学美术,内德。”

“可是你要学摄影啊,罗杰斯教授要讲构图的。”

“我没时间,要参加斯塔克企业的培训。”这永远是个好借口。

“那好吧……弗莱士大概会高兴到坏掉。真可惜。”内德叹了口气,“罗杰斯教授那么好。”

对,就因为他那么好,实在是太好了。

好到彼得根本看不到任何一点可能的希望。

“我要去参加个会议,你先帮我盯着电话机,彼得。”托尼看了看表,从桌边起身。

“每一通电话都必须接,不要让它转入语音邮箱。把来电人信息和他的要求登记,我一会儿回来再看。”

“好的,斯塔克先生。”彼得打开大衣柜,取出托尼的外套帮他穿上:“要不要叫星期五设置办公室权限?”

“对,要,我不想在回来的时候看着一群人坐在里面。”

托尼走了以后,彼得一个人坐在桌子边继续处理事务。办公室里很安静,现在是星期天上午,几乎没有人在工作,几乎不会被打扰,彼得心想。这一下他终于可以好好静下来想想心事。

可是事情偏不如他所愿,电话立刻急促地响起来。彼得叹了口气,拿起听筒。

“您好,托尼.斯塔克的办公室。”

“您好。”电话那一头传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彼得此刻最不想听到的——史蒂夫.罗杰斯对着听筒说。

“请问托尼在吗?”

彼得努力控制自己的语气,不要显得冷冰冰的。

“斯塔克先生不在,他现在在开会。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转告给他。”

“不,不用麻烦你……我自己事情上来等就好了。”

彼得差点脱口而出“你不准上来”,他顿了顿之后说:“很抱歉,斯塔克先生对办公室设置了权限。”

“没关系,我有权限。”

男人搁下话筒。不一会儿,电梯门打开,彼得的美术教授走了进来。

“很抱歉打扰了你,彼得。”他微笑着看着他。

彼得沉默了一会儿。“您好,罗杰斯教授。”

“我很早就听托尼说过,你在他的手下实习。”史蒂夫说,“我对你有点印象,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你总是坐在最后一排听课,对吧?和你的朋友内德坐在一起。不过你最近好像没怎么来上课了。”

“我有事要忙,教授。”彼得冷冰冰地说。

“当然。没关系,我不介意。”史蒂夫把外套搭在椅子上,在沙发上坐下来。

“托尼经常跟我提起你。他说你是一个很有天分的孩子,想要好好培养你。我虽然对你认识不多,但是看得出来,你配得上这份评价。在托尼手下实习感觉怎么样?”

“很好。”

“他是个很好的上司,我猜他对你一定很关心吧?”史蒂夫说。“有这样的人做朋友真是莫大的幸运。”

“朋友?”彼得猛地抬起头,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汇。

“当然,孩子。我跟托尼认识很多年了,关系一直很好。我当年在沙漠里我救过他一命,”史蒂夫感慨地说,“那还是我们都只有你这么大的时候。啊,时间过得真快,不是吗?”

“是啊。”彼得心不在焉地回答,脑子里一直在想刚刚那句话。他观察着史蒂夫,他提到托尼的时候神色自若,没有丝毫迹象表示他们有超乎寻常的关系。他的眼睛始终非常平静,连一丝波澜也看不见。

“四点了。”史蒂夫看看手表,“今晚我还有聚餐。托尼一定是被董事会那边给绊住了,脱不开身。他以前老是和我这样抱怨。”

彼得努力掩饰住话语里的期待:“您要走了吗?”

“是啊,我本来是打算告诉他一声,今晚我不能和他一起去吃饭。他们给我介绍了一个姑娘,要我和她见个面。”

彼得手里的笔猛地掉到地上。

“什么意思?”

罗杰斯挑起眉毛,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介绍一个姑娘啊,就是……当然,对于你们来说这一套很落伍了。像你们这些年轻人一定比较崇尚自由恋爱吧?可惜大家都说我太不主动……周围的人渐渐都结婚了,我也觉得我应该考虑一下成家。总之,见一面也没什么关系,我想她一定还不错。”

电梯门打开,罗杰斯朝他挥挥手。“再见,彼得,记得告诉托尼我来过。”

等到电梯门完全关闭之后,彼得捡起笔,把它小心地搁回笔架上。

他突然产生一种想法,史蒂夫对托尼的感情,就和托尼对他的感情一样,无关乎爱。



————————————————————————

被老坟搞得怕怕的……今天打开一看一年前的一片都给吞了

那个圈我都淡了你还吞啥啊吞



评论(56)
热度(177)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