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盾铁】保持距离(虫单箭头铁/盾单箭头铁,修罗场)13

简介:盾是大学教授,铁是总裁,患有心理疾病,虫是盾的学生,铁的实习生,如此这般的三角故事,雷者慎入

会有虫铁,会有盾铁,结局未知,欢迎站队,雷者慎入

目录:

对敌人最好的挑衅就是把TA喊老……

13.

“你们去哪儿了?”彼得回到房间的时候,托尼问道。

他已经解开了领带,向后靠在沙发上,手里懒洋洋地握着一瓶酒。酒瓶中的液体已经快要见底,托尼看上去也有些微醉了,一双焦糖色的大眼睛迷蒙地盯着他,带着微微的笑意。

“屋里太闷,出去透一下风。”哈皮说,顺手拍拍看呆了的彼得,坐在沙发上。

“啊……”彼得发觉自己刚刚在盯着托尼发呆,猛然回过神来,不由得红了脸。

“没有酒了。”哈皮晃晃手里的瓶子,“托尼你怎么这么能喝。”

“不要都怪在我身上。”

“不是你还能有谁?佩珀喝得很少,星期五和凯伦更不用说,彼得还没到年龄……”

“我到了——”彼得出声反驳,但立刻被打断。

“我今天想喝酒,没有原因。”托尼摆摆手,“放心,我会控制好自己的。只是……我有些疑惑以前为什么要戒酒。我不喜欢用条条框框来约束自己,但是居然不知不觉的被这些条条框框约束了这么久。”

“彼得?”

“怎么了,斯塔克先生?”

“你能不能下楼帮忙带几瓶白兰地和苏打上来?顺便帮我拿点零食。”托尼说,把钱塞给他,“我们今晚好好享受一下。”

彼得走出大厦,凛冽的冷风吹过来,他不由得冻的一哆嗦,竖起外套领子快步走向便利店。

“一瓶白兰地,一瓶苏打,还有这些。”他把一堆零食放到桌上,抬头看看招牌:“皇后区最好的三明治,曼哈顿分店。生意不错,德尔马先生。”

“那是。”意大利大叔在柜台后头得意地笑,他的猫墨菲伸了个懒腰,撇了撇彼得,弓起身子地等着他来挠他。

“好啦,”德尔马先生接过钱,“你还有零钱没有?你给我的全是大票。100美元我可找不开。”

“永远也不要和斯塔克先生提零钱,我怀疑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让我看看……”彼得翻了翻口袋,悲哀的意识到那里头一分钱都没有。

德尔马先生饶有兴致地看着彼得翻钱包:“啊,我以为你终于翻身成为成功人士了。毕竟你刚刚才从那个大厦走出来。”他指指一旁的斯塔克大厦。

“我没有,我只是在那里实习……”

“所以本质上还是个穷大学生。”

“……”

“我来付吧。”一个声音在彼得后面说道。

彼得回头一看,是一个红色头发的女人,身材窈窕,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绿色的眼睛正看着他。

“麻烦了。”彼得往旁边让开一点,女人轻轻巧巧地走到柜台,把零钱递过去,“……女士。”

“可爱的孩子。”那位红发女士说,“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我想没有。谢谢你,女士。”彼得接过那一袋东西,想礼貌地请她先走,可是女人没有动身的意思。

“对不起,刚刚听了你的谈话,你是在斯塔克企业实习吧?”女士说。

“是的。”

“正好。我忘记了斯塔克企业人力资源部的咨询电话,请问你能告诉我吗?”

彼得把电话告诉她。女士点点头,拿出手机让他说慢一点:“有这么好的记性,你一定干的很重要的工作吧?”

“目前做助理,女士。”

“噢,谁的助理?”

彼得面无表情:“高层人员。”

红发女士笑了:“好孩子。”她把号码存储好,转头拎过一瓶伏特加:“真是谢谢你。再见!”

当她转身要走的时候,彼得开口:“小心玻璃,娜塔莎阿姨。”

他看着娜塔莎的手在握上门把的那一刻停住,她的面孔倒映在玻璃上,表情开始变得危险。“你知道我是谁?”

“我在斯塔克先生的卧室里见过您的照片。”彼得微笑着对她说,“我了解您,斯塔克先生经常提起你们的事迹。所以我很疑惑,为什么这么厉害的顶级情报人员居然会不知道区区一个接待处的电话号码。”

娜塔莎没有任何反应,她拉开门:“这里让你感到疑惑的事情太多了,孩子。”

“也许吧。再见,娜塔莎阿姨!”

彼得确信他听到了娜塔莎离开的时候怒气冲冲的脚步声。

——————————————————————

“好家伙,去了那么久。”托尼说,看着彼得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哈皮还跟我说你肯定是自己偷偷喝了一两口。”

为什么要偷偷……他又不是未成年……

“坐过来,孩子。”托尼拍拍身边的沙发。彼得坐过去,他把毯子搭在他身上:“外面冷吧?”

“还好。”彼得拉过毯子,那上面还残留有托尼的气息,温暖地包裹着他。他不由得笑了。

“彼得……”

彼得抬起头。他第一眼看见酒瓶乱七八糟地倒在桌子上,哈皮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熟了。佩珀不见踪影,星期五和凯伦也没有声音。

他转过头去。托尼有些疲倦地把头靠在他身上,他还醒着,可是好像已经很醉很醉了。彼得把毯子拉过去盖住他的肩膀,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不听指挥。

“什么事,斯塔克先生?”

“别喊我斯塔克先生。”托尼说,“不要一本正经的称呼。”

“那我可以喊你什么?”

“你想喊我什么就喊我什么。”

“托尼。”

这个称呼叫托尼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彼得握住他的肩看着他,又喊了一遍:“托尼。”

托尼闭着眼睛,他的脸上突然绽放出一个微笑:“你知道吗,彼得,你真的是我遇到的最好的孩子。”

“你那么体贴,温柔,善良,做起事情来也很快,反应敏锐。我有的时候老是在想,我该怎么培养你。我发现我找不到方法,因为你已经很优秀了。你还那么年轻,就已经这么棒了。”

他睁开眼睛,瞳孔的颜色就像最柔和深沉的酒,仿佛一直要看进心灵深处。彼得什么都感觉不到,只能意识到他眼前的这双眼睛,还有他面前的这个人。

我想吻你,托尼。一个声音在他的心中叫嚣着。我想吻你。

他没喝醉,他清楚的意识到此时的气氛太好了,可是再这样的氛围中却有一丝奇怪的东西,他说不清它的实质,可是这个东西在阻止他吻下去,或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

彼得很快就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可是,我这句话可能有点不尊重……你千万不要介意。”托尼说。

“我爱你。”

他微笑着,彼得也微笑着看着他。酒杯悄然落地,在地摊上打得粉碎,可是没有一点声音。

“我爱你。”托尼重复说。彼得看着他的眼睛,苦涩的确认了这份爱的含义:这个眼神他无比熟悉,像狼妈妈看着刚出生的小狼崽,像老师看着他最得意的学生,像梅姨看他时的眼神。

他“爱”他,他就像梅姨爱他一样爱他。像一个大家长那样爱着他。

他自始自终,还是把他当做一个孩子。

————————————————

帕克家,皇后区。

“彼得,”内德手忙脚乱地拍着他的背,“彼得。”

门外在大叫:“两位还要烤核桃面包吗!”

“不用了,帕克夫人!”内德说,走过去轻轻锁好门。“所以他真的那么说?”

彼得点点头。

内德的表情凝重起来:“这下麻烦大了。”

“他觉得你是个小孩子……”

“凯伦早就这么说过,她说得没错。”

内德吓了一跳,“谁在那里?!”

“星期五,我是斯塔克的助理。”女人的声音继续说,“凯伦觉得你可能需要开导,所以根据‘辅助车轮协议’,我来负责这件事。”

“谢谢你们,可是我不需要。”

“年轻人。相信我你需要。”星期五说,“你和你的伙伴的确有满腔热情,但是这份热情目前还没能给你们带来多大进展。你从没谈过恋爱,我打赌你的那位同学也没有,而哈皮……他尝试过很多次,但是我没见他成功过。简而言之,你们没有经验。”

……那你就有经验啦?!

“你应该很清楚,你面对的是什么。你爱斯塔克先生,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居然直到现在还认为你是一个值得培养的后辈。据我所知他不是一个迟钝的人,所以这段时间你们都干嘛去了?年轻的小伙子很含蓄,没有错,可惜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彼得抬起头来:“……什么?”

“我们最好从现在开始制定计划,彼得。”

史蒂夫公寓,布鲁克林。

“他叫我娜塔莎阿姨。”

“冷静……娜塔……”

“他叫我娜塔莎阿姨!!!阿姨!!!!”

红发女郎气得不行,其余的男士们在沙发上试图安慰他。“别理他,他不懂事……”

“对啊……只是不小心……你还很漂亮,非常漂亮……”

“对……很年轻……”

“他!故意的!”

“好了,娜塔莎。”史蒂夫坐在沙发上,此刻开口说,“彼得也没有叫错。别和小孩太计较。”

娜塔莎冷笑一声:“你跟我说过,这个家伙不是小孩!他知道我是谁。”

“怎么回事?”克林特凑过来,“情报特工失手了?”

“怎么可能。”娜塔莎扬扬手机:“问他号码的时候我偷偷拍了一张照片。”

史蒂夫结果手机,面色陡然一变:“托尼在喝酒。”

“啥……?”

“袋子里是白兰地,还有他最爱的零食。彼得在给托尼买东西。”史蒂夫盯着照片,心情复杂,“娜塔莎。”

“啊,现在终于有危机感了,是吧?”

“我们最好开始制定计划,娜塔莎。”

——————————————————————————

码的时候满脑子“THIS IS WAR”哈哈哈哈哈哈

杀气腾腾的两队实在太可爱啦😄

评论(56)
热度(183)
  1. 理查茶理查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