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盾铁】保持距离(虫/盾单箭头铁,修罗场)17

简介:盾是大学教授,铁是总裁,患有心理疾病,虫是盾的学生,铁的实习生,如此这般的三角故事,雷者慎入

会有虫铁,会有盾铁,结局未知,欢迎站队,雷者慎入

目录:

抱歉着几天一直在忙别的事没有更新,从今天开始尽量一直日更到完结(/≧▽≦/)不过就看你们信不信得过我

原来你竟是这样的班纳

17.
“这里的反幂函数出了点问题,”托尼看着屏幕说,“试着带入三看看。”

“嗯,”班纳站在他旁边,翻动着一张又一张实验报告,“我会的,不过先还是把它放在一边吧。托尼,你为什么每天都这个时候才到科研部来?现在已经很晚了。”

“这个嘛,”托尼笑笑,“我比较喜欢……清净。”

“是挺清净的,人都走空了。”班纳环顾四周,“你是不是在躲谁?”

“嗯?”托尼面色一僵。

“你是不是在躲谁?是不是上次那个追着你要你看他研制的反重力水的那个人?”

“……啊,是啊,”托尼说,“对,是他。”

“我也觉得他有点疯疯癫癫的。”班纳赞同地说,托尼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忍不住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还好班纳和其他人没有发现事实。托尼这几日来一直有意无意地躲着彼得,不让自己和他有见面的机会。他不知道这个方法有没有效果,但是说不定时间一长,小少年就会彻底忘掉他。

年轻人嘛,托尼安慰自己。自己年轻的时候,不一样也是三分钟热度吗?他自信彼得不久以后就会把他,连同那晚上的尴尬回忆一同抛在脑后,毕竟他已经二十一岁了,身体结实,看上去也越来越成熟帅气,届时追求者大概是数不胜数。托尼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向他这样的男孩竟然会对自己产生那样的感情,他一直觉得他对他的关爱不过就是父亲对儿子的那种关爱而已,实在不存在任何越轨。只是……

托尼有些头疼地按着太阳穴,他不觉得年龄是障碍,性别更不是。问题在于他自己。

自从那件事之后,托尼觉得自己再也难以接受任何一种感情。

“托尼,托尼,你在听吗?”班纳在叫他,“走神了?”

“啊,什么?”托尼回过神来。

“我刚刚是在说,谢谢你给我这个工作。”班纳微笑,“这里的条件比阿富汗好太多了。”

托尼也笑了:“那就别回去,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公式分析得如何?”

“这个公式这里……”

“原来你们在这。”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把托尼吓了一跳。他回过头,史蒂夫.罗杰斯正靠着门站着,一只手拿着摩托车头盔,坦然地望着他们。

“我说过我不想再见你。”托尼咬牙切齿的说。

“啊,呃,不是……”班纳探出头来,“史蒂夫他是……”

“我来接班纳博士,他没有车。”史蒂夫点点托尼身边的班纳,“他知道今天会工作到很晚,所以叫我顺便来接他回去。”

“我自己走夜路不方便。”班纳说,看了看托尼的脸色又补充一句:“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准史蒂夫进大厦。”

“我是不准。”

“我怎么不知道。”史蒂夫挑了挑眉毛,“我刚刚一按电梯就上来了。”

“那是因为我忘记取消你的权限。”托尼说,“我以为你最起码会有点儿自知之明,史蒂夫.罗杰斯。”

“抱歉。”史蒂夫微微向他弯了一下腰,“我下次一定注意。博士,你准备走了吗?”

班纳抬起头:“啊?噢……抱歉史蒂夫,我可能得留在这里搞懂这个是怎么运作的,明天上午他们就要报告。我大概就在这儿睡一晚算了,麻烦你白跑一趟,真是抱歉。”

“没事。”史蒂夫说,他眼睛看着托尼。托尼没有理会他,转头看班纳:“你要加班?”

“是啊,别忘了付我额外的加班费。”班纳平静地说,一边把公式拖到屏幕上。

“那好吧,我先走了。”史蒂夫说,“托尼,你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托尼冷冷地回绝他,“我有车。”

“你的地下车库被我一不小心锁掉了。”班纳头也不抬的加了一句。

“……啥?”

“你不是叫我增强会场安保系统吗?这几天我一直在到处实验,你也不想我毁掉你的车吧?”班纳淡淡地解释,“所以锁起来咯。”

“……”




———————————————————————————

“真是见了鬼了。”

“对不起,托尼。”史蒂夫把那个头盔递给他。

“为什么要对不起?我不欠你你不欠我,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托尼灵敏地做出反击,可是史蒂夫没有动,只是淡淡地一笑。

“对不起让你吹冷风。你曾经抱怨过一吹冷风头就会痛。”他认真地说,坐上摩托车的座位:“上来吧。”

托尼犹豫了一会儿,坐上去,双手抓住他腰部的衬衫。史蒂夫发动车子,摩托像呼啸的野兽一样飞快地驶过黑夜。

“听说你最近都没有好好吃饭。”他的声音随着冷风吹到托尼耳朵里。

“跟你没关系,不要这么八卦。”

“这样对身体不好,托尼。”

“跟你没关系。”

“你最近还在吃那个药吗?”

“史蒂夫,你就不能闭嘴好好开车?!”

史蒂夫听话地没了声音。托尼疲惫地把头靠在他的背上,史蒂夫的身体一僵。他是什么感觉,他才不想管,他现在只想休息。

可是才闭上眼睛没多久,他就感到车速慢慢地慢下来,最终停住。“史蒂夫?”托尼抬起头,“怎么了?”

史蒂夫的神色很严肃:“别说话。”

“有人一直跟着我们。我们被他们包围了。”

托尼心里陡然一惊,隔着夜色,他果然看到有几辆车慢慢地驶过来,在他们面前停下。车门打开,几个穿着夹克的男人下车,一个人手里握着枪,另外几个拿着小刀和棍棒。

“呆在我身后。”史蒂夫轻声说,他也抽出手枪。

“几位有何要事?”

“请离开,先生。”为首的人对他说,“我们不是付钱来对付你的。我们只要那位穿着西装的先生。”

“啊,是这样。”史蒂夫耸了耸肩,“那好吧。”

话音刚落,他立刻开枪。砰地一声巨响,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响亮。

“史蒂夫!”

眨眼之间就是一场混战。对方的人数虽然多,可是他们面对的是史蒂夫.罗杰斯,一位战场上无数次浴血的军人。面对渐渐吃不住的局面,有几位打手立刻转移目标,揪住托尼的胳膊,将枪对准他。

“Shit!”

“托尼!”史蒂夫回头,一位打手手里的刀划过他的脸,那里立刻出现一道血痕。他抓住那个人的手把他掀翻在地。“托尼,不!!!”

托尼咬牙,手指扳开腕表的表盘,把里面装着的斥力炮露出来,在另一个人开枪之前对着他的肚子狠狠地来了一下。砰!那个人飞出去好几米远,他手里的枪掉到地上。

“上帝,居然这么好用。”托尼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的腕表。

另一边,史蒂夫成功地把剩下的几个人打昏后急忙跑过来:“你没事吧,托尼?”

托尼摇摇头。他悄悄地把掌心的斥力炮收拢藏在袖子里,一低头就看见刚刚飞出去的那个人手中的枪躺在地上。

——————————————————————————

“有计划的行事。”

史蒂夫的小公寓里,托尼端来一盆水,拧干毛巾:“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干的。”

他冷哼了一声,“快要最终决议了,巴不得我出点什么意外才好。”

“你是说,”史蒂夫坐在床上,脱下上衣:“那些人是他们雇来专门对付你的,目的是让你在董事会最终决议之前出点意外,好让关闭武器制造部门的提按无法顺利通过?”

“没错,不知道怎么地还打探到我今天会一个人晚上开车回家——”

“可惜没料到你和我一起。”史蒂夫替他补充。

“没错。”托尼拿着毛巾和药转过身来。

“今天要是没你在场我可能就玩完了。史蒂夫,谢谢你。”他低声说,“你又救了我一命。”

“别这么说。”史蒂夫看着他,他的声音沙哑。

“不然,我可能会忍不住想为了表示感谢,你会给我什么。”

“什么也不给。”托尼坐到他身边,“我是个小气的商人。”

他开始清洗他的伤口。史蒂夫身上还有不少伤,不过都很浅。“不如从前啦,”他感慨说,“在大学呆的时间一长人都迟钝了。”

托尼给他的伤口涂上药,手指轻轻地在皮肤上划过,给他扎好绷带。他不经意地抬起头,发现史蒂夫正在看他,深蓝色的眼睛里有一种熟悉的情感。

“不要这么看我。”托尼说。

这一次史蒂夫没有听他的话:“嗯?”

“我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托尼说,背过身去,“我知道,我很清楚,但是我不喜欢。”

他之所以感到熟悉,是因为那天晚上彼得看他的眼神,也同这个一模一样。

强烈的占有的欲望。

然而他都不喜欢。

————————————————————————————

看了雷神三,觉得委屈巴巴的博士好可爱哦

真好看啊短发锤(失去理智)

被大姐圈粉,魔王气场太强大

最后在飞船上走过的大锤,一股王者的气息!

评论(83)
热度(185)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