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盾铁】保持距离(虫/盾单箭头铁,修罗场)19

下一章完结,感谢大家的陪伴和不离不弃~

不是,谁跟你们说的自杀……诱发心脏病好做手术好嘛……评论小伙伴们的脑洞都太优秀😂

简介:盾是大学教授,铁是总裁,患有心理疾病,虫是盾的学生,铁的实习生,如此这般的三角故事【雷者慎入】

会有虫铁,会有盾铁,结局未知,欢迎站队【雷者慎入】

目录:

19.
彼得毕业了。他婉拒了本系导师让他留校的请求,穿上学士服和其他应届毕业生们一道参加毕业典礼。典礼的那天天气正好,阳光明媚,空气中时不时地传来苹果树的甜香。彼得握着毕业证书,目光四下里搜寻,可是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人影。

“嗨,彼得。”内德艰难地挤过来:“斯塔克先生没有来?”

“没有。”彼得低下头。这实在是意料之中的,由于昨天他的大胆冒犯。

“振作,兄弟,”内德拍拍他的肩,“梅姨在给我们照相呢,笑得开心点。”

彼得抬起头,朝镜头露出一个笑容。他的目光突然扫到人群中的寇森,笑容凝固了。

“他来这里干什么?”

“噢,你说那个人吗?”内德兴致勃勃地说,“他好像是一个机构的人员什么的,每年都到各个大学招聘毕业生,进入他们的学院进一步深造。很多人都想去呢,但是据说名额很少。”

“什么学院?”

“不知道,神秘得很,但是据说是专门培养顶尖人才的。”

彼得点点头,收回目光。

“你毕业之后想去哪儿?”内德问。

“我要是能够留在斯塔克工业就好了。”彼得低声说。

“放心,哥们,你一定会的。”内德鼓励他,“你看!今年给毕业生讲话的教授上台了,是谁?”

他努力的踮起脚尖,但彼得只消稍稍往台上瞟一眼,就知道是哪位老师。

“同学们好。”史蒂夫握住话筒,“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要离开一直相伴了四年的大学,正式长大成人,步入社会了。我知道这很伤感,离别总是让人伤感。尤其是今年也是我在这所学校任教的最后一年,我将在今年和你们一起离开。”

人群发出一片唏嘘声,个别女生甚至抹起了眼泪。

“我相信这不是意味着永远的别离,我们还是会再见面的。”史蒂夫说,“今天我站在这里,我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什么,你们比我努力,比我聪明,比我年轻,我不觉得我可以教给你们什么新鲜东西。我能给你们的,只是一点小小的人生经验。”

“我曾经有过一段很好的感情。”

此话一出,台下立刻鸦雀无声。彼得猛地抬起头,紧盯着讲台上的史蒂夫,但是他没有任何表情。

“我曾经和一个人,我们彼此相知,彼此信任,我们是彼此的另一面,是彼此的知己。我们的关系亲密无间,甚至一度超越了友谊。我本可以在那里得到终身幸福,但是我却辜负了这一切……错过,或者我应该说我错过了这一切。”

“我对他的爱情,和他对我的爱情,就这么奇妙地互相错过。等我发现的时候,一切都晚了,这么多年来的犹豫不决,终于使我付出代价。我衷心地希望你们在未来的人生中,不要再错过任何事,但是,”

他的眼睛看向台下的彼得,彼得抬起头冷冷地瞪视着他。过了一会儿,史蒂夫挪开眼睛。

“但是不仅仅只有犹豫和迟疑才可能导致这样的结果,过分的热情和冲动也一样,甚至更加危险。我知道你们热爱冒险,敢想敢做,不计后果,但是这样的方式一旦过头,反而会使事情变得更加严重。”

“不要保守,不要冒进,保持距离,这就是我想告诉你们的所有。”史蒂夫把话筒放下,转身下台。

台下愣了好一会儿才响起一阵掌声。“说的很好啊,不愧是罗杰斯教授!”内德拍着手,“就是有点不明所以……”

“我知道他的意思。”彼得沉声说。可是这是一个人从他的背后开口了:

“不,你不知道。”

他转过头,寇森看着他,眼神近乎悲哀。

————————————————————————————

“斯塔克先生!”彼得拿着毕业证书,迫不及待地推开门,“斯塔克先生!你看我——”

史蒂夫背对着他,此刻转过身。

“他在哪里?!”彼得声音都变了。

“在里间。”史蒂夫急促地说,“彼得,听我说,——”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已经不是我的老师了。”彼得越过他想往里走,史蒂夫拦在他面前。

“你现在不要进去!”他压低声音。

“为什么?”彼得抬起头看向他,“他怎么了?托尼怎么了?”

他看见史蒂夫脸上的表情:“他的病又发作了?”

“是……不……”史蒂夫捂住额头,“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你不要进去。”

彼得退开一步,冷笑着看着他:“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话。”

“我没有见到你陪过他,一次都没有。每次都是我。无论是做噩梦,还是恐惧媒体,还是访谈怯场,每一次都是我。让我进去,只有我可以帮他。”

“那是以前。”史蒂夫冷静地说,“在你坦白你对他的真实感觉之前。彼得,刚刚我在台上说的那些话你都没有听进去吗?他已经不再接受了,不在接受我,不再接受你。如果你真的如同我知道的那样聪明的话,你应该保持距离。”

“是啊,然后就像你一样。”彼得说,“错过。说得到好听,很伤感吧?你知道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吗?”

“彼得,我就和你直说。”史蒂夫急切地说,“哈皮和我都预感到了托尼可能要做的事。我们守着他,让他没有机会对自己下手。彼得,我知道我没法阻止你,但是如果你执意要进去的话,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对不起,我不想浪费时间在这里听你闲谈。”彼得说,“我要进去了。谁在里面?”

“哈皮在里面。”史蒂夫说,叹了口气:“我就知道我拦不住你。彼得,一定要小心点,一定要小心点。”

彼得推开里间的门,看到托尼坐在躺椅上休息,哈皮陪在他旁边。

“你可以走了,哈皮。”他说,“没事,我陪着他。”

哈皮点点头:“嗯,我就在外面等。”

他走出门去,对史蒂夫说:“事已至此,叫赵海伦女士随时待命。”

房间内。

“嗨彼得,”托尼轻快地和他打招呼,“毕业了?”

“是啊,斯塔克先生。”彼得坐在他旁边。他看了看托尼的眼睛,那里面很清澈,非常清醒的感觉。托尼好像并不在发病,而是已经彻底平静下来。

“今晚我们一定要找一个地方好好庆祝一次,”托尼若有所思地说,“我想你可以喝一点儿酒了吧,虽然这个年龄对于大学毕业生来说还是显得太年轻……就我们几个,叫上哈皮。”

“嗯。”

“毕业之后有什么计划没有?”托尼问他,“我想,虽然寇森肯定和你说过要你入学,那样吗倒也是个好选择……”

“我不想去。”彼得说。

他轻轻握住托尼的手:“我想留在这里。”

出乎意料地,托尼没有放开他的手。他转过头去,睫毛上闪烁着下午温柔的日光:“只要你愿意,我随时欢迎你留在这里。”

彼得一瞬间有些呆住:“斯塔克先生……”

托尼回过头来看他,微微一笑。

“斯塔克先生……你不生我的气吗?”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托尼微笑着说,“我很高兴你能在我的身边一直陪着我。”

“斯塔克先生……”

“叫我托尼。”

“……”彼得惊讶地看着他,托尼的眼神是那么温柔,让他有一瞬间觉得空气仿佛静止了,他看着他,就像一个真正的男人在看他的情人。

“托尼。”彼得轻轻喊着他的名字。

“这就对了。”托尼笑着,伸手抚摸他脑后的卷卷的短发,“再说一遍。”

“托尼,托尼,托尼。”彼得情不自禁地向他靠近,托尼没有躲避,而是仰头躺在椅子上,让他贴近自己。

“再过来一点,彼得,再过来一点……”

他的声音从未如此具有迷惑力,彼得在他的古惑下渐渐放松了警惕,他忘记了一切,甚至忘记了哈皮和史蒂夫警告他可能出现的危险。

“斯塔克先生……”

“彼得,好孩子。”托尼低声说,趁着他的视线被自己全部吸引,手伸进西装内的口袋。

“不!!!!”门突然被撞开,史蒂夫惊慌地闯进来,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等彼得抬起头的时候,他看见的是微笑的托尼。托尼微笑着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胸口扣下扳机。

——————————————————————————

评论(93)
热度(143)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