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婚约(大盾x嫩妮pwp,ABO设定)03

本章:【皇家婚礼和托尼出塞(雾)】

03.

婚礼的一切程序都从沐浴更衣开始。

托尼在侍女的陪同下走进浴室,偌大的大理石浴池里已经放满了热水,雾气蒸腾,一位侍女正手持铜罐,往池子里缓缓倒入香水。“请。”侍女们说。托尼脱掉衣服,迈入池中。水温滚烫,灼烧着他的皮肤,神经在一瞬间绷紧又放松。侍女们挂好帘子,将衣物收起来,便一个个退出去。

“我希望你今天过得开心。”

托尼不用猜,就知道这是洛基的声音。他站在帘子的另一头:“你来干什么?”

人影透过帘子朝他做了一个举杯的手势:“祝你结婚快乐。”

“你说得好像这真是什么好事似的。”托尼淡淡的说,“还是把这句话留着祝你自己结婚快乐吧。”

帘子那头突然沉默了。托尼惊觉自己说错了话:“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你说得很对。”洛基平静地说,“我和索尔永远不可能有这一天。”

“对不起。”

“你的婚礼要来了,不要说对不起。”

其实婚礼又算什么,托尼心想。

他并不觉得索尔和洛基不能结婚是件坏事,毕竟他们爱着对方,而且可以一直厮守在对方身边,虽然这份亲密关系必须永远封存,不见天日。

“差点忘了,给你这个。”洛基从袍子口袋里摸出一个玻璃瓶:“一次服用一滴,尽量在早晨服用。”

“这个是干什么用的?”

“避.孕。”

托尼有些震惊:“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现在不想让小托尼绊住你的脚,我理解。”帘子后面传来洛基的轻笑:“但是别让别人知道。”

更衣完毕后他站在大厅里,看着大门缓缓地打开,宾客们站成两列,此刻都有些好奇地看过来。托尼看到路的尽头停着一辆马车。

乐队开始奏乐。索尔走过来,挽起托尼的胳膊:“这个应该父亲来做,我知道。”他解释说,“你的父亲不在,所以作为国王和长兄……”

“谢谢。”托尼说。

“不要太想家。”索尔拍拍他的胳膊:“你随时都可以回来。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盔甲,还有那些工具,都是你最喜欢的……我还要给你一个礼物。”

一个男人从马车旁边走过来,朝托尼和索尔微微鞠了一躬。

“这是贾维斯。”索尔说,“我记得在所有侍从里他是最好的。他会陪着你一起去。”

贾维斯笑了笑:“请上车吧,少爷。”

“上车吧。”索尔说,他顿了顿:“再见,托尼。”

看着王宫离他越来越远,他真的开始失落了。他对这里谈不上喜欢,可是这毕竟是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再见。”托尼轻声说。 

他最后回头朝他们挥挥手,笑了一下,然后登上马车。在一片欢呼声中马车渐渐驶远,城堡从他的视线里彻底消失了。

您还要吃点什么吗,少爷?”

托尼摇摇头。他们已经赶了两个星期的路,看着路边的景色由繁华逐渐变得荒凉,终于要到达终点,“我们一到就举行典礼吗?”

“是的,少爷。我想罗杰斯大人和他的家臣们一定已经准备了很久。典礼会持续很久,我建议您还是吃点东西,补充一下精力。”

托尼强打起精神,拿起面前的糕点。马车行驶在山路上,转过了一个弯,眼前突然浮现出一座由乱石砌成的雄伟建筑。

“这就是岿盾城。”贾维斯说,“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了,一半建在山坡上,一半临着河水。从来没有人能够攻下这里。”

托尼打量着面前的城堡:“看上去阴森森的。”

马车在城堡门口停下,有侍卫过来打开车门。托尼走下车,看见大厅中央站着神父,在他的旁边,一个男人披着礼袍,背对他站着。

“这位就是罗杰斯大人了。”贾维斯小声说。

托尼知道他的脸色看起来一定很苍白。他看着他未来丈夫的背影,想着等会儿以及晚上将要发生的事,就感到头皮发麻,全身涌过一阵真切的恐慌。要不是这么多人盯着他看,托尼真想转身就跑。

然而他还是僵硬地走过去,和他并肩站着。神父清了清嗓子,开始念祷文。托尼没功夫听他在念什么,他满脑子都是想的逃跑。对不起,洛基,原谅他不能遵守诺言了,他实在不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一切,一本正经的婚礼,素未谋面的丈夫,还有最可怕的是新婚之夜的那些——

一只手突然握住他的手。

托尼猛地一怔,他因为紧张而汗涔涔的手被另一只大手温柔地包住,有着奇异的令人镇定的力量,他没来由地突然觉得安心,以及……莫名的熟悉。

托尼偏过头,日光透过大厅的彩窗照在男人脸上,他原本就清澈的蓝色眼睛此刻更加温和,金色的头发打理得很整齐,朝他微微一笑,意思是叫他别担心。

“是你?!”托尼小声喊道。

“是我。”史蒂夫说。

完了。托尼转过头去重新看向神父,紧张的感觉不但没有减轻,反而变得更加剧烈。

托尼斯塔克呀托尼斯塔克,你怎么就这么会挑窗户呢?

神父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尴尬的局面,他镇定自若地做完了祷告,慢吞吞地把小书翻过一页:“请两位面向对方,双手交叠。”

史蒂夫和托尼同时转过身来,握住对方的手。

“带上戒指。”神父说。托尼看着史蒂夫把婚戒戴在自己手上,他手里的那一号要大得多,但是他还是给他戴上了,而且没有弄错手指。

“谢谢。”史蒂夫小声道谢。

“最后一项,”神父关上小书,“请两位许下对对方的誓言。”

大厅里一片寂静,宾客们都看向站在台上的史蒂夫和托尼。

托尼沉默,史蒂夫握住他的手。

“至死不渝。”史蒂夫说。

“至死不渝。”托尼说。

“原来就这么结束了,我还以为有多复杂呢。”史蒂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克林特吓唬我说结婚誓言特别长,搞得我紧张得要命,生怕宣誓的时候突然结巴。”

托尼笑了,气氛缓和下来。能够这么轻松地和史蒂夫聊天,这比他预想得要好多了。他端过一杯酒,看着下面的宾客,“城堡里平时也有那么多人吗?”

“啊?噢,不,”史蒂夫说,“这些人都是从下面的村子里赶来的,平时城堡里很空旷。”

“唔。”

“住上一段时间后你一定会喜欢这里的。”史蒂夫说,显得有点慌乱,“比不上王宫,当然。但是四周很宁静,风景也不错……”

“我知道。”托尼说,有点感激他的贴心。

索尔和洛基没有骗他,史蒂夫看上去的确很不错。也许他们之间能够成为朋友的,虽然不会像真正的伴侣那样相亲相爱,但是身边能有这么一个朋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比他预想的好太多了。

在晚宴和与史蒂夫的闲谈中托尼渐渐松弛下来,甚至一度忘记了即将要发生的事,直到王宫来的侍女端着一只铜盘上前,俯身在托尼耳边说了一句。

“差不多到时间了,请。”

她揭开上面覆着的布,两只小酒杯露出来,里面的深色液体在烛光下闪烁。

史蒂夫和托尼没有说话,托尼一下就知道了这是洛基对他说过的可以使发.情期提前的药剂。两人之间好像有一根弦猛地绷紧,他们一直避免直接面对的事实就像那块布一样被轻易揭去。

托尼沉默了一会儿,伸手端起其中一杯。

“管他呢。”他对自己说,心一横,咬着牙一口饮尽。

身体的反应及其迅速,仿佛都是预谋好的。热流涌遍了他的全身,身体内部传来的一阵阵刺激就像不断冲刷的潮水。侍女退下,立刻又有两个上来,领着托尼离开大厅。

接着又是沐浴。婚礼从沐浴开始,又以沐浴结束。浴池里蒸腾的热气此刻起到了进一步催.情的效果,托尼能够感到自己的呼吸急促起来,水流拂过身体都能带来一阵战栗,任何轻微刺激都被无限放大,快.感和空虚感占据身体。

他颤抖着,咬牙承受着这一切,直到侍女们扶他起来,给他换上衣服。皇宫里的繁复礼节以前被托尼当成理所当然,此刻却要把他逼疯。他看着侍女给他穿上一层又一层的袍子,系上腰带,再往袖口和衣襟上别上各种配饰,沉重的月白石项链戴在最外层,最后再罩上绣着花纹的斗篷。等到一切衣服都穿戴好了之后,托尼的腿软得都快站不住了。

一会儿反正要全部脱掉的,穿这么多干什么?

“象征着好运和诸神的祝福,殿下。”侍女们答。

……去他妈的好运,去他妈的祝福。

“您的丈夫要一件一件亲手脱去,典礼才算正式完成。”侍女们说。

“好好好,”托尼胡乱答应着。拜托了姐姐们,再站下去他就要软成一滩水了。

可是等她们扶着他到史蒂夫房间前的时候,托尼觉得他还不如变成水流走比较好。

他今年二十一岁,第一次热潮在一个月前,唯一的一次跟 性 有关的经验也是那个时候。在这扇门后面是他的丈夫,他对他的了解还不如他对面前那把椅子了解得多。他对这些事完全没有概念,也无从想象,然而今晚却是一个决定一切的夜晚。

“请。”侍女们最后说。托尼推开门,走了进去。

史蒂夫背对着他,站在大床前。和托尼不同的是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袍子。

听到声音,他从烛光里回头对他温柔地笑了笑。

“晚上好,托尼。”

——————————————————————————————————————————————————————————

下一章,洞房花……咳咳

你们肯定知道下一章要发生什么我就不说了

打字打得手腕好痛,啊

 
评论 ( 87 )
热度 ( 57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