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杜盾铁】恋爱暴君(黑帮AU,修罗场一发完)

黑帮老大杜/警察史蒂夫x警官托尼,大盾和妮妮是多年的搭档,直到妮妮奉命去调查神君然后被神君各种调戏

好好的一个警匪刑侦题材被我写成了恋爱故事

好久没有写all铁修罗场,感觉都对不起自己简介那几个字了

托尼在窗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之后立即睁开眼睛。

可他还是晚了,黑影轻松地翻过窗户进入房间,托尼浑身一颤,想要伸手去拿床头的枪,可是手立刻被人死死按住,交叠着压在枕头上。

男人压住他,带着一脸玩味的神情慢慢俯下身来。

“晚上好。”他轻声说。

托尼这才发现维克多.冯.杜姆穿着斗篷,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但即使这样,他依旧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小看代号为“暴君”的男人,本市黑道帝国的一把手?他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你在干什么?”托尼压低声音,“这里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维克多。”只要他稍微提高声音求救,不出十秒增援就会包围房间:“我说过你不能来找我。”

“可是我想找你。”维克多说,依旧压着他,令托尼无法动弹或者反抗:“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警官。你的冷淡简直令我吃惊。”

托尼仍旧尽力挣扎:“现在负责调查你的不是我……放开!”

“我希望是你。警官。”男人的眼睛紧盯着他,好像看着什么猎物一样:“其他人都让我感到无趣。只有你才能令我着迷,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你要是不愿意,你现在就可以喊出来。”维克多说,“然后我就会被你的警官同志们包围,一举两得。”

这个混蛋,他知道他不会这么做。

“好吧,维克多,你到底想要什么?”

“不知道。也许你可以陪我一会儿,我们慢慢想想。”维克多说,翻身躺在他身边。

托尼在黑暗中叹了口气。

“听着,我知道我没法抓到你的把柄……”

男人在黑暗里轻笑:“我不这么觉得,亲爱的。你要是想的话你当然可以。”

托尼为这下 流的双关语而恼羞成怒,他站起来离开他,靠在桌子边。

他和维克多是两个星期前认识的。坊间有传闻说维克多.冯.杜姆是本市最大的黑道帝国管理人,但不管是舆论还是官方调查从没有抓到他的把柄。维克多以行事手段果断残忍闻名,媒体们给他起了个代号叫做“暴君”。然而直到现在为止,他的档案都干净得惊人。他的存在更像是一个传说,充满魔幻现实主义。

直到托尼奉命调查这位君王,他跟他有了进一步的接触。但这并不能解释什么,反而让一切更神秘更模糊。维克多对他的问题总是避而不答,回头再抛出一些调 情的话逗弄托尼,好像逗弄一只小猫。

他们的关系就在这一次次猫鼠游戏中发展了,维克多总是突然光顾他的房间,而且总是选在夜晚。他似乎很喜欢呆在托尼身边,甚至愿意为此冒着被全警察局围攻的风险。

“我警告你,要是某一天我找到对你不利的证据的话,我一定会立即把你送进监狱。”托尼严肃的说。

维克多的眼睛盯着托尼睡袍领口露出的一小块肌肤。

“你当然会。你是个那么尽责的好警察。”维克多撑起身子看着他,“就像那个……叫什么名字来着?史蒂夫.罗杰斯。他简直古板又无趣。”

“求你,别。”

“好吧,不谈你亲爱的,尽忠职守的史蒂夫。”维克多的声音很平静,但仔细听上去已经带着一丝怒气,“总是跟在你身边。”

“我们是同事。”托尼补了一句,“也是朋友。而已。”

维克多没有说话,他突然起身朝他走来。托尼下意识地开始寻找桌上有没有什么可以充当武器的东西,回过神来发现男人早已和他离得极近,他几乎都能够透过衬衫感觉到他的心跳。

托尼的呼吸急促起来:“你干什么……”

维克多托住他的后脑勺,让他抬起头来,托尼紧闭着眼睛的害怕的样子让他忍不住发笑。

他最终还是只在小警官侧脸上印下浅浅的一吻。“我会想你的。晚安。”

于此同时,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托尼,托尼,你睡了吗?”

“你的甜心史蒂夫又在敲门了。”维克多微微偏过头,不屑地说。

然后没等托尼做出任何反应,他走向打开的窗户,接着就没了踪影,和他来时一样无声无息又迅速。

“托尼。”史蒂夫面前的门打开了,他有些不确定地问:“你睡了吗?”

“嗯。”托尼说,想了想还是不要告诉史蒂夫本市的黑道头子刚刚光临了他的房间这件事。

“噢,我不知道你已经……”史蒂夫局促起来:“那你好好休息吧。”

“没事,进来吧。”托尼让他进来,然后给两人泡咖啡。史蒂夫是他关系最好的同事,也是最默契的搭档,毫无疑问地是一个相当优秀的人。托尼永远都很尊重他。

“怎么了?”此刻他捧着马克杯,坐到史蒂夫身边打趣:“突然找我是有什么心事想要倾诉吗?”

“啊,也不是……”史蒂夫红了脸,想起来之前克林特对他的那一番鼓励。

“你喜欢他就要告诉他嘛!你和他都共事了那么多年了,我敢说他也很喜欢你的。而且斯塔克一看就是男女通吃的那种……总之,史蒂夫,”年轻的阻击手拍拍他的肩:“我觉得你应该告诉他你对他的真实情感。要是一直藏着掖着装作两人只是普通朋友的话,哪一天托尼被别人抢走了,你就等着懊悔吧。”

“怎么了,史蒂夫?”托尼的手在他眼前晃晃:“还好吗?”

“噢,嗯,没事。”史蒂夫向他笑了笑,紧张得手心出汗:“我想,就是问问你……”

“嗯,随便问。”托尼说。

他这样毫无掩饰的亲切反而令他更加痛苦:“我想说,关于我们……我其实一直很……”

们在警报响起的同一刻一跃而起。长期养成的良好的职业素养从来没让史蒂夫这么苦恼过,他的话被迫打断了。

“我去穿制服。”托尼匆匆放下马克杯拿起枪,熟练地上膛:“三分钟后楼下见。”

三分钟后托尼坐在史蒂夫的摩托车上,伸手搂住他的腰。“斯塔克,罗杰斯,目标的位置已经暴露,请立刻赶到市中心商务大厦进行拦截。”

“收到。”托尼按住对讲机回复。摩托车一路急行到商务大厦,史蒂夫和托尼跳下车,拔出枪慢慢走进去。

“别分散了。”史蒂夫回头叮嘱托尼。他们转过一个弯,果不其然,里面等待着他们的是一场遭遇战。

托尼和任何人都没有和史蒂夫这么默契过。他们精准地互相配合着,甚至不需要眼神传递信息,就将敌人全部击倒。“呼叫增援。”托尼按住对讲器,这时史蒂夫大叫:“等等!”

他们回过头,一个人影一闪而过,标志性的斗篷让托尼心里突然一跳。

“发现目标,正在进行拦截。”史蒂夫按住对讲器随后追上去。

“等等,史蒂夫!”托尼想要阻止他,可是为时已晚。“史蒂夫!”

他想都没想就跟着跑进去。一批新的敌人包围了他们,托尼和史蒂夫勉强支持着作战,直到最后一人被消灭,托尼回过头,发现鲜血从史蒂夫肩膀上涌出。

毫无疑问他刚刚帮他挡下了一颗子弹。

“你受伤了。”托尼扶住他,让他靠着自己。“我立刻就叫医疗队过来。”

可是史蒂夫按住他的手:“托尼……”他虚弱地对他笑笑:“目标。”

“我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要是你为了照顾我而把目标搞丢了,我不会原谅你的。”

真是个尽忠职守的家伙。

托尼咬牙,站起来往维克多消失的方向跑去。他很快就在顶楼堵到了他,维克多看起来远没有一个小时前那么从容,他受了很多伤,看上去有点狼狈,但依旧保持着该死的优雅风度。

“晚上好,警官。”他微微笑着说。

托尼愤怒地走向他:“刚刚那些不是你的人,我看见你朝他们开枪了。你明明没有犯罪,为什么要来这里掺合一脚?维克多,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吗?”

维克多被托尼揪着领子,他依旧微笑着,可是眼睛里却有些说不清的情绪:“我了解到了这里有埋伏,可是总部只派来你和那个金发大块头两个人。要是我不来,今天你们两个很可能凶多吉少。”

他偏过头,不让托尼看见他脸上的淤青:“他们都在担心你有没有抓到罪犯,而我在担心你,警官。”

他握住托尼的手吻了一下,然后从顶楼一跃而下。

“维克多!”托尼跑到栏杆旁边。维克多很快就消失在一片黑暗里,只剩夜风在高楼间呼啸。

“事实证明维克多.冯.杜姆不是真正的罪犯。”局长翻着资料说,“根据联调局的档案和一些不在场证明,他的嫌疑已经被洗清了。”

“我敢打赌这家伙从来不会让别人查到他的老底。”克林特对史蒂夫和托尼说,“不然他的代号为什么要叫‘暴君’呢,这么高调。”

他打着哈欠走了。托尼看看史蒂夫绑着绷带的肩膀,“感觉好些了吗?”

“你的包扎技术大有长进。”史蒂夫笑着说,然后他凝视着托尼。

“怎么了?”托尼有些不好意思。

“没什么,我在想……”史蒂夫的声音很温柔,“托尼,我喜欢你。”

托尼因为这句话愣在了原地。

“所以……你……”史蒂夫鼓起勇气说出后面那句话:“嗯,愿不愿意哪天跟我出去走走呢?我想和你一起……也许吃个饭什么的……”

“晚餐吗?那再好不过了!”一个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声音突然响起。

维克多穿着警官制服,微笑着走进来:“我都迫不及待地想跟新同事熟悉感情了。晚餐的话,我强烈推荐一家意大利餐馆,我们可以一起……”他走到托尼身边坐下,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挑衅地看向一脸怒气的史蒂夫,接着亲昵地低下头。

“你觉得怎么样,亲爱的?”

——————————————————————————

恋与里面要是再添一个神君一样优雅又邪魅狂娟的角色就好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8)
热度(531)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