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杜铁】后宫诱逃(上错床梗一发完)

√ 这是一个妮妮为救美人错上国王床的故事

√ 轻松向甜向,有点无厘头有点不科学的话敬请谅解, 标题和文章里的一些梗来源于莫扎特的同名歌剧

√给杜铁群的产粮活动写的文哈哈哈,也算是来一发群宣,门牌号695093330,群内杜铁不拆不逆,有喜欢的小伙伴快一起来玩啊!(招手)

“陛下,根据传统今晚您一定要前往塔楼过夜,您的妃嫔会在那里等你。”

维克多甚至没有把他的头从书页上抬起来:“妃嫔?我没有妃嫔。”

“我们给您找了一位细腻、高贵的姑娘,陛下,我保证她是人间角色,是失落的烟火,她会让您的夜晚分外美妙。”顾问再三鞠躬:“希望陛下的恩泽能够降临于她。”

“不。”

“陛下……”

“我对你描述的那些‘绝色’没有兴趣。”

“陛下,我保证您会惊喜万分,只要您——”

“不。”

“这是传统,陛下。”顾问挺起胸脯:“您自从登基以来,还从未宠幸过任何妃嫔。为了延续王室的血液,诞下子嗣……我向您保证,届时她一定会梳洗干净,躺在被窝里等待您的临幸。”

黑夜,城墙脚下,几个人影正悄悄地聚集在一起。

“我听到了消息,娜塔莎小姐被这个叫做维克多.冯.杜姆的暴君抓了起来!”克林特说“她就被关在这座城堡里,传说这是杜姆国王宠幸妃嫔的地方。我们要去把她救出来。”

他对面的男人摘掉斗篷帽子。

“等等,首先我们说清楚。第一,娜塔莎?有危险?你确定?她一个人能够干掉一打侍卫好吗?”

“第二,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个骑士而且深谙各种机关,而且你最受女士们欢迎。”克林特干巴巴地说。

托尼满意了,“说的倒是没错。那好吧。”

克林特射了一箭吸引开守卫们的注意,托尼趁机爬上城墙,一路悄悄地来到了塔楼,传说这是国王杜姆过夜的地方。

“啧啧,真是过分讲究。”托尼的手指拂过墨绿色的天鹅绒帷幕,还有镶嵌在墙上的精致的油画:“这个国王的名字叫什么来着?维克多?一定是一个又老又丑还很无趣的家伙。”

他走到国王的卧室,敲敲卧室门:“娜塔莎?娜塔莎?你在里面吗?”

没有人应答。托尼推开门,之间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梳妆台上放着一封信。



“亲爱的托尼:

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派你来找我,可是我实在是等得无聊,就一个人先走了。你进来的时候如果没有遇到侍卫阻拦,那一定是因为我已经事先把他们都清理掉了,不用谢。

我听说杜姆国王晚上要来这里宠幸他的妃子,(我敢打赌他只是来这坐坐就走,因为他看上去没有一点兴趣。)如果你不幸撞见了他请转告他一声,我把这里的发梳全部带走了,因为实在是太好用。

您诚挚的,
娜塔莎”

托尼心情复杂地放下信纸。他就知道娜塔莎根本不需要人来救,“所以我还是快……”

这是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声。

“就是这儿,陛下,您的美人正在里面等你。”

“我知道了,你不用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这句话。”一个男人的声音说。

糟糕,托尼的心往下一沉。杜姆国王来了!

可是这个房间位于塔楼的最顶端,根本没有其它出路。藏屏风里?太小。帷幔里?太薄。柜子顶?太高。床……

耳边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托尼索性心一横,把身上的骑士盔甲脱下来丢出窗外,穿着薄薄的上衣钻进国王床上那一团又厚又松软的被子里。

既然娜塔莎说过他只是来这里坐坐就走,而床上的被子又这么厚实,他一定不会被发现。

几分钟过后,托尼意识到他刚刚做了自己一生中最愚蠢的决定。




“就是这里了,陛下。”他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然后门咔哒一声关上,几声脚步声响过之后托尼感觉到床垫微微动了一下,像是有一个人做到了床上。

“我知道你在里面。”一个男人说。

托尼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问道,想要掀开被子,可是托尼立刻伸出一只手,把被子死死拉住。

男人笑了起来,笑声缓慢而低沉。

“还挺害羞。”

……他把他当成妃子了!

一阵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托尼听见维克多掀开了被子。接着狭小的空间一下子增添了一份陌生的温度,还有一个陌生的躯体。

“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维克多轻声说。

托尼知道他躺在离自己不足半码远的地方,他紧张得连呼吸都不敢。

“还是不打算说话吗?”维克多问。

托尼紧闭着嘴,但是他的耳边没了声音。就在他以为维克多睡着了的时候,一只手隔着被子伸过来,准确无误地向他的大腿内侧探去——

“——啊啊啊啊!”

“果然。”维克多带着微笑,眼睛紧盯着被吓了一跳,一跃而起的托尼:“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小姐,对吧?”

“你,”托尼喘着气,“你怎么知道?”

现在他终于有机会一睹这位国王的真容了。和想象中的不一样,维克多既不老又不丑,相反他的身形修长而完美,苍白的脸庞配上墨绿色的眸子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阴郁却优雅的气质。

“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但不是女士的香水,更想是那种花花公子常用的香囊的气味。还有你掉落在枕头上的头发长度过短,以及你的呼吸声要比一般的受过上等教育的淑女要急促得多,还有,”维克多扬扬手上的纸:“我发现了您的朋友给您的信。”

“托尼,是吗?可爱的名字。”

“这与你无关。”托尼气息不稳地说。

“我不这么觉得,你都自动躺到我的床上了。”维克多单手撑起脑袋,半躺在床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托尼。

他的眼神让托尼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像自己没有穿衣服站在他面前一样。

“陛……陛下,”托尼试图组织好语言,“我不是故意要冒犯您……”

“冒犯?”维克多笑了。

“我的王宫顾问跟我说,他给我准备的是一个细腻、高贵,堪称人间绝色的姑娘,而现在看来,你只有一个条件不够符合。”

“是什么,细腻、高贵、还是人间绝色?”

“是‘姑娘’。”维克多云淡风轻地说。

“……”

“不过这并不碍事。”

托尼现在看懂了,他看着他的眼神原来是掠夺性的眼神,像是猎人再看猎物,原始而野性,充满欲望。

现在从窗户跳下去,大概还来得及。

“想都别想。”维克多轻易地粉碎了托尼逃跑的念头:“你擅闯国王卧室,这可是杀头灭族之罪。我建议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而且,这可是为我和我的王妃准备的床。”维克多抚摸着床单上精致的刺绣:“按照传统,我的王妃应该躺在这张床上等待我。”

“你刚刚难道不是这么做的么?”

“这……”托尼一边朝维克多微笑,一边尝试着在他不注意的时候逃下床:“这恐怕不太适合,陛下,我毕竟……”

“嗯?”

“我毕竟是个男的。”托尼硬着头皮说。

“所以?”

他一定要忽略如此显而易见的事实吗?

“您需要有人为您诞下子嗣,而我不能生孩子。”

维克多拉住他衣服的一角,轻轻用力把人拽回床里。

“我刚才说过,这不碍事。”他凑近托尼轻声说,并且吻了吻他的眼角:“而且我会魔法。”

“什么唔——”托尼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维克多用吻堵了回去。国王翻身压住他,柔软的床垫陷了下去。

直到小骑士有点喘不过气,维克多才放开他。

托尼被不知道是魔法还是单纯来自于肢体的力量压制在国王的床上,头脑混乱,嘴唇一阵火热,“陛下,我……”

维克多俯身看着他湿润的双唇和双眼,“你看上去好像很受姑娘们的欢迎。那以前有姑娘这么对过你吗,托尼?有人像我这样吻过你吗?”

“不……”托尼艰难地喘息:“没有。”

“那你喜欢我这样吻你吗?”

托尼闭上眼睛,维克多能够看见他的睫毛在颤抖着。他以为他会对他破口大骂,说不定还会挣扎,他会说他感到恶心,但是托尼微微笑了:

“嗯。”

维克多收敛起来脸上最初玩味的神色,变得认真起来。

他俯身,凑近他的颈窝,呼出的热气喷洒在托尼的耳垂上:

“你此番前来是为了解救一位姑娘,这样高尚的行为值得我宽恕你的罪行,相反,我应该对你的表现有所奖励——”

“既然你已经是骑士了,那我将赐予你其他的东西。”维克多亲吻他的头发:“而且我保证这会让你相当满足。”

“娜塔莎小姐!您安全了!”克林特跑过去:“真高兴您没有嫁给维克多.冯.杜姆那个暴君!托尼呢?”

于此同时,塔楼内。

“我讨厌没有睡够的时候有太阳。”

“听见托尼的话没有,把王宫里面所有窗帘都加厚一层。”维克多吩咐道,然后转过头望着睡眼朦胧的托尼:“所以怎么样,你考虑好了吗?”

“考虑什么?”

“嫁给我。”



——————————————————————————

心疼妮妮总是被骗上床(其实是自己想要)

评论 ( 60 )
热度 ( 8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