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锤基】我的弟弟最近有点怪(一发完)

洛基中了魔法,一定要通过与索尔亲/热才能将魔法解除。

√给基友的生贺文!设定来源于「我的妹妹最近有点怪」,有些许改动,没有附身或者共用身体梗!
√设定基妹已经明白了自己是领养的,因此这其实是伪骨科⊙ω⊙

1.

仙宫的大床上。

索尔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的上衣就被一把扯掉,接着他被人按着胸口轻轻推到被子里,而做这一切的人,他的弟弟洛基则微笑着,从床上直起身来,凝视着他。

“哥哥。”洛基叫道。

索尔的第一反应是四下搜寻防身武器。洛基一旦开口叫“哥哥”,那就意味着绝对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可能这又是他的另外一个恶作剧,从小到大被恶整过无数次的索尔对此早有相当的了解。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洛基只是看着他。索尔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他注意到弟弟的脸颊有些异常的红 晕,而且他的身体也在袍子下轻轻颤 抖着,像是竭力忍耐着什么。

“洛基,”索尔直起身凑近他,能够感觉到他浑身紧绷。洛基的呼吸急 促,双眼有些微微失神:“你还好吗?洛基?”

“哥哥……”洛基轻声叫道,然后他身体前倾,靠在索尔怀里。

如果事情单就是这样,那还不至于太糟糕。

可是怀里的人开始难 耐地扭动起来。索尔有些慌乱地搂住他,感觉他正在急切地想要贴 近自己。他意识到洛基好像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不对劲。肌肤相亲使得此刻的空气开始燥 热,洛基滚烫的嘴唇贴着他的胸口,接着他的嘴唇上移吻住了他。

不对劲,这绝对已经十分地不对劲了!

索尔想要推开他,可是洛基的嘴唇湿 润又柔软,他所能做到的只是象征性地按住他的肩膀,不但没法拒绝反而加深了这个吻。洛基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但是这个问题好像已经不重要了。此刻的索尔一门心思地沉浸在弟弟的难得温柔的亲吻里。

直到洛基的喘 息渐渐平复,他的身体也停止颤 抖,两人才分开。

索尔看着洛基整理好衣服,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又重新恢复了平静,或者说恢复了……

索尔及时地在一把小刀掷过来之前跳开。

“又怎么了?!”他大喊,不明白洛基怎么突然变脸。

“跟你没关系,索尔!”洛基,他亲爱的弟弟,又变成了索尔最熟悉的样子:“该死的魔法……”

“该死的魔法?”索尔看着洛基匆匆忙忙地从他床上滑下来,往门边走去:“嘿,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吗?”

“不打算。”洛基说,“你……你别过来!”

可是索尔没有听他的:“我需要一个解释!”他企图在洛基逃跑之前捉住他:“为什么事情突然变得这么——”

一瞬间洛基凭空消失,索尔没能控制住力道,跌跌撞撞的向前径直撞开了房门。

门外聊天的三勇士和侍卫看到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从王子的房间里滚了出来,再定睛一看发现这就是他们王子。

“……索尔?”

2.

洛基要是想解释,他是能够解释清楚的。

一切开始于两个星期前。洛基在一次意外的事故中,他的魔法被反弹到了自己身上。起初恶作剧之神并不在意,直到他发现一切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哇,这个,”阿莫拉坐到他身边:“这是一个古老的魔咒,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也不知道。”洛基恼火地说,看着自己胸口莫名其妙出现的项链:“根本没法摘下来。”

项链底部坠着一个心形容器,但是此刻里面空空荡荡的。“你要把这个容器填满。”阿莫拉端详了一阵以后说:“这个容器在感受到刺激时将会自动产生液体,当液体集满整个容器时你就可以把项链拿下来了。”

“什么刺激?”

“就这个形状而言?”阿莫拉眼神暧昧:“你需要被爱才行。”

“……”

“而且,这份爱不能够来自别人,只有……”阿莫拉的手轻轻一挥,洛基看到训练场上正在练习的索尔:“你的哥哥。”

“什么?!”

“简单来说,这里面需要填满哥哥对你的爱噢,”阿莫拉轻抚着项链:“方式有很多种,最直接的一种就是和他亲/热啦,接 吻啦,或者直接做——”

“停!够了!”洛基打断她,“为什么是索尔?我才不会想要那个蠢货的爱或者是别的什么——”

“噢,你想,这个项链告诉我你非常想。 ”阿莫拉说,“喜欢索尔已经很久了吧。”

“……”

“先别急着脸红,”阿莫拉拍拍他的肩膀。

“要是这个容器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填满的话,你的麻烦可就大了,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她给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尽全力去做吧。”

3.

短时间内要通过与索尔亲/热来填满容器……这怎么可能?

可是洛基毕竟是恶作剧之神。他悄悄地瞬移到索尔的房间里,此时还是神域的清晨,似乎一切都在沉睡。索尔也睡着,金色的睫毛微微起伏,对他的到来毫无察觉。

洛基凑近他,俯下身去。他不得不那么做,因为只要容器没有接受到被填 充的信号,他的身体就会自动开始空 虚起来,而这种感觉真是相当糟糕。

洛基想趁索尔睡着的时候吻吻他,安抚自己身上的容器,同时也不会被熟睡的索尔发现。早晨的哥哥根本就没有防备。

他俯下身去,嘴唇接触到索尔的嘴唇。吻索尔的感觉比他想象的还要美好,洛基不由自主地弯腰更加贴近他。索尔的嘴唇有些干燥,他的胡子在洛基亲吻他的时候轻轻扎着他的脸颊,带来一阵酥 酥 痒 痒的感觉。

洛基吻了他一会儿,直起身:“什么……?”

心形容器没有被填满,一点都没有。

难道是他吻的方式不对?

洛基再次急切地俯下身来,他吻住索尔,没有注意到对方被自己的一连串小动作弄醒了,或者说,半梦半醒。

“唔……洛基?”索尔迷迷糊糊地问。

洛基身体一僵。糟糕被发现了!

“洛基, ”索尔微笑着喊了一遍他的名字,接着他拽住洛基的胳膊将他猛地拉到床上,翻身紧紧地搂住他。

“我一定是在作梦,”索尔闭着眼睛轻声感叹道:“你居然没有攻击我。”

洛基躺在他怀里一动也不敢动,索尔翻了个身,以更加舒适的姿势抱着他,两人依 偎着贴在一起。

“就像小时候一样,对不对?”他听见索尔满足地叹了口气,接着他吻了吻自己的头发,又陷入了沉睡。

洛基尝试着挣了一下,可是索尔纹丝不动。“好吧,”他无奈地把头靠在他胸口,却惊讶地发现自己脖子上的心形容器里,液体一点一点地漫上来。

4.

“洛基,你还好吗?”索尔在门外拍着门大叫。

“我没事!”

“可是你在里面呆了那么久了!”

“就……在等一会儿。”索尔就不能用仙宫其他浴池吗?

洛基一边挥挥手穿上袍子,一边仍旧努力地想要扯掉项链:“这个——该死的——魔咒——啊啊啊!”

他的脚底一滑,不受控制地撞开门猛地冲进门外等着的索尔的怀里。“啊!”

索尔关切地低下头,查看洛基被撞红的鼻子:“还好吗?”

“没事……”洛基的话说道一半在他抬起头的时候戛然而止。

索尔浑身上下都是伤口,显然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归来。有些伤口简直深得触目惊心,洛基心里的怒火瞬间腾起。

“这是怎么回事?”他低声问道。

“噢,这个,”索尔低头看看,“被那该死的什么鬼龙抓了一下。没关系,应该马上就能愈合的。”

可是洛基已经拉住他的手,把他拉进了浴室,推到池子里面:“让我看看。”

他的手按在索尔受伤的胸膛上,使用魔法,伤口的症状立刻就减轻了。

“谢谢你。”索尔拍拍他的手背,对他一笑。

“没事,”洛基偏过头:“只是看到你身上这么多伤还不是我弄出来的有些不爽而已。”

索尔好心情地大笑起来,洛基能够察觉到他的肌肉在他的手掌下震 颤。他一阵脸红,立马收回手:“那……我就……”

“急什么,”索尔又是拉住他的胳膊一拽,洛基跌进浴池里:“再陪我一会儿。”

“索尔我已经洗过澡了!”

“我想我的伤口还有些疼,”索尔装作很痛苦地嘶嘶吸气:“你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别撒谎,你最不擅长撒谎。”洛基说,但还是不放心地低头查看,索尔趁机一把抱住他。

“谢谢你,弟弟。”他贴着他的颈窝说,劳累了一整天的身体彻底放松下来:“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洛基微微闭了闭眼睛不再说什么,容器中的液体又开始上升,但是他这一次似乎没有察觉。

5.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洛基环顾了一下四周的人群,把上衣的衣摆整理好:“为什么你要穿成这个样子?”

“这是中庭人的装束。”索尔低头看看自己的卫衣和夹克:“哪里不对吗?”

“哪里都不对。”洛基毫不留情地说:“所以说干嘛突然带我来中庭?”

“我就想随便逛一逛。”索尔没有直接回答他,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洛基小跑着追上他的步伐:“索尔……”

“嘿!看这个!”

“……”

他们还是一直呆到了晚上,玩得——虽然洛基不想承认——玩得非常开心。索尔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口袋里两人肩并肩沿着河岸慢慢地散步。

“好吧,你想知道为什么我要带你来中庭。”索尔突然说。

洛基抬起头:“嗯?为什么?”

“因为你最近有点……奇怪。”索尔说,“别试着掩饰了,我都看在眼里。你总是莫名其妙地想要亲近我,可又想要退开。你看上去好像很苦恼,所以我打算带你来散散心。”

“这个嘛,索尔……”洛基少见地开始结巴起来:“我……”

“我想让你知道,”索尔打断他,他停下来握住洛基的肩膀,强迫他直视自己的目光:“你对我而言是最重要的,弟弟。你不用担心我们会疏远或者是别的什么。我永远都爱你。”

洛基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索尔低头吻住他。他踮起脚撞到索尔怀里, 伸手握住索尔脑后那柔软的金色头发, 后者大笑着揽住他的腰,加深了这个亲吻。

心形容器被填满了,洛基能够感觉到。但是此刻这一切似乎已经不再重要。

他的整个人和整个灵魂仿佛都在他们接吻的这一刻被充 实。

好吧,这个魔咒也许也还不差,不是吗?

【_(:3」∠❀)_】

在原作漫画里面,心形容器是直接装在那个什么……嗯上面的,这里还是抱住节操自主规避,改成项链啦

第一次写锤基的一发完,多多指教,感谢(。・ω・。)ノ♡






 
标签: 锤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0)
热度(380)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