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虫铁/冬铁】XOXO(黑化,NC-17)

前男友盾仍有旧情 小狼狗虫酒吧艳遇
还有一直默默单箭头的冬!一场好戏

关于标题:XO是西洋情书中的常用符号,分别代表亲吻和拥抱

你不可能以别的方式陷入爱情。

——马尔克斯《睡美人航班》

彼得从那个男人走进酒吧的第一刻起就注意到他了。

他看见他坐在吧台的角落里,要了一杯酒。他的穿着相当有品位,透露着身份和不经意的优雅。彼得相信这是他见过的在那个年纪的最漂亮的男人,银灰色的马甲勾勒出腰部曲线,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自在的魅力。他深棕色的头发在酒吧灯光下闪烁,像水流过绸缎一般无声无息。

而他本来还以为这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呢,彼得想。他站起身来,朝着喝酒的男人走去。

“需要什么?”酒保问。

托尼把西装外套放在桌上,解开衬衫的第二颗扣子:“白兰地,谢谢。”

等到酒保把酒杯放在桌上后,托尼再次开口:“我想见詹姆斯.巴恩斯先生。”

“这里没有这么个人。”酒保说道。

一个绿色的小纸球滚过桌面,托尼微笑:“再仔细想想。”

酒保一把抓起纸球,迅速回答:“排门后面。”

“谢谢。”托尼端起酒杯:“告诉他托尼.斯塔克一会儿来找他。”

与此同时彼得朝他走来。托尼在听见声音的时候回过头,正好看见男孩有点羞涩的微笑。

“你好?”

“我叫彼得。”男孩回答道:“对不起,我只是想……”

“彼得,好的。”托尼的笑容比他想象的还要有魅力:“过来坐吧。”

反正约定的时间还没有到,他愿意和年轻男孩聊一聊。

“你真的到喝酒年龄了吗?”托尼问他。男孩看上去太年轻了,眼神无辜又单纯。

“今年二十二岁,”彼得接过托尼递给他的酒,一饮而尽:“我就在附近的大学读书,你呢?”

“我?我是个商人。”

他们一边喝着酒一边聊天。彼得接着喝酒的间隙从杯沿偷看托尼,他低着头,不知道再想什么,长睫毛下一双眼睛仿佛是流动的酒液,一口就醉的那种 。

传说印度有一种瞪羚,猎人只要看到它们美丽绝伦的眼睛后,就会在几天内因相思而死去。

“在想什么?”托尼的嗓音好像就在耳边,彼得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他们竟然靠得那么近了。

“没什么。”他说,很没出息地红了脸。

托尼这一次笑出声了,他在用饶有兴味的神情打量着他。彼得感到有些窘迫,开始思考这样没有准备就上前搭讪是不是个坏主意。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抚上他的大腿。

托尼仰头喝着酒,他的手指沿着彼得牛仔裤的缝隙缓缓推进着,动作漫不经心,就好像他的手指不在那里。彼得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坐着,浑身僵硬,所有的感官和知觉都集中在那只手上。托尼的手兼具着商人的柔软与工程师的灵巧,他在彼得的膝盖上缓缓移动,接着开始往更深处探去。他在试探他的反应,而彼得几乎在瞬间就给出了答案。

托尼像是被烫到似的立刻缩回手,一边大笑着:“果然年轻人就是年轻人。”

他心情很好,很久没有心情这么好过了。看着眼前的大男孩被他逗的满脸通红,托尼心里有股恶作剧般的兴奋:“我还怕你不给反应呢。”

彼得大胆地吻上去。托尼没有迎合也没有躲开,坐在那里任他亲吻。男孩的吻带着一点点讨好似的小心翼翼,乖巧地舔吻着他的嘴唇和牙齿,托尼被酒香和男孩身上说不清的甜香包围着,叹了口气,放弃了推开他的念头。

这个小家伙还挺好玩的。

他们在酒吧的角落里接吻,在彼得的手开始探进他的衬衫的时候酒保来了:“先生。”

“……好的。”托尼推开彼得,后者看上去还有些依依不舍:“我就来。”

“你要走了吗?”

“嗯。”托尼说,“有事要谈,对不住。你好好玩。”

拿起外套走的时候托尼回头看了一眼。彼得还坐在角落里,看上去像一只被暴雨浇湿的小狗狗。他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可是接着酒排门打开,他立刻就把他忘在脑后了。

“说真的,我每次来找你都要贿赂一下你的酒保吗?”托尼随手把外套扔在桌上,接着把自己扔进脏兮兮的沙发里。

询问对象正坐在这间阴暗狭小的屋子中央,擦拭着一把狙击枪。巴恩斯沉着脸:“我收挂号费。”

“发生什么了,阳光男孩?”托尼问道:“我的事情你办得妥吧?”

“放心,情报没错。”巴恩斯扔下枪,走到角落里取出一瓶啤酒,随手打开递给托尼:“明天那艘货船就要进港。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午夜之前那批货就回到你手上了。”

托尼大大地松了口气:“你绝对不知道我听见这话有多开心。找你办事就是有保障。”

“别忘了我要的回报。”

“放心。”托尼把腿架在沙发上,舒服地喝了一口啤酒。巴恩斯走过来示意他挪开腿,然后他坐到他身边。

“刚刚外面那是谁?”

“嗯?”托尼含糊回答:“没谁。”

巴恩斯沉默了一会儿:“你真的已经……”

“我说过我不想讨论这件事情了。”托尼斩钉截铁地回答。 

“我知道。可是你应该跟他打个电话。明天的事情最好不要惹来警察插手,打个电话让他消除怀疑。”

“要打你打。”托尼说,闭上眼睛。

巴恩斯笑了一声没说话。

“托尼,你知道。当你说你真的放下的时候,别人是可以在你面前提起他的。”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勉强。

“我只是单纯不喜欢这样做,好吗?我单纯不喜欢这个名字,不喜欢它的发音,不喜欢任何人叫他的方式,而已。”托尼说。

巴恩斯起身,从他手中抽出啤酒:“好吧。”他说。

“可是你以前是不喝酒的。”

见鬼去吧,他以前也不抽烟。

而现在托尼站在酒吧后巷里,裹紧外套抵御着夜晚的冷风,从烟盒里摸出一只香烟。他试着用打火机点了一次火,可是风太大了。他在第二次的时候成功点着,蹿起的火苗照亮一小片黑暗,一个黑影从墙边向他走来。

“上帝!”托尼吓了一跳。人影迟疑了一下,他这才发现他是彼得,刚刚在酒吧里认识的男孩。

“你怎么在这里?”

彼得耸耸肩:“我一直在等你。”他满不在乎地说,鼻子冻得通红。

这一次轮到托尼真正地叹气了。他没有想到男孩居然如此顽固,这令他有些恼火,但更多的是无奈。

“别开玩笑。”他无力地说。

“你觉得这哪一个部分像是玩笑?”彼得反问。但是他在看到托尼的眼睛的时候又软了下来:“我可以去你家吗?”

“听着,孩子……”

“或是宾馆,只要你喜欢。”

“彼得……”

“我只是想送你回家。”

他的手机响了。托尼瞥了一眼联系人,彼得注意到他迅速地摁掉了电话,仿佛那是块烫手的砖头。

“对不起,彼得。”他说:“但是我今天没有时间。”

彼得有些烦躁。他不理解,托尼不理解,他以为他需要他只是为了什么见鬼的一.夜.情。可是不是的,他很早就注意到了他的反常,和他的悲伤,好像他在为什么事情精疲力尽。这很容易就能撒手不管,可是你只要看过托尼的笑容,就知道这样放他走开简直不可能。

“求你了。”彼得说。他倔强的站在那里,帮托尼抵着冷风。

对面的男人沉默许久:“好吧。”

托尼选择带他去自己名下的一所公寓,而不是直接回家。电梯坏了,他们一前一后走过黑暗的楼道,托尼能够感觉到彼得的心跳在自己的背后越来越快。他的呼吸变得潮湿起来,伸手去摸索钥匙,惊讶于自己的手指居然如此颤抖。

“老天,”托尼想,“我简直就像个什么也没经历过的小男孩。”

他的手指摸到了钥匙孔,同时也摸到了自己的恐慌。已经很久了,托尼想。他不知道自己居然已经一个人过了那么久了,久到熟悉的一切开始变得生疏。再次之前他一直沉浸在悲伤中,也许还有愤怒,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寂寞。

彼得热热的胸膛贴着他,在他开门的时候。他是个高大又结实的男孩,托尼再次意识到。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是这时彼得低下头去问他:“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简直就像记忆开闸涌来,只是这一次问话的变成别人。不过托尼想他知道标准答案。

以后再拒绝他吧。今晚也许他需要这个。

————————————————————

目前还没有黑化情节,不过大家可以猜猜看谁会黑化

到底是正义的警察盾呢还是阳光的学生虫呢还是神秘的冬吧唧!

评论 ( 109 )
热度 ( 101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