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盾铁/虫铁/冬铁】XOXO(黑化,NC-17)03

前男友盾仍有旧情+小狼狗虫酒吧艳遇+一直默默单箭头的冬=修罗场

关于标题:XO是西洋情书中的常用符,分别代表亲吻和拥抱

01章:戳这里

02章:戳这里

祝阿颜 @-I-R-O-N- 生日快乐呀!

3.

“我想再回去找他。”

“彼得。”他的好朋友,胖胖的内德叹了口气:“有一个词叫做‘419’,两个陌生人共度美好的一夜,醒来之后继续做陌生人。上天明鉴,昨晚的事情只是419而已。至少在那位先生看来是这样的。”

“拜托,彼得,你也不想做那种一夜之后还紧追着别人不放的牛皮糖吧?”

显然彼得根本没有把话听进去,他在满书包翻找着。

“如果他连电话都没有留给你……”

“那就说明我们俩只是一夜情而已。好啦,我知道。”彼得打断他的话:“但是我也知道他住在哪里。”

内德看了一眼踌躇满志的好友,百分之百确定他已经走火入魔了。

“该死!”另一边,托尼正艰难地扶着巴恩斯,两人一起从车上跌下来,巴恩斯浑身是血。

“你干嘛要挡在别人枪口上?”

“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人都像个瓷娃娃一碰就碎。”巴恩斯艰难地嘲笑着他。

托尼的手扶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传过去抱着他的腰。透过布料,巴恩斯的身体稳定而有力,这多少令他感到安心。

“给我一杯威士忌,一卷绷带,等到明天就好了。”身边的男人虚弱的说,一面还不忘十分大男子主义地推开托尼:“别这样娘娘唧唧的。”

“我还什么都没说!”托尼很恼火,因为发现他根本搬不动巴恩斯。平时看不出来,但是这家伙的肌肉就像铁一样坚硬。

“听着,你要死了,我就杀了你。”

“自相矛盾,你这个傻瓜。”巴恩斯带着一身血腥味靠在墙上笑。

托尼撇撇嘴,从车里拿出钱包,把手机丢在地上摔碎,防止有人追踪:“这个地方没有记在我的名下,很少有人知道。今晚你现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没记名的房产,”巴恩斯笑了:“桃色公寓吗?”

但是看见托尼半开玩笑地点头,他的笑容又凝固在了脸上,心里一时间很不是滋味。

“听着,硬汉,”托尼在数钱包里的现金:“我现在去药房里给你买点急救药,你能够自己爬上楼梯吗?钥匙就在花瓶地下。”

巴恩斯点点头:“没问题。”

托尼四处查看了一会儿,急匆匆地走了。巴恩斯用他车里的高尔夫球杆支撑着自己往公寓楼走去。尽管受了伤,可是他依旧还支撑着自己,也依旧敏锐地观察到了玻璃门旁边,那一小簇不同寻常的阴影。

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巴恩斯丢下球杆冲上前。他拔出手枪,另一只手把人死死地抵在墙壁上,拿枪指着他:“你他妈是谁?!”他大声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的视线适应了周遭的黑暗,这才发现被他压着的是一个年轻男孩,肯定还在上大学。

彼得冷不丁地被人用枪抵住了太阳穴,但是他沉住气,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你是谁?”他冷冷地说:“在开枪之前最好多想想,我完全有权利起诉你。”

巴恩斯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个毛头小子居然一本正经地反过来威胁他。

“你在斯塔克先生的公寓做什么?”彼得提高了声音。

“斯塔克先生?”巴恩斯一时间没有意识到他指的是谁。毕竟他自己从来没有用这样有礼貌的称呼来叫过托尼,两人刚见面的时候他叫他“斯塔克”,熟悉了之后他叫他“托尼”,再到后来,“jerk”“doll”之类成为了他们日常,但是巴恩斯从来没有听见有人会这么客客气气地叫“斯塔克先生”。

“你有没有哪怕是一点自觉,”他疑惑地对着男孩说:“我在用枪指着你,而你死掉的话就没法起诉我了。”

彼得耸耸肩:“但是你不会开枪。这里离主干道太近,夜晚有巡警,而你的枪没有装消音器。更不用说你现在浑身是血,还受了伤,根本跑不快。你看上去像是刚刚犯了什么事情。”

再一次地,巴恩斯没想到男孩居然这么厉害又冷静。他笑了一声收起枪:“好吧,看来今天是你的幸运日,孩子。”换了别人这个时候很可能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彼得说:“你犯了什么事?枪,毒.品,还是别的?”

“没必要知道,快点滚。”巴恩斯松开他,他不想跟这个男孩多费口舌。

“不。”

“……再说一遍?”

“你就这么站在斯塔克先生的公寓门口,会给他招来麻烦的。”男孩认真地说。

又是“斯塔克先生”。巴恩斯很烦躁:“是吗?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你不也站在——”

他猛然想起刚才自己关于“桃色公寓”的那个蹩脚的取笑。

“老天,”巴恩斯上下打量了一下彼得:“你该不会是——你是昨晚那个——”

彼得突然之间的脸红等于默认。巴恩斯强忍着自己没有再拔出枪。

“这跟你无关。”男孩手足无措地说。

两人之间刚刚缓和的气氛又瞬间紧张起来,甚至比刚才还要紧张。巴恩斯盯着彼得,知道彼得也在暗中打量着他。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一次站了上风。

“行了,你不要站在这里了。”他面无表情,面对这样的男孩,十分的心用一分已经足够:“我敢肯定斯塔克先生今晚没有空见你。你们是昨晚认识的吗?”

彼得没有回话,巴恩斯心想要不是天色晚,他估计能够看到男孩眼中的火光。

但是他才是有枪的那一个:“别做那种一夜情之后的扫兴的家伙。”

“你知道什么,”男孩反击,“你和他很熟?”

巴恩斯甚至不用说话。

男孩沉默了一会儿,他加快语速重申:“你这样也会给他带来麻烦的。”

“你想错了。”巴恩斯故意拉长声音:“他才是我的麻烦。”

等到托尼买完药回来,巴恩斯正好赶走彼得,把自己疲惫地扔在公寓里那张大床上。

“衣服脱掉,背对着我。”托尼说,他打开纸袋,拿出药膏。

“药店的收银员硬要问我买这个干什么,我只好说是难以启齿的紧急事件,结果他送了我一瓶灌.肠.液。”

巴恩斯脸朝下趴在床上笑出声。

他能够感觉到托尼的手指轻柔地在他的背部移动,帮他抚平那些伤痕。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两人静静地带着,任由灯光的影子在窗帘上摇动。

“谢谢。”最后托尼轻轻说。

巴恩斯吐口气:“没什么,托尼,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付钱给我,我帮你把那批走私进港的货物解决掉,就是这样而已。”

“我知道。”托尼说:“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会受伤。”

巴恩斯晓得他若是不转移话题,托尼还会继续自责下去:“我知道你没法移交给当局处理。”

“生意场上的事情,没那么能够说得明白。”托尼小声说。

“我也知道你想瞒着史蒂夫。”

背后涂药的手一下子停住了。巴恩斯没有听到托尼回话,有点后悔自己挑起这个话题:“呃……”

“史蒂夫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警员。但是优秀的警员会听从上级命令,而上级的命令是我不能够相信的。”托尼像是在为自己辩解:“我不能冒着我的企业破产的风险,去找权威部门求助。”

“你的意思是我比纽约警察局还可靠。”巴恩斯舒服地说。

“别膨胀了,”托尼往他的背上拍了一巴掌:“我像你求助,是不想消息泄露出去,像上次一样。”

上次消息泄露的唯一后果就是托尼和史蒂夫大吵一架,然后他们分手了。因为史蒂夫不能够容忍他的恋人有这样惊天的秘密瞒着他,公然地违背着他需要捍卫的一切。不久之后,托尼就来找他帮忙。

巴恩斯起初是看着托尼支付给他的可观的报酬,毕竟他没有那么强烈的道德修养,而且托尼拜托他的也不是什么上天害理的事。托尼的请求很简单:让他这个退伍老兵出马,偷偷端掉他的敌对企业偷渡进港的,企图搞垮斯塔克工业的产品。

“这叫商业竞争。”托尼很得意。

或者,在巴恩斯看来,这里还有另外一种竞争。目前的结果就是史蒂夫暂时退出,而他,赢得了接近目标的大好机会。

如果没有刚刚那个男孩过来扫兴的话。

“好了,牛仔,起来。”托尼拍拍他的肩。巴恩斯坐起来,穿好上衣。他接过托尼递给他的威士忌,托尼靠在他身边的床头柜上,散发出一股温暖的香味。他的心跳了一下,但是巴恩斯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静静地坐在托尼身边。

时光若是回到五年前,或者更早,他可能会像那个男孩一样,不顾一切地亲吻他,诱.惑他,把他压到床上,来一场不计后果的温柔情事。但是现在的他与以前的他不同。有些道理,是刚才那个男孩不会懂的:当猎人接近美丽的猎物时,他会恰到好处地隐藏自己,慢慢等着猎物放下警惕。他会耐心地与猎物逗着圈子,不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他在静待良机,就像巴恩斯现在一样。他会慢慢地引着他的猎物,最后让他主动投入他的怀抱。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3)
热度(690)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