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盾铁/虫铁/冬铁】XOXO(黑化,修罗场)04

前男友盾仍有旧情+小狼狗虫酒吧艳遇+一直默默单箭头的冬
关于标题:XO是西洋情书中的常用符,分别代表亲吻和拥抱

01章:戳这里   02章:戳这里 
03章:戳这里

本章:当三个竞争对手一起开始放大招

04.

“Shit!”彼得一头撞进宿舍,把抱着笔记本坐在床上的内德吓了一大跳。

“发生什么事了?”

男孩把书包往自己床上一甩,喘着气:“我要你帮我查一个人。”

“OK,我想我黑进了系统,现在怎么办?”内德的手指在键盘上啪嗒啪嗒:“你有名字吗?”

“没有,不过——呃,我想想,”彼得仔细回忆自己那天早晨在托尼电话联系人中看到的名字:“詹姆斯.巴恩斯?试试这个。”

“出来了。”几分钟后,内德说道。

彼得凑过去:“对!就是他!”虽然当时灯光很暗,但是他还是勉强记住了男人的脸,还有那半长的黑发。

“那个,我觉得……”内德有些犹豫,“这样做不太好吧,随随便便看一个人的资料什么的……”

“不太好?”彼得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伙计,听着,半个小时前这个家伙拿着把枪指着我!威胁,这是威胁!我他妈这辈子第一次看见真枪,就那种,”他比了个砰的手势:“真枪!”

内德又吓了一跳:“那你为什么不报警?”

“因为他和斯塔克先生好像很熟的样子,我也不想给斯塔克先生招惹麻烦。”彼得说:“但是我要弄清楚他是谁,一个浑身是血还拿着枪的男人半夜出现在斯塔克先生公寓楼下面,这绝对,绝对,绝对不正常。”

“好了,我查到他了。嘿,退伍军人——”内德挪开一点,好让彼得凑过来看清楚:“好像是两年前才从军队里面回来的,原因是左手臂受伤回国修养。——你能想象这家伙在西伯利亚呆了这么久吗?说不定他是个间谍之类的——”

“往下翻,”彼得催促。

“没有,没有和你亲爱的斯塔克先生有关系的记录。”内德翻阅着资料:“但是上面写着他退伍之后在布鲁克林接手了一家酒吧……名字叫……”

彼得像是被针刺了一下:“这就是我那天晚上遇见斯塔克先生的酒吧。”

他还记得他和斯塔克先生亲热到一半,气氛正好,酒保来了,让他去见一个什么人。

接着斯塔克先生就对他笑了笑,推开酒排的门进去了。

“……”彼得沉默了一会儿:“看来我今晚还得再去一趟。”

“?”

“我得去会会这位詹姆斯.巴恩斯。”

巴恩斯,或者大家都叫他巴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就这么被两个小屁孩把生平翻了个底朝天。事实上他现在为止还对此毫无自觉,甚至一度已经忘记了那个被他用枪指着威胁的男孩的存在。

毕竟他对于托尼来说只是个无关紧要的419对象,而巴基.巴恩斯认为真正的威胁,此刻就在身边。

“给,”史蒂夫推过来一杯啤酒,他们在打台球。

巴恩斯喝了一口,抬手向前推杆,白色的小球撞击着红球轻巧地落进洞里。

“你心不在焉。”他毫不留情地指出史蒂夫的错误,因为半个小时内他已经赢了三局,这可是前所未有的。

“也许吧,也只可能是因为我不想打。”史蒂夫摇摇头,收起球杆,破天荒地给自己倒满啤酒。

“怎么啦?”其实他不用问也知道怎么了。

史蒂夫叹了口气,他望着台球室里昏暗的顶灯。

“我和我恋人分手了。”他低声说。

巴基当然知道这件事。托尼告诉他的,在他找他帮忙的时候。

但是他必须要装作这是一个新闻,因为在史蒂夫眼里,托尼和巴基并不熟,是由他互相介绍才认识。

巴基决定开始半装傻。

“噢,是不是就是那个做生意的……叫什么斯塔……”

“托尼,”史蒂夫叫这个名字的时候表情有多温柔,令巴恩斯一瞬间感到一阵局促:“他叫托尼.斯塔克。你才回来所以不知道,他在这边很有名的。”

“噢。”巴基干巴巴地说。

“很可惜,我记得你们俩好像只见过一面。本来应该能有许多互相熟悉的时间的。”

巴基因为这句话开始冒冷汗:“没事。”

他跟托尼的熟悉程度讲出来估计会吓史蒂夫一跳吧。

巴恩斯就地起誓,一开始是真的对托尼没有任何印象。史蒂夫向他介绍托尼的时候他刚从西伯利亚回来,左臂受伤,整天喝得酩酊大醉,闷闷不乐。

“这是托尼.斯塔克,我的男朋友。”史蒂夫说这话时有点羞涩又有点骄傲,托尼站在他身边。

巴恩斯醉得视线模糊,抬头看他一眼,感觉到了那是一个个子小小的淡棕色块。

“很高兴认识你。”他含糊不清地说,并没有想到日后会和他有多大交集。

托尼在史蒂夫介绍他是个退伍军人的时候认真的看了一眼,然后没有了下文。那个时候他和史蒂夫好像正在吵架,巴恩斯实在是太醉了也没有整明白。

“呃……高兴认识你。”他又说。

过了两个月,巴恩斯埋手在酒吧事务中,渐渐忘记了还有这么个人的存在,直到某一天,棕色头发带着漂亮眼睛的小个子冲进他的酒吧。

“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是……?”

“史蒂夫是我的前男友。”托尼说这话时眼睛有点红。

“噢。”巴恩斯想了想,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肩。

“我需要你帮我解决一艘货轮。”

“你想多了。”

“我付钱。”

“哦。”

“再仔细听听,”托尼猛地凑近他,巴恩斯吓了一跳。

“我付钱。而且我帮你搞定你的左手臂。看上去有点不灵光吧?”

巴恩斯抬起头,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了一眼托尼。托尼的表情很严肃,但是还有些泛红的眼圈让他看起来有点意外的柔软。

“好。”

莫名其妙的合作伙伴关系就这么开始。巴恩斯理所当然的瞒着史蒂夫,一方面也是因为托尼这么要求他——毕竟他们分手的原因就是托尼没有把他的小秘密守护好。

巴恩斯一开始冲着那可观的报酬还有对狂飙肾上腺素的向往,接下了托尼给他的活。托尼有的时候会和他一起,他们一起猫腰躲在码头集装箱后面,等着合适的时机解决那些货船,再把走私货全部就地销毁掉。

但是有那么一晚,事情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巴恩斯清楚的记得他们用RPG炸掉了所有货物,动静很大,但是托尼并没有因此而生气。他很兴奋,眼睛在映射海面的火光里灿若群星。

“耶!”他跳起来并举起一只手,等着巴恩斯跟他击掌:“完美组队!”

巴恩斯不记得自己想了什么,但是他抓住了他只手,不经意地握住它。

史蒂夫真是个傻瓜,有的时候巴恩斯想。这么好的男友若是落到他头上,他一定要一辈子都把他紧紧捆在自己身边,永远不会离开他。

“嘿,嘿!”史蒂夫的手在他面前晃晃,巴恩斯从回忆中脱出身来。

“有在听吗,伙计?”

“有,嗯,所以,你们为什么分手了?”这也是个既定问题。答案他早就知道,也是托尼说的。

史蒂夫苦笑了一下。

“对不起。”巴基这句话是真心的。

“你不会懂的。”他说,“算了,今天球算是打不成了。我带你去看个东西。”

史蒂夫叫了辆计程车,两人来到城北一栋小小的房子前。

巴恩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就是史蒂夫和托尼在一起的几年里,他们共同生活过的屋子。

“托尼说曼哈顿的公寓太吵,所以我们就在这里选了一栋小房子。很安静,空气也比较有益健康。”史蒂夫说,他走过去,用钥匙打开门,一边和邻居打着招呼。

“托尼不需要忙生意的时候,我们就一起过来在这里住上几天。当然,”史蒂夫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沙哑:“很久以前的事了。”

史蒂夫打开灯,他们进屋,巴恩斯惊讶地发现这里依旧一尘不染,桌子椅子还有炉台全部擦得光鉴可人,像是随时准备着有人入住一样。

而史蒂夫和托尼已经分开六个月。

“你每天都来打扫?”巴恩斯的手插在口袋里,史蒂夫只要稍留心就能发现,他的姿态异常紧绷。

“嗯,”史蒂夫点点头:“我只是觉得……托尼需要一个可以真正令他放松的地方。你知道,如果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毕竟当时我们两人都太……”他的话说道一半不说了:“去花园里看看?”

“……好啊,”巴恩斯感觉自己的声音不像是自己的,那么虚假,:“好啊。”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1)
热度(551)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