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盾铁/虫铁/冬铁】XOXO(黑化,修罗场)06

前男友盾仍有旧情+小狼狗虫酒吧艳遇+一直默默单箭头的冬

关于标题:XO是西洋情书中的常用符,分别代表亲吻和拥抱

01章:戳这里   02章:戳这里  05章:戳这里
03章:戳这里   04章:戳这里

06.

白色。托尼睁开眼睛。

“……到天堂了吗?”

“很不幸,天堂暂时还不想要你。”巴恩斯坐在他身边,在用匕首切一只苹果。

“史蒂夫呢?”托尼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

切苹果的手顿了一下,巴恩斯犹豫了一会儿给他让开一点。托尼看见史蒂夫躺在他隔壁的床位上,原来巴恩斯一直坐在中间。

“他比你要严重一些,所以现在还在昏迷中。不过好在,你们两个都没有危险,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

巴恩斯一边说着,手腕微微用力,清脆一响。他把一片刚切好的苹果用刀尖挑着递到托尼嘴边:“补充点水分。”

托尼乖乖吞下那片苹果,舌尖调皮地卷了一下刀尖。这个动作让拿着匕首的男人下腹微微一紧,但是他没有注意到。

“那批货怎么样了?”

“我想我起码毁掉了大部分。”巴恩斯说:“不过,我也说不准。我当时急着查看你们的状况。”

“你呢?”托尼这才想起来巴恩斯理应和爆炸地离得最近:“你没有受到影响吗?”

巴恩斯耸耸肩:“我跳到了海里。”

托尼没空深究这个答案,他掀开被子要下床:“我好了,先走一步,你记得给我办出院手续。”

巴恩斯一惊:“什么?嘿!”

他立马追到走廊里,抓住他的胳膊以防他在他眼皮子地下溜掉:“有没有搞错,你中毒才刚醒!起码也得等一声来再说。”

“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托尼甩开他的手,又安慰地拍拍他的肩:“不是不信任你,但是我还是要亲自去查看一趟。我要确保所有物资都被销毁了才行。”

“等等,”巴恩斯叫住他。

“你刚刚,”他顿了顿:“做了什么梦?”

托尼浑身一僵:“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巴恩斯干笑两声:“好奇。”

“我啊……”托尼思索了一会儿,脑海里闪过,真实到不可信的,他被史蒂夫压在桌子上的画面。

“我梦见一群穿着苏格兰裙裤的猴子围着我玩球。这样的场景你完全不会想再看见一次。”他故意笑眯眯地望着巴恩斯,好叫他没法再追问:“还有别的问题吗?没事我走啦。”

“噢……好的。”巴恩斯愣愣地回答:“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会的啦,jerk。”

看着托尼转身离开,巴恩斯沉吟着,回到病房里。

除非那穿着苏格兰裙裤的猴子名叫史蒂夫,不然根本无法解释,托尼一连几个小时,昏迷着,面色潮红地,喘息般的叫着那个名字,令他坐如针毡。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诱人又这么悲伤的托尼。

史蒂夫慢悠悠地睁开眼睛。他的头还有点晕乎乎的,四周的景象还不是看得很清晰。

“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巴恩斯坐在他床边,手里拿着一瓶酒。

“谢谢。”史蒂夫向他道谢。“……托尼呢?”

巴恩斯没有急着回答他的话,他低头,晃了一下手里的酒瓶:“他比你好的早,出院了。”

“上帝……”史蒂夫捂着额头,倒回床上:“他没事就好。那里该死地究竟发生了什么?”

“据说是货轮爆炸,上面的毒气泄露了。”

“毒气?”史蒂夫心里一惊,又打算坐起来:“是指——武器的那种毒气吗?”

“嘿,我可不是专家。”巴恩斯笑笑,意思是别再问他了,他又喝了一口酒。

坐在病人旁边喝酒,这情景真是奇怪。

“手臂还在疼?”史蒂夫望了望他的脸,希望在那上面找出一点表情。可惜,巴恩斯一向最擅长面无表情。

“唔,不是。”巴恩斯含糊其辞地说:“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史蒂夫捂着额头。

他的头太痛了,但还是敏锐地捕捉到身边的人语调一下子变得尖利起来。

“你昨天晚上到码头那里去干什么?”

“嗯?我……”史蒂夫有些疑惑:“我是警察,我要夜巡。干嘛问我这个问题?”

“夜巡。是。”巴恩斯的声音又冷又沉,像冬季西伯利亚的低压空气。

“怎么了?”

“没。”巴恩斯皱着眉头,他又喝了一口酒。

“只是别他妈的再来搅局了。”

史蒂夫立刻清醒过来。

“你什么意思?”他望着他的好友。而巴恩斯不看他,看着另一张空空荡荡的病床。史蒂夫突然意识到托尼早先很可能躺在那张病床上。

不安在他的心中渐渐成型。

“他就快忘记了,你知道吗?”巴恩斯的声音依旧又稳又沉静,但是语速很快:“再过几个月,他可能就要真的忘记你了。他适应得很好,该死,他尝试着恢复没有你的日子,而且他在努力,我也在努力,这一切都该死地好,直到你出现打算全部把它毁掉。”

“为什么你还要找我帮忙?你还要找我的手机给他打电话,,就因为你的号码已经被他永远地屏蔽掉了。你还要我帮你约他出来,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你有考虑过我如何想?”巴恩斯急躁地说,他又喝了一口酒,酒瓶里的液体已经只剩三分之一。

史蒂夫盯着那不断晃动的棕色液体,就好像他第一次见到托尼的时候他的眼睛。

他终于开口了,语调与平时没什么不同:“巴克,伙计,冷静一点。”好像这不关他的事一样。

“可是他妈的,我还得在你面前装傻,装作我是个外人,装作我不了解他,不了解你们之间的纠葛。你是不是指望我会永远拍着你的肩说‘嘿,伙计,我会挺你’,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你去你妈的把托尼再一次拖下水,让你永远留在他的历史里。”

老天,他看上去完全喝醉了。史蒂夫冷静地想。他没有想到巴恩斯居然会对托尼这么上心,他应该意识到的,如果这不是他一厢情愿的话。

“我什么都没有做,巴恩斯。”他平缓地叫他。

“你会做的。我认识你这么久,我看得出你的心思。”巴恩斯冷冷地指出,“就算你知道你不应该这样。”

“谁说我不应该这样?”

“你应该离开他,该死,你应该彻彻底底地远离他,就像你当初决定做的那样,你不能那么戏弄他戏弄我让我觉得自己从头至尾都是个多余的家伙,没法和周围的环境融入,没法在看着他的同时发现他在看你,操!”巴恩斯带着布鲁克林口音,一瞬间史蒂夫觉得他又要变回当年那个巷子里一拳把别人打在地上的男孩子。不过这回他的攻击对象可是自己。

该死。巴恩斯不是说着玩的,他不会管他是不是病患,如果现在觉得他是个混账,那么他会一拳揍上去。史蒂夫谨慎地退后一点,挨着病床,手指悄悄摸索着可以反击的东西。

气氛紧绷着。

“嘿,史蒂夫, ”巴恩斯在叫他:“史蒂夫,伙计。”

接着他一拳挥了上来。

“——史蒂夫!!!”

史蒂夫睁开眼睛,浑身冷汗。他发现自己还躺在那张病床上,只不过这一次四周变得比较清晰。巴恩斯坐在他身边,朝下俯视着他,不过表情并不冷漠。

“——我,”史蒂夫喘着气:“我刚刚在做梦?”

“你看上去就好像你打算从床上跳下来给我一拳。”巴恩斯笑嘻嘻地说,还是布鲁克林口音:“咋啦?梦到啥啦?”

“没事,”史蒂夫还有些惊魂未定:“没事。”

看来刚刚那一切只是幻觉。

“托尼呢?”

“他比你醒的早,已经出院了。”巴恩斯回答,开始着手收拾桌上的东西:“你要是感觉没事了我们也走吧。”

“嗯。”

“原来那就是托尼?托尼.斯塔克?你前男友?”巴恩斯好奇地问:“嘿,我感觉我在电视上见过他。”

史蒂夫仔细观察他的表情,巴恩斯看上去不像在说谎,他是真的和托尼不熟。

可是梦中的情景太过清晰,好像他刚刚还在朝着自己大吼大叫一样。

史蒂夫勉强扯出一个微笑:“嗯,我跟你说过他很有名。”

“不错啊,伙计。”巴恩斯拍拍他的肩。

史蒂夫摸摸自己的额头,还有些虚汗。“巴克。”

“嗯?”

“我刚刚做梦的时候,有没有说过什么很奇怪的话?”

“嗯?”巴恩斯停下手头的动作:“什么什么奇怪的话?”

“就是……像那种,叫你冷静一点,我没有那么做之类的。”

“你在干什么,审问犯人还是被人审问啊?”巴恩斯笑着回答:“没有,我没有听见什么。你就只是……显得有点紧张而已。”

“噢,”史蒂夫松了口气:“那就好。”

“那我去给你办手续,你等我一会儿。”巴恩斯起身出去了。

史蒂夫在床上安静地坐了一会儿,等到他的背影消失再走廊里。他下床想要穿上制服靴子,脚尖却踢到一个坚硬的东西,发出清脆的响声,从床底下滚出来。

一个酒瓶。

一个酒瓶,里面还装着三分之一的棕色的酒液,和他幻觉里的分毫不差。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6)
热度(541)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