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盾铁/虫铁/冬铁】XOXO(黑化,修罗场)07

前男友盾仍有旧情+小狼狗虫酒吧艳遇+一直默默单箭头的冬

关于标题:XO是西洋情书中的常用符,分别代表亲吻和拥抱

做了一个目录!大家点开就可以看前文啦,会和文同步更新哦:我是目录

【本章:又黑了一个】

07.

“是的,是这样。”

托尼坐在冰激凌店外面的阳光下,一手招呼侍者给他续杯,另一只手握紧手机。深色的卫衣和棒球帽,再加上一副墨镜,足以让他混入一群大学生里。

“听着,詹姆斯,我没有多少时间,”托尼把嘴唇凑近话筒,电话那头的巴恩斯瞬间感觉好像他在他耳边轻轻吹气一样,实际上托尼只是为了不被别人听见他们的谈话而悄声细语。

“除了上次的迷幻剂之外,还有几种化学药剂已经混入了黑市。我查到了一种,将在几天之后的拍卖会上拍卖。公开拍卖当然不可能,我觉得应该是把它藏进某件文物里,然后再买给固定的客户。你知道,没有暗箱操作的拍卖会还叫什么拍卖会呢?”

“那你打算怎么办?”巴恩斯问:“当然你可以用你的身份进去,但是你太显眼了。”

“是的,但是我可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然后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电话对面的人一口允诺:“这一次你打算带谁出席?要知道,托尼.斯塔克出席公共场合身边没人陪着,该是一件多么诡异的事。”

托尼知道他的意思。往年都是史蒂夫陪他出席的。

托尼苦笑了一下,“你觉得我会找不到晚会伴侣?你是在开玩笑。”

“我不担心这个,但是你需要一个你可以信任的的人,而且又不在平时和你走得很近,更不能是你的秘书之类的,防止引起怀疑。”巴恩斯冷静地分析:“你没有多少选择。而且,史蒂夫也会出席,这可是典型的前任见面现场啊。”

“别告诉我你在幸灾乐祸。”

“我没有。我只是觉得你要找一个合适的晚会伴侣,而她或者他不能比史蒂夫弱。你懂我的意思吧?”

“……”有的时候他真讨厌他的一针见血。

“好吧,我会想办法的。”托尼无奈地回答:“担心你该担心的事情,jerk。”

巴恩斯在电话那头笑了:“等你的好点子,天才。”

托尼微笑着挂了电话。跟巴恩斯通过话之后他抑郁的心情终于好了一点,电话那头的回答永远是那么坚定又沉稳,叫人安心。尽管还有一个问题横在眼前,但是托尼决定眼下先不去操心它,好好地享受一次冰激凌。

“我要一杯缤纷圣代,淋蓝莓酱,还要加坚果碎。”托尼点了点他面前的菜单,系着小围裙的侍应生一边点头一边把他的要求记在纸上。

“冰激凌马上就来,请问你还需要什……”彼得抬起头,在看清楚了眼前的男人之后微微一怔,手中的笔无声地跌落下来。“斯塔克先生?”

托尼心里一惊,心想伪装得这么好怎么还被人认了出来。叫他名字的男孩看上去是那么熟悉,托尼看着他惊愕的侧脸,隐约回想起了那个酒吧和公寓里的一夜,男孩脸上微微的红晕和眼里的神情曾叫他印象深刻。

“……彼得?”

“老板娘说我有十五分钟。”彼得拖过一张椅子,做到托尼桌边:“给,你的圣代。”

托尼现在已经失去了吃圣代的兴趣,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男孩一直在盯着他,叫他有点局促。想起自从那晚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对方,托尼更加不安了。

“不合口味吗?”彼得问。

托尼摇摇头,坚果碎从雪顶上滚落下去:“彼得,听我说……”

“你都不来找我。”

有那么一瞬间托尼以为自己耳朵出错了,他已经准备好接受一个生气的男孩,或者一个冷冰冰的男孩,或者因为他的遗忘而满脸讽刺的男孩,但是他从未想到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声音小小的,有些失望的,有些……有些委屈的男孩。

没错,委屈。

彼得的声音是那么委屈,他的表情也是那么委屈,好像认定了这是托尼欠他的,并且是巨大的亏欠,拿十二分的感情也还不完似的。托尼的心差点就连同他面前的圣代一起化完了。

男孩的表情和语气再告诉他他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尽管本来419对象就不应该互相联系、尽管托尼忘记了他是因为这段时间为了走私药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尽管本来这件事情谁都没有错,可是彼得就是有这种魔力。

“你一直没有来找我。我找了你好多次,可是你连电话都没有留给我,叫我找不到你。”彼得说,一双狗狗一般湿漉漉的双眼望着他。

托尼简直想闭上眼睛大叫犯规。

“好吧,小子,对不起……”他无可奈何地说,“我不是……我不是故意的好吗?”该死,现在他感觉自己就像个恶人,说着恶人会说的话:“我最近很忙,是真的……”

“好吧。”彼得低下头。

就在托尼松了口气的时候。“你可以给我发短信呀。”

上帝啊。耶稣基督圣母玛利亚。这和那天晚上凶猛的小狼崽是同一个人吗?如果小狼崽也这么善于把自己变成可怜兮兮的奶狗的话。托尼扶住额头,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难缠的小家伙,史蒂夫礼貌有分寸,巴恩斯理智又冷酷,只有这个小家伙这么不依不挠地,倔强的想要贴着他。

就像他想蹭进他心里去似的。

“斯塔克先生讨厌我了?”

“不,才不。”这是实话。就像没人会讨厌小奶狗一样。

男孩不说话了。

出于一种莫名其妙的补偿心理,托尼决定打破沉默:“那么,你想我陪着你做什么?我今天有时间。我们可以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情。”

彼得摇摇头:“如果你陪我度过今天之后又像上次一样玩消失,那我宁可不要。我只想能够和你时不时的联系。”

啊,永远那么纠结的年轻人。托尼头痛地思索了一会儿,接着一个天大的设想,一个主意,甚至在出现在他脑海里之前就从他嘴里冒了出来。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参加一个拍卖会吗?”

男孩的眼睛猛地一亮。

“你是说……作为你的……”

托尼忍不住笑出声来:“当然是晚会伴侣。”

“天……那,那我可以请你跳舞吗?”男孩看上去像是尽力掩盖住激动,但是他显然做的很失败。托尼有些好心情地弯起嘴角,看着男孩的反应,觉得很有趣。

“不是舞会,小傻瓜,拍卖会。”

“噢……”

“不过你可以和我一起,我们参观几件漂亮东西,然后我们一起吃夜宵。”

“好,”彼得突然脸红了,而且扭捏起来:“那吃完夜宵之后呢?可不可以……嗯……我们……”

“什么?”托尼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等他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的时候他差点大笑出声:“看你的表现。”

男孩的脸更红了。

“这就是你的宿舍?”托尼把手插在卫衣的口袋里,环顾了一圈:“挺温馨的。”

内德在他们进来的一瞬间就找借口避出去了,带着仰慕的眼光看着托尼,一边走一边还跟彼得打了个手势,意思是“哇哦兄弟拿下他”。

“嗯……”彼得抢先一步走到自己床边,把摊在床上的书本拿开:“有点乱。”

“我喜欢。”

男孩愣了愣。“什么?”

托尼在他的床边坐下,微笑着看着他:“我挺喜欢的。”

彼得觉得自己应该接话,说一些“啊,没什么啊”之类的,可是托尼的笑容太迷人,他迷迷瞪瞪地就吻过去了。

托尼没有前倾也没有后退,只是闭上眼睛。彼得学着他从电视里看来的动作,一只手慢慢抚上托尼的背,一只手搂住他的腰,把他拉进自己,加深了这个亲吻。

最后彼得松开他,两人的嘴唇还保持着若即若离的状态。托尼忍不住调笑道:“千方百计地把我骗过来参观你们的宿舍就是为了这个,哈?”

彼得知道自己说不过他,决定以实际行动堵住他的嘴。

托尼睡着的时候彼得给他轻轻盖好了被子。他看了一眼宿舍床头的闹钟,此刻指向凌晨三点。内德估计回家休息去了,把宿舍全部腾给他们。他又一次确定托尼正处于深度睡眠,于是背上背包,悄悄走了出去。

他去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酒吧。就在那天晚上托尼撇下他去见了一个什么人,然后第二天他被一个男人威胁了,那个男人还知道他和托尼的事。这一切肯定有联系。

后门锁着,可是彼得爬上围墙,轻轻一跳就翻了进去。他用内德给的开锁器打开脏兮兮的铁门,迎面是一片昏暗,没有人在里面。彼得打开灯,然后被房间里的景象吓了一跳。

“holy crap!”

全是枪。狭小的房间里全是枪。手枪,步枪,狙击枪,这个房间就是个他妈的枪支博览会。彼得咽下再次粗口的冲动,强忍着不安凑过去看那些枪支。全是真的。

他发现几瓶灰扑扑的啤酒,还有一张名片(“巴基巴恩斯,没事滚一边去,竭诚为您服务”),这样他就有百分之九十的肯定这是那天晚上威胁他的男人。斯塔克先生和他混在一起干什么?

斯塔克先生一个月不见他,就因为他一直和这个男人呆在一起?

彼得盯着满房间的枪,好像满房间的小声音在和他说话:你看,他今天看见你的样子,难道不是早就忘记你了吗?

如果你不是经浑身解数叫他为他的行为感到愧疚,他会继续忘记你的不是吗?而今天他为你做的一切,只是他可怜你而已。

你是个什么都不会懂的大学生。你根本比不上一个会玩枪,拥有一件酒吧,手臂上的肌肉像海军陆战队一样发达的男人。

老是被人忽视。因为你不重要。

彼得伸出手,拿起离他最近的一把枪。左轮手枪的构造很适合他的手,他疑惑地看着它,把它握在手里,仿佛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似的。接着那些句子又重回他的脑海。他握着手枪,感受到了一股陌生的力量在他的手指间涌动。

彼得试着上膛,开保险,然后在扣动扳机的前一秒停下,关保险。他在做什么?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斯塔克先生不能继续忽视他,他需要什么来证明自己。他需要力量。

彼得神使鬼差地把那把手枪偷偷放进自己的背包里。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5)
热度(469)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