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盾铁/虫铁/冬铁】XOXO(黑化,修罗场)08

史蒂夫和巴恩斯不约而同地有了危机感。而这一切都来自被他们低估的彼得.帕克先生。

前男友盾仍有旧情+小狼狗虫酒吧艳遇+一直默默单箭头的冬
关于标题:XO是西洋情书中的常用符,分别代表亲吻和拥抱

*做了一个目录!大家点开就可以看前文啦,会和文同步更新哦:我是目录

8.

弗莱士在他路过的时候故意绊了他一脚。老师坐在讲台上,没有或者装作没有看见这一切。

杰西卡的笔掉了下来,他捡起来还给她,朝她腼腆地微笑。她冷淡地撇过头去。

一个男生打掉了他的眼镜,他听见他的伙伴在为此大笑。

他们叫他“书呆子”。他们叫他“puny Parker”。

他们叫他“loser”。

他叫彼得。这是他二十年以来的人生。

直到有人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像一束光,亦或是天外来客。

“kid!”托尼带着墨镜,隔着马路朝他招手。

彼得一瞬间呼吸都暂停了,他紧张地拉紧书包的背带,懊恼自己的运动衫和脏兮兮的球鞋,还有架在鼻梁上的愚蠢的眼镜,但是他还是跨过马路跑到他身边。

“我就知道你是这个时候下课。”托尼墨镜后面的眼睛在微笑,长长的睫毛眨啊眨,叫人没法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话上。“怎么样?准备好了吗?你不会忘了吧?”

彼得抿紧嘴:“你等我一下。”

“梅姨!!”他紧张地冲回家,“我……需要你的帮助。”

正在看杂志的梅姨愣了愣。

她帮他把乱糟糟的头发梳服帖,卷上西装,笨手笨脚地撒上香水又皱着鼻子擦掉;她帮他打好领带,皮鞋擦得呈亮,最后她往他手里塞了一盒花。

“我希望是某个女孩让你如此精心打扮。”梅姨说。

“是斯塔克先生。”

梅姨翻了个白眼。彼得看了看表,赶快跑下楼,托尼还在车里等他。

“给我的?”托尼接过他手里的花,高兴得像个小孩子:“哎呦。”

彼得也望着他笑起来。托尼从来没有嫌弃过他的礼物,也从来没有对他的好意冷淡处置。

没有托尼之前他是怎么过的啊?彼得想不起来了。

“老兄,悠着点。”史蒂夫说,看了一眼手表,又正了正领带。

“对不起,我就是听说有免费的酒水才来的。”巴恩斯招招手,示意再添一杯。

“你可别在宴会还没有开始就喝醉了。”史蒂夫警告他说:“等一下主办和他的夫人看到你该怎么想?”

你是怕托尼看到你身边有一个醉鬼朋友会怎么想吧。

他看着史蒂夫不停地看表,整理衣服,一副望眼欲穿的样子,就差说出一句“一切必须要完美”这样的话来,说真的,那样的话他会揍他的。

他和托尼明明已经分手了!巴恩斯端着酒杯烦躁地想。不仅如此,他还要在托尼和史蒂夫中间装作一个陌生人,甚至有可能,史蒂夫就是打算让他劝和他们。今晚的酒还不够多。

“巴克,够了。”史蒂夫无可奈何地说。

明明是你够了。

史蒂夫也许注意到了身边巴恩斯阴沉的目光,但是由于他天生就像不爽猫一样因此他也没有多想。他的手轻轻搁在吧台上,眼睛望着会场入口。托尼会不会来?他今晚会穿什么?也许是那一套深蓝色的西装,那是他第一次参加他举办的聚会时他穿的。也许是那套深红色衬衣,暗条纹外套,也许是黄色斜纹领带配同色手帕。他猛然发现自己能够历数托尼穿过的每一套衣服,他留给他的印象居然是那么深,就如他们曾经共同生活过的记忆一样不可磨灭。

趁着史蒂夫沉浸在回忆里的档口巴恩斯悄悄地瞟向了前门。要是托尼看见他和史蒂夫站在一起,他会是什么反应?他真的要听史蒂夫的话,做一个劝和的朋友吗?托尼会不会和他聊天,还是装作根本不认识他?还是再来一杯酒吧。真他妈复杂,他的人生真他妈复杂。

“托尼.斯塔克先生——”

“来了!”史蒂夫和巴恩斯同时抬头,眼睛紧紧盯着前门。

“——和帕克先生。特等包厢。”

……什么?

托尼穿过人群走过来,他没有穿史蒂夫记忆里的任何一套西装。旁边的男孩和他并肩走在一起,脸上带着羞涩的微笑,但举止礼貌,偏过头去和托尼谈话的时候,亮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噢,该死。巴恩斯差点一口酒喷出来。他认识那个男孩,曾经在桃色公寓楼下被他用枪威胁过。

而现在他陪在托尼身边。当时的自己是不是太温柔了?他应该表现得更吓人一点,好让男孩永远不敢再找托尼。瞧瞧他做的好事。

托尼在笑。老天。两个人同时想到,托尼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在他们面前笑过了。现在他靠着那个男孩,笑得那么开心,那么无忧无虑,这一切都使两人的心脏猛地紧缩起来。

史蒂夫紧紧地盯着他们,知道托尼和彼得走入包厢。

“他是谁?”他冲口而出,没有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变得尖锐而危险:“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他是托尼的恋人?”

“不是。”巴恩斯心里正恼火着,想都没想就干脆地说:“只是个419对象而已。”

他说完后才意识到史蒂夫疑惑地盯着他。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的?”史蒂夫问。

说漏了。

“我看得出来。”巴恩斯赶忙故作深沉地说。没必要再给自己树敌。

“好吧。可是他看上去和托尼好像很好的样子……”史蒂夫抬头盯着包厢,眼神忧虑。

他曾经以为托尼只是一时生气而已。

他以为托尼不会再喜欢上别人,就像他一样。现在他错了。

史蒂夫和巴恩斯不约而同地有了危机感。而这一切都来自被他们低估的彼得.帕克先生。

“你知道这样的拍卖会百分之八十都是作秀吧?”托尼把自己随意地扔在沙发上,开了一瓶酒。他让侍者出去了,彼得为此感到好受了些。

“几乎所以的拍卖品都已经被提前预订,大家其实心知肚明。”

“那斯塔克先生为什么还要参加拍卖会?”彼得问。

托尼微微一笑:“我想从他们手里抢走那些东西。”

彼得也微笑了:“斯塔克先生看上去很有手段啊。”

“永远不要把我想得太好,孩子。”

托尼微微侧身靠在沙发上喝酒,姿势慵懒。金棕色的酒液覆盖住他的唇瓣,接着顺着微起的双唇流进去,依稀能够看见红红的舌尖。托尼无意识地吮着杯沿,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这个动作是多么的糟糕多么的可爱多么的下 流。彼得坐在椅子上,见此情景下腹一紧。托尼喝了一口酒,朝他笑了笑。

“想来点吗,kid?”

“想。”彼得迷迷糊糊地说,然后倾身靠过去吻住他的唇,舌尖舔干净残余在托尼口腔里的酒液。他双手撑在扶手上低头吻着托尼,感受到托尼的睫毛在自己脸颊旁颤抖,他的气息柔软地洒在他的皮肤上。

他美极了,他令他着迷。

“——喜欢你。”彼得轻轻喘着气说,“我喜欢你,斯塔克先生。”

“别这样。”托尼有些慌乱地想要挡住他,可是彼得用力地将他压在沙发上,又一次罩下吻来。

“我喜欢你,托尼。”他一遍一遍地说,希望勾起他的回应。

托尼说了什么,好像是“你会后悔的”。他还在拒绝他,可是彼得强硬地顶开他的腿,与他的身体紧密贴合。

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进来,被此情景吓了一跳。托尼借机推开彼得,拿起手机走出门去:“我要——我要打一个电话。”他说,还在因为刚才的接触而轻轻颤抖。

楼下,巴恩斯的手机响了:“我去接个电话。”他对史蒂夫说,然后起身离开。

“嘿。”托尼在电话那头说,巴恩斯谨慎地躲进更衣室:“嗯。”

“我们要的东西是编号37号。我会把它拍下来,你在我付款之后把东西拿走。”托尼说:“别让任何人看见。”

“好的。”巴恩斯犹豫了一会儿:“为什么要带他来?”

“谁?”

“那个男孩,你跟我是你跟他有过一夜的那个男孩。”

“噢,你是想问这个。”托尼笑了:“怎么了,吃醋啦?”

他其实是在看玩笑,可是不小心被说中心事的巴恩斯脸一红:“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亲自出马,宝贝。”托尼说:“人人都认识斯塔克,如果我要去竞拍一样明明已经被预订了的东西,那就是砸场子。我不想把事情搞得那么难堪。”

“所以你找了一个替身?”

“放心,没人认识彼得。有我保护着,他很安全。”托尼说:“不过是的,我跟你说过,有些事情必须要做,有些事情无可奈何。比方说现在,只有彼得这样显而易见的新手,才能够去不懂规矩地参与竞拍,而别人也不会注意到他,因为他是新手,也没人会计较他。就是这么简单。”

巴恩斯握着手机笑了:“这么心狠手辣?”

“早就告诉过你别把我想得太好。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托尼懒懒地回答,挂了电话。

巴恩斯也挂掉了电话,从更衣室里钻出来,混入人群里。两个人都以为他们做的事情天衣无缝,但是这一次是个例外,他们的电话也同时被另外两个人监听着。

一个是躲在门外偷听巴恩斯说话的史蒂夫,一个是一不小心撞见托尼说话的彼得。

TBC

冬吧唧和妮妮玩脱啦哈哈哈哈哈
想象一下楼下看着小虫和妮妮卿卿我我的史蒂夫和冬吧唧的bitchface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6)
热度(505)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