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冬铁】The Best Man伴郎(修罗场,NC17)上

简介:铁很喜欢盾但盾是个直男,丧丧的铁作为盾的best man去参加婚礼时遇到了同为gay的伴郎冬,然后大盾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劲......


*会有车,会有修罗场

*不会有3P,结局一对一



1.

宿醉的感觉可不好受。托尼呻吟着,在头痛中醒来。他还穿着昨晚的衣服,皱巴巴地沾满了酒渍,地上胡乱躺着酒瓶,领带蜷缩在皮鞋里,一片混乱。

 

“hmmmm……”他闷哼着,一只手扶着额头试图坐起来。记忆还未开闸涌入脑海,手边的电话就开始嗡嗡响起。

 

“嗨。”他吃痛的,撑着身子坐起来,斜靠着沙发。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令他浑身一僵:“托尼?”

 

“史蒂夫?”托尼现在完全清醒了,该死的,他现在完全清醒并回忆起了为什么自己会喝的如此烂醉。“你还好吗?”史蒂夫问道,有点担心:“听起来好像你昨晚没有睡好。”

 

“没有,伙计,我很棒。”简直他妈的再好不过,“只是才醒来,你知道的。”

 

“已经十点了,托尼。”史蒂夫语气温柔地说,“我说过你不要熬夜的。”

 

“老兄,你不在纽约,立刻管不着我。

 

“你要是继续这样,我就马上飞过去。”

 

托尼内心的一部分疯狂叫嚣着:“那你快点过来啊,我需要你。”可是他却依旧只是对着电话轻轻笑了一声。

 

“好好准备你的婚礼,混蛋。”

 

“啊,关于这个,”史蒂夫的声音羞涩起来:“托尼,我知道你有一个大公司要管理,我知道你很忙……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所以,嗯……”

 

“我想问问,你愿意来波士顿参加婚礼,做我的伴郎吗?”

 

心里像被锥子重击了一样,托尼闭上眼睛,握住手机深呼吸,才能让自己声音里的痛苦不要泄露出来。可是他停顿的时间太久了,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慌乱起来。

 

“所以你没有时间吗?对不起,我知道这个要求太过了,我不能让你完全放下工作来……”

 

“没有,伙计,没有。”托尼瞥了一眼办公桌上的日程表,会议,采访,排得满满当当。“你猜怎么着,我最近正好有两天休假。我当然可以来波士顿。”

 

“真的吗?你太棒了,托尼。”史蒂夫激动地说:“你知道这对我而言意味着很多。我早上九点在酒店等你,好吗?”

 

“嗯。”

 

“好好休息,托尼。”

 

“你也是,混蛋。”

 

 

 

2.

 

就算把世界上所有酒喝完都不够——当然。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一天迟早要来临。史蒂夫说得对,他和他是最好的朋友,他知道托尼是个gay,但是这并不妨碍什么——他不知道的是托尼喜欢他。托尼一直喜欢他,也在夜深人静时分幻想过是不是可以一直跟他生活下去。可是当他了解到史蒂夫是个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的时候,托尼打消了这个想法,开始满足只做他的朋友。这样就够了,真的,但是那个时候他并没有想到有一天史蒂夫也要结婚。

 

她是个好女孩——这样托尼就可以真真正正地死心了。他本来完全可以拒绝史蒂夫的要求,但托尼想把这个作为一次了结。

 

他不应该再去想他了,这件事不能再糟糕了。

 

 

托尼在车子驶进酒店的客用车道时小心地用花露水漱口,这样能让史蒂夫闻不到他身上的酒味,他答应了他要戒酒的。他对着镜子打好领带,脸色尽管看起来有点苍白,但是还过得去。车门打开了,托尼深呼吸,整理好自己的表情。

 

“行李放哪?”一个冷冷的,完全陌生的声音说道,听上去似乎还带着一点不耐烦。托尼抬起头,顿住了。史蒂夫温柔的蓝眼睛没有出现,眼前的男人虽然也有一双蓝色的眼睛。但是看上去却是那么冷厉,没有一点温度。他半长的头发随意地在脑后拢成一束,衬衫敞开着,袖子卷到小臂以上。

 

一个可爱的男人,但明显不是托尼所希望的那个。

 

 

“史蒂夫呢?”

 

男人撇撇嘴,“他有事耽搁了,所以叫我来接你。”

 

不等托尼回话,他弯腰提起他的行李箱,小臂因为用力鼓起肌肉。托尼看着他的背影,思考着这人怎么可以这么莫名其妙。

 

“托尼!”这一次,熟悉的声音喊道。托尼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前面的男人也停了下来。

 

史蒂夫向他走来。他比记忆中的还要好看,穿着白色的西装,笑容温和。托尼屏住呼吸,等他走到自己身边。

 

“好久不见。”他说。

 

托尼扯出一个笑容:“是好久了。”

 

“我想你已经见过巴基了,”史蒂夫说,“巴基,这是托尼,我跟你说过的。托尼,这是詹姆斯.巴恩斯,他也是伴郎。”

 

巴恩斯阴沉地点头示意,他和托尼谁都没有兴趣和对方说话。史蒂夫察觉到了他们之间有点尴尬的气氛,笑了笑:“他刚从战场上回来,”他轻声对托尼说,“我想,他还有嗲不适应吧,其实他是个很不错的家伙,你们会相处的很好的。”

 

巴基哼了一声。

 

“别说我们了,”托尼转向他,“这是你的大日子。”他必须,必须要让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好兄弟,为他的好朋友找到此生挚爱而感到开心。“新娘呢?”

 

羞涩地笑容又出现在史蒂夫脸上:“你们会见到她的。”

 

“哦,好吧,”托尼干巴巴地说,“那我,那我先——”

 

“别急啊,”史蒂夫拉住他的胳膊,“别想这么快躲进房间,大人物先生。我保证今天酒店没有记者,让我带你逛逛吧。”

 

这无异于凌迟。但是托尼还是露出微笑答应了。巴恩斯看看他,又看看史蒂夫,一言不发地提着行李走开。

 

3.

 

托尼推开楼道的防火门,走进去。防火门在他身后沉重地关上,黑暗一瞬间笼罩上来,令人安心。

 

他背靠墙壁深吸一口气,从口袋里摸出香烟,想要点火却发现没有打火机。

 

“操。”他深深地,挫败地骂出声。

 

黑暗中突然传来啪嗒一声,接着火苗蹿起,照亮了一小片空间,和巴恩斯沉默的脸。

 

“操!”托尼这次真的被吓到了,“你怎么躲在这里不出声?”

 

“是你鬼鬼祟祟的溜进来的。”巴恩斯说,也抽出一支烟,咬在嘴里,点燃:“疲惫的一天?”

 

“你绝对想象不到。”托尼揉着额头,巴恩斯伸手,他凑过去,让他帮自己点燃。烟雾缥缈起来,这才令他好受一点。

 

“我讨厌婚礼。”

 

“我也是。”

 

他们对视了一眼,上午横亘在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已经消失了,似乎在一些事情上,他们的想法不谋而合。“浪费时间的,可笑的仪式。”巴恩斯冷哼一声。

 

“同意。” 

 

“所以说,”托尼舒展身体,巴恩斯走过来和他一起靠在墙上,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在黑暗中感觉更加安全亲密。“你为什么讨厌这个?”

 

“因为我该死的胳膊,还有人多的地方总是令人厌烦。”巴恩斯说,托尼这才注意到他的左臂其实谁义肢:“战场上?”

 

“是的。”巴恩斯吐出一口牙,:“炸弹的成果。”

 

“我也是,”托尼指指自己的心脏,“动了手术。”巴恩斯没有受伤的,温热的手臂紧贴着他,传递出的一阵阵搏动如同心跳。托尼让自己完全放松下来,黑暗中他不需要掩饰自己脸上的表情,身边有强壮的胳膊能够偷偷靠着休息,这就够了。在他这漫长的、无谓且悲哀的生活里,这样的时刻几乎算得上是恩赐。

 

“你知道,如果你有时间,我可以带你去我的大厦……”他低声说,如同呓语:“给你换个新胳膊什么的。我保证那将会很好用。”

 

“我很乐意。”巴恩斯低沉的声音传来。

 

沉默了一会儿,托尼又说:“我刚刚还没有好好介绍过自己——”

 

“托尼斯塔克,我知道。”巴恩斯说。

 

“哦。”托尼局促地答应,“噢。”

 

但是紧接着,有什么轻轻触碰了一下托尼的指尖:“原谅我早上的无礼。”巴恩斯说,托尼意识到这是一个握手的邀请。

 

他伸出手去,巴恩斯温暖的手掌包裹了他,粗糙的指腹轻轻地覆盖在托尼的手背,如同一个无声的邀请。

 

“所以……我应该叫你什么?巴基?”

 

“詹姆斯就很好。”身边的人说。

 

 

4.

 

当伴郎最操蛋的是什么?不是傻兮兮的手捧花洒硬币,单身派对,这才是最操蛋的。

 

这项重担被压在了托尼和巴恩斯的身上,所幸,托尼天生就是个派对达人。当交流深入时 ,他发现巴恩斯在这方面也毫不逊色:“开玩笑,我可是布鲁克林有名的梦中情人,”说话时他微微扬起一边眉毛,神采飞扬,似乎昔日的花花公子派头又回到了他身上。

 

最后他们俩敲定的脱衣舞女能让史蒂夫当场中暑。在敲定酒单时,托尼发现巴恩斯和他的品味居然如此一致,和他一起谈话是多么令人愉快,以致于整个下午的时间飞快地流过都无人发现。托尼很感激地发现,他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没有去想史蒂夫以及这整件令人窒息的破事,只是像个最普通的单纯的好友一样,这是进步,他想。

 

“闭上眼睛。”

 

“什么——”

 

“闭上眼睛。”托尼捂住他的眼睛,巴恩斯在旁边嬉笑。

 

他们拉开帘子,把史蒂夫带进去,在托尼手放下的一瞬间他们如愿以偿的看见了史蒂夫脸上震惊的神情。

 

“这……”

 

“不错吧,嗯?”巴恩斯说,“托尼和我就是天才。”

 

“伙计,这,”史蒂夫的脸红的像虾子一样,托尼笑出声。

 

“去吧,伙计,”他猛地一推他,“享受最后单身的一晚。”

 

酒精会让一切事情变得好过很多。托尼坐在吧台旁边,远远看着那边的声色犬马,一边招呼酒保把他的杯子填满。

 

“哦拜托,”他不用看就知道后面是谁:“今天就叫我破戒吧,史蒂夫。”

 

史蒂夫犹豫了一下,坐下来:“少喝一点。”

 

托尼嘴唇抵着酒杯,眼睛看着他:“也就现在你还管我,”他说:“很快你就管不着我啦,”

 

很快你就被人管着啦。

 

“只要我还坐在这里,我就是你的朋友,我就有理由担心你。”史蒂夫说,然后他的声音软了下来,“为什么不去玩?这都是你的杰作。”

 

“这是为你准备的。”托尼说,“为什么你不去玩?

 

史蒂夫笑了笑:“别误会我的意思,我很感激这个派对。但是,”他看着他:“我只想和你好好聊聊。”

 

“怎么了?”托尼握着酒杯的手在出汗。

 

“托尼。”史蒂夫凑近他:“没事的托尼,没事的,”他声音很轻:“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

 

【TBC】


下一更开车......


评论 ( 108 )
热度 ( 58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