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all铁】归属权(NC-17,修罗场,黑化)

*616背景,托尼和鹿队巴基并肩作战,史蒂夫死而复生变成蛇队,不顾一切地想要得到托尼。

*CP含盾铁、虫铁、冬铁、奇异铁

*部分角色黑化,NC-17/强制行为提及

 

 正文

 

距他们上一次合作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巴恩斯依旧没给他过好脸色。他知道为什么,他不会要求太多。他们一起并肩作战,打击犯罪,他发现有的时候巴恩斯还是会下意识地用枪而不是盾牌。尽管如此,但他与敌人缠斗得难舍难分的时候,前来解救的盾牌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却再也不是落入那个人的手中。为此,他的心脏还是会狠狠的刺痛一下。

 

今天的任务很顺利,只是托尼肩膀上有一道炸弹留下来的小伤口。在回总部的飞机上,巴恩斯帮忙包扎了它,消毒水刺鼻的气味让托尼偏开头,两人都沉默着。因为没什么话好说。如果现在坐在他身边的穿蓝色制服的是史蒂夫的话,也许他会责备他的不小心,他会开玩笑反击,然后他们会肩并肩坐着,普通地聊一会儿天。可是现在的空气却冰冷沉默得那么难受,巴恩斯紧紧抿着嘴,白色的纱布缠绕在他的指尖。“谢谢。”托尼声音沙哑地说,并不期待他会有什么回应。

 

但是当他们走下飞机,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回各自的房间之前,巴恩斯停下脚步。“好好睡一觉。”他淡淡的说。“你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

 

托尼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转头进了房间。

 

清洗好自己,修理破碎的战甲,托尼靠着这些事情忘记盘旋在心底的伤痛。疲倦和酸涩感一阵阵涌上来,他扑到床上,压住肩膀上的伤口,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

 

“托尼。”

 

熟悉的声音在喊他的名字。托尼动了动,却发现四肢像是被固定住。温热的呼吸喷在他耳边,仿若昨日。他睁开眼睛。

 

史蒂夫微笑着看着他。

 

“史蒂夫?”托尼愣了一下,接着开始剧烈地动作起来。史蒂夫按住他的肩膀:“shhhh,”他的声音轻得像在说情话,“小心你的伤口。”

 

“史蒂夫……”托尼小声念着这个名字,一个小时前,他还在想他再也没有机会以这种方式喊出这个名字了。眼眶一阵刺痛,托尼想那是眼泪,“哦,该死的,”他望着史蒂夫英俊温和的脸,“你没有死。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救了我,把我复活了。”史蒂夫说,托尼感到他的手指在自己肩膀上移动。“我很想你,托尼。这是我醒来之后想的第一件事。虽然花了我一点时间,我还是找过来了。”他低头,亲吻托尼的肩膀:“还是这么善于弄伤自己,嗯?”

 

“我,”托尼干涩地说,史蒂夫回来了,他没有死,这真是太好了。他愿意付出一切,只要——

 

“我原谅你了,托尼。”史蒂夫说。

 

“什么?”托尼不敢置信地说道。史蒂夫这么轻易地就原谅了他,可是天知道他的罪行不可饶恕。“不,你不能……”

 

“我可以。”史蒂夫的手指压住他的唇。“因为这些都不重要。或者说,不再重要了。我只想要你。”

 

不,这不对。

 

哪里不对。

 

“你不是史蒂夫。”托尼的声音变了调:“史蒂夫不会说这种话。你他妈到底是——唔!”嘴唇被捂住,身上的人依旧温柔地看着他,可是这样的眼神却让托尼背后泛起一阵寒意。他现在注意到了,史蒂夫那双柔和、明亮的蓝眼睛,已经被暗红的血色完全取代。

 

不。

 

“我就是史蒂夫啊,”身上的男人说。“我就是他。”

 

不,不是。托尼剧烈地挣扎起来,史蒂夫压得更紧,他绝望地感受到他的身体紧紧地压在他的身体上,带着侵犯的气息。“我想你,托尼。”他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伸出冰凉的舌尖舔了一下托尼的耳垂,托尼条件反射地瑟缩了一下,“这件事没有什么不对的。”

 

托尼想要大声喊叫,可是史蒂夫的手指突然用力按了一下他肩膀上的伤口。他疼得张开嘴,接着就被吻住了。

 

一个绝对凶残的吻。男人的舌尖滑进来,凶狠地扫荡他的口腔。他的嘴唇用力吮.吸着他,牙齿咬住口腔柔软的内侧。托尼感觉到有什么火热的东西顶着自己的下腹,他绝望地挪动着,可是双手被抓得死紧,阻止了血液循环,指尖开始泛白,失去知觉。

 

史蒂夫再一次吮吸之后放开他的唇,朝下看着他。一个怪物,货真价实的怪物。

 

“多么美,托尼。”他用迷离的音调说,“我能理解他的想法。多少次,他就坐在你旁边,想象着如何把你压在床上,然后又为这样的想法感到羞愧。”托尼气喘吁吁地睁大眼睛,史蒂夫低头亲吻他的额头:“他想象着如何亲吻你,如何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把手搭在你的肩膀上感受你的温度,你们争吵的时候他无数次想过要把你困住、困在他的房间,然后发泄怒火。”

 

“这些阴暗的想法,正直的美国队长有没有对你说过?你知不知道他不仅仅只把你当做他的战友,你知不知道他在嫉妒他的朋友?你知不知道所有人其实都这样想过,那个冷冰冰的战士、那个法师、还有那个几乎是个孩子的帕克……他们都这样想过你。但是这不重要,都不重要。”

 

他低头啃咬托尼的脖子:“因为最后得到你的只有我。”

 

他的嘴唇向下,手指伸入衣服里,托尼感觉到声音冲破了自己的喉咙。

 

巴恩斯闯进来的时候托尼还在尖叫。他几乎要把他从床上拖下来。战士的手穿过他的胁下,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他,直到托尼在那具温暖的胸膛里停止颤抖。

 

“你还好吗?”

 

托尼大口喘着气。巴恩斯抚摸着他的背,一分钟前史蒂夫手指的触感还停留在上面。他的嘴唇抵着托尼的额头,轻轻摇晃着他:“好了好了,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托尼才平静下来。他发现自己和巴恩斯面对面躺在床上,后者的手环着他的腰,担忧地看着他。托尼坐起身,把他推开了一点。

 

巴恩斯脸上闪过明显的受伤。“发生什么了,托尼?”

 

“我……”托尼看了一眼窗户,关得紧紧的。没有任何迹象表示有人来过这里。

 

“我做了个噩梦。”他说。忽略巴恩斯不相信的目光:“只是个噩梦而已。”

 

这只是个噩梦,托尼对自己说。史蒂夫已经死了,他们都出席了他的葬礼。他不可能复活,更不可能成为九头蛇的一员。

 

可是当第二天他洗漱时,发现了脖子上,靠近耳垂的地方,有一个明显的吻痕时,托尼再也忍不住地一阵阵干呕,恶心感蔓延了全身。

 

 

——

 

自然是查不到什么的,托尼看着屏幕上的数据。他已经三天没有合眼了,不敢睡觉。

 

“再重新演算一遍。”

 

“托尼。”

 

男孩站在实验室门口,一双眼睛朦胧地望着他。

 

“快去睡觉吧,托尼。”

 

“不用管我,彼得。”托尼转头继续操作:“你的客房不是在30层吗?”

 

身后的人没有回答。隔了一会儿,彼得从背后抱住他:“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托尼。你在担心他还会过来。”

 

托尼浑身一颤:“不要再说了。”他呵斥道。

 

男孩依旧紧紧抱着他,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咖啡因会要你的命的,托尼。”他闷闷地说。“拜托了,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如果他敢来,我发誓我会帮你痛揍他的屁股。”

 

“想陪着你,托尼。”

 

托尼叹了口气,低头想了想,然后在男孩发顶上亲了一下:“那你先在床上等我。”

 

彼得不情愿地点点头。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巴恩斯抱着双臂,站在阴影里。彼得一顿,转头确认托尼还在实验室才开口:“什么意思,队长?我不懂。”

 

“托尼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他的噩梦,或者说他认为的噩梦。你怎么知道他在害怕他来?”

 

“察言观色不行么?”彼得淡淡地说,已经收起了脸上那副柔软的表情。

 

“听着,小子,复仇者内不允许有任何——”

 

“不要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你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彼得说,“你和你的朋友,你们都一样,只会给托尼带来伤害。制服并不能给你带来什么,巴恩斯,我劝你有时间威胁我还不如去寻找一下那位叛变的cap。”

 

巴恩斯顿了一下,“你知道托尼不会来的,对吧?”           

 

这回换彼得愣住了。

 

“他对你说让你在床上等他……其实是不会来了。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相信任何人。你真的以为一个拥抱或者一句陪伴的承诺就能让他乖乖地按你的想法做?”

 

彼得冲回实验室,可是冰冷的声音告诉他,托尼已经关闭了所有外来权限。

 

“不……”

 

“你还是不够了解他。”巴恩斯在他身后悲哀地说:“我们谁也无法真正了解他。”

 

 

——

 

拜托了,托尼敲了敲那扇门,同时还在心里说,拜托了。这是他最后的方法,虽然不想承认。

 

 

“托尼?”门无声地打开,托尼咬咬牙走进去。目光所及之处一片黑暗,只有声音仿佛就在耳边:“你终于还是来找我了,托尼。”

 

“让我们忘记那些事吧,我今天是来找你帮忙的。”

 

“那些事我永远也不想忘掉,托尼。你看上去憔悴了不少。你一定是绝望而且走投无路了才来找我,因为你一向对魔法嗤之以鼻。”光圈渐渐浮现,穿着斗篷的身影浮现在光芒里。“不过我一定会帮助你的,无论什么,托尼。”

 

托尼抬起头,斯特兰奇望着他,脸上的神情叫人无法理解。

 

“我希望你帮我找一个人。”托尼哑声说。

 

 

 

【TBC】

下一更开车



评论 ( 44 )
热度 ( 5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