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虫铁/冬铁】XOXO(黑化,修罗场)10

当一位情敌与另一位情敌结成同盟
别对冬铁线失望太早,冬bia唧也是有心唧的/

我是目录

10.

巴恩斯在收拾行李。床边放着一张回俄国的机票,而他坐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啤酒瓶中间,想着该如何把那堆枪全部弄过去。

就地处理算了,反正这儿也没有什么好留念的了。

巴恩斯皱着眉头,他清点着他的枪。不对,少了一把。他又点了一遍。确实少了一把。

一把银白的的左轮手枪,结构轻巧,比其他来说更适合被年纪更小一点的初学者使用。

操。巴恩斯骂了一句。操,果然是那天那个混小子。他拿他的枪做什么,拿它去射乌鸦不成?“青少年。”巴恩斯咕哝一句,慢吞吞地从床上挪起来,他搞不懂为什么斯塔克会喜欢这样的人。

托尼最近忙得厉害。彼得生气不理他了,巴恩斯也整日不见踪影。他们不出现也好,介于他现在工作缠身,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终于等到工作结束,托尼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休息一阵的时候,寒潮一来,他又发烧了。

“弱不经风的真是丢人。”托尼头上捂着冰袋,躺到在沙发上呻 吟着说 。

“你最近熬夜也确实太多啦。”佩珀一边说话一边还在打字,显然她也忙不过来:“好好休息着,我晚上再叫医生过去看看。这几天也别关系工作了,我帮你应付着。”

“好吧,谢……”托尼话还没说完,那边已经急匆匆地挂了电话:“……谢你。”

“都不听人把话讲完。”

他捂着额头,环视了一下房间。实在是不想再搬回这里的,可是自己在曼哈顿的公寓一到夜间就吵得睡不着觉。也没有想到这栋房子依旧被收拾得十分干净,一点也不像很久没有住人的样子。

偌大的起居室空空荡荡,托尼蜷缩在毛毯里,昏昏沉沉地想着自己为什么一开始要把房间设计得这么大。当然最初的想法是很好的,房间大了接待客人也方便,还可以举办家庭聚会……那个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有一天会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这里?

人一向都很短视。

托尼也不知道自己是昏迷还是睡着,反正晚上医生来了一次,做了例行检查。医生走了以后他又是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煎熬着,也不知是熬着病还是孤独。

到了第二天中午托尼勉强爬起来给自己煮了杯咖啡,他头还有点晕,滚烫的咖啡洒在手上,痛得他大叫一声,接着就听见门锁被急急忙忙打开的声音。

“怎么了?没事吧?”史蒂夫冲进来,看样子是刚赶到:“佩珀跟我说你发烧了,我以为有人陪着你。医生呢?”

托尼扶着他,强忍住眩晕:“医生来过了。”

“托尼,该死,”史蒂夫咒骂着:“认真的?这么对自己?我以前跟你说的什么都忘了?”

他找出急救包,给他烫伤的地方包扎好,顺手把咖啡倒掉:“现在别喝这个,肚子饿的话我给你泡一杯热牛奶。”

“嗯嗯嗯。”托尼胡乱应答着,隐隐约约觉得他应该跟史蒂夫生气的,可是他病得没法做这些。

史蒂夫叹了口气,半抱着他回到两人以前的卧室,把他放在床上:“别踢被子,好好休息。”

好熟悉的话,托尼处在高热中的大脑想着。

史蒂夫俯下身来,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就像以前托尼生病的时候做的那样,感受他的温度:“还是很烧。好好睡。”

“唔唔。”托尼说,抓住他的手贴在脸上,以为自己回到了从前,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大个子僵硬了一下。

史蒂夫没有抽开手,就这么看着托尼睡去。

在托尼被强制卧床期间史蒂夫一直陪着他。两人住在这所房子里,史蒂夫依旧每天清早起来做早餐,给托尼煮牛奶,打扫房间,就像之前那六年的每一天,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分居一样。

事实上,除了两人不再睡一张床,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史蒂夫睡在卧室的沙发上,以便随时照看托尼。托尼有时迷迷糊糊中能够感受到他的手拨弄着他的头发,知道他正在看他。

“我不要喝这个鬼东西。”

“托尼。”史蒂夫端着牛奶,表情又好气又好笑。

“说真的,我是个成年人,而且我烦透了。”

“好吧,如果你不喜欢那就不吃。”史蒂夫出乎意料地把玻璃杯从他手里拿开,托尼瞪大眼睛。史蒂夫从前从来没有对他这么顺从过。

“呃……你还好吧?”他试探着问。

史蒂夫摇摇头:“现在生病的那个是你,托尼。你还记不记得去年元旦的时候你硬拉着我去看烟花结果自己冻感冒了?”

“然后我还在新年晚会上当着局长的面一直打喷嚏。”托尼被逗笑了,“你真应该看看他的表情。”

史蒂夫握住他的手,轻轻摩挲着他的指腹:“那次我为了看着你请假了整整一周。你真应该好好照顾自己,托尼。”

托尼不笑了,他低下头,望着史蒂夫包裹着他的,粗糙的,骨节分明的手。“我对我自己已经足够好了。”

“还不够。”史蒂夫说:“还不够,而且不管怎样都不够。因为你是一个人。”

托尼不说话。

“最起码,”史蒂夫放低声音:“让我陪你一段时间,好吗?你愿意把我当做什么就当做什么,什么都好。我只想让你远离麻烦,尤其是那些你自己制造出来的麻烦。”

“我要睡了。”托尼从史蒂夫手中抽回手,淡淡地说。

“……好吧。”史蒂夫的眼神黯淡下来。当他帮托尼盖好被子,起身往外走的时候托尼叫了一声:“史蒂夫。”

“是?”

“我知道你每天都来打扫。”

史蒂夫点点头。

被子里托尼的声音闷闷的:“我是说……这曾经也是你的家。也算是,我想。”

“现在也是。”史蒂夫说,他握着门把:“只等着某人回来。或者我也只是想让某人知道,他受伤的时候永远有一个可以回来的地方。”

被子抖动了一下,史蒂夫走过去掀开,发现托尼刚刚偷偷地哭了。

“我猜一个人生病的时候就是格外脆弱一点。”托尼理直气壮地说。

史蒂夫温柔地搂住他。

皇后区。

彼得翻进一座无人的仓库,从书包里拿出那把银白的手枪。他把自己改造的消音器装在上面,然后熟练地上膛,拉开保险栓。对面的靶子上全是他在这几天留下的弹孔。

彼得举起手枪,瞄准然后射击。经过几天的联系他的枪法已经好多了,起码不是一团糟,然而他依旧遭受着后坐力的干扰,准心也差得出奇。

彼得有些沮丧,他似乎永远也不可能变得像巴恩斯那样,可他就是想要让托尼对他另眼相看。

他要证明他是错的。

“你这么做是错的。”

彼得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调转方向,枪口指向来人。

“放轻松,kid.”男人举起双手。

“不要叫我kid.”

“好吧。”

“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没有,我只是路过。”男人打量着他:“你有枪支使用证明吗?”

彼得没有理他:“你是谁?”

“看来没有。”男人叹了口气:“你这样做可是违法的,年轻人。我完全有权利把你押解到警察局去。不过我猜,这里面并不是真的子弹吧?”

彼得怀疑地盯着他:“不是。这是我自己做的。”

“你是谁?”他又问了一遍。

“你可以叫我警官。”男人放下举起的手。“而且我知道你是谁,彼得。”

彼得意识到这个男人和巴恩斯不一样。他有礼貌,却更危险。他站在那里,可是他却被他的气势完全压制着,完全被动地跟随着他。

而现在他认出他来了。

也不用费神去问他为什么知道彼得的名字,不用费神去想他其实根本不是恰好路过。史蒂夫.罗杰斯和托尼.斯塔克公布恋情的消息曾经轰动全城,他们分手的消息也引起过一阵波澜。从任何意义上来说,史蒂夫.罗杰斯在托尼心里的地位是无人能比的,如果你硬要他做出选择的话,陪伴了他六年时光的史蒂夫显然要比一个微不足道的露水情人更重要,不,只要史蒂夫一出现,彼得就成了墙角污渍一般的存在。

但那是以前,现在……

“你们已经分开了。”

“昨天晚上有人已经和我讨论了这个。”史蒂夫说:“我不想再跟你争论一遍,我也不是来吵架的。”

彼得疑惑地收好手枪:“那你要什么?”

“我知道你昨天和托尼闹了脾气,然后你走了。”史蒂夫说,用词好像彼得只是个小学生:“显然他的某些做法你并不认同。”

彼得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这样吧,”史蒂夫看了一眼手表:“我们一起去吃个饭,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慢慢告诉我。什么都可以,”他强调:“那天晚上的事。”

巴恩斯看着手机上的GPS定位,还好他偷偷地从托尼那里弄到了彼得的手机号码。定位告诉他他正在接近一座废弃的厂房。他到达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人,而且不止是彼得。

“你可以把那天晚上的一切都告诉我。”

熟悉的声音正在说话。

“同为天涯沦落人。”史蒂夫拍拍彼得的肩膀,和他一起往外走:“说出来也许你会好受一些。说真的,我也经历过这样的时期,也许我能够帮你。”

听到脚步声,巴恩斯赶紧旁边的集装箱后面。他探出头,看见史蒂夫和彼得正走远。

他想了想刚刚听到的对话。

“操。”

TBC

吧唧的反杀倒计时dingdong~





评论 ( 67 )
热度 ( 4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