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和杀手先生同居的日子(甜,一发完)

杀手保镖x总裁AU,同居梗,超甜~

冬铁实在是太冷了!TAG基本处于冻结状态是怎么回事啊!

大家!SYLOF冬铁精品文一堆堆啊!看得你脸红心跳夜不能寐!

然后

传说中的冬铁军团到底在哪里啊!!!!!!!!!!!

 

正文

托尼觉得,请一位前杀手先生来做自己保镖就是一个错误,而和前杀手先生-保镖同居,则是错上加错。

 

杀手先生是在自己第四次遭到暗杀之后出现的。那时他正翘着腿坐在办公桌上,享用自己死里逃生之后的第一个芝士汉堡,而他的助理,波茨小姐,以一贯雷厉风行的作风,在托尼吃完汉堡之前就把人领了进来。

 

于是,当时的场景变成了这样:托尼嚼着食物,领带扯开,衬衣领口敞着,交叠着双腿晃荡。杀手先生穿着显然是临时给他的正装,头发扎成简单利落的马尾,一双深蓝色的眼睛毫无波动。但他实在是正,以托尼阅人无数的标准,实在是太正了,性感的身躯和脸庞。托尼显然还沉浸在进食的快乐中,看到杀手先生时下意识地吹了声口哨。

 

杀手先生的脸一下冷了下来。

 

“这是詹姆斯.巴恩斯先生,以后他将会是你的保镖。”他的助理说。托尼拂掉腿上的食物碎屑跳下桌子,不出一分钟完成了背景调查:“雇佣杀手,哈?你确定这妥当吗,在外面有一群杀手追杀我的时候给我派一名杀手做保镖?”

 

“更好地了解敌人,我想。”杀手先生干巴巴地说。

 

托尼其实并没有他说出来的那么忧虑,相反,他挺开心身边能够有这么一位又辣又冷的宝贝,能让枯燥的办公时间增加不少乐趣。但是他的得意劲没能持续多久,在被告知杀手先生要和他一起回家去的时候。

 

“可是我今天晚上和花花公子封面女郎还有约会呢?”托尼趴在桌子上绝望地喊。

 

杀手先生慢条斯理地收拾好自己的包,挑挑眉:“介于上一次有人计划在床上暗杀你,斯塔克,我建议你短期内还是停止这种剧烈运动比较好。”

 

他盯着他,被调戏一下午的郁闷烟消云散,托尼闷闷的表情让他差点笑出了声。

 

——

 

“所以,你带了什么行李过来?”托尼裹着浴袍,拿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手伸向杀手先生简陋的行李袋:“我不希望我们家出现任何化纤衣物——”

 

砰,行李袋掉到地上,里面的东西滚了出来。

 

托尼知道杀手先生为什么叫杀手先生了。枪,全是枪,各种高杀伤力的武器在托尼惊恐的目光中碰撞滚落在地板上,一瞬间托尼甚至闻到了空气中的火药味。在托尼反应过来之前,一只手伸过来,拽过袋子把它带离托尼的视线“不要看。”杀手冷冰冰的声音在托尼耳边响起,他收好枪支,顺手拉了一下托尼滑下去的浴袍。

 

“穿好衣服。”

 

杀手先生把他的房子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托尼躺在沙发上,平板倒映出他在托尼的房梁之间上蹿下跳。这还挺好笑的,但是当杀手坚持要和他同睡一间房间时就不那么好笑了。

 

“我是个成年人!我也有隐私!”

 

“你打飞机的时候我会装作没看见的。”杀手先生没看他,自顾自地在卧室的沙发上躺下,闭眼。

 

托尼用力拍了一下被子,发现对方并没有给予回应,只好嘟囔着缩进去。

 

“晚安。”

 

过了像是一个世纪的时间,杀手先生闭着眼睛轻轻回复了一句:“嗯。”

 

——

 

巴恩斯是被一阵细小的喘息声吵醒的。

 

他谨慎地抬起头,发现托尼盖着的被子一起一伏。这个家伙,该不会真的心大到当着他的面打飞机吧?“托尼?”他试探着问了一句,对方没有回应。

 

巴恩斯起身,来到托尼床边。托尼的脸紧压着枕头,身体却在不受控制的乱动。他的脸上在轻微地冒汗,脸色苍白,双唇紧闭。

 

“托尼!”巴恩斯摇着他的肩膀,可是对方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嘿,”他坐到床头,架着托尼的胳膊把他拖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嘿嘿嘿,深呼吸,好吗?深呼吸。”

 

他上下轻抚着他的胸口,引导他和自己一起慢慢呼吸。

 

终于,托尼的呼吸平稳下来。他在他怀里停止了颤抖,重新陷入睡眠。巴恩斯没有动,让托尼转过头在他肩膀上蹭了蹭,发出舒服的鼻音。他看着他侧脸长而柔软的睫毛,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托尼十九岁时,在阿富汗遭到了恐怖分子的炸弹袭击,直至今日,还有弹片留在他的心脏里面,还有势力在继续追杀他。他想起托尼总是在记者发布会上开玩笑说自己是“心灵的残疾人”,想起托尼被曝光很长一段时间整日用酒精自我麻痹,想起他所有轻浮的玩笑不过都是此刻脆弱形态的武装。

 

巴恩斯在黑暗中悄悄握住自己的手臂。金属烫着他的手指。

 

他和他一样。无论从什么方式说,都一样。

 

托尼起身的时候假装没有注意到右半边床上的凹陷,和依旧留有另一个人·体温的被子。昨夜是出乎意料的好梦的一夜,舒适的睡眠让此刻晨光都显得懒洋洋的。他穿好鞋子,走进起居室的时候,巴恩斯正手忙脚乱地把早餐端上桌。他穿着便服,家常的T恤有些小了,箍在身上显出肌肉的轮廓,可是腰间却扎着小奶牛围裙。看到托尼站在门口瞪视着他,巴恩斯避开目光,有些不好意思。

 

“你也不能总吃……垃圾食品。”

 

托尼慢慢地蹭到桌边坐下,牛奶不是他最爱喝的,但是他怕拒绝的话杀手先生会拔出枪来逼他喝下去……这种担心不无理由,介于巴恩斯昨晚和今天反常的表现。他乖乖吞完了牛奶,吃掉了味道一般的吐司煎蛋,这期间杀手先生一直坐在桌子另一头看着他,露出一脸满足的表情。

 

“嗯,好吃。”托尼小心翼翼地评价。

 

这句话让杀手先生脸上展开了笑容,托尼愣愣地看着他,突然发现这个男人笑起来居然比不笑还要更好看。“叫我的名字。”他说:“以后不要在心里叫我杀手先生了,叫我的名字。”

 

——

 

相处的时间久了,托尼也就渐渐了解了巴恩斯。巴恩斯其实挺喜欢笑,也挺喜欢调情的,他和他的音乐品味居然出奇地一致。他的左胳膊永远套在长袖里,永远带着手套,有的时候也会和托尼一样,半夜里被噩梦惊醒。

 

托尼从不主动询问他的秘密,但是他看过资料,知道巴恩斯从前的经历,知道衣料下偶尔闪过的银色光芒。他相信巴恩斯也看过他的,但是他们保持默契,谁也不说,平时做做饭,散散步,跟着音乐大声吼,偶尔一起看个电影,然后在深夜互相汲取温度。

 

“我讨厌蓝莓口味的冰激凌。”

 

“我喜欢蓝莓口味的。”托尼舔着他们刚从流动餐车上买的冰激凌,反驳道。巴恩斯没有买到他喜欢的口味,毕竟谁做李子口味的?他也不愿意买个香草味将就,因此只有看托尼吃的份。

 

好吧,看托尼伸出小舌尖一下一下地舔着融化下来的奶油,也许比自己吃还要有趣。

 

“你知道我已经很久没有约过女人了吧。”巴恩斯收回目光淡淡地说:“从战场上一直禁欲到现在,所以不要摆出那个样子故意逗我。”

 

“噢,”标准的假装无辜式语气:“我以为杀手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再说,你自己一脑子颜色想法可不是我的错。”

 

 

巴恩斯要气死了,他和托尼整天绑在一起,以致于去酒吧喝酒也要一起去。从前在酒吧谈笑风生坐拥佳丽无数的他现在居然一个妹也把不到,大部分原因是妹子看见他和另外一个男人站在一起就识趣地走掉了,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你以为我不是这样吗!”托尼大声嚷嚷,一点奶油还可爱地挂在他的嘴唇上。

 

巴恩斯叹了口气,突然萌生要逗弄一下他的想法。他俯身,在托尼还没有回过神来之前舔掉了他嘴边的奶油,舌尖蹭过嘴唇的温热触感让他心里猛地一跳,原本开玩笑似的心突然用力撞动起来。

 

托尼显然也被吓到了,巴恩斯嘴唇离开他之后他还愣了很久。“……要不,我们可以买几个李子回家做。”

 

“蓝莓味也很好吃的,其实。”巴恩斯呆呆地说。

 

我不是弯的吧,我是弯的吗,我应该不会是弯的吧,托尼是弯的吗,所以我们两个到底谁是弯的,我们应该不是弯的吧,我是弯的吗,我不是弯的吧……回去之后巴恩斯心里只剩下这几行字,翻来覆去地咀嚼品味。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什么时候洗手做饭,洗好衣服,洗好自己,没有意识到托尼和他看的什么电影,没有意识到托尼和他道晚安,当他终于从那几句话中脱出心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躺在床上,一个香香暖暖的托尼就躺在他怀里,额头抵在他的胸口。

 

我可能就是弯的吧。

 

——

 

尽管小心提防着,可是暗杀还是发生了。有人暴露了他们的位置,透过落地窗朝正在喝咖啡的托尼射击。听到玻璃碎裂时巴恩斯正在厨房,那一声巨响之后他心都凉了,跑回客厅发现托尼正躺在地板上。

 

不。

 

巴恩斯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仿佛被抽空。他冲过去,把托尼翻过来,却没有看见血迹。

 

“呼,”托尼吐了一口气:“还好我趴下了。”

 

“天哪,”巴恩斯颤抖地说,把小个子总裁一把拉进怀里。托尼靠在他的肩膀上,吐气软软的,简直令人不敢相信三十秒前他以为他就要永远失去他了。

 

“我们得赶快走。”巴恩斯把他拉起来。

 

他们驱车离开房子,转了很久才甩掉跟踪的车辆。最后车子停在荒郊野岭的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木屋前,巴恩斯先下车,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让托尼进来。

 

屋子很小,很破,有点漏风。托尼抱着双臂靠着木门,犹豫了半天才开口:“其实我知道这次是我命大。谁知道这种幸运能够维持多久呢?”

 

巴恩斯回过头:“不知道。但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

 

“我是说,既然这件事终归要发生……”

 

“你是说我毫无用处吗?”巴恩斯突然转身,托尼觉得他生气了,“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赶走我。”

 

“不,我是说,他们要的是我,那就不要让我拖累你。”托尼看着他:“如果你此刻只是一个普通的保镖的话,我不会说这么多,不会干涉你的工作,詹姆斯。但是现在我……”他突然住口不说了:“算了,忘了吧。”

 

“但是现在什么?托尼,说清楚。”巴恩斯拽住他的胳膊。

 

“真的没什么,不要在意。”

 

“如果我在意的话,”巴恩斯轻柔地说,“如果我们想的一样的话。”

 

他看着托尼的耳朵越来越红,但是托尼的眼神却亮晶晶的。

 

“我想的是,这里只有一张床。”巴恩斯说。

 

托尼抬头看着他,他们两个相视一笑:“耶!”托尼欢呼道,“这简直就是糟糕的一天中最辣的事!我们还在等什么?

 

 

 

【END】

 

 

 

 

 


评论 ( 54 )
热度 ( 45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