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性/感美队在线聊天(甜,一发完)

简介:托尼注册了陌生人聊天室,史蒂夫也在里面。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史蒂夫聊了起来。

时间线在队三之后复联三之前,甜饼【高亮】

看了日推上的官方糖心血来潮,想看他们俩在网络上以陌生人的身份接近对方,一步步敞开心扉的故事

 

 

 +


托尼瞪着屏幕上某个跳动的圆点,那里显示他的信息正在被上传到广场,让更多人看见。这简直荒谬极了,相当荒谬,如果他想和某个特定对象聊天的话,他大可以买下整个软件公司,或者里头所有用户的资料。但是他没有,只是以普通人的身份注册了一个账户。也许,在经历众多巨变之后,他需要的只是找某个陌生人聊一聊,就像平常人会做的那样。

 

在名字界面他输入“you don’t know who I am”,然后在头像上犹豫了很久。不能,他不能上传自己的正面照或者背影,那样太冒险了。犹豫再三之后他上传了一张笨笨的照片作为替代,然后直接略过简介信息。

 

点进广场的时候他吓了一跳——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有趣的是,有许多人顶着史蒂夫的头像晃来晃去,那让他呼吸一滞,差点想要整个删除账号,但他又想到那些人并不真的是史蒂夫,只是他自己太过敏感了而已。

 

深吸一口气之后,托尼看见了角落里的、一个不起眼的头像,是一辆孤零零的摩托车。他好奇地点开看,摩托车主人注册名叫“the old fashion74”,这令他会心一笑。

 

托尼的手指在鼠标上摩挲着,他在犹豫,关于要不要上前搭话。这个头像的主人一定是个性格很好的人,说不定会愿意倾听他的烦恼。但是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只是将它加入自己的愿望单中,“也许以后再说吧”,托尼对自己说道,然后下线。

 

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他再次上线时,the old fashion74给他发消息了:“你好,我昨天就注意到你了。你看上去很棒,为什么没有来找我聊天呢?”

 

“昨天太晚,我休息了。”托尼说,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下意识地在编谎。

 

“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这个,”对方立即回复:“该死的时差。”

 

“你在国外?”

 

“东欧。这里风景不错,就是有点冷。”

 

“东欧很不错。”托尼评价道。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想抛下一切,只身飞到东欧:“旅行吗?还是工作?”

 

“工作。我的工作要求我经常到处跑。”

 

“那你的上司一定得给你很丰厚的报酬才行吧。”托尼开玩笑地回复。

 

没想到对方竟然停滞了,隔了一会儿小圆点才重新闪烁起来。“其实并没有。我上司和我掰了,就是……不再合作了。我现在单干。”

 

“哦,抱歉。”

 

“没事,这没什么。只是我曾经很喜欢我的工作,现在我不太确定。”对方告诉他。

 

“也许你需要一个团队。”

 

“我拥有过一个团队,那感觉确实很棒,谢谢。”他回复了一个小小笑脸,“但团队的问题就是它最终都会面临分裂,不是吗?”

 

托尼的心脏在刺痛,他颤抖着输入文字:“如果他们多理解对方就不会。”

 

“是啊,就不会。”对面的男人说,托尼没再等他下一句话就下线了。

 

 

——

 

托尼以为他不会再使用这个愚蠢的软件,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个幼稚的错误。可是当第二天的康复治疗结束之后,他躺在床上,又再次忍不住点开了那个小方框。

 

“嗨,”the old fashion74冲上来说:“昨天你没打招呼就走了。是不是我说的话冒犯了你?”

 

“不,你没有。”托尼回复,感到一阵安心的疲惫。“我跟你说说我的事吧。我曾经也有个团队,后来分裂了。我和另外一个领队我们……大吵了一架,他带着一部分成员走掉了。”

 

“听上去像个混蛋。”对方说,托尼笑出声。

 

“不得说,这件事带给我的影响很深的。我现在还在接受心理康复治疗呢。”

 

对面停顿了一下,接着急切地输入,字都打错了:“真的?”

 

“骗你的。我好的很。”

 

“我怀疑。”

 

“你怀疑也没有用,你也不能帮助我什么。”托尼告诉他:“无非是一些有益身心的建议,比方说饭后带本书散散步、养条狗之类的,这些对我来说都没有实质的作用。”

 

对方沉默了一下,接着说:“但我可以陪你聊天,你想要说什么我就陪你一直聊。”

 

“谢谢,”托尼说,发自内心的,“真的,谢谢你。”他需要这个。

 

“现在是东欧时间几点?”

 

“凌晨四点钟。我的队友们都睡觉了,但是没关系,我出来和你聊。”

 

他短暂地下线几秒,然后重新上线,和托尼一直聊了几个小时。托尼告诉了他所有事——当然,不是超英“世纪大战”版本而是改编的普通人版的“我与同事闹了矛盾”版本。The old fashion74一直在认真听,偶尔也自己说说。

 

“你知道,你之前提过的老板待遇之类的,我的老板给我的待遇的确很好。”他告诉托尼,“他给我们每个人都亲手做衣服。”

 

“听上去娘唧唧的。”托尼笑着说,想起了自己给史蒂夫做的制服。

 

“不,事实上,那很美好。我现在一直穿着它。我很难过因为它现在已经变得和流浪汉的衣服差不多破烂了,但当初真的非常好看。”

 

“我相信。”托尼打字回复:“你也可以再让你的老板给你做一套。你们还有联系吗?”

 

“我们还有唯一的联系方式。”对方说,“但是,他对此好像并没有很热衷。”

 

“也许你应该更主动一点。”

 

对方沉默了一下:“相信我,我正在做。”

 

托尼放松了自己,躺在床上和他一直聊天,直到左手臂的麻木和阵痛在药物的作用中完全消散,而他自己昏昏欲睡。“我想我有点困了。”

 

“那就好好睡一觉。熬夜是不好的。”

 

“嗯,”托尼打着哈欠,“你这么讲话真是熟悉。”

 

“什么?”

 

“没什么。晚安。”

 

对方快速地撤回了一条消息,接着发送了一句:“嗯。”

 

托尼还没来得及想他撤回的到底是什么,就立刻陷入了这段时间以来最甜蜜的睡眠。

 

 

——

 

第二天托尼神清气爽地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跳起来查看昨晚的聊天记录,越看越不对劲。

 

“星期五?”

 

“在。Boss?”

 

“帮我查一下他撤回的是什么。”

 

不出一分钟,结果就出来了。

 

【说不定其实只要你联系他,他也一直在准备着。晚安。】

 

托尼瞪着那行小字,足足半分钟之久。一个疯狂的想法在他心中成型。

 

“星期五。你能查到这个账号使用者的身份吗?”

 

“不能,先生,原账号没有上传过任何可能暴露信息的资料,账号在处在安全加密的环境中。”

 

“别告诉我你连一个网站的加密程序都破解不了吧。”

 

“并不是网站加密,先生。是另外一种更加强大的加密方式。”他的好姑娘顿了一下:“外来的。”

 

“那IP地址呢?”

 

“我在试着追踪,但是它被屏蔽了。同样。”

 

“这个人要么是个特工要么就是个高科技天才偏执狂。”托尼嘟哝:“不对,后一个说的是我。”

 

这下就有点麻烦了。他可以用更厉害的手段,可是恐怕会惊动高层。他总不能向罗斯解释他花这么大的功夫只是为了追查一位网友的身份吧,他说不定会气到脱发。

 

托尼烦躁地抿了抿嘴,目光落到桌边的黑色手机上。

 

“星期五。”

 

“是?”

 

“查查这部手机在东欧所有的使用记录。”

 

不出一会儿,结果出来了。“有一个同样型号的手机在三天前曾试图拨出一个号码,但是在接通之前就挂断了。”

 

托尼心里一紧:“我能看到那个号码吗?

 

“同样被屏蔽,但是号码定位显示在纽约,曼哈顿。”

 

这样就够了。

 

——

 

那天晚上他照常上线。“嘿,”史蒂夫发来消息说:“你一整天都不在。很忙?”

 

“是啊,你呢?”

 

“我无所事事。”

 

“嗯,听着,我想说的是,”托尼打下“我们能不能不要再玩这个幼稚的游戏了,”可是他犹豫了一会儿以后又立刻删掉。

 

“我觉得和陌生人聊天是个好主意,”他说,“感觉有的时候对方了解你就像,比你自己还要了解的多。”

 

“是这样的。”

 

“就好像他曾经真的出现在你的生活中一样。”托尼打下那行字。发出去,等待结果。

 

对方沉默了。

 

半个小时快要过去,托尼坐在电脑面前一动不动,可是那个小红点再也没有亮起。他想史蒂夫也许已经退出了,注销了账号或者怎么的。这很好,他等一下也打算这么做。

 

可是片刻之后,摩托车头像又给他发了消息。

 

“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奇怪的。”

 

“这是什么意思?”托尼彻彻底底地震惊,他已经戳穿了史蒂夫,只等着对方承认或者转头离开,但是史蒂夫没有选择任何一项。

 

“熟人也好,陌生人也好,如果双方还没有做好坦诚相见的准备的话,我觉得这是一种安全、温和而且无害的方式。我想要靠近温暖,又不想被推得太远,你也一样。”

 

“对,我也一样。”托尼笑出声来了。他们确定要这么继续下去?很显然,史蒂夫坚定不移地想要维持这样的关系,而托尼对此……竟然没有任何异议。

 

“你说的很对,the old fashion74.我想这是一种有益身心健康的方式。”

 

“对吧?东欧这边的森林很美,有时间我会给你拍照片。你看了最近上映的那部电影吗?”

 

于是他们接着聊下去了。

 

【END/TBC?】

 

彩蛋一:

 

“我队友染了新头发。”史蒂夫给她发了一张娜塔莎的背面照:“她很喜欢。你觉得呢?”

 

“老奶奶的颜色吗?”

 

片刻后他得到回复:“我队友说要顺着网线来砍你,但我劝住了。”

 

彩蛋二:

 

“我另一个队友晚上在哭。”

 

“糟糕。她怎么了?”

 

“她和他男友分开太久了吧,我想。异地恋很折磨人的。”

 

托尼想了想,偷偷把幻视的权限解开,让他晚上溜出去。

 

“他们现在天天秀恩爱。”

 

“是吗?听上去不错。”

 

彩蛋三/后续:

 

“听话,现在解开浴袍,躺在床上。我要你从大腿的内侧开始。准备好了吗?”

 

“嗯……”

 

 

 

 

 


评论 ( 87 )
热度 ( 77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