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盾铁/虫铁/冬铁】XOXO(黑化,修罗场)13

“只有我理解他!只有我才足够资格站在他身边。”

史蒂夫的告白+小虫上线,史蒂乎乎终于要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那么作

我是目录

明天的更新可能会晚一点,临时有事更新可能要到十点以后了,大家等不了的可以和后天攒着一起看,后天就大结局啦~

13.

彼得闯进来的时候史蒂夫还在整理文件。彼得闯进来的同时也带进来一阵风,把史蒂夫桌子上刚刚整理好的文件吹得四下纷飞。

史蒂夫没有恼怒,蹲下来把文件重新揽到一起。

“你还有心情管这个?”彼得提高音调说。

史蒂夫抬起头:“管什么?”

“他们走了!”彼得不管自己是不是在大吼:“斯塔克先生走了!和那个男人,他们两个一起!”

史蒂夫只是淡漠地看着他。

“这都是你的错。”彼得咬牙说:“你说了只要我找你说的办,斯塔克先生就会没事的!”

史蒂夫转身,把文件放回桌子上:“是,我知道。这没什么不好的。托尼如果留下来,他还要参加庭讯。他一向不喜欢参加庭讯。”

“他要参加庭讯,都是因为你!”彼得说:“你害的他走投无路。”

“走投无路?托尼.斯塔克从来不会走投无路。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而他……总是倾向于选择对自己来说更危险的事情。”

史蒂夫叹了口气,指了指面前的椅子:“坐下吧。”

彼得怀疑地看着他。

“坐。”史蒂夫说:“平静下来,我们来好好谈谈这件事。”

“自从我认识托尼.斯塔克的那一天起,他就没有停止把麻烦揽到自己身上过。开始我并不在意这些,直到……”史蒂夫顿了顿:“我和他在一起后,他依旧没有停止这一切。表面上装出一副乖乖的样子,背过身去却继续拿自己的生命冒险。首先是冒险关闭武器生产,然后又冒险把所有流入偷偷北美市场的武器全部销毁。我经常看见他半夜回来,带着一身伤。”

“他瞒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他不信任我。他如果开口,我也许会帮他,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能够放任他去做这种违法又危险的事情。我不能放任他伤害自己。”

“很长一段时间他成功骗过我,让我以为他真的不这么做了。”史蒂夫看着自己的手掌:“后来的事你也知道,我们吵架,然后分开。我以为我彻底放弃他不去想他,我就不会继续为他担惊受怕了。

可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不去在意。”

彼得沉默着,这让史蒂夫看上去更像是对自己说话。

“为什么他不能对自己好好的呢?为什么他不可以就这样和我在一起,我们买下一栋房子,养几只猫和狗,过除草浇花和邻居打招呼的平凡日子呢?我将这样的日子放在他眼前,他并不接受。所以我也……”

“所以你就采取另外的办法,是不是?”彼得出声说:“好叫他什么也不想。”

“……对。”史蒂夫说:“我没有办法。让他停止这一切,停止伤害自己,这是唯一的方法。我甚至不期望他会原谅我。我只希望他能够过安稳平凡的生活。”

“所以巴恩斯和他走的时候,我没有拦住他们。”

史蒂夫苦笑了一声,再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你知道吗?在我们分手的当天,我本来是打算向他求婚的。”

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

“啤酒。”巴恩斯推开小屋的门,把东西放在桌上。托尼背对着他嗯了一声,依旧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

“还好这里有信号。”

“在做什么?”巴恩斯走过去,和他一起躺在沙发上。托尼没有碰他,他有些不悦,转身给自己开了一瓶酒。

“托尼。”见身旁的人还对他不理不睬,巴恩斯干脆撑起身子勾过他印上一吻。

“你非要在这个时候打扰我吗?”托尼笑着推开他:“别拿头发蹭我,好痒。”

巴恩斯嗯了一声,继续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

“哈,我就知道。”托尼突然兴奋地欢呼一声。

“知道什么?”

“这些武器。它们在前往纽约的港口前,全部要进入俄国。”托尼戳着屏幕上的光点:“甚至有一些的原产地就在这里。拜托,这儿可是西伯利亚啊,万里无人烟的地方。如果我是个走私犯,我也知道把我的货全部藏在这里。”

“……等等,”巴恩斯按住他的手:“你还在追查那些武器?”

“当然。”托尼头也不抬:“既然没法再在港口堵截它们,我只好从源头解决问题。不然你以为我来西伯利亚干什么?”

巴恩斯愣住了。

“我以为……”他呆呆地说:“我以为你是要和我躲开那些人生活在一起。”

托尼抬起头疑惑地看了他两三秒,然后他扑哧一声笑了:“哈哈哈,不错的玩笑。”

巴恩斯没有回答。托尼笑了一会儿发现他好像并不是在开玩笑。

“嘿,伙计……”他有些担心地凑向他:“我是说……你不会当真了吧?我想要躲开他们,也不用一路跑到西伯利亚啊。”

“我以为你有庭讯。”巴恩斯指出。

“那算什么?”托尼看上去又要笑了:“噢,詹米,你怎么这么可爱。”

巴恩斯觉得一点也不好笑。巴恩斯觉得很沮丧。

“所以……你和我一起来,就是为了从源头上解决你的问题?”他干巴巴地问。

托尼点点头:“当然。这不是我们一直做的吗?”

巴恩斯感觉到羞耻和气恼混合着充斥他的身体:“所以我还是一个合作伙伴,而已。”

托尼眨了眨眼睛:“别这样。”

他凑过去安抚他:“你远远不止一个合作伙伴而已,好吗?我们是好朋友,而且我喜欢你。别再像个小浣熊一样皱着脸了。吻我一下。”

巴恩斯还在生气,没有照办。

托尼无奈地摇摇头,看着小浣熊背过身去没有看自己。

谁也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詹米?”托尼从他肩膀上越过去看他:“你可别哭啊。”

“我没有!”巴恩斯恼怒地说。一部分是在恼怒托尼,更大的一部分是在恼怒自己。

他都已经这么生他的气了,内心居然还因为“詹米”这个又甜又娘的称呼窃喜。

“好吧,我想你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消化这个。”托尼撇撇嘴,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屏幕上:“你需要我,我就一直在这里,好吗?”

巴恩斯背对着他,意识到托尼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

他在回避他的“和我生活在一起”。

“所以这没什么分别,是吧。”彼得说:“他留下来,你会给他安稳的生活;他离开,巴恩斯会给他安稳的生活。无论怎样你的目的都达成了。”

史蒂夫点点头。

“就这样?即使牺牲你自己?只要他活得好好的,他一辈子记恨你再也不见你都没有关系?”

“我能怎么办?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方式。”史蒂夫说。

彼得笑着摇摇头:“万一,万一他并不想要这样的生活呢?”

“没人会不想要这样的生活。”

“是吗?我认识的斯塔克先生,他生来就是为了这些事,这些光环和自由!而你们则想要一次一次把他拉下来,禁锢起来,美名其曰给他更好的生活,你有没有感受过这其实才是他最想要的生活呢?”

“你不理解他,没人理解他,只有我能理解他。”彼得说:“我能理解他的想法,我和他是相通的!我能理解这种不甘平庸的想法!因为我也正是这样的!”

他想到弗莱士,想到他们叫他“loser”和“freak”,想到那些漠视和嘲笑。

“我能理解他,”彼得疲倦地说:“只有我才适合他。”

“他在哪里?”

“我不知道。”史蒂夫说。

彼得掏出手枪对准他:“我再问一遍,他在哪里?”

史蒂夫的反应还是很平静:“我建议你不要这样。”

“我建议你不要动,不然我会开枪的。”彼得说:“现在拿出你的通讯器。”

“别这样,彼得。”

“照我说的办!”

史蒂夫拿出通讯器。“告诉他们你有紧急任务需要一台直升机,现在。你刚刚立了大功,没人会对你说不。”彼得说。

“告诉他们把直升机停在楼顶,然后你跟我走。”彼得上前一步,枪顶住他的后背:“我们去找斯塔克先生。”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9)
热度(392)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