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战争的反面是谈恋爱(8k粉感谢,甜向)

设定盾铁是冤家,一次爆炸后盾的记忆发生错乱,所有和铁吵架的记忆在他的回忆中都变成了谈情说爱


★结局HE,含复联全员


★8000了,很感谢大家的支持。最近很忙所以只写了个小短片,过一段时间打算开一个持续更新的长篇,想看啥的可以私信我或评论,爱你们❤️





+


史蒂夫重重摔门出去的时候托尼心底抖了一下,但依旧维持着表面玩世不恭的神气。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争吵,或一万次。某些事情造成的后果在他们中间横亘了一道巨大的裂痕,对外昭示着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永远不和。两位复仇者的领导人吵架的时候就像两只蓄势待发的野兽,眼里根本放不下除对方以外的任何人。其他人会在他们开始争论时就识趣地退场,将空间留出来。


这一次似乎格外地激动了,史蒂夫拎起托尼的领子将他抵到墙上,利用体型优势逼近他:“我永远、永远也不会喜欢你,斯塔克。”


他的呼吸热热地洒在托尼耳垂上,他们俩隔的太近了,托尼能够感受到美国队长胸膛深处的颤抖。


“我也是。”托尼用尽最大力气冷静地说。


“轰——!!!”


会议室被炸开,史蒂夫扑到托尼身上,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朝他们袭来,托尼只觉得呼吸一窒,炽热铺天盖地,然后他和史蒂夫双双失去了意识。


——


事后的调查显示这是杀人脑悄悄安装进来的炸弹,目的就是在内部毁掉两位领导人。史蒂夫和托尼很走运,爆炸的强度远远不及敌人的预料,托尼在第二天就醒了过来,而史蒂夫一直昏迷着。


“你觉得他会没事吗?”鹰眼严肃地问道,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史蒂夫。


“他会没事的,他是我见过的最顽固的家伙。”托尼疲惫地扶住额头,在病床前坐下来。


“你可以去休息一会儿,我替你值班。”巴顿把他的手放在托尼的肩膀上,鼓励性地拍拍。


“不,我只是……我没关系。”托尼说:“我可以守着。”


他们一直在病房里待到半夜,鹰眼已经靠着墙壁睡着了,托尼虽累但是毫无睡意,只是看着病床上史蒂夫毫无动静的脸。


真奇怪,他这么安静的时候,看上去似乎还不错。


史蒂夫突然动了动,睁开眼睛。“托尼?”


托尼还没反应过来,他便一把握住他的手:“托尼!幸好你没事!”


“……啊?”


史蒂夫起身,一把扯掉手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管子,用力将托尼搂了过来。托尼只感觉失去了平衡,一瞬间以为史蒂夫要攻击他,可是下一秒他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胸膛,抱着他的男人在微微发抖,脸埋在他的肩窝,弄得托尼浑身都是他的气息。“天啊,我以为你……那场爆炸……”


“等等等等,所以你还记得爆炸。”托尼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史蒂夫突如其来的热情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正常情况下难道不是冷着脸继续公事公办地问他战损情况吗?这样突然的燃情戏码是怎么回事啊?


“我当然记得,”史蒂夫说,又担忧地靠了过来,露出托尼一辈子也没见他对自己露出过的表情:“嘿,你还好吗?那个炸弹有没有伤到你或是什么的——”


“什么?……等等,先别管我了!”托尼挥开他的手,无视掉史蒂夫一闪而过的受伤的眼神。鹰眼已经醒了过来,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来源于美国队长对钢铁侠不正常的热情。


“这么说,你神智还没有毛病。”托尼问他:“你记得些什么?”


“就是会议室,爆炸,然后——”


“是是是,这个我知道,之前呢?你记得之前我们在做什么吗?”


“呃,”史蒂夫的脸突然红了:“我们在约会不是吗?”


“……”托尼愣住了。


“oh dear.”他们身后的鹰眼喃喃地说。



——


史蒂夫的记忆出了问题。


很显然,对于其他的事情他还记得很清楚,唯独和托尼的关系这一块。史蒂夫坚称在一些时候他和托尼明明在谈恋爱,但托尼记得他们那时是在吵架。


所有的争吵在史蒂夫的记忆里都变成了约会,他和托尼对对方说的话都变成了情话。每一句“我恨你”“我讨厌你”都变成了“我永远都爱你。”


“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托尼烦躁地在大厅踱步,史蒂夫现在不在场,被拉去做身体检查了。“谁来跟我说说,这算什么?在他的记忆中我们没有吵过架?更扯的是我们他妈的居然在恋爱!”


“托尼,这是个意外。”


“这是个阴谋。”托尼猛地抬起头来说:“说不定是他的可恶的玩笑。”


“你这么了解他,你知道他不是这种人。”娜塔莎说,抱着胳膊。“总之,在查明情况的这段时间内,不要告诉他真相。班纳说史蒂夫的大脑肯定受到了爆炸的刺激,所以尽量不要再去刺激他。”


“那就意味着我们真的要做情侣吗!?”托尼不敢相信。


“顺着他的话就好了。就当是看在队友的份上,不要戳穿他。”娜塔莎诚恳地建议。


——


躺在病床上的史蒂夫看见托尼走进房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过来。”他说,“他们说我已经没事了,寇森也发布了全境通缉。我希望这次战损的情况不要太严重。”


好吧,照他说话的方式来看,这确实是一个完全正常的史蒂夫。唯一的差别就是现在他温柔多了。


托尼朝他走过去,史蒂夫却拉着他坐到自己床边。他心里忽然一阵难受,每一次他们吵过的架,现在在史蒂夫的记忆里都变成了共沐爱语。


而他们当真吵过很多次呢。


史蒂夫的手轻柔地搭在他的肩膀上,他的手指摩挲着他的脸,早些的时候那里有一块因为撞击产生的淤青。“还好你没有受伤。”他说。然后倾身吻上去。


略微有些干燥的嘴唇降落在肌肤上的触感让托尼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大跳:“哎,不。”他猛地挣脱开史蒂夫,走到窗边。


史蒂夫的神色瞬间暗淡下来:“托尼?”


“……不。”托尼说,抱着手臂离他远了一点。一向和他不共戴天的仇敌此刻主动吻了他,前后产生的强烈反差让他一时竟然无法忍受。面前温柔面孔的史蒂夫和不久之前愤怒冷漠的史蒂夫重叠起来,托尼差点就崩了,一瞬间他想揪起他的领子。可是他最后控制住了自己,回头朝史蒂夫露出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假的要命的微笑。


“不,这不是你的问题。我只是……”他艰涩地说:“现在不行,好吗?”


史蒂夫以为他这么说是因为还有医生在房间里,笑容重新回到他的脸上:“嗯。”


托尼一晚没有睡着。


——


史蒂夫康复之后越发变本加厉,整日整日地跟着他。托尼想尽一切办法躲避同他的接触,可是史蒂夫打心眼里认为和其他人比起来,托尼是最特别的——他以前也这么觉得,不过以前这种“特别”并不是好的那种——而现在一切都开始失控了。


“咖啡。”当他特别自然地从娜塔莎手里接过咖啡壶替托尼倒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沉默了。索尔的眼睛瞪得老大,显然他们也和他一样,尽管被事先声明过,但还是难以接受史蒂夫对托尼一下转变的态度。


托尼的面包吃到一半僵在原地,不知道对此该作何反应。他现在几乎是半坐在史蒂夫怀里吃早饭,后者短短的金发挨着他的头发,手放在他背后,并且准备趁托尼不注意就把他拉到自己大腿上。


仿佛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史蒂夫抬起头:“怎么了,伙计们?”


“呃呃呃呃呃呃没怎么。”众人矢口否认。


“今天要加强在纽约及其周边的巡逻,排除潜在威胁。索尔继续追查杀人脑的去向,其他人按照说好的继续任务。”史蒂夫简洁地说,其余人点点头。


托尼刚放松了一点,温热的触感便覆上他的唇。史蒂夫用指腹抹掉沾在托尼唇上的橘子酱,然后一点、一点地舔净了它。


其他复仇者们倒抽一口凉气。


——


“给我滚出去!”


“为什么啊,”史蒂夫奇怪地说,一边关好门,“这是公共浴室。”


托尼慌忙扯过毛巾围在自己腰间:“别,别,别以为,”他喘着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就是知道才会这么说。”史蒂夫笑了:“确实,我可记得清楚着。”


他们曾经在这间公共浴室里大吵了一架。都光着,对,两人吵架从不顾及时间地点。托尼还清晰地记得水汽蒸腾间肌肤的热度,因为急剧上升的肾上腺素而兴奋不已的身体。


当然,这一切现在在史蒂夫的脑子里,已然是另一种记忆。


老天。


史蒂夫一边脱衣服一边走近他,托尼不着痕迹的后退着,小幅度地微微发颤。


“嘿,”他已经完全侵占了他的私人领域,两人几乎脸贴脸,身体贴着身体,呼吸交融:“你最近怎么了?”


“嗯?”托尼的大脑还处于迷茫中。


“从来不回应我,也很少找我交谈……”史蒂夫又向前走一步,这下真的不能再近了。“怎么了?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是因为……”


他的声音里染上痛苦:“是因为那颗炸弹使我失去了一些记忆,所以原本我对你做过很过分的事情我现在却意识不到?”


“不,”托尼断然否认,“不,绝不是这样。”


“真的?”史蒂夫看上去还是带着犹疑。


“真的。”托尼认真地说。出于某些情况,他不想让史蒂夫误解这个。


“那就好。”史蒂夫听上去松了口气,他蓝盈盈的眼睛透过水汽深情地望着他:“因为我记得我是那么爱你。”


巨大的、不知名的悲恸席卷了托尼,他差点痛哭失声,不过史蒂夫及时倾身过来搂紧了他,将所有的眼泪和痛苦都融化在一个温柔的深吻里。


要是他清醒过来会怎样啊,托尼简直不敢想。




【TBC】






这个脑洞一次性居然还写不完……我保证这是HE结局,大家把刀先收一收,嗯,收一收……

评论 ( 82 )
热度 ( 83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