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冬铁】红雀(NC-17,修罗场)03

★涉及教学式xing爱,公共场合play,dirtytalk,轻微的道具play等等


★修罗场,无3p.电影《红雀》AU,雷者慎入


★前文看合集




1.


史蒂夫又打电话过来约了托尼,还是在之前那个酒店。


“我会在酒店顶楼待命,一有不对劲就联系我。”巴恩斯把枪放进背包里:“我会救你出来。”


“你知道一般这种情况下你的选择是赶快杀掉我吧?”托尼慢悠悠地说:“以免我暴露情况。”


果然,巴恩斯的脸沉了下来:“别开这种玩笑。”他逼近他,“我们不必时时刻刻听他们的话。”


托尼笑着摇摇头。


“我会救你出来。”巴恩斯不容置疑地说:“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的话。”


2.


在必要的时候杀掉自己的搭档——这是他们搭档练习课的第一课内容。


“啊!”托尼被巴恩斯扭着手臂摁在地上,背后的人力道之大让他以为自己的手臂会骨折,事实上巴恩斯真有可能这么做。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已经有两名学员扭断了搭档的脖子,而老师所做的就是把尸体拖出去,然后更换新的给他们。


他们的体型差距太明显了——巴恩斯要是想换搭档,大可以直接杀了他。托尼对格斗一无所知,而他看上去已经背负了不少血债,不在乎再多一条。


“继续。”老师冷冰冰地说,巴恩斯蹲下来,一拳打在托尼脸上,托尼感觉眼前一片青黑。


他能够听见周围的笑声,得意洋洋的笑声。不知道有没有巴恩斯的。无所谓了,他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自己死定了。


“如果你喜欢的话,你可以下手。”老师说,托尼想爬,但是爬不起来。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巴恩斯开口:“不,”他说:“这个家伙骨头硬,我手骨折了。”


“是吗?”老师冷冷地说:“那你们下去吧,休息一会儿接着来。”


托尼精疲力竭地坐在休息室里,浑身上下都在痛。他被揍得视力有些模糊,黏黏的液体顺着他的脸他的鼻子流下来,可是托尼懒得去擦。


“你要哭脸了吗斯塔克?”其他学员嘲笑着他。巴恩斯站在自己的储物柜前,给手换绷带。听到这句话,他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但是没有反应。


等到所有人都离去以后巴恩斯才走过来,在托尼身边坐下:“你知道我真的可能会打死你的吧?”


“无所谓了。”托尼声音很微弱:“说不定我更愿意这样。”


巴恩斯突然明白了这就是托尼的意图,怒火冲上他的胸腔,他猛地上前一步抓住托尼的领子。


“别想利用我。”他吼道,“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斯塔克,我有一百种方法……”


“你以为我想在这里待下去吗?”托尼轻声说:“当个婊.子,做那种事?我早就计划好死掉一了百了,我不过请你帮我一个忙而已。”


巴恩斯瞪着眼睛,抓住他的衣领不出声。半晌他放开手。


“没人想要待在这里。”他说:“我可没有你那种自我牺牲保全大局的想法,我只想活下去,不管以哪种方式。”


托尼不说话。


“好吧,既然你决心要死,”巴恩斯说,“在死之前要不要体验一把胖揍我的感觉?”


托尼抬起头来,眼神闪动,有些惊讶。


“如果你打得赢我,我就杀死你。”巴恩斯说。


“可是我打不过你。我们俩体型差距太大了。”


“这个嘛,体型和力量永远不是胜利的原因。”巴恩斯抽出自己的手帕丢给托尼:“好好想想。”



3.


再一次站在训练场的时候,巴恩斯挥拳比刚才要猛多了。托尼躲了两下,第三下没躲过去,被揍得满眼金星。他知道现在自己看上去糟糕极了,新流出的血覆盖了已经干涸的血痂,连呼吸都有点困难。


体型和力量永远不是胜利的原因。


他倒在地上,巴恩斯朝他冲过来,托尼用力抬脚一扫将他绊倒,两腿牢牢地夹在他的腰胯处,翻身坐在他身上,给了他一拳。


巴恩斯痛苦地嗷了一声,摊开手:“你赢了,斯塔克。”


放水的混蛋。


4.


托尼再次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但接着他看到的不是纯白的天堂而是自己灰暗的房间,该死的巴恩斯并没有履行承诺。


冰冷的机械手臂拧过热毛巾,有人扳着他的脸仔仔细细地清洗着上面的各种痕迹。托尼的喉咙干渴得厉害,肋骨下方火烧火燎。


“你哪里来的热水?”他嘶哑地说。


“拿一包方糖去医务室换的。”巴恩斯说,机械手指拂过他的鼻梁和脸颊。


托尼捉住他的手,坐起来:“为什么?”


巴恩斯垂下眼睛:“我想你和我一起活着。”


“我不想。”托尼轻轻地说,“变成他们想要的那种样子让我宁可去死。”


巴恩斯拍拍他的肩膀:“再好好想想。”他继续擦着他的脸,凑得很近,托尼闭上眼睛,感受到他的呼吸降临在他的脸上。


最后他是靠在巴恩斯怀里睡过去了还是怎样,托尼已经没有记忆。第二天出了新规定,所有人都必须和搭档一起住,于是巴恩斯就搬进了他的房间。他们会在晚上熄灯之后小声聊天,巴恩斯教他特殊的格斗技巧,教托尼把早饭的面包和方糖省下来换取药品,教托尼如何包扎和治疗各种伤口淤青。


他们成为了好朋友,在这所戒备森严的学校中这原本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组织使用一切办法让学员之间保持敌对状态,那样更好控制。巴恩斯和托尼白天装出冷淡的样子,下手也绝不放轻,常常把对方打到遍体鳞伤。


但是到了晚上,房门关掉,房间暗下去之后,在监视器看不见的角落他们缩成一团,互相给对方包扎伤口,牵扯着疼痛而轻轻嘶气,互相吹对方的淤青引起压抑的咯咯笑声,最后额头抵着额头道晚安。


与此同时,他们的训练越来越严格。每天都有人装在袋子里被抛下山崖,每天也有新的装甲车载着新的人过来。教授们密切地关注着巴恩斯和托尼两人,常年养成的第六感让他们意识到这两个男孩也许不如他们表现出来的那样乖巧,而组织内从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暗中谋划。


于是在第二个月的第一天,格斗老师把托尼和巴恩斯分别从队伍中叫出来。


“斯塔克,巴恩斯。”


“是,老师。”


“开始吧。”老师说,指着场地中间的一块空位。


“直到你们其中一个把另一个杀死为止。”


5.


托尼惊恐地看着巴恩斯,巴恩斯看上去在犹豫,下一秒他的手臂就剧痛起来。


“啊啊啊啊啊——!!!”


“詹姆斯!”托尼一下没控制住喊出声。巴恩斯握着左臂跪在地上,脸上是纯然的痛苦。


“这是你的机会,斯塔克,你刚刚没有把握住。”老师冷冷地说:“这个错误别再犯第二次。”


托尼咬牙出拳。


“轻了。”淡淡的声音伴随着巴恩斯又一次的惨叫:“别试图作假,不然他会更不好受。”


托尼只得翻身坐在巴恩斯身上,一拳一拳地打下去:“回手啊,混蛋。”他低声说:“动手打我啊!”


巴恩斯咳嗽着,痛苦地摇摇头。托尼再次一拳打在他左脸上,眼中积蓄起泪水。


他站起来把巴恩斯甩到一边,趴在他耳边低声说:“是你说好要和我一起活下去的混蛋,你要是比我先死了我会杀了你。”


这句话给了巴恩斯反应,托尼只觉得自己短暂地飞起来了一秒,接着重重落在地上,背后一阵疼痛,接着巴恩斯又骑上来,又是一拳,动作行云流水。


围观的学员开始欢呼,发出哄笑声,托尼抬起膝盖狠狠向上一顶,同时巴恩斯捣住他的肋骨,他们俩的身体猛地紧贴在了一起。


托尼突然揪住巴恩斯的领子狠狠吻住了他。


他们就着这个姿势接吻,互相紧咬着对方的嘴唇,托尼能够感受到巴恩斯的惊讶,他握住对方的脖颈安慰他。“相信我。”他贴着巴恩斯的嘴唇说。


四周一篇寂静,所有学员都哑口无声。过了一会儿,老师拍了拍手。


“回去休息,好好清理一下自己。”他说。托尼和巴恩斯站起来,看向对方的眼神中带着恐惧:今天靠着机灵和运气逃过一劫,以后呢?



6.


黑影们站在监视器前观看着巴恩斯和托尼对战的录像。


“按照计划,第一阶段让他们成为彼此的敌人,第二阶段让他们诱惑彼此。”嘶哑的嗓音响起:“很明显这两位已经准备好了。”


小个子男孩和高个子男孩嘴唇相接的场景令他感到欣慰,那样的具有冲击力,那样诱人,尤其是那个棕色头发,他想。


“明天开始核心课程。”指令传达,而此刻巴恩斯和托尼还在睡梦中发抖,丝毫不知道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








【TBC】



嗯……下一章又要走外链了

托尼和巴基要开始“学习”啦

顺便说一句,这里他们都已经成年(18岁和19岁),史蒂夫的年纪要稍微大一点,所以underage车是没有的



评论 ( 83 )
热度 ( 33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