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冬铁】红雀(修罗场,NC-17)07


★间谍托尼诱惑高官大盾

★间谍搭档巴基暗恋托尼

★各种限/制/级play,非全龄向慎入

★前文看合集↓








1.




巴恩斯几乎从来不睡觉,即使睡着了也只是浅眠。他永远戒备着,以防意外出现。这也就意味着托尼没法在他睡着之后偷偷溜走,于是他想了另外一招。


“酒?”巴恩斯瞅着他手中的瓶子:“给我的?”


“嗯哼,”托尼说,倒了一杯出来:“布鲁克林特产,还记得这个味道吗?”


巴恩斯眼神变柔和了,但还是没有放下戒备:“可是你知道我几乎不喝酒。”


“我知道你为我破戒过,”托尼说,靠近他:“再为我做一次。”


“……”


“拜托,你最近太紧张了,”托尼晃了晃酒杯:“也许我们能够放松下来,嗯,休息一晚?既然你决定不让我去史蒂夫公寓的话,那我们可以找个方法消磨掉时间。”


“好吧,”巴恩斯说,看上去还是有点犹豫。


“我们可以边看电视边喝。”托尼说,坐在他身边:“我买了巧克力。”


最终巴恩斯在他身边睡着的时候托尼还有点负罪感,他从没有想到把那些用在目标身上的感情技俩用在同自己出生入死的同伴身上,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没有办法。


巴恩斯的头靠在他肩膀上,在安眠药的作用下睡得很熟。托尼轻轻抽走他手里的酒杯,摸摸他的头发,帮他盖好毛毯。


“反正你也需要睡个好觉了。”他说。



2.


霍华德是谁,托尼一直想不通这个问题。他总觉得他有些隐隐约约的熟悉,也暗自查过资料,但是资料说明除了他在战争时期做过军火商之后便再也没有做过什么引人瞩目的事,他开办的企业也早由合伙人管理。也许是因为姓氏的原因,他们都姓斯塔克,可是世界上姓斯塔克的人太多了,就和世界上姓巴恩斯的人一样多,这证明不了什么。


托尼越是集中注意去想,他的头痛就越剧烈。这是洗脑之后的应激反应。每位新人加入组织后都会被洗脑,把过去的一切通通忘掉。托尼只知道自己叫托尼,故乡在美国,其他的仿佛隔了层迷雾,触不到看不见。


巴恩斯的故事是他后来听说的。组织在西伯利亚的冰原发现了奄奄一息的他,他们把他救了回来,可是他的左臂已经完全废掉了。于是他们又给他做了一个更加强大的金属手臂,并在里面装了控制器,只要简单的命令就可以折磨巴恩斯。


巴恩斯的洗脑要比他严重、彻底得多,可能是因为他在战争期间在军队服役的原因。军人的意志力总是格外坚强,组织为了给他洗脑还特地定制了一件专属“设备”,巴恩斯叫它“椅子”

。他很少提到这个,椅子是很可怕的东西,一提到这个他就脸色发白,被摄入浓浓的恐惧中。


他会在夜晚大吼大叫着醒来,浑身颤抖,全是冷汗。托尼只能爬到他身边安慰他,他巨大强力的金属手几乎掐得他喘不过气来,但是托尼还是会安慰他,直到他从幻觉中平复,带着沙哑的歉意将托尼紧紧抱在怀里。


我什么时候能帮他解脱这一切,托尼躺在巴恩斯怀里绝望地想,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摆脱控制。


我什么时候才能记起来,我到底是谁。



3.


史蒂夫打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这么晚了,托尼!”


“不欢迎我么,”托尼轻声说,往他身上靠去。


史蒂夫连忙接住他,“上帝,你喝酒了?”


当然托尼闻起来满身酒气,他出门之前把酒装在香水瓶里往自己身上狂喷了一通,因为除了醉没法解释为何要在三更半夜一头撞到史蒂夫公寓里来。


所以现在史蒂夫得到的就是一个仿佛刚从威士忌玻璃瓶里捞出来的、浑身上下浸满酒香的、软乎乎的托尼,倒在他怀里睁着又大又湿润的蜜糖般的眼睛,没有人能拒绝这样一个可爱的小醉鬼,托尼信誓旦旦。


他的计划是把史蒂夫拉上床,让他爽得找不着北了之后趁他睡着溜下来,翻翻看有没有重要资料,顺便好好研究一下那一本相册。


可惜计划的第一步就被史蒂夫无情打断了:“嗯,托尼,”他推开他湿漉漉的嘴唇,“等等,”


“哈?”


“我们今晚不能做。”史蒂夫睁着那双亮闪闪的蓝眼睛坚定地说。


“……哈?”


托尼再次扑过去,又一次被史蒂夫满怀意志力地推开。他差点叫出声:一连两次拒绝我?!是你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了?!


“你醉了,你可能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不能趁着你喝醉了占你的便宜,即使我们之前这么做过很多次也不能。”史蒂夫义正辞严地说。


托尼愣住了。


“……为什么呢?”


史蒂夫叹了口气,因为他还醉着原谅了他的不开窍:“因为这是我尊重你的表现啊,傻瓜。”


“现在好好躺着,我去给你煮点醒酒的东西。”


托尼乖乖地缩进被子里,内心还在为刚才那句话震动不已。尊重,已经很久没人和他提过这个词了。从进学校的那一天开始,尊重就和其他昭示独立人格的词汇一样不复存在。他被迫学习成为间谍,被迫为他人工作,甚至被迫发生关系……自尊连渣都不剩,何谈尊重?


史蒂夫的手指轻柔地拂过他的头发,他离开了房间一小会儿,然后拿了干净的换洗衣服过来。托尼换下衣服,又被他劝哄着喝掉刚煮的醒酒茶。“睡会儿吧,小家伙,”他听见史蒂夫这么说,用的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温柔语调:“你需要休息。”


4.


托尼当然没睡着。


他躺在被子底下,始终保持着清醒,耐心地等待史蒂夫躺进床的另一边,数着他呼吸和心跳的节拍直到他们变得沉稳、均匀。


史蒂夫睡着了,托尼睁开眼睛,动作轻敏地溜下床。经过训练后他的脚踏在地上悄无声息,就像一只小猫。


托尼把史蒂夫的公寓翻了个遍,除了那本相册什么都没有找到。相册放在史蒂夫枕头下面,他费了点力气才把它抽出来。托尼没有急着打开,而是拿着相册翻到窗台上,借着月光翻阅。


“霍华德……”他轻声念叨着,抚摸着照片上人物的面孔。你到底是谁?


托尼轻轻揭开照片,背后有史蒂夫的字:“最好的朋友之一,了不起的人。车祸是一场悲剧。”


还有一张他们俩的合照:“庆祝胜利日!霍华德有儿子了,真可爱。”


托尼心脏砰砰跳着,翻过一页,一个小婴儿冲他微笑,“霍华德给他取名叫安东尼。嗨安东尼!长大以后想做什么?你一定和你爸爸一样是个了不起的成功的天才。”


“他会管理我的公司。”旁边还有批注,肯定是霍华德的字迹,还有一个女人的字迹:“他会拥有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因为他是我最亲爱的儿子。”


“好吧,安东尼,”托尼说,“不管你是谁,你真是个幸运的家伙。”


继续,他告诉自己,勉强把目光从那个笑得一脸无忧无虑的婴儿身上离开。


相册最后一页是张多人合照,“1942,布鲁克林”史蒂夫在背面写,此外没有任何标注。


托尼挨个辩识过去,他看到了霍华德,一位神采奕奕的军装老人,一个科学家模样的家伙,棕色头发,神情坚毅的女士还有……


“噢,不,”托尼说,凑过去仔细观察。照片最右边那个少年不可能是——不——


“巴恩斯。”托尼喃喃道。


他认得这眉眼,或者说他再熟悉不过。照片上少年的笑容要比现在轻松得多、灿烂得多,他的左臂完好、结实且强壮,但是毫无疑问他是巴恩斯,托尼不可能认错。


看来这个任务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TBC】


离掉码不远啦










评论 ( 58 )
热度 ( 28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