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冬铁】红雀(修罗场,NC-17)08

★间谍托尼诱惑高官大盾

★间谍搭档巴基暗恋托尼

★各种限/制/级play,非全龄向慎入

★前文看合集↓



终于写出了很久以前的脑洞!温暖的圣诞





1.




西伯利亚。从前。


托尼站在学校的巨大落地窗前,望着覆盖整片区域的皑皑白雪。风雪在西伯利亚的冬天愈演愈烈,目力所及之处除了呼啸的纯白再也没有别的景物。在这样的天气直升机根本不可能起飞,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与外界的唯一联系断绝。托尼倒是不以为意,反正他本来也出不去。


恶劣的天气使得食物供应比往常还要短缺,学员中已经发生了好几期因为争夺食物而大打出手的恶性事件。学校没有试图去阻止这个,毕竟资源有限,只有真正有实力的人才能活过冬天。托尼已经连续饿了三天了,巴恩斯也差不多。


“快要圣诞节了。”托尼在床上翻了个身,好让饥饿不那么着急地咬着他的胃。


“嗯。”巴恩斯的声音闷闷的:“十二月二十五号,我很高兴我还记得这个。”


“你还记得你以前的圣诞是怎么过的吗?”托尼问。


他们躺在各自的床上想啊想,直到脑中的剧痛袭来。


“我有点印象。”托尼说:“巧克力。”


“巧克力?”


“圣诞节的时候,会有巧克力。我还记得这个,我记得它的名字。”托尼说,忍着头痛使劲回想巧克力的味道:“但我不记得它尝起来味道如何。”


“你呢。”


“嗯……”巴恩斯吃力地回忆着:“酒?我想。”


“酒。”


“威士忌。大概是叫这个名字。”


“你过圣诞节的时候会喝酒。”托尼舔了舔嘴唇,想象着酒精和巧克力的味道,应该都很甜,他想。


“老天,我真想尝一尝。”托尼说,肚子不争气地又叫了。他想快点睡着,又怕在睡梦中饿死在床上。窗外风雪大声尖叫,房间里面也不见得有多暖和(他们不被允许生火,怕有人借机生事)而且被子也不厚。托尼哆哆嗦嗦地躺在床上,思考寒冷和饥饿到底哪个更折磨人一些。当然,如果现在有巧克力和酒,这些问题就都能解决了。


圣诞礼物!他想起了这个。他可以送圣诞礼物给巴恩斯,他很确信往年他就是这么对他的朋友的。一份圣诞礼物,一瓶酒,巴恩斯说他想要酒。这将会是一份了不得的惊喜,如果他能搞到的话。


他会搞到的。托尼因为这个想法而兴奋起来,在床上重重地翻了一下身,这下连饥饿感都变得不那么明显了。


“睡吧。”巴恩斯说,“睡着了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我怕我睡着睡着会死掉。”


“不会的,我会看着你的。”


好兄弟。他值得一份像样的礼物。








2.


第二天托尼就开始实行他的计划。医务室有酒精,但纯度很高;巴恩斯说他想要威士忌。巧的是,他知道储物间还有——专门准备给教授、老师和助理士兵们的补给,里头一定有酒。


想混进去不容易,但是托尼还是做到了。他用积攒下来的方糖换了火腿,用火腿换了一小袋真正的咖啡,咖啡换了一包烟。最后,那包烟买通了学员中最熟悉各种机关暗道的人,他告诉托尼一条进储物间的通道:走通风口。


“老天。”


储物间里满满的堆着食物、衣料、药品,一直叠到了天花板上。托尼看着这些东西,心里燃起无名的愤怒:他们受冻挨饿,因为缺少资源互相大打出手的时候,这些人居然暗中屯着这么多东西。这是完完全全的浪费,而且,及时托尼被洗脑了,也知道这是实实在在的侮辱。


他找到酒架,上面摆满了瓶子。伏特加伏特加,伏特加威士忌。托尼终于发现威士忌的时候士兵们闯了进来,显然刚才告诉他入口的学员转头告了密。


他们将托尼绑起来,用电棍教训他,拳打脚踢到他不能出声,最后关了一天禁闭。再次期间托尼一直攥着手中的威士忌小瓶子,那是他眼疾手快一把塞进袖子的。


“你疯了?”巴恩斯看着他一身伤,不敢置信地说:“你还庆幸他们没有禁食,托尼。不然你真的完蛋了。”


他的话没有错。托尼现在不足百磅,轻飘飘的似乎一碰就倒,饿一顿说不定真能要了他的命。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对巴恩斯说,只是小心地把酒藏在床板与墙壁之间的缝隙里。惊喜要留到最后。



3.


圣诞节当天和其它日子并无不同。若要说的话,大概是风雪更大了些。他们结束训练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精疲力尽。托尼还想着他的礼物,用卫生纸简单包起来的,打算熄灯之后送给巴恩斯。


“puzz,托尼!”没想到却是巴恩斯先叫他。他用被子裹住自己,跳到那个角落里——监控器拍不到的角落,挥手示意托尼也过去。


托尼钻进他的被子,巴恩斯暖暖的身体挨着他的,他们膝盖碰着膝盖挤在角落:“怎么了?”


然后巴恩斯就拿出一个包裹:“圣诞快乐。”


“no way,”托尼叫了起来,接过去拆开包裹:“巧克力!”


“是的,”巴恩斯笑得超级开心:“送给你的。”


托尼抚摸着巧克力的金箔包装,:“我也有东西要给你。”


“啊,托尼,”巴恩斯接过他的威士忌,说话都结结巴巴地:“你该不是因为——噢天哪——”


“别管我怎么搞到的啦,”托尼下意识地吮着嘴唇上的淤青:“是不是你说的那种?”


巴恩斯紧紧抱住他。


“谢谢你。”


他们挤在一起分享了巧克力和酒。巧克力甜腻极了,威士忌却和托尼想的味道不一样,苦而且火辣辣的。他的嘴唇从瓶口上挪开,巴恩斯温柔地看着他,接过去也喝了一口。巧克力融化在指尖,托尼一点点地舔干净它们,掰下一块塞进巴恩斯嘴里。他们压低声音说话,小心地控制住笑,窗外依旧是恐怖的风声,可是这一切全被酒、甜食和巴恩斯宽阔强壮的肩膀给挡住了,他们安心地依偎在一小片暂时安宁、暖和的角落里。


“圣诞快乐,托尼。”


“你也是。”



4.


那个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多么纯粹不含杂质、多么强烈。托尼盯着窗边慢慢融化的雪花,有些难受的想。


因为使用非常手段给巴恩斯下药然后违背命令偷偷溜到史蒂夫公寓去,巴恩斯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和他说话了。托尼知道他整天呆在自己房间里擦枪,他也喝酒,不过再也不是当初那样,而是很愤怒地一瓶又一瓶,很快空的酒瓶子就堆满了仓库。托尼只好呆在窗台旁边,日日夜夜地研究那些照片,祈祷自己能够回忆起来什么。


“斯塔克。”


巴恩斯在背后叫他,看上去醉醺醺但是依旧冷漠:“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


“你连这个都决定瞒着我了吗?”


“你不觉得你最近变得有点奇怪吗?”托尼跳下窗台:“跟我解释一下突然增强的控制欲是怎么回事?”


“你才是奇怪的那个,托尼。”巴恩斯说,“背着我偷偷执行任务?下一步是什么?”


“那是因为你不肯听我的话!”


“因为这本来就是错的!你在让你自己去送命!”巴恩斯喊道:“还是我直接告诉他们你公然违背了命令,让他们处理你?”


“你会告诉他们吗?”托尼抱起双臂。


“该死的,斯塔克……”巴恩斯红着眼睛,抓住他衬衫的领口:“别这样,我求你别这样。”


他重重地抱住他,托尼软化了。“我不怀念过去,”他拍拍巴恩斯的肩膀:“我只希望以前的你能够回来。”


巴恩斯深呼吸了一下:“托尼,我……”


电话忽然响了,来电显示是史蒂夫。


“去接吧。”巴恩斯说。


“不。”


“去吧,”巴恩斯放开他,头也不回地走回自己房间:“毕竟现在这才是你最在乎的。”






【TBC】


   糖虐不可兼得?

   当然可以兼得!

【露出反派的微笑】


这里冬铁不是队三设定,冬吧唧刚掉火车就被组织捡走了一直和托尼待在一起,时间对不上的,大家放心(•̀ᴗ•́)و ̑̑

评论 ( 61 )
热度 ( 25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