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盾铁/虫铁/冬铁】XOXO番外2 归来

“为什么要叫我放下?你从来没有真正放下过。”
正文: 目录

建议结合番外一食用风味更佳:
番外一
明天更新番外三

番外2

“再不准备好就要迟到了!”

彼得对着镜子,熟练地打好领带。这时胖胖的内德探头进来:“哇哦。”

他出神地看着西装笔挺的彼得:“咱们的小不点真的长大了。”

“闭嘴。”

也不知道是谁的提议,今年的homecoming的内容是假面舞会。彼得带上面具,跟着内德一起进入会场。没人认出他是“废柴帕克”,瞬间许多仰慕与欣赏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彼得身上。

“我说了你会受欢迎吧,”内德说:“来,告诉我,今晚打算邀请哪位高年级的学姐跳舞?”

带着面具的彼得摇摇头:“你知道我根本就不想跳舞。”

“好吧……我告诉你,白白浪费了大好机会。”

内德把彼得一个人留在人群里。彼得无所事事地靠在吧台上,侧身躲过那些露骨的目光。他打算坐一会儿了就回去,可是有人将一杯酒推到他的面前。

“晚上好。”男人的声音。

彼得抬起头,男人带着银色的面具,彼得看不见他的脸,但是他的金发和海蓝色的眼睛紧盯着他。

“……你好。”彼得说。

舞会上这样的男人多了去,他并不想搭理。

“试一下吧,你会感觉很好的。”

男人的嗓音醇厚,带着奇怪口音的英语让彼得猜不出他的来历。

“谢谢。可是你不必大费周章的买酒。”彼得说:“我不是gay。”

即使隔着面具,他依旧感觉到男人皱起了眉头:“这可就太失礼了。”

他说:“我只想和你聊一聊。”

“对不起。可是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你独自坐在这里。”

彼得耸耸肩。

“为什么不去跳舞?”

“我没有舞伴。”彼得说。

“你可以找一个。我相信有很多人都愿意和你一起跳。”

彼得没有说话。

男人把酒拿过来:“你看上去像是有心事。”

“这样吧,我给你讲我的故事,你跟我讲你的。”

彼得笑了:“我为什么要陪你这么做?”

男人耸肩:“拜托,只是打发一下时间而已。”

彼得眯起眼睛,打量着金发男人:“好,”他慢慢地说,一边转过身来:“不过你先来。告诉我你的名字。”

“爱德。”男人说,“你呢?”

“彼得。”

“你看,我们已经成功地迈出了第一步。”

男人的笑声从面具底下传出来。

彼得没有理会:“你今晚来这里干什么,爱德?”

“我来找人。你呢?”

“只是打发夜晚。你找谁?”

“老相识。你为什么不愿意跳舞?”

“因为我想要的舞伴不在这里。你们关系好吗?”

“不,我想我们关系相当不好。你想要的舞伴在哪里?”

“死了。”彼得言简意赅地说。“关系不好为什么还来找他?”

男人观察着他。

“你看上去并不痛苦。”

“我痛苦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只是来确认一些事。我很高兴。”

“高兴什么?”

“看到你走出来了。”

彼得无声地笑笑:“我改变了主意。”

他喝下了男人递给他的酒。

“你不怕我下药?”

“我已经被骗过很多次,所以无所谓。”

“对不起。”

“为什么对不起?”

“你现在还想跳舞吗?”男人问。

彼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男人拉起他,他们轻轻滑入舞池。

彼得扶着他的腰,男人的腰很柔软,衣料光滑,触感分明。

“你知道,你看上去真的很年轻。”男人看着他:“你应该跳很多舞,千万不要就此止步。”

“谢谢你,爱德。”彼得说。

“想知道你面具下的脸是怎样的。”爱德说。

“那么这个舞会就没有意义了。”

音乐停止,爱德拉着他,两人走到大厅外面的凉台上,黑暗笼罩上身来。

“跟我说说他。”爱德说。

彼得倚着栏杆,他垂下眼睛。“我喜欢了他很久。”

“久到你都不会相信。久到我自己都不会相信。”

“你知道,如果一份感情持续了那么久,这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事。”

“但是你要努力。”爱德凝视着他。

彼得扭头看着窗外:“相信我,我有这么做。”

“结果理想吗?”

“我不知道。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这么做。”

“你应该这么做,”爱德强调:“这是正确的事。”

彼得抬起眼睛,看着他。爱德的目光温柔地集中在他身上。

上一次有人用这么温柔的眼神看他,仿佛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你可以尝试一下,”爱德说:“试着爱上其他人。”

“我不知道。”彼得迷蒙地说。

爱德伸手摘下他的面具,彼得没有反抗。

带着手套的手指拂过彼得的脸:“试着去感觉……”

接着他扯掉自己的领带,蒙住彼得的眼睛。

“你应该让我看你的脸。”彼得说:“我们约定好了的。”

“现在不要说话。”爱德的嘴唇压了上来。

他温柔地吻住他,彼得没有推开但是也没有迎合。男人在他耳边低语。

“试着感觉。”

他放开了他:“当你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你就真正可以重新开始生活了。”

令他惊讶的是彼得笑得很不屑。

“别骗你自己了。”他说:“你自己就从来没有重新开始生活。”

“什么意思?”

“你爱着他,当他背叛你的时候你不再爱他,可是你也不再爱任何人。”

男人松开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是你的故事,不是吗?”

“不,亲爱的,”男人说:“你认错人了。”

“爱德”这个名字的全称是“爱德华”。

“爱德华”这个名字的全称是“安东尼.爱德华.斯塔克”。

简称是“托尼.斯塔克。”

简称是“托尼”。

大约一周之前。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巴恩斯皱起眉头。

“什么?”托尼正打算登船,“当然,有些资料必须要拿到。放心,我只会回去几天。我需要你在这里帮我看着点,可以做到吗甜心?你不会哭鼻子吧?”

“噢,闭嘴。”

托尼好心情地笑了起来。

“这就是两个人的好处。”

“再重申一遍,我要收挂号费。”巴恩斯说:“所以最好给我带点好东西回来。”

“保证。”托尼说,这时巴恩斯拉住了他。

“担心你的安全。”

“史蒂夫说他会帮我安排的。”

巴恩斯很不爽:“你还相信那个没良心的家伙?”

“这么说你的童年玩伴?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

“好吧,我不担心这个,我知道史蒂夫不会对你做什么。”巴恩斯说,“那个小子呢?”

提起彼得,托尼僵了一下。

“看来他才是你此行的目的。跟那个破资料一点关系也没有吧?”

“别摆出那副碧池脸,我求求你。”托尼说:“彼得是我的责任,我把他搞成那副样子,我得确认他现在过得好不好。我希望他已经把我忘得干干净净了。”

“真是乐天派。”

“一向都是,jerk.”

巴恩斯倾身吻住他。他搂住托尼的腰把他按在自己怀里,吻得下/流又色/情,在逃亡生涯中留长的头发很不客气地灌了托尼一脖子,又被托尼伸手拨到耳后。

毫无顾忌地唇齿交缠,巴恩斯知道托尼享受这个。一起奔波了这么久,无数个夜晚汽车旅馆的床上,他早就将托尼的兴奋点摸得一清二楚,取悦他不费吹灰之力。

“早点回来。”他说,依依不舍地放开他:“不然我哭给你看。”

托尼贴着他的嘴唇笑了:“你注意安全。”

“万一他认出你了怎么办?”巴恩斯问:“死而复生还是太吓人了吧?”

“……”托尼看巴恩斯的眼神仿佛在看外星人:“所以你觉得我会大摇大摆地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嘿老兄噢我一直很担心你你最近过得好不好?”

“那你怎么知道他最近过得好不好?”

“很简单。如果他爱上了另一个人。一个和我完全不同的人。”托尼说。

托尼关上洗手间的门,摘下面具。

他平复呼吸,伸手理了一下染成金色的头发,然后低头将变色隐形眼镜摘了下来。

他甩掉脚上的厚底鞋,为了改变身高他的脚跟都在疼。更不要说那一口在俄罗斯乡间培养出来的蹩脚英语,托尼觉得自己简直可以去做特工。

可是彼得还是认出来了。

真失败。他总是擅长把事情搞砸。

如果他听了巴恩斯的话心狠一点……

托尼摇摇头。彼得不一定真的认出来了呢,毕竟他现在可是死亡人口。

“好了吗?”史蒂夫敲门问。“你在里面呆了很久。”

“嗯,”托尼收拾好东西走出来,“谢谢你让我住在这里。”

“这本来就是你的房子。”史蒂夫收拾着家具上的灰尘:“一个人在俄罗斯很辛苦吧?”

“……”托尼心虚地点头:“嗯,一个人的确很累。”

史蒂夫还不知道巴恩斯的事。

他也不希望他知道。托尼有种直觉,史蒂夫看上去已经放下了这一切,但是在他心里巴恩斯是他们感情破裂的由始。

很难说他不会打击报复。

幸好他不知道,托尼想。

“你先歇着,我走了,”史蒂夫把钥匙放在桌上:“最近事务忙。”

“可不是吗。”托尼随口应了一句,还沉浸在史蒂夫没有发现这个惊天秘密的轻松中。

他不知道的是史蒂夫离开小屋后径直打电话叫了一架直升机:“紧急任务。”

“发现了通缉犯詹姆斯.巴恩斯,准备前往追捕。”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1)
热度(317)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