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冬铁】红雀(修罗场,NC-17)10

★间谍托尼诱惑高官大盾

★间谍搭档巴基暗恋托尼

★各种限/制/级play,非全龄向慎入

★前文看合集↓









1.


somewhere deep in the forest,


在深深的深深的树林深处


memory hide on the sly.


记忆偷藏,无从寻觅


birds told me my name,


小鸟请告诉我我的名字


 and fish said who i am.


小鱼请指引我回家的路


papa is on my left hand,


爸爸在我左


mama is on my right.


妈妈在我右


somewhere deep in the forest,


在深深的深深的树林深处


those lost time never back...


时间逝去,永不往复



2.


记忆被隐藏在森林深处。


他梦到夕阳下的大宅,和小狗在庭里嬉戏。母亲站在他身边,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父亲在书房里。


他记得那些文件、争吵,那些车库里破旧的发电机,他记得自己造出来的第一台机器和父亲的褒奖,记得自己在真正的学校,白色的练习本上歪歪扭扭地写“安东尼.爱德华.斯塔克。”


他带着疼痛和陌生感记起了这些。


他就是安东尼.斯塔克。


托尼猛地坐起来。


“啊,终于,”史蒂夫递过来一杯温水:“你一直在发烧,尖叫,不得不说,真的很吓人。”


“……”托尼揉揉额头坐起来,他在史蒂夫的公寓里,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掉了。“我……”


“先喝点水。”史蒂夫说,托尼乖乖吞完这杯温水,一边在心里盘算着。


他还没有把自己铐起来,说明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这下好了,伟大的霍华德.斯塔克的儿子成了间谍,看他们打算怎么处置他吧。


“你是怎么知道的?”托尼打算先发制人。


“我们可以等你恢复一点之后再谈这个问题……”史蒂夫说,可是被托尼打断了。


“我想知道。”


“好吧,”史蒂夫点点头:“主要是那本相册。”


相册。果然。


美国政府是怎么对待间谍的来着?这不重要,组织会在他有机会被逼供之前就把他暗杀了,去见他爸爸妈妈只是个时间问题。


“你知道了多少?”


“呃,够多了。”史蒂夫说,“我只是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好吧,我确实是个间——”


“关于你是我侄子这件事。”


“——”托尼硬生生地刹住车,哽了半天才接下话:“什么?”


“奥贝代亚曾说他把你送到了瑞士读书,我一直以为这是假的。”史蒂夫说:“直到你证明了这个。我一直在找你,托尼,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呢?我居然还和你上了——”


“等等,等等,”托尼打断他:“所以我的小秘密指的是我爸认识你所以我就莫名其妙变成了你侄子。“


“是的。”


“就这个?”


“呃……是的。”史蒂夫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一直在瑞士读书,不然我早就去找你了。我答应过霍华德会好好照顾你的,托尼。”


“……”


哇噢。


所以他屁都没发现。


托尼为自己的死里逃生松了口气,但是他的大脑另一部分依旧在震惊自己的真实身份。霍华德.斯塔克的儿子。


他曾经也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爱的,曾经。


“我……我要走了。”托尼麻木地说,翻身下床。史蒂夫按住他。


“不行,”史蒂夫说,“我已经够内疚了,不要就那么走掉。”


“……”托尼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拜托,他现在脑子里就是一团浆糊,实在没空整理史蒂夫的心情。


“听着,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所以你不必有负罪感……什么的,”托尼说,“不管是没有照顾我,还是前段时间在床上‘照顾’我,我都不介意。”


所以,如果你没有事的话,能不能放开我的胳膊让我好马上收拾细软跑路?


“托尼,你不知道,我一直很想你。”史蒂夫的表情很诚恳:“我一直在找你。留下来吧,你可以一起和我生活什么的……”


“不!”托尼挥开他的手,“你不知道,我……”


我不能呆在这里,这样只会带来危险。


“我先走了,”他仓促的说,跳下床穿好鞋子。史蒂夫在他冲到门口的时候喊住了他。


“想好,我一直都在,好吗?”


托尼胡乱点点头。见鬼,他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3.


“詹姆斯?”他叫道,拍着仓库的门:“詹姆斯你在吗?听着,关于那个任务,我们不能再——”


仓库的门缓缓打开,露出躺在地上的巴恩斯,


“不!!!”托尼心脏停跳了一下,想都不想就冲了过去。巴恩斯勉强抬起头,用嘶哑的声带说:“别过来……托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左臂穿过一道电流,巴恩斯浑身一颤,嘶声惨叫起来。


“你好,托尼。”屏幕里传来学校的老师冷冷的声音:“你恢复记忆的速度让我很惊讶,可是你执行任务的能力让我失望。”


“停下!”托尼大叫道。


“停下折磨你的同伴吗?给我一个理由。”


托尼攥紧拳头:“听着——如果你敢——”


“啊啊啊啊啊!!!!”


“我们已经决定了,不会再次洗脑你,托尼。”他的老师淡淡地说:“那样太麻烦,而且你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既然你已经想起了你的真实身份,不如多加利用。答应史蒂夫,住进他的公寓,和他进一步接触。搞到他们正在筹备的那个计划的资料。”


“不,”托尼说,“史蒂夫是我父亲的朋友,我不能……”


“好吧。”再次一阵电流的声音。巴恩斯惨叫声几乎要掀翻屋顶。


“停下!不!停下!!!”托尼崩溃地大喊:“停下!不要碰他!”


“好吧,除非你答应我们。”


“我,”托尼低下头:“我答应你们。”


“很好,斯塔克先生。”老师说:“如果你在任务中有任何违反组织规定的迹象,他……”巴恩斯在地上抽搐了一下:“就没有这次这么幸运了。明白了吗?”


声音消失,托尼几乎是扑上去的:“不不不不,巴基,看看我,嘿,看看我,”他拍着他毫无知觉的脸,“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托尼?”巴恩斯睁开眼睛,托尼听见他微弱的声音:“嗨。”


托尼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抱住他。巴恩斯的心脏还在他耳边跳动,这令他狂躁不安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天啊,我不能失去你。”托尼说。


“你不会的。”巴恩斯摸摸他的头发。“我还在这儿呢,好好的。”他的声音显得无比虚弱:“别担心我,好吗?就……”


他失去了意识。托尼搂住倒下的沉重身躯,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地掉了下来。



4.


安顿好了巴恩斯之后,托尼简单点收拾了一下行李,只身前往史蒂夫的公寓。


“托尼,”史蒂夫打开门:“我很高兴你还是来了。”


托尼哼了一声,把行李袋扔进房间。史蒂夫围着围裙,在厨房忙忙碌碌:“我得抓紧时间再烤一份……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的。你先尝尝我烤好的小甜饼吧,你一定饿了。”


托尼在往嘴里塞华夫的时候史蒂夫又从厨房钻出来,金发有点凌乱,难得地显得慌慌张张。“嗯,我准备了一些你喜欢的唱片,还有海报什么的……这里是一居室,如果你需要个人空间的话,我可以用帘子先隔开然后再……”


“谢谢你,史蒂夫,”托尼说,史蒂夫的脸有点红:“你不用……不必这么做。我已经决定留下来了。”


史蒂夫笑了一下,突然他包着围裙的可笑模样就变得灿烂得无法直视,托尼低下头,小口小口地吃着他给他准备的晚饭,内心的愧疚感如同潮水般涌来。


但是不这样做的话,巴恩斯就会有生命危险。


“对不起。”托尼说。


“什么?”史蒂夫没听清。


“没什么,我来洗碗吧。”



5.


他直到晚上才有时间安静下来好好思考,处理脑海里那些新增的回忆。仿佛时空错位一般的不真实感还在侵蚀他的身体,好像记忆里的那段人生是他偷过来的。这就是洗脑的可恶之处。


可要是他有机会拿回记忆,巴恩斯是不是也可以?他是因为看到了那栋熟悉的大楼,在刺激下恢复了记忆,那如果给巴恩斯某样能够刺激他的东西……


那张照片……


托尼猛地坐起来,他想他找到方法了。




【TBC】



其实开头那首童谣是我瞎编的……


评论 ( 65 )
热度 ( 2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