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完结】【盾铁/冬铁】红雀(修罗场,NC-17)14-15



★一口气完结,之前两天就是在撸结局

★之前所有的埋梗都挖了

★憋了最久的伏笔也写了

★你们期待的反杀也来了

★情节反转很多












前情提要:

九头蛇以巴恩斯的生命威胁托尼刺杀史蒂夫,托尼在最后一刻犹豫而史蒂夫向他告白。托尼和史蒂夫前往神盾寻求帮助却被特工西特韦尔陷害,留下巴恩斯孤军奋战。






1.


冰冷的灯光打在他脸上,托尼熟悉审讯室,熟悉它的每一个构造,但这并不足以打消他心中的恐慌和疑虑。通过位置判断他在神盾地下安全中心的最深处,巴恩斯无论如何也突破不了的地方。封闭的空间只有他和西特韦尔,这个叛徒一定是背着神盾的其他人偷偷带他进来的,对外则宣称在救援过程中失去控制而不幸身亡。


“你到底想要我什么?”托尼冷冷地说。


“不是我,是我的委托人。”西特韦尔说,“我对你没有意见,听说你是学校里最优秀的学员之一。可惜我们的投资者不愿意看到资源被浪费,因此在你走偏之后,他只好派我来除掉你。”


“什么叫走偏?”托尼敏锐地反问,“是指我和任务对象发生感情,还是指我和——”


“是我审问你,不是你审问我。”西特韦尔说:“投资人想知道你到底知道多少,或者说出去了多少。”


托尼审视了他一会儿:“你和他们不是一伙的。”


“谁?”


“那个学校。”


“唔,不是。我为钱工作,你的投资人显然付得更多。”


“那你应该知道,那个学校会为了找我不计代价。”托尼微笑着说:“因为他们也很怕我会说出什么。”


西特韦尔表情动了动:“他们找不到这里。”


“但如果他们找到了,首当其冲的就是你。如果你杀了我,只会让一切变得更糟。”


“……”


“我有个办法,”托尼柔声说,“我们没必要把一切弄得难看。我告诉你你的老板想要的,让你拿到报酬。然后你偷偷把我送回去,你的老板没必要知道这件事,如何?”


“别试着唬我,斯塔克,我不蠢,”西特韦尔说:“我放你回去,我能有什么好处?”


“你会知道的,西西,”托尼笑着靠回椅子:“有你不能拒绝的好处。”



2.


史蒂夫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撬他的锁。


巴恩斯毫不费力地就把锁扭开,史蒂夫站起来后他说:“托尼关的位置比较深,我找不到。你先跟我走。”


“等等,”史蒂夫叫道,想要拽住他的衣服:“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谁他妈——”


“我是史蒂夫啊,史蒂夫.罗杰斯。”


“我知道,托尼的目标。”巴恩斯的眼神很冷漠,只有提到托尼的时候动了一下:“被你坑进去的那个,顺便一说。”


史蒂夫想到托尼现在的处境,不由得心里一紧:“我们得救他。”


“这不用你管。”


“你打算怎么做?”


“不关你的事。”


“巴恩斯,伙计,”史蒂夫难过地说:“你不一样了。你真的记不起所有事情了吗?”


巴恩斯举起枪:“我需要吗?”


史蒂夫看着他冷漠的背影,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巴恩斯!”他叫道,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


他把它塞到了巴恩斯手里:“我让托尼恢复了他的记忆,我相信你也可以。”他坚定地说:“你被洗脑了,我知道。他们在控制你,让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求求你,快点想起来,不要为此做后悔的事情。我们需要尽快把托尼解救出来。”


巴恩斯盯着那张照片,上面年轻的他笑容明朗,身边搂着他的战友们:“这是你消失前一周照的,还记得吗?”史蒂夫的声音仿佛远在天边:“我们是一边的……求你,不要被他们控制了。”


“我记得,”巴恩斯轻声说,紧紧捏着那张破旧泛黄的相纸:“胜利日纪念,对吧?”


“没错,”


“霍华德想吻卡特,结果还被推下水了。”


“没错,”史蒂夫微笑着说,“动用了蛙人才把他捞上来。”


“……”巴恩斯低着头:“那个时候真好。”


“你想起来了,”史蒂夫上前一步,“我们可以继续努力,巴恩斯,回到那个美好的日子。现在,托尼还被困着,我们得救他出来。”


可是巴恩斯没有动。


“……怎么了?”


“我想起来了,”巴恩斯凶狠地说,“但这他妈并不会改变什么。以为我会被你感动然后好好听你的话吗,罗杰斯?”


他上前一步,枪抵住史蒂夫的喉咙:“救托尼出来的唯一办法就是拿你交换。”




3.



“好了,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托尼喝了一口水。


“我的投资人会满意的。”西特韦尔说。


“你老是不停地提到他。有兴趣说说他是说吗?”


“这我不能告诉你。不过,你可以知道,一方面因为你刚才很配合,另一方面我很想看好戏……”西特韦尔凑近他:“这位神秘的投资人先生,也就是当初把你留给那所学校的罪魁祸首。”


托尼颤了颤,“真的?”


西特韦尔笑了:“可怜的小男孩啊,当然是真的。那个荒郊野岭的鬼学校没有一点投资,怎么可能开这么久?都是他的一手安排。”


“当然,九头蛇组织才是管事的那个,他监控不了你,因此很恼怒。他们还派你来纽约做任务,万一你闹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怎么办?因此我就出马了。”


托尼动了动身子,手腕被长期绑着让他有些僵硬,“还真是大方啊。”


“那当然。”


“不要告诉我他还真好管军火生意,在曼哈顿城中心拥有一栋大楼吗?”


西特韦尔脸色变了,上前掐住他的脖子:“你怎么知道的?”


“很好猜,”托尼喘着气说,“奥贝代亚.史丹,哈,是他雇佣的你,也是他把我丢到九头蛇学校,都是他,我就知道。”


“看来你不仅恢复了记忆,还记得有点太清楚了,”西特韦尔说,“这下我不得不除掉你,托尼。”


“抱歉,”电话铃响了,他松手,托尼倒回椅子上:“你没机会这样做。”


西特韦尔接通电话。


“我手上有你的人,”巴恩斯冷酷的声音传来,“要是不想被神盾局发现史蒂夫.罗杰斯上尉被你陷害了的话,就把托尼带过来。”


“你想干什么?”


“九头蛇希望交换人质。我们给你史蒂夫.罗杰斯,你给我托尼。动作快一点,你只有二十四个小时。”电话挂断了。


“该死的!”西特韦尔把电话摔在地上:“你还挺聪明。但是要知道,落到九头蛇手里,你也没什么好下场。”


“这就不需要你担心了,”托尼说:“学校在西伯利亚腹地,希望你能搞到直升机。”


他在西特韦尔踏出门时轻飘飘地加了一句:“如果我是你孤身一人前往的话,我会带点重火力武器。”




4.



直升机隆隆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巴恩斯放下望远镜。


“他们快到了,老师。”


“很不错,”老师拍拍他的肩膀:“这么多年过去,你依旧是我最得意的学生。”


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史蒂夫,后者被绑在椅子上,嘴巴被封住,正怒视着他。


老师走后巴恩斯撕下胶布,史蒂夫立刻怒吼起来。


“你这个叛徒,”他说,“托尼这么信任你,到头来你还是为九头蛇卖命——”



“正是如此,我要救他出来,为谁卖命我才不管,道德模范先生。”巴恩斯一脸淡定地把胶带贴回去:“顺便告诉你,我和托尼做过测试,我的记忆已经再也回不来了。”他停顿了一下:“关于之前那些事,都是托尼偷看了你的日记后告诉我的。所以,我不记得你,我也不认识你,现在只有托尼,他对我而言才有意义。”


他偏过头,努力不看史蒂夫带有怜悯的眼神。这令他愤怒。


“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什么都不要出声,”巴恩斯说,走到窗边把窗户打开。


史蒂夫察觉到不对劲:“你要干嘛?”


“你能吹冷风吗?”


“为什么这么问——呃啊啊啊啊啊啊!!!!”






5.


“你应该飞低一点,你快到了,”托尼说。


“别指手画脚。”


西斯韦尔操控着直升机,西伯利亚的风雪太大,让他的动作变得有些困难。


“在这里开飞机不太好受吧,”托尼在他身后说。


“闭嘴。”


“你需要一个行家。”托尼说。


“闭嘴。”


一阵风猛烈地吹来,直升机歪斜了一下,西斯韦尔心里一惊,差点摆脱控制,与此同时一只手伸过来,牢牢地攥住了控制器,把飞机平稳下来。


好险,西斯韦尔松了口气。……等等。


谁拉动的操纵杆?


“嗨,”托尼笑眯眯地说,“要知道我是训练有素的特工,手铐可拦不住我啊。”


“你什么时候……!”西特韦尔下意识后退,抽出枪:“这没关系,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清楚你的能力,你不是我的对手。”


“两个人?”托尼打开舱门:“再数一次,西西。”


钩爪枪的声音,巴恩斯抓着史蒂夫伴随着冷风飞了上来,借力一脚将西特韦尔踹开,枪掉到了托尼手里。


“这不可能!”西特韦尔大喊:“他已经被九头蛇控制了,不可能——只要他做任何出格的举动,胳膊上的自杀装置就会被启动,到时候我们谁也活不了!”


“你不用担心这个,”托尼说,“那个装置我早就移除了。”


“……什么?”


“什么?”史蒂夫惊奇地问,他脸上还带着雪。


“九头蛇对巴恩斯的控制在炸弹事件之后就被我解除了,假装被电啊痛苦尖叫啊什么的都是装出来的,为了骗你们这群家伙,”托尼说,“可惜我没法让他恢复记忆,洗脑程序对他的大脑摧残太严重了,”


“于是托尼和我决定自导自演一场。”巴恩斯接过托尼的枪:“我继续假装受到胳膊的控制,让九头蛇放下戒心,以为我们还在好好执行任务。而我们早就知道了你的卧底身份,托尼知道你会利用史蒂夫来得到得到他,于是打算将计就计,让自己被捕,而我以九头蛇的名义救出史蒂夫,接着人质交换的契机把你引过来,一石二鸟。”


西特韦尔这才恍然大悟:“这是个圈套。”


“这是个圈套。”托尼走近他,直升机颤抖着,因为四个人而拥挤不堪:“你以为我一直被人控制,一直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我柔弱、瘦小、只会用身体和脸迷惑对方?你以为我在知道这场绵延多年的阴谋之后,在我知道我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后,还能继续忠心耿耿地为组织卖命?这就是个圈套,亲爱的,”他拍拍他的脸:“既是给你,也是给他们准备的圈套。”


“不不不,……”西特韦尔往后退去,直到站到打开的直升机门旁边,托尼揪住他的领子,


“不,”西特韦尔露出一个惨白的微笑:“你不会杀了我的,斯塔克……我了解你,你不是那种杀人的家伙。”


托尼顿了顿:“你说得对,我不是。”他放开他,细心地抹平他衣服上的褶皱。


“但是他是。”


话音刚落,巴恩斯一脚把西特韦尔踹下了飞机。



6.


狭小的机舱里现在只剩下了三个人。


“所以,”史蒂夫打破沉默:“就我从头到尾对这个计划毫不知情?”


“你不需要知道,”巴恩斯冷冷地说:“这是托尼和我的计划。”


“嘿!我也可以很有用的!”史蒂夫抗议道,转向托尼。


“你的伙伴并不是十分待见我,”


“看得出来,”托尼操纵着飞机:“听着,我很抱歉,史蒂夫,可是我们不能冒险把你……”


“我知道,”史蒂夫说,“我懂。”


他沉默了一会儿:“我只是想知道我们到底从头到尾都在做戏,还是你对我的感情也是真的。”


托尼回头对他笑了笑。巴恩斯心里一阵苦涩。


“他不应该呆在这里,”他说,“这人是神盾局军官,他会给我们带来麻烦,迟早的。”


“神盾局还不知道我的事。我说了我可以帮忙。”


“是吗?谁信得过你?”


“托尼信任我!”


“再说一句,阳光男孩,”巴恩斯上前一步:“再说一句我就把你……”


“你们两个!停下!”托尼正在专心操控飞机,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枪击声:“你们是想让我们三人都坠机身亡吗?”


正在手枪对决的两人顿了顿,同时开口:“他先挑起的!”


“闭嘴,”托尼叹了口气,走向飞机后面的储存仓:“西特韦尔真是听话,带来了这么多好东西。”


“你居然利用他拿到武器?”史蒂夫不敢置信地说:“这真是……”


托尼看了他一眼。


“……高明。”


巴恩斯哼了一声,听上去很像“狗腿子”。


“好了,别闹了,省点力气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托尼说,抛给他们一人一把手雷,还有许多子弹。


“现在,”他扛起火箭炮,展开笑容:“谁想和我一起去炸学校?”



【TBC】





大结局分割线

各位停止下注买定离手了啊!

……

准备好了吗?






15.【终章】


“我一直很喜欢烟花,”


托尼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恍惚,但是他的眼神表示他很开心。机舱平稳地在他的操控下悬停着,正对这面前美丽的风景。


“亲手放的,当然很好看,”巴恩斯云淡风轻地说,和史蒂夫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就是有点热。”


“冻了这么久,热点没关系。”


那座屹立在雪山之上的大房子安静地燃烧着——也不算那么安静,偶尔会传来噼啪的爆炸声,但是很快就被呼啸的风雪掩盖。托尼没有笑,巴恩斯也没有,在火光面前他们异常严肃,及时这是他们到达这座房子的第一天开始就日思夜想的事情。


火焰吞噬着训练室、拷问室、他们曾经的房间,燃烧那些旧物件所升起的浓浓黑烟还有灰烬全部飘散在风里。托尼梦想着这个场景,它曾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里,梦中他拍手、大笑、流泪、尖叫,可是当这一切真正发生时,他却无比冷静,这是从未想到的。


“我们是不是……”史蒂夫踌躇着,托尼和巴恩斯继续盯着火光,几乎魔怔了:“应该把房子里的人救出来。”


“学员们这个时候都在后院做体术训练,现在应该散得差不多了。”巴恩斯说:“至于老师们——你说得对,不应该有漏网之鱼。”


他打开飞机舱门,扛着枪跳下去,托尼犹豫了一会儿,对史蒂夫说:“你来不来?”


“当然,”史蒂夫说,“但是我不要用枪。”


“因为你那莫名的人道主义精神吗?甜心?”


“人道主义……不,”史蒂夫捡起一块盾牌:“想想他们对你做过什么,”他说,眼神幽深:“用枪的话太快了。”


“切,”他们跳下去的时候巴恩斯不屑地说,“爱现。”


接下来的时间里托尼充分地见识到了史蒂夫的爆发战斗力,彻底证明了这个男人不是靠胸肌大小登上神盾军官高位的。他们在燃烧的建筑中奔跑,史蒂夫抓住那些苟延残喘的人渣的领子将他们捆起来通通丢到外面,托尼一转头,发现巴恩斯不见了。


旧训练室,巴恩斯站在那里,老师被他逼到角落。他的面具已经掉了下来,露出那张长期处在神盾通缉令第一位的脸。


“泽莫。”


“嗨,我最爱的学生,”泽莫说:“不在后面加老师两个字是大不敬。”


“还记得这个地方吗?当初你和托尼有多少美好的回忆在这里啊。我还记得你总是用后背挡住监视器镜头,不让我看到他……”


“闭嘴,”巴恩斯粗暴地说,用枪抵住泽莫的脑袋。“我的记忆……”


“回不来了。”泽莫斩钉截铁地说:“抱歉,但是你的前半生已经没法回来了。我知道你很迷茫,像是半边身子活在世上……”


“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巴恩斯暴怒地揪起他的领子,“是你害我变成这种怪物的。”


“好好想想,”泽莫咳嗽着说,“这件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好好想想他。你将是一个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人……”


巴恩斯丢下他仓皇离开,烟雾中还传来泽莫疯狂的笑声:“没有过去和未来!想想!你还要继续吊着他么!哈哈哈哈……”


剩余的话被烟雾呛咳在喉咙里,巴恩斯的拳头攥得紧紧的,用力打上旁边的墙壁。



3.


“人证、物证,”史蒂夫清点着:“奥贝代亚把全世界律师请来也没有用了。”


“巴恩斯呢?”托尼焦虑地张望。“从刚刚开始就没有发现他。该不是出什么事了吧?”


“你呆在这里,我去找。”史蒂夫说。


他在山崖旁发现了巴恩斯,昔日战友正盯着前方发呆。“嘿,”史蒂夫踏着积血向他走去:“托尼在找你,再不回去他可要急疯了。”


巴恩斯没答话:“你真的很爱他,对吧?”


“嗯?”


“我看到你看他的眼神了。”巴恩斯说,深吸一口气:“告诉我他之后会面临什么。”


“嗯,奥贝代亚的审讯中他的陈述会作为证据呈堂,但是我会确保他的身份不会暴露。等一切结束之后,他会继承他父亲的公司。”


“那很好。”沉默了一会儿后巴恩斯说。


“是的,”史蒂夫说:“他值得。”他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了,“等等,你想做什么?”


巴恩斯在悬崖边上停了下来。


“我需要去寻找我自己。”他说,“我既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我不是那个可以帮助他走下去的人,你才是。我虽然不记得你,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会帮助他,照顾好他,我知道这一点。”


史蒂夫担心地踏出去一步:“你没必要这样,你可以回来,加入神盾……”


“神盾不需要我,我也不适合那样的地方,”巴恩斯摇摇头:“别跟他说我走了,什么也别和他说,他都懂。”


他向着身后的山崖纵身一跃,史蒂夫的惊叫还在喉咙里,就听见了直升机隆隆的声音。


“但这不代表你就赢了!”巴恩斯坐在驾驶座上朝他大喊:“等我回来,我会做我该做的事情的!”


“巴恩斯!!!”远远地传来托尼的大喊声。巴恩斯朝他招了招手,笑着把飞机开走了。


“这个混蛋,”托尼气呼呼地说,眼里有泪:“我就知道他会丢下我的,忘恩负义的小混蛋。”


熟悉的风和雪很快就掩盖了所有痕迹。





【尾声】


“我知道,我知道,老地方,”托尼说,从史蒂夫手里接过咖啡,“纪念日,我知道。”


“别敷衍我,托尼。你已经开了三个小时会了,应该好好放松一下。”史蒂夫说,另一只手悄悄伸进口袋,握紧那个丝绒小盒子。


“我订好了位置在那里等你,不许迟到。”


“知道啦。”年轻的斯塔克总裁坐在办公桌上,笑着说,两条腿毫无顾忌地一晃一晃,勾得史蒂夫心神荡漾。


“我可不可以现在……”


“光天化日在斯塔克工业总裁办公室里?不行。”


史蒂夫笑了:“哈皮说你学的很快,适应得很好。”


“当然,我是天才。有我父亲的基因。”


提到霍华德,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所以他在梦里找你报仇了没有?”托尼问。


史蒂夫一颤,浑身发冷:“呃,别说这个。”


“好吧,”托尼跳下来,凑近他,在他脸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我会准时的。”


送满脸通红的史蒂夫出去之后,哈皮推门进来:“托尼,有你的包裹。”他把一个皱巴巴的小盒子放在他桌上。


“谁送来的?”


“不知道。”


托尼打开包装,里面没有卡片,什么也没有,只有在角落里安安静静躺着的,用报纸包起来的一块酒心巧克力。


“谁会送这样的礼物啊。”哈皮奇怪地说,然后微笑起来。


托尼却没有笑,他郑重地翻开包装纸:“威士忌,”他说,抽掉丝带:“巧克力。”


然后他把那块小小的巧克力翻过来,上面刻着一句话。


“我心在你心。”




【END】




心里话:

写这篇文的时候圈里风声正紧,又是一波批判OOC的浪潮的时期,本以为像这样一篇设定雷点无数的all铁向修罗场肯定难免受到批评,战战兢兢连载完居然没有😭虽然热度一直不高,但是心里已经很满足了……


这篇文是我在各种选修课课余时间抽空写完的,我的舍友们都在利用周末上培训班的时候我在写文,如果我有这个时间为什么不去学日语韩语跳舞之类的充实自己呢?偏偏要坐在这里用爱发电吗?因为我喜欢,我心里有这个东西,我想把它写出来。


对于牺牲时间的无偿创作者来说应该给予支持,就算没有支持,也应该给予一定的宽容。


分享一个很喜欢的知乎回答:“越来越不喜欢这种对各种小事都极其苛刻的环境。一言不合就破口大骂甚至放在网上让所有人批判,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唯恐触犯了什么不能触犯的界限。其实不过都是鸡毛蒜皮。”




PPS:


本来应该是很少儿不宜的文,写到后面居然插不进任何肉……只好番外再开车了……





评论 ( 105 )
热度 ( 38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