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虫铁】孩子,你越界了(师生AU,狼狗虫,小甜饼)

小狼狗攻略教授√

托尼意识到彼得喜欢他,他对此手足无措。
彼得决定帮他一把。

“今天随堂测验。”

托尼走下讲台,将试卷一张一张发下去。他从讲台右边开始,尽量控制住自己的目光不要看着那个方向。

可是不用看他也知道,那个男孩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尽管这很丢脸,但是托尼承认,他手心在出汗。也许是男孩让他紧张,也许是在他过去的那么多年里,从没有一个人,从没有人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

这个人还是他的学生。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斯塔克教授此刻有点怂,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往男孩那边靠。时间似乎变得非常慢,当他终于走到男孩面前时,托尼心跳加快,呼吸也不可抑制地急促起来。

总是这样。

男孩却垂着头没有再看他。托尼松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庆幸,他打算把卷子放在男孩桌上然后轻轻走掉。

可是这时男孩却伸出手,异常敏捷地接过了托尼手里的卷子。男孩的手里还握着笔,他的指尖温热,在托尼手心里轻轻一划,像是在爱/抚。托尼浑身僵硬,可是男孩却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那样抽回手去,握着的笔在托尼的掌心里留下墨水痕迹。

“谢谢你,斯塔克先生。”男孩说。

托尼怔怔地看着他:“啊……不用谢。……帕克先生。”

他坐回讲台,看见自己手上还残留着墨痕,以及男孩指尖的温度。

彼得正在收拾书包,讲台上的托尼也在收拾讲义。他们的视线经过人群短暂相会,接着托尼立刻移开眼神。

彼得站在那里,看着其他学生们争先恐后地涌上去想问斯塔克先生问题。

他看着他的同学们挤在斯塔克先生身边,压着他的肩膀,把脸凑过去听他讲题。他看见有女孩正用痴迷的眼光盯着托尼。他看见托尼握着一支笔,在人群中俯下身子说着什么,眼神耐心又温柔。

彼得曾经以为那种眼神是独属于他的。

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他现在会那么怒火中烧。

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些人贴着斯塔克先生,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这样的小小的动作,能够让他如此难以忍受。

彼得扔下书包向前走去。

托尼还在讲题,当温热的身躯从背后贴上时他吓了一跳。

“嗨斯塔克先生。”彼得说,从背后紧紧贴着他,嘴唇就在他的耳边,说着话。

他带着天真的表情,自然而然地环过托尼的身体,把卷子递过来。

“这道题我不懂。”他说。

说话时他的呼吸吹拂在托尼耳边。

“斯塔克先生,教教我。”

托尼浑身紧绷,觉得自己被年轻人的气息包裹着,像束缚在网内的鱼一样无法动弹。

彼得从背后把他压在讲台上,双手撑在他的身侧,不让他逃跑。

“教教我。”他无辜地说。

一个女生突然发难:“先来后到!我先问斯塔克先生!”

彼得愣了愣,只好无奈地收回手。托尼松了口气。

却不料彼得说:“今天人太多了,斯塔克先生,明天我和你单独约个时间好不好?”

男孩笑得灿烂,强调了“单独”这个词。

“我明天没时间。”托尼说。

“那就后天。”

一副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放手的架势。

被这么多人围着,托尼妥协了:“好吧……后天,帕克先生。”

逗斯塔克先生很好玩。

看到一向厚脸皮的斯塔克先生为他脸红也很好玩。

他总想要更多。

也许他太过分了。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耶!彼得!”

彼得从垫子上爬起来,整整一百个俯卧撑让他有点喘,汗湿透了背心。

“喝水?”起码有五个人拧开了自己的水瓶。彼得笑着摆了摆手,接着往教室休息区走去。托尼在和斯特兰奇教授说话。

彼得拿起托尼的水瓶,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委屈地说:“我渴了。”

“……”托尼气得想捏一把男孩狡黠的笑脸:“你喝吧。”

男孩笑了笑,仰头喝水的动作让托尼心律再次失调,而这回他都没有费神去追究原因。

彼得在等,等着托尼和他说点什么。

可是托尼只顾扭头谈话,并没有理会他。他失望地打算离开,一件T恤扔在他背上。托尼的T恤。

“换上。会感冒的。”托尼头也不回地说,又加了一句:“你做得很棒。”

内德说他不想和彼得一起吃晚饭,因为他不停地嗅自己的衣服,还一直傻笑。

托尼搞不懂彼得。

诡秘又坦荡,隐忍又热烈。

他想他更搞不懂的是自己。

“噢,该死,”托尼拽过一把伞,急急忙忙冲出门外。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男孩浑身透湿,头发软软地贴在前额上:“约好了今天单独辅导的,斯塔克先生。”

“那为什么不带把伞?”这么大的雨!

“出门太急,忘了。”

“看来我以后要在你背包里放一个加热装置。”托尼埋怨着,搂着彼得想把他带到屋内,可是彼得却反过来搂住他的腰,把头埋在托尼肩膀上。

托尼吓了一跳:“怎么了?”

“没什么。”闷闷地声音从肩膀上传来:“很开心。”

终于没有别人打扰我们了。

这是个疯狂的想法。他知道托尼不是他一个人的老师,可是他就是想把他据为己有。

两人到屋内,托尼打开灯:“你先去洗澡,这里有换洗衣服。”

彼得嗯了一声,托尼听见他走进浴室,窸窸窣窣脱掉衣服的声音。接着他拧开淋雨,水流和雾气蒸腾着在空间内弥漫开来。

太安静了,屋外的雨声都被隔绝,屋内却声声分明。

“斯塔克先生。”彼得隔着水汽说。

“嗯?”

男孩声音软软的:“香波。”

“在架子上。”

“我找不到。”

“你……”托尼没办法,只好走近浴室:“就在那儿。”

浴帘被猛地拉开:“指给我看,斯塔克先生。”

少年的身体在雾气中若隐若现,水流冲刷过结实的小臂与腹肌,流入托尼再也不敢低头看的地方。

“就在……就在那。”托尼说。

补习本身就是个幌子。不管托尼说什么彼得都懂,可是他还是固执地靠着他,大腿贴着托尼的大腿,下巴搁在托尼肩膀上,一头毛茸茸的短发拂着托尼的嘴唇。

托尼觉得自己应该拒绝他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几乎要坐在彼得充满沐浴后的香气的怀抱里。

“太晚了,雨还没停。你先睡在这里吧。”托尼把毯子铺到沙发上。

“将就一下。”

“嗯。”

彼得盯着他,直到托尼坐立不安。

“那我就……先去睡了。”托尼硬着头皮说。“晚安。”

他转身,可是这时彼得却突然开口:“托尼。”

背影一怔。

没人说话,可是他们什么都懂。一直都懂。

托尼紧张地背对着他。

拒绝?答应?还是搪塞?

谁知道这是一个错误?

谁会觉得这会是正确?

托尼的嘴唇干涩,身体燥动难安。

不料彼得最后叹了口气。

“我是说,斯塔克先生。”他说,“晚安。”

托尼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自己手心快要淡去的墨水痕迹。

也许是自己那天的背影太过抗拒,让彼得失望了。

也许是他终究没有那么狂热。

不管怎样,托尼知道他做了正确的事,他决定让这继续下去,尽管……

敲门声。

托尼赶快调整自己,不要再学生面前露出异状:“进来。”

彼得开门进来。

“噢,彼得,嘿,”托尼攥紧受伤:“好久不见——”彼得锁了门,还在继续走近他,脸色很严肃。“——有什么事吗?我是说,嗨……”

“嗨,托尼。”彼得说,把托尼推到椅子里然后吻了他。

托尼丢盔弃甲的速度快到他都难以置信。

彼得咬伤了他的嘴唇,证明他不仅生气,而且心急。托尼叹了口气将他拉进自己,扣住他的后脑加深这个吻,尽量让它变得绵长。

最后他放开了他,彼得挤进他的空间。

“你越界了。”

“你也是。”

“我会去监狱吗?”托尼开着玩笑。

彼得的嘴抿得紧紧的:“我成年了。”

托尼回想起那天晚上在浴室里的一切:“……我想我看得出来。”

彼得笑得很开心,很阳光,很无辜。

他凑近托尼:“那就体验一下?”

“轻点!……轻点……”

“嘘,窗帘没拉。”

FIN









评论 ( 68 )
热度 ( 168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