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虫盾铁】禁/爱(修罗场,非全龄,慎)04

√国王看中的金发奴.隶
√和吃醋的忠犬小将军
√修罗场,NC-17

前文传送门:01 02 03

彼得和托尼的过去,以及托尼假装放纵无度的原因

那个奴隶永远都不会知道,托尼曾为他付出过什么。

时间倒退回十二年前,那时彼得还只有六岁,那时托尼还只是王子。彼得还记得,那天他在集市上玩得太晚了,往家走的时候发现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空。那时人们尖叫着四处逃窜,火焰像魔鬼一样将一切全部灼烧殆尽。彼得还记得他不顾一切地想要往火海里走,想要回家,火和烟朝着他嘶吼,断裂的木椽轰然倒下,一个人搂住他,用背挡下了这致命一击。

那时的王子托尼正好微服出访。

火焰和一切燃烧爆裂的声音中他闻到了花香,淡淡的、春天般的。被带回王宫后他整日不停地嚎哭,直到托尼又过来抱住他。只有那香味才能给予他混乱中的宁静。

托尼那个时候、彼得记得很清楚、不过二十出头。年轻的王子执意要把他救下的小孤儿留下来,那些怒吼,争吵,苦苦哀求,彼得全部看在眼里。

然后到了深夜,王子疲惫不堪地回到自己的床上。彼得偷偷从管理员那里溜走,顺着墙壁溜进托尼卧室里。

“彼得。”托尼看上去累极了,把半张脸埋在柔软的枕头中央。

彼得觉得自己有必要安慰一下他,于是轻轻走过去把手放在他头顶上,就像托尼日常做的那样,揉了揉。

托尼笑出了声。

“我喜欢你笑。”彼得不假思索地说。

“过来。”托尼往床边上挪了一点。彼得爬上年轻的王子的床,两人窝在厚厚的被子里,缩在一起,额头抵着额头。

“我不会把你送出去的,你知道吗?”托尼相当严肃地说:“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的。”

被窝里托尼温暖的身体靠着他有点冷的身体。

“我也不想离开你。”彼得说。

托尼没回话,应该是睡着了。彼得张开自己的手臂,以一个六岁孩子能够张大的全部,搂住了他。

彼得后来成功地留了下来,不知道托尼用了什么方法。他得以天天黏在王子后头,跟着他上课,训练,玩耍。托尼笑了,托尼生气了,托尼眼圈红红的,托尼在窃窃低语,托尼就是他的全世界,一个六岁的男孩可以仰望的最高高度。

彼得喜欢问问题。

“为什么要把我留下来。”

“因为保护你是我的责任。”托尼在学习处理政务,他漫不经心却又不假思索地说。

“噢。”彼得跑出去玩了,很乖地不去打扰他。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又把头伸进来。

“保护你也是我的责任,托尼。”六岁的小男孩很认真地说。

后来托尼成为了国王,他们发现他们处在危机四伏且暗流涌动的情形中。

老国王去世了,有人在密谋借此机会政变,彼得就是他们的借口。

为什么托尼贵为王族,要把一个平民孤儿时刻带在自己身边?

这样的人简直玷污君侧。

这是对血统的侮辱。

争吵,怒吼,又开始了。彼得捂住自己的耳朵,蹲在议事厅对面等托尼。来来往往的人都对他报以冷眼,议事厅里托尼在和长老会争辩,后者的条件是彼得要离开他的身边,去海岸码头做装船奴隶。不然,他们只能以“纯洁贵族血统”的名义逼迫托尼禅让王位。

传来什么东西被打碎的声音,托尼气愤地拂袖而出。彼得站在阴影里看着他。脸色苍白,唯有脖颈处升起淡淡红晕,这样的托尼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这样的托尼是他的保护者。

再一次,不知道托尼用了什么方法,与长老会达成了秘密协议:他是名义上的国王,可是将不会再拥有任何实权。长老会明确暗示他:一旦托尼有任何夺权的念头,彼得将会立刻被暗杀掉。

彼得站在托尼身边。他已经十六岁了,能够有机会参加这样的聚会。托尼经常举办这种聚会,几乎是夜夜笙歌,群魔乱舞,坊间对此议论颇多,背后都痛批托尼荒.淫无度,不理政事。

可除了彼得,谁又知道他的苦衷。

白天的欢宴过后,晚上托尼还要继续工作。这才是彼得认识的托尼:从不轻易放弃一切。出让权利的背后,是暗暗建起的遍及全国的网络,密函每日都经过特殊渠道汇入宫中,然后由彼得和托尼悄悄处理。

夜晚忙于政事,白天必须寻欢作乐,托尼的身体显而易见地消瘦下去。彼得看着勉强支持精神和大家一起宴饮的托尼,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

托尼都是为了保护他。现在他长大了。

该是他保护他了。

彼得背着托尼,私自参加了角斗。

角斗的获胜者将会是新一任国王禁卫队的队长,还有将军。

角斗的失败者连被收尸的机会都没有。

彼得从头到尾瞒得死死的,他知道托尼不喜欢去观看这样的角斗。当他带着一身伤痕把自己获胜的消息告诉托尼的时候,从托尼的脸色看来,他……

“你这个疯子!”

他气得三天没跟他说话。

彼得很委屈,每天晚上蹲在托尼房间门口。到了第四天他靠着门打盹时,托尼突然走出来,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嗷!”

“进来。”托尼脸色阴沉地说。

他没有理彼得,自顾自地躺下。彼得犹豫了一会儿,走到床前,看见托尼的肩膀微微颤抖。

他不知所措地摇了摇他的肩膀:“托尼。”

说完他又觉得不对劲:“陛下。”

托尼带着鼻音哼了一声。

彼得相当大胆地掀开托尼的被子。

“干什么?!”

“冷。”他用他能够用到的最可怜兮兮的声音说。

被子里的人没说话了,他默许彼得像小时候一样爬上他的床。彼得从背后抱住托尼:“我说过我要保护你的。”

“这样我就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他说。

等托尼睡着之后,彼得把他轻轻翻过来。国王的呼吸很均匀,双唇水润,脸上还带着湿湿的痕迹。

以及那再也熟悉不过的香味。

彼得意识到这就是他一直以来最真实的冲动:他吻了托尼。

悄悄地,秘密地,很轻,绵柔,深情。

他是把托尼当做他一辈子爱的人来保护的。

彼得授衔的时候,托尼接过总管手里的剑,很随意地往他肩上拍了拍,甚至没有正眼看他。

可是彼得知道,托尼那一刻的眼神里,含了多少。

“彼得。”

“哎!”

“睡傻了?”托尼敲了敲他的脑袋:“别趴在桌子上,困就到我床上去睡一会儿。”

“没事。”彼得说,打起精神来继续跟着托尼看密函。托尼的神情很专注,甚至没有意识到他的领口敞开了。彼得撇了一眼,那个奴隶留下的痕迹还鲜明地印在他的锁骨上。

似乎那个叫史蒂夫的男人一来,有什么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托尼皱起眉头,这表示他心烦意乱,还很困惑:“什么都查不出来。”

“什么?”

“史蒂夫的消息。”托尼敲敲面前的羊皮纸:“我的线人查不到他的身份。他看上去不是一个身份低贱的人物。”

“你昨晚还召见了他。”彼得太年轻了,没法掩饰自己声音里的嫉妒。

托尼再一次地,大笑出声。 彼得简直不懂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好吧,总有人要告诉你这个。”停下笑声后托尼说:“我和史蒂夫是……总之,你也要成年了,有些事情是该教你了。”

“什么?”

他是快十八岁了。

“我想想,就这几天吧?”托尼思索着:“是时候准备你的成人礼啦。”

彼得知道成人礼,一种仪式,标志着他变成一个成熟的男人……

“以及其他。”托尼说,看上去很神秘。

“哎,算了,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什么?”

彼得讨厌打谜语。

“你成年礼物想要什么?”托尼问:“我可以设法搞到的一切,都没问题。尽管提吧。”

“我……”

思维在一瞬间打了个闪电。

彼得想起昨晚卧室里传开的那些,他之前从没听过的、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他试着想象托尼躺在床上,发出那样的声音。

他试着想象托尼为他发出那样的声音。

“我想要你。”彼得说。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8)
热度(936)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